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七年之期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7-05 01:23:39 字数:2834 阅读进度:288/443

殷商独尊截教,这让截教气运大增,也让通天教主在冥河身上夺得了一点气运,通天教主虽然没有在意,但是老子、元始天尊、接引和准提四圣却依然动了心思,气运之争从来都是诸圣最为在意的,如今冥河实力暴增给他们带来了巨大压力,他们自然也急于提升实力,而气运便是最佳的助力。

洪荒虽大,但气运却是有数的,而且有的还是诸圣无法争夺的,就像冥河的血海、阿修罗族、阿修罗教的气运这样的,而诸圣之中,如今占据气运最多的恐怕就是通天教主,有气运之助,再加上非四圣不可破的诛仙剑阵,通天教主已然凌驾于诸圣之上。

虽然老子和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乃是三兄弟,但三人性情却截然不同,三教教义也是如此,而上次偷袭冥河,老子和元始天尊可不仅仅只是邀请了后土和女娲,也同样邀请了三清之一的通天,只可惜通天与女娲一样选择了拒绝。

这也让原本就已经有了裂痕的关系再度变差了许多,而封神之战则将三人的关系推向了悬崖边上,而阐教入驻西岐,与西方教共辅西岐,更让通天教主感到了心寒,虽然这件事并没什么对错之说,但想到三人无数岁月的兄弟之情,通天教主自然很是心痛。

痛过之后,通天教主的心也变得坚定起来,既然已经没有了选择,那么他便只能选择接受,因为这并不仅仅是为了他,更是为了整个截教,为了他成千上万弟子的未来,他不得不战,即便对上对上四圣又如何,他通天教主又有何惧,冥河可以做到,他同样也可以。

·······························

岁月破碎,转眼便又到了新的一年,寒冬已去,大地回春,虽说还有一点寒意,但是这并不能妨碍万物的复苏,新的一年里,百姓为了生活也开始各自忙碌起来,耕田、播种,一切都在为了新的一年而做着准备,没有此刻的付出,哪有来日的收获。

而西岐侯府之中,他们同样也在做着准备,如今七年之期已到,但他们却没有见到西伯侯姬昌有任何被释放的迹象,伯邑考和姬发自然都大为心急,于是便召集朝中重臣,密谋如何解救姬昌,其中自然包括国师申公豹以及上大夫姜子牙。

伯邑考看着在座的众人,说道:“如今我父已然被困朝歌七年,却没有任何被释放的迹象,我心中甚是着急,今日招诸位前来,便是为了商议如何解救我父,诸位不知有何建议?”想要解救姬昌,必须要有详细的计划,既要救回姬昌,也不能背上叛贼之名,二者须得兼顾才行。

众人听后,议论纷纷,姜子牙思虑一会之后,便进言道:“大公子,如想要救回侯爷,最好还是让纣王恩赦,如今朝歌城中,纣王沉迷酒色,宠幸妖后,朝中奸臣当道,如想要救回侯爷,不妨求助于费仲、尤浑二人,以钱财贿赂此二人。

费仲、尤浑虽是奸佞,但二人深得纣王信任,若有他二人向纣王进言,我们救回侯爷的希望自然也就大些,除此之外,我们也可向亚相比干求助,让他劝说纣王释放侯爷归来,如此也可更有把握一些。”

伯邑考和姬发听后,大觉在理,其他众人也纷纷点头,伯邑考一拍桌子,说道:“好,就如姜大夫所言,此次本公子亲自前去,不救回父亲,我决不罢休,至于朝中事务,那就全部交由我二弟处理,诸位还要多多相助我二弟才是。”

姬发一听,站起来说道:“大哥不可,大哥身为父亲长子,西岐的继承人,又岂可亲自前往朝歌,如今纣王昏庸无道,若是将大哥也扣下那该如何是好,不如由我代大哥前往朝歌救父,大哥坐镇西岐,方可万无一失。”

散宜生等人听后,也纷纷劝阻伯邑考,毕竟伯邑考乃是西伯侯的长子,西岐的第一继承人,若是没能救回西伯侯姬昌,他又出了意外,势必会引起西岐动乱,而姬发的建议在他们看来倒是可行,既能营救姬昌,又可保伯邑考无虞,毕竟姬发乃是第二子,就算被纣王扣下,也不会动摇西岐。

但伯邑考生性纯良,又岂会让自己的弟弟替自己冒险,“二弟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此次朝歌之行,我是非去不可,只有我去了,才能让纣王相信我西岐朝商纳贡之诚意,届时我将带去祖上传下之三宝敬献纣王,以求能够将父亲救回。”

众人见伯邑考如此坚定,而且他说的也在理,实在不好劝阻,申公豹见此,便知机会来了,于是开口说道:“既然大公子非要前往朝歌代父赎罪,那么贫道便随公子一道前去,此去朝歌凶险万分,贫道自视有些法术,可保大公子无虞。”

众人一听,都有些大喜,申公豹的神通,他们自然是知道了,若能有他相伴伯邑考左右,自然更能让他们放心,而此时散宜生也开口说道:“此去朝歌,少不了与商纣众臣打交道,臣自请与大公子一统前去,为大公子游说众臣,以助救回侯爷。”

伯邑考见此,大喜:“好好好,有国师与散大夫随同,届时必能将父亲救回,既如此,散大夫,那便麻烦你去把那三件重宝准备好,还要多准备一些金银珠宝,至于朝中事物,一切都要拜托二弟和诸位了。”众人一听,纷纷从命。

没过几日,一切便已准备就绪,伯邑考一行人便出发了,随行的还有数百精兵以及几车宝物,一行人浩浩汤汤地向着朝歌进发,而在此之前,申公豹便已先行一步前往朝歌,打听一下消息,也好提前做些准备,毕竟对他来说,此行不容有失。

·······························

朝歌王宫密室之中,纣王盘坐于石台之上,头顶悬浮着一杆黑旗,源源不断地聚拢这天地煞气供应他修炼,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密室之中,纣王立马停止了修炼,下来跪拜道:“小妖拜见老祖,不知今日老祖降临,有何事吩咐。”

如今无支祁虽是人身,但却忘不了前世为妖的之事,故而一直以妖自称,而且如今他并不能真正算是人了,得到了修罗本源,他之血脉早已开始向阿修罗族转化,待到他完全凝聚出修罗真身之事,他便不能算是人族了,而是一个真正的阿修罗族。

而来人自然便是冥河了,冥河坐到石台之上,看着纣王说道:“无支祁,看来你最近修行挺顺利的啊,有这修罗旗和人族气运相助,又有天地量劫而产生的无穷煞气,你这修为提升挺快的啊,找这个速度下去,过不了多久,你恐怕就能突破到太乙金仙之境了,好了,你起来回话吧。”

纣王起身说道:“那还不全是托了老祖的福,若没有当初老祖所赐的那团修罗本源,小妖的修为哪会进步得这么快,小妖的一切都是老祖所赐,老祖但有吩咐,小妖必当效犬马之劳,以报老祖之再造之恩。”如今虽然贵为人皇,但他很清楚自己的一切到底是怎么来的。

冥河听后,倒也很满意纣王的态度,他欣赏这样的人,识时务者为俊杰,纣王能够将自己的位置摆放正确,倒也没有白费了一番栽培,只要他不背叛自己,冥河自然不会吝啬赏赐,“无支祁,你倒也很识时务,很好,之前让你办的事,可有办妥?”

纣王恭恭敬敬地回答道:“老祖吩咐的事已经办妥,姬昌虽然被囚羑里,但却过得很好,那枚延年益寿的丹药也被小妖悄悄地让他服下,至于九尾妖狐,小妖也没有理会于她,只是这妖精近来变得越来越凶残了,要不要小妖警告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