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筹谋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6-24 06:40:58 字数:2828 阅读进度:251/443

其四,那就是冥河三尸的证道,尤其是善尸乾坤道人,他不仅自身承载着一个小千世界,还在混沌之中吞噬了两个小千世界,以一己之身兼载了三方小千世界的气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此洪荒之中又凭空添了一大份气运,天道能不变强吗?

而反观鸿钧呢,虽然给冥河使了点绊子,但却并没有给冥河造成实际性的损害,此次还不容易有了一个使天道受点创的机会,冥河还生生地停了手,恐怕鸿钧都要吐血。

虽坐于静室之中,冥河却可遥望整个洪荒,修道无数载,前世执念已然被斩出,冥河心中早已没了什么杂念,有的只是一颗追求大道极致的问道之心,洪荒的一切除了血海一脉,其他的都与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就是人族,如今自我尸沐森已然放下,该做的都做了,人族以后如何,那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而鸿钧的图谋其实与冥河并没有太大的干系,即便鸿钧吞噬了天道又如何,冥河身为混沌魔神,大不了一走了之,混沌之大,终有他的容身之地,而且即便鸿钧吞噬了天道,那冥河未必就真的怕了他,若真要相斗,冥河可是留了一手杀手锏的,到时,那也只会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罢了。

如今天道强盛,鸿钧已然被压制住了,暂时倒是不用担心,但冥河所虑的乃是封神之战,倘若真的将洪荒打了个破碎,那天道岂不是也要跟着受损,到时候,鸿钧便有机可乘了,鸿钧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冥河可拿不准。

冥河如今早已不是那种悲天悯人的性格,他乃混沌魔神,毁灭对他好比家常便饭,只要血海一脉没有受到损伤,那他管你洪荒是强大还是破碎,而且他如今的眼界早已豁然开阔,混沌中的秘密比起洪荒,显然对他更有吸引力。

说实话,在洪荒之中,已然没有什么能够吸引冥河的了,以冥河如今一身庞大的气运,修为突破混元,达到天道级,那是迟早的事,就算洪荒诸圣现在全部联手对付他,冥河也是不惧,这便是冥河成为混沌魔神之后的自信。

待到将身上因果尽数了结,冥河自然不会继续留在洪荒,混沌之大,冥河可不认为只有宝界和兽界这两个小千世界存在,一定还存在着更强的世界,如今冥河已然看明白,想要修为进步得快,这气运便是必不可少的,只有更多的气运,才能让冥河走得更远。

说到底,气运才是每一个生灵修行的根本,万物生灵都在争夺气运,圣人也是如此,就连当初混沌中的三千魔神,又何尝不是都在为自己争夺气运,盘古开天如此,三千魔神想要杀盘古亦是如此,万般争斗,诸天种种,皆源于此。

既然打算离开,冥河自然要为自己的弟子谋划一二,六耳证道的机缘便在封神量劫之中,只要寻得混世四猴中最后那只通臂猿猴,以他的本源让六耳斩去自我尸,待到三尸都达到准圣巅峰的修为,三尸合一,六耳必能成为洪荒之中第二位混沌魔神。

其实,六耳成就混沌魔神远比冥河要轻松得多,混世四猴的本源本就是三千混沌魔神之一混世魔猿的混沌本源一分为四而得,这也相当于混世魔猿的变相转世,只要其中任何一份本源集齐其他三份本源,便有机会重新恢复混沌魔神的机会。

而且以准圣巅峰的境界渡天罚,天罚的威力自然也要比冥河的小得多,更何况,三尸合一,六耳本源融合其他三大本源,便可蜕变成混沌本源,即便比不上混沌魔神巅峰之时,但那也是混沌本源,渡过天罚自然不在话下。

若是六耳成为混沌魔神,那么血海一脉便算是后继有人了,冥河也可放心离去,当然,冥河也会为六耳留下一些杀手锏,不仅仅是威慑圣人,也是为了威慑鸿钧,免得他一不在,这些人就有所妄动。

至于孔宣和玄龟,孔宣已然找到了自己的道,证道混元应该不成问题,而玄龟有补天功德护身,最主要的是,撑天的四根天柱乃是玄龟前世四肢所化,即便被天道隐去,那也是有办法找到的,那也是冥河为玄龟所留的一个保命手段。

剩下唯一跟冥河有关的便只有阿修罗族了,此族生性喜欢杀戮,待到离开之时,冥河也会从中挑选一些带走,洪荒之大,自然免不了杀戮,有了阿修罗族做打手,也免得事事都要冥河出手。

收回自己的心思,冥河却是油然一笑,一想到离开洪荒,冥河倒是心中有了一丝多愁善感,但他没有选择,自从踏上了混沌魔神之路,洪荒终究不是他的久留之地,修行之道,有舍才有得,若一味瞻前顾后,那大道终究无望。

冥河掐指算了算日子,也快到了六耳与瑶姬成亲的日子,六耳身为他的大弟子,代表着血海一脉,所取的又是天庭之主昊天的妹妹,虽然冥河并未将昊天放在眼中,但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六耳的关系上,冥河于情于理也该有所准备。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冥河正好可以炼制一点东西,到时候,作为六耳的老师,这见面礼那自然也是少不了的,想当初提亲送给昊天九九八十一件先天灵宝,那么瑶姬嫁给六耳,便算是血海一脉的人了,对自己人,冥河又岂会亏待。

·······························

静室之外,六耳、孔宣二人站在外面,六耳来来回回地乱晃,脸上尽显焦急之色,孔宣安慰地说道:“师兄,不要着急,离迎亲的日子还有数日呢,说不定到时候老师就会出关了,你就不要在这乱晃了,看得我头晕。”

六耳一听,有些郁闷地说道:“又不是你成亲,你当然不着急了,到现在,俺的心就没定过,你说说,老师也真是的,偏偏这个时候闭关,挑的真不是时候,要是真错过了俺的婚礼,那可怎么办啊?万一要让瑶姬误会老师不待见她,那就不好了。”

“啪!”的一声,六耳的脑袋顿时被打了一下,冥河从静室之中走了出来,笑骂道:“你这猢狲,竟然说起为师的不是来了,看来数千年没有好好教你,胆子变大了啊!”

六耳和孔宣见冥河出关,便齐齐拜道:“恭迎老师出关。”六耳摸着被打的脑袋,委屈地说道:“老师,您可冤枉徒儿了,徒儿哪敢啊!徒儿不过是担心老师错过时间而已。”也只有在冥河面前,六耳才会有所拘束,没有平时的那般大大咧咧。

冥河看着六耳的神态,笑骂道:“六耳,你就别装了,为师还不知道你,为师也懒得说你,过几日你便要迎亲,为师便亲自炼制了一点东西,这个你拿去,用它前去天庭迎亲,方不落我血海一脉的威风。”说着便扔出一件东西到了六耳面前。

六耳与孔宣看着面前的这样东西,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冥河解释道:“此舟名为寰宇方舟,乃不日前为师所炼制的,位属极品先天灵宝,此舟之上布有重重禁法以及攻防阵法,威力非比寻常,你便乘着此舟前去天庭迎亲。”

六耳一听,顿时眼冒精光,用极品先天灵宝当作迎亲的工具,恐怕这种事也只有他的老师冥河才能做得出来了,更何况此舟看起来并非只是外表华丽,恐怕其中内涵,也不容小觑,用寰宇方舟前去天庭迎亲,那可比什么龙凤撵驾要威风得多了。

六耳稍加炼化之后,看到其中寰宇方舟的真正威能,当即神采飞扬,笑着说道:“多谢老师,那徒儿这便去准备了。”说完便高高兴兴地走了,看得孔宣有些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