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哪吒的坚持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6-26 01:19:25 字数:2582 阅读进度:272/443

敖广左手托着大印,右手往大印一指,大罗金仙的法力波动让人感到有些恐怖,更何况还是催动一件中品先天灵宝,青龙印中飞出一条巨大的青龙,这条青龙张牙舞爪地飞向哪吒,虽只是法力构成,但龙威十足,仿佛一条真正的青龙~щww~~lā

青龙袭来,哪吒的小脸上难得地变得有些凝重,他虽然顽皮,但并不傻,他乃太乙金仙巅峰修为,而这一击明显已经超出了太乙金仙的范畴,大罗金仙级的攻击,哪吒岂会不重视,若是挡不下这一击,他很有可能会被斩杀在此。

哪吒当即掷出乾坤圈,不过这次不是攻击,而是防御,乾坤圈飞到空中立刻发出无数金光,以乾坤之力构建起了一道牢固的防御,不过哪吒也知道,光是这样肯定是挡不住这青龙一击的,随即又挥动混天绫,混天绫变长之后立刻将哪吒包得跟个粽子一般,滴水不漏。

果不出哪吒所料,那条青龙撞在乾坤圈的防御之上,金色光壁只坚持了一两息时间的世界,便立刻化作片片碎片,散落于天地间,乾坤圈上的光华也变得有所暗淡,青龙一击撞在上面,乾坤圈立刻被击飞出去,在空中画出一条圆弧,最后隐入混天绫的防御之中。

乾坤圈至刚,虽然未能挡住这青龙一击,但也将这一击的威力削弱了几分,而混天绫至柔,青龙撞入混天绫之中,仿佛进入了泥泞沼泽一般,进击的速度变得缓慢下来,但挡路的混天绫也随着被青龙撕成了片片碎布,漫天碎屑。

最终,混天绫终究还是没有挡下这条青龙的攻击,天地间一声巨响,青龙也随之溃散开来,当漫天红布碎片散落,露出里面哪吒的身影,众人都愣住了,就是敖广也是脸色一变,皱起眉头来,他没想到哪吒竟然能够挡下这一击,也没有想到哪吒竟然还有后手,而且是让他十分忌惮的后手。

混天绫碎成漫天碎布,露出里面的哪吒,此时的哪吒口角流着鲜血,脸色很是苍白,让人看着倒很是心疼,哪吒一手抓着乾坤圈,另一只手抓着只剩下一尺长的混天绫,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哪吒脚下踩着一朵血红的莲台,花开六品。

六品业火红莲,当看到这件先天灵宝,原本还不了解哪吒师门的人一下子都知道了,业火红莲,血海冥河老祖的至宝,冥河老祖以不知道怎么形成的二十四品业火红莲斩出恶尸,而业火红莲也成了血海弟子的象征,每一个血海弟子都拥有一朵业火红莲。

如今哪吒也有一朵业火红莲,那显然是拜入了冥河老祖门下,冥河老祖乃是混元强者,只收了六耳、孔宣和玄龟三名亲传弟子,哪吒不过只是几岁的小孩,显然不可能由他亲自收徒,那边很有可能是冥河三位弟子中的一位收的徒,只是看哪吒这行事作风,倒是与那六耳道人很是相似。

哪吒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了看右手上断得只剩下一尺长的混天绫,便随手摆动了几下,混天绫立时开始变长,眨眼间便有恢复了原来的长度,这也是混天绫的一个特性,只要还剩下一点,便能恢复过来,哪吒站在业火红莲之上,看着敖广,眼神之中没有丝毫恐惧。

敖广看着哪吒,心情极为复杂,如今的局势倒让他有些进退两难了,一面是杀子之痛,他劳师动众地来报仇,洪荒各方可都看着呢,若只是因为一朵业火红莲便被吓得退去,那岂不是在洪荒众生面前丢尽了脸面,但另一面可是冥河老祖的徒孙,他敢动手吗?

冥河老祖是谁,混元强者,就连三尸也都是混元之境,龙族虽然也是洪荒之中的大族,但在冥河眼中,恐怕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存在,若敖广今日打杀了哪吒,那便等于彻底得罪了冥河,就是圣人道场,冥河都敢派兵攻打,更别说一个小小的四海了。

想想当初人族兵临东海之事,虽然是人族之事,但谁都知道,那是武祖沐森所主导的,沐森乃是冥河老祖的自我尸,想想当初他那句‘灭了龙族’,敖广至今想起来都还有些后怕,沐森因为一些普通人族便能威逼龙族,更别提今日可是他门下的一个弟子。

在颜面与种族存亡之间,敖广两者取其轻,身为族长,他不可能因一己之私便将整个龙族带入危险境地,敖广吸了一口气,强忍下心中杀意,冷声说道:“哪吒,刚才只是小惩大诫,只要你认个错,本王便看在你年幼的份上饶过你,如何?”

所有看戏的人一听,不由都笑了,什么看在年幼的份上,还不是怕了血海一脉,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息事宁人罢了,不过敖广做的确实没错,血海一脉却是不是他一个龙族可以得罪的,哪怕只是一个三代弟子,要知道血海本就没有几个弟子。

哪吒一听,冷声说道:“认错?老龙王,你脑子坏了吗?小爷我有什么错,若不是你那倒霉儿子见财起意,又岂会命丧于此,想要让我认错,做梦去吧!”哪吒虽小,但性情倔强,不是他的错,他为什么要认,人虽小,但原则性倒是挺强的。

敖广一听,眼中杀意一闪,他没想到哪吒竟然如此不知进退,虽然他惧于哪吒的师门才不得不退让的,但哪吒这样一说,他心中的杀意还是有些忍不下了,于是咬着牙说道:“哪吒,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若不是看在你··年幼的份上,我又岂会如此轻易放过你。”

敖广身上大罗金仙巅峰的气势顿时如大山一般直接向哪吒压去,气势之中还夹杂了丝丝杀意,虽然敖广极力克制,但依旧泄露出了一些,毕竟死的乃是他的儿子,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若非为了龙族,敖广又岂会退让。

庞大的气势裹挟着杀意向哪吒压来,虽然有业火红莲挡着,但是哪吒还是很不好受,原本已经受了伤,现在一下子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了,但他没有屈服,苍白的小脸上尽是倔强之色,威武不能屈,若是屈服了,那他就不是哪吒了。

威压之下,哪吒竭力支持,体内真元运转,一点点地恢复着他的伤势,随着威压越来越强,哪吒就仿佛大海之上风雨飘摇的小船一边,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大罗金仙和太乙金仙虽然只是一个境界的差距,但夏虫不可语冰,根本无法同日而语。

敖广不断地以威压逼迫哪吒,只为让他认错,但哪吒的坚持却让他渐渐压抑不住心中的杀意,他心中渐渐有了将哪吒杀之而后快的冲动,但理智却告诉他这不可以,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杀了哪吒,那么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在敖广大罗金仙巅峰的威压刺激下,哪吒体内真元飞速运转,仿佛已经达到极限,突然间,哪吒一声轻喝,头顶庆云舒展,原本含苞待放的三花竟然一下子盛开了,一股大罗金仙的气势在哪吒身上升腾而起,一时间竟将敖广的气势威压避开了几分,众人大惊,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哪吒竟然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