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光明与黑暗 第二百一十章 终极B(下)

小说: 古武在异界 作者: 边残魂 更新时间:2015-02-20 15:07:06 字数:2054 阅读进度:211/235

“轰!”水柱与巨剑同时消失。芙蓉苦苦出的这一威力巨大的魔法就这样被这狂兽随口出的一个水柱给破了看得武魂一行人心里凉凉的。

芙蓉哀鸣一声咒语声再次响起任艾美如何叫都不听。

空中魔法元素再次凝集这是武魂的魔法。

无数的金属箭与水箭射向了那狂兽的眼睛。那狂兽竟也不避闪眼皮一搭任由那些金属箭与水箭打在了它的眼皮上。那些魔法箭打在柔软的眼皮上没有出一丝声音但是那些魔法箭却已经消失了没取到一点的作用。

魔法箭刚消失空中又响起了夏雷无数水桶粗的闪电打了下来。

趁这个当口武魂让芬俐快往只管往上飞越高越好。对于这样巨兽往远处飞是没用的要是把它引到人类世界去了那就麻烦了。

无数这么粗大的闪电从天落下让那狂兽也不得不出水柱来抵挡。

当那狂兽看到芬俐飞了起来并且飞到了他的脑袋的高度时不由狂怒不顾天上那么多的闪电对着芬俐就是吐出了十几道水柱。

由于狂兽此时的分心有十几道闪电打在了它的身上。只是怎么看那狂兽好象一点感觉都没有?!不!一定不是没感觉而是这感觉对它没一点威胁与伤害所以它看上去就像没一点事般。

芬俐带着众人边不断的飞往高处也要不断的闪躲着那些水柱。

闪电没了那狂兽狂吼一声忽然向芬俐走来。

“轰!”大地抖了三抖无数生命在这一脚下哀鸣不!它们应该连哀鸣的机会都没有应该说是撒手。

它这一脚迈的极大约有五百米这一来这距离就迅拉近。

它离芬俐的身体已经不到两百米了这点距离对它这种级别的怪兽来说一点也不算。

这时候芙蓉再次出现了哦!应该说是她的魔法再次出现了。

一张电网出现了网?哦!不要怀疑芙蓉对魔法的控制能力把魔法元素控制成网状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张网是正方形的边长约为一百米。这么大的一张电网罩向了那狂兽它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芙蓉将网出后自己也快的往上飞。

对于这张电网那狂兽还是用水柱来解决。它的水柱的威力也真的是蛮大的五根水柱下去那电网就被他灭了灭的渣都不剩。

这个结果众人用脚指头都能想的出来大家看都没去看只顾拼命的往高处飞远离这个危险极度的狂兽。

当那张电网消失的时候芬俐及芙蓉都已经飞到五里的高度了。这样的高度料想那个狂兽是触及不到了。

那狂兽确实触及不到它所能触及的最高高度也不过四里。它想吐水柱但它的水柱也一样达不到这个高度。

它还是有办法的它的智商并不是大家想的那么低它的智商还是蛮高的。

它忽然大吼起来这是作为它的攻击方式而吼出来的。所以这声吼比先前的那几声都要骇人。

声震八方音传百里。百里之内所有的魔兽都被这一声吼震的气绝身亡或吐血晕倒高达九级的魔兽也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地动山摇!狂风无故自起横扫绝命谷。方圆五里内的所有物体都被摧毁了。甚至连那座高山都摇晃不止大量的泥土沙石从山上滚了下来把山上的那层绿色植被破坏成了“乞丐装”。

那些远在百里外的清风镇的那些居民甚至都听到了这一惊天动地的兽吼。隔得远了大家虽然没有被那兽吼的威力所震到但从那仿佛来自天外的吼声中大家都可以感受到那几乎毁天灭地的力量。

武魂一行人离这狂兽的嘴巴最近其中的威力可想而知。包括芙蓉与芬俐众人无一幸免全部吐血晕倒。但因为武魂等人都有较厚的内功功底经脉及器官受到的保护较强悍所以这一震倒没将他们震的当场气绝身亡。而芙蓉与芬俐却因为是神兽身体强度十分的强悍所以这一震没将她们两个震死。

虽然没有当场震死但众人却也被这一吼所产生的气劲冲向了远方……

“砰!砰……”地上出现了两个大坑。芙蓉与芬俐狠狠的摔在了五十里外的草地上。

幸好芬俐身上火红色光圈在飞的过程中都没有破不然武魂几人在空中就被摔下去了直到芬俐摔在地上那层光圈才破。

更幸运的是武魂几人由于惯性从芬俐的背上脱离继续向前飞时竟然摔在了芙蓉的身上。受到芙蓉身上厚厚的羽毛的缓冲武魂几人才不至于摔的粉身碎骨。

但此时众人都已经全身是血昏死过去生机索然。

如果那狂兽现在追过来的话那么武魂几人就生机渺茫了。唉!这命啊!

那只狂兽会追来吗?

它自然不会追来它是什么人?!哦!应该说它是什么东西啊?!它会去追杀在它眼里就像小爬虫或者说就像细菌一样的武魂一行人!?即便这行人是兽祖的手下。就像一个人不会去追杀他的敌人的一条狗一样。况且他相信他这一吼已经可以让武魂一行人伤亡惨重了。

所以武魂几人可以说是安全了。只要没了那狂兽的威胁他们就是安全的他们不用担心这绝命谷会有什么魔兽会偷偷的来吃掉武魂几人。所有的魔兽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即便偶尔有恢复许些力气的魔兽看武魂几人也不敢动啊!第一芙蓉与芬俐身上的神兽的气息对那些魔兽来说简直就是神的气息没哪只魔兽敢在神兽面前撒野的;第二艾美手上的驭兽戒对这里任何魔兽都有强烈的威慑作用它们只会乖乖的臣服武魂几人而不会“犯上作乱”。

武魂几人躺在这野地里那只狂兽又在那里呢?又在干什么呢?

它入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