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冥河出行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6-24 06:41:00 字数:2785 阅读进度:259/443

血海圣灵岛上,冥河笑看四教广开山门,为的就是能够将封神之人收入门下,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如今量劫又起,天机一片混乱,众圣又只知道这封神之人有飞熊异象,这让他们如何寻找,只能广开山门,期望这封神之人会投入自己门下。

这四教又一次广开山门,虽然前来拜师的很多,但真正能入圣人门下的却很少,有些即便是天资聪慧,入了圣人们下,那也只是三代弟子,这次圣人的主要目的还是收封神之人为徒,其他的不过是顺带的罢了,不过对这些拜师之人来说,成为三代弟子也是天大的机缘了。

看着四教如此盲目地寻找封神之人,冥河不由笑了笑,这样的找法也不过是撞运气,一切还得看天意,冥河手中一晃,一本奇异的书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此书便是生死簿了,此书记载了万物生灵的生死,用它来找人,倒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姜子牙,原名姜尚,冥河以法力催动生死簿来寻找他的踪迹,只是人族人口之多,同名同姓者甚多,一个个细细查看下来,冥河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符合要求的,顿时觉得很是奇怪,生死簿中记载所有人族的一生,如今却没找到封神的姜尚,确实奇怪。

莫非天道连生死簿都遮掩了?恐怕也只有这种解释了,冥河笑了笑,他的确是有些投机取巧了,看来是没希望提前找到姜子牙了,不过不要紧,冥河本就没有打算将姜子牙收入门下的打算,他也只不过试试而已。

姜子牙乃封神之人,虽然将他掌握在手中,封神之时便可占得先机,但姜子牙天资极差,仙道一途难有成就,冥河又岂会因为这封神而轻易将之收为亲传弟子,那不是有辱血海的威名,冥河三位弟子,哪一个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姜子牙,冥河到不在乎,他所在乎乃是另一个,申公豹,一个同样具有飞熊之相的人,此人交友广泛,喜欢结交三山五岳的能人奇士,口才极佳,尤其善于说反同门或道友下山助商,一句“道友请留步”将无数同门修士送上封神榜。

当然,冥河也没有兴趣将他收入门下,如果冥河不加干预,申公豹到时应该会拜入截教门下,截教多少弟子因为被他请出山相助商纣而被阐教弟子打杀,送上了封神榜,由此可见申公豹的厉害之处了,若是此人拜入西方教门下,后果会如何呢?

此次封神,冥河自然是要对付老子、元始天尊和西方二圣的,但他们都是神人,只要在洪荒之中,他们便是不死不灭的,除非冥河能够毁灭天道,否则想要击杀他们,简直是痴心妄想,那么便只有对他们门下出手了。

如今截教势大,势力遍布整个商朝,单凭人、阐、西方任何一教都不可能是截教的对手,那么最终的结果自然便是会三教合力对付截教,冥河倒是替元始天尊省了一点力,如今西方教也在劫中,倒不用他和老子去请西方二圣一起对付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了。

不过西方教根基都在西方,想要让西方教能够倾尽所有参与到封神之劫中,冥河需要一个诱饵,一个引西方教入坑的诱饵,而最好的诱饵自然便是有飞熊之相的人,申公豹便是冥河所准备的诱饵,但前提是必须要找到申公豹才行。

除了申公豹,冥河还需要布置一些其他的棋子,为了对付人阐西方三教,除了自己的弟子,一些必要的棋子还是需要的,既然封神即将开始,冥河也打算到洪荒之中走一趟,说实在的,他已经很久没有游历过洪荒了,如今恐怕早已变了样子了。

出了血海,冥河驾着云,慢悠悠地在天上飘着,此时,冥河化作一青年剑仙,为的自然是掩人耳目,现在洪荒之中,诸圣恐怕都有十分忌惮冥河,尤其是老子、元始天尊、西方二圣,冥河出行,自然要变化一番,免得被他们发现。

俯视着下方的名山大川,冥河心中也是有些感慨,上一次出游洪荒还是在他刚刚化形没多久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杂念太多,修道之心不坚,前世的一些习性依旧影响着他,心中七情六欲不减,做下不少荒唐事,现在想想,倒也是可笑。

不过人总会成长的,但其中的代价又有谁能知道,冥河如今修为勘称洪荒第一人,连弟子都比当初他游历洪荒时厉害,手上至宝灵宝无数,用当初刚刚穿越时的思想来说,那就是超级大丰收,但丰收的同时,冥河又失去了什么,那只有他自己知道。

冥河驾云进入人族地界之后,便降下了云头,随手点化一匹凡马,将一滴龙血打入它体内,并帮它炼化,又传了一点练气法门给它,也算是此马的一番造化,仗剑骑马,腰挂一酒葫芦,倒也像是一个逍遥天下、放荡不羁的剑客。

骑着马,冥河一路边走边看,人族发展至今,已经变得格外繁华,行走于商朝境内,见识着古代的景象,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不知不觉中,冥河便已经来到了商朝的都城殷,此时商朝乃是帝乙在位,而历史上那位纣王帝辛也不知出没出世。

既然到了这里,冥河便将陪伴了他数年的那匹马放了,这也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罢了,此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冥河,它经冥河点化,早已通灵,尤岂不知待在冥河身边的好处,此马伴随冥河数年,也吃了不少灵果,虽未化形,但已有真仙修为。

进了殷都,所见之繁华可不是一路上可比的,也绝非历史上的商朝可比,这里可是洪荒,商朝能够在人族屹立这么久,它的强大和繁荣自然非同小可,作为都城,殷的繁华也是毋庸置疑的。

行走于街道之上,冥河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周围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如今这商都一片繁花似锦,可他们却不知道,一场惊世之战即将拉开序幕,而商朝也将陷入动乱之中,不知到时候这里是否还能保持如今的繁华景象。

冥河一路前行,最后走到了王宫前方才停下了脚步,站在宫门之外,冥河遥望着王宫上空所凝聚的王朝气运,此事商朝气运看似依旧庞大,但却早已衰弱了许多,远不复当年商朝初建大兴之时的辉煌了,此事商朝气运聚而不凝,大有分崩离析之相。

看来并非纣王败国,实乃天意如此,王朝更替那是天定,即便没有纣王,没有西岐,这商朝也坚持不了几代了,只是纣王无道、妲己惑政、西岐伐商、封神之战聚在一起,加速了商朝的灭亡罢了,说起来,那纣王倒也有些可怜,自出生起便已然掉入封神的旋涡之中了。

突然,天空一道紫光闪过,冥河定睛一看,连上露出一丝笑意,没想到他来得竟然这么巧,正巧碰上纣王降世,难道纣王与我有缘?冥河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随后一笑而过,身形隐遁,大摇大摆地走进了王宫之中。

既然碰上了,那自然是要去看一看的,循着刚刚紫光落下的方向,冥河一路走过去,最后终于在一处花园之中,见到了如今的商朝大王帝乙以及他的一位妃子,而那妃子如今已经怀孕,所怀的正是日后的纣王,但看帝乙的神态,应该尚不知女子怀孕了。

而刚刚落下的紫光便是紫微帝气,那是帝王的象征,人族君王自诞生起便会有紫微帝气护身,邪魔恶鬼根本无法近身,而修道之人想要刺杀帝王,紫微帝气也会主动护主,并以王朝气运反击,故而基本上没有修道之人敢冒天下之不韪刺杀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