第一卷 异界初成长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秘使者(求收藏与票票)

小说: 古武在异界 作者: 边残魂 更新时间:2015-02-20 15:07:04 字数:2102 阅读进度:155/235

三个女人并排而立两边上两个出强大难匹的气息的美女。很美的美女很冷的美女几乎没一点感情这两个应该是那什么芬俐与芙蓉了。中间是一个气息较弱的全身被黑色大袍裹住了的女人。说她是女人的根据是她那玲珑有致身材。这个应该是那使者了。

一黄金王冷笑道:“两个神兽!?好强啊!以为我们黄金族好欺负是不?希望你们解释一下刚刚的事。”

对面左边的那美女冷哼一声道:“跟你们这些不讲理的蛮人有什么话好讲的。想打就快点。”此话一出所有的黄金望都面露怒色。先前那黄金人更是感到大失面子心下更怒对其他的黄金王道:“各位兄弟别人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再不出手就要别人看不起了。”众黄金王附和。

顿时无数的金属箭、金属球从那十五个黄金王那里飞向那三个女人。

那使者冷笑道:“果然够卑鄙。”说完她说一挥一道深蓝色的水幕出现在了那三女人面前。

边上那两个女人动了她们穿过那道水幕毫无惧色的迎上了那些金属箭、金属球。慢慢的左边的那个女人身上出现了燃烧着的火焰;右边那女人身上则出现了劈啪的电火花。

火焰与电火花忽然猛的爆了。顿时漫天出现了一火红一银白的两团大云。那些金属箭、金属球遇上那两大云都被吞噬掉了早就没了踪影。那些黄金王倒也没什么惊慌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那些黄金王念起了咒语。

除了那个火系的女人还停留在原地她还要留下来照顾那使者。那电系的女人已经冲进了那群黄金王的里面。无数的电光柱在她的身边产生击向了那些黄金王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巨大的刺猬那些电光柱就是她的“刺”。

黄金王那群人中有金属盾竖起有巨大的金属箭与金属球射出来了碰在那些电光柱上出了猛烈的爆炸。场面一片混乱。

还有五个黄金王向那火系女人冲了过来。那火系女人的实力也颇为强横将大片天空都烧红了。

一个个巨大的金属球砸进了火海中引起了一阵阵强烈的爆炸。

人影闪动那火系的度十分的快比那些黄金王的度要快上许多。

她不仅用上了魔法攻击也用起来物理近身攻击。她是神兽她拥有强悍的身体。

近身攻击?!那些黄金王似乎也不是很弱但是和神兽比起来就差的远了。一拳那女人已经将一个黄金王打的飞了出去。后面生风那女人知道是有黄金王的攻击到了也不惊慌回手一击强大的气流带着强烈的火焰席卷了背后一片。

一声巨响那女人的带着火焰的手与另一只带着金属球的手隔空相撞了。强大的爆炸冲击力将那女人与那黄金王都冲的倒退开去了。

那使者退了几十米静静的看着撑中的战斗她拥有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她的眼神很冷很平静。她面前的水幕十分的坚固任何的攻击波及到了她面前都会被他的水幕挡住。她的实力虽然没她身边的那两个女人强大但也不弱约有上级帝级的实力了。虽然是上位帝级的实力但她眼前的水幕却似乎至少可以抵挡王级实力的攻击。

另外一个电系女人也已经用起了近身攻击毕竟在那么混乱战场上近身攻击是很重要的。她虽然以一敌十但至少一时之间没有落于下风。她的度甚至比那个火系女人的度还要快。

场面很混乱现在哪方胜都还说不定。

那使者说话了她的声远远的传了开去:“好了不要恋战。”

那火系女人一听马上冲开了包围来到了那使者边上。那使者道:“我们先走。”那火系女人点点头拉起那使者身影一闪出现在了前方的虚空中。那五个黄金王连忙追了上来。

“芙蓉你马上跟来。”那使者对那还在战斗的电系女人说到。

原来那个电系美女神兽是芙蓉那么眼前的那个火系美女神兽就是芬俐了。

芙蓉早就听到了那使者的话只是苦于她暂时还是脱不了身啊!看着远去的芬俐与使者芙蓉一咬牙不顾一切的向前方猛冲。

前方的黄金王猛的全力阻拦。无数的金属魔法元素集聚成了一大团金黄色的云团。

芙蓉也一点不怕她似乎永远也不知道惧怕她带着一身的电火花就冲了上去。

比刚才任何一次都要猛烈的爆炸产生了。那十个黄金王不是早见机先闪了就是被爆炸冲的飞出去了。

芙蓉身处爆炸中心受的冲击自然也是最大但是她的实力也是最强的更何况她的身体强度是很恐怖的所以在吐出一口鲜血后芙蓉还是冲了出来。

那十个黄金王中有六个已经受了伤剩下四个没受伤虽然没受伤但他们的魔力也耗了许多了。

不管有没有受伤他们都追了上去。即便没有黄金皇的命令他们此时也要追上去了这是尊严问题。如果十个黄金王围攻一只神兽都被那只神兽逃走了那他们还有什么面子。

芙蓉很快就追上了芬俐与那使者。不是她的度有都恐怖而是芬俐与那使者被一个黄金人拦了下来。

这黄金人比芬俐与芙蓉都还有强大!他就是拜金。他的身后是刚才与芬俐对战的那五个黄金王。

他还没有动手他静静的看着芬俐及那使者然后他看向了那刚飞过来的芙蓉。

他的目光还是停在了使者身上。他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使者忽道:“是你?”那使者点点头。

拜金道:“为什么这样做仕伦魔王噢!也就是你拉米达爷爷已经和我联盟了。”那使者的眼神忽然变了变的很悲伤与凄凉最后变的很愤怒道:“不用说了他的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拜金很是惊讶道:“为什么?他不是你爷爷吗?”那使者冰冷的声音响起了:“以前是现在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