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兵阻金鸡岭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7-10 00:30:24 字数:2607 阅读进度:294/443

姬昌称王之后,自然便要起兵伐纣,于是广邀天下诸侯共同讨伐殷商,但天下诸侯都畏惧纣王之残暴以及大商的强大实力,纷纷婉言谢绝,都选择了坐山观虎斗,待殷商和西岐打到情势明朗之时,谁强,他们就会帮谁,这也不过只是诸侯们明哲保身的手段罢了。

虽然没有得到天下诸侯的支持,但是讨伐殷商之举却势在必行,朝堂之上,姬昌与众臣商议,讨论该何人为帅讨伐殷商,伯邑考和姬发二人纷纷自请为帅,这让姬昌头疼不已,此次讨伐殷商,只要建立战功,对二人继承王位自然大有裨益,二人岂会放弃?

伯邑考和姬发虽然关系甚好,但如今已经明显不是兄弟之间的事了,王位继承可是关系到西方教和阐教传道的大事,二人即便有心退让,如今却也没有了回头之路了,而且他们心中对于王位的渴望也不允许他们退缩,只能步步向前,直至登上至尊王座。

散宜生自然也看出了姬昌的为难,故而向姬昌进言,何不以此次讨伐殷商为考验,让伯邑考和姬昌各自为帅,兵分两路,一起讨伐殷商,谁先攻入朝歌,便立谁为太子,如此既能让二位公子心服口服,也能堵住西方教和阐教的嘴。

姬昌一听散宜生的建议,顿觉大妙,此次讨伐殷商,西岐军队倒还是其次,主要还是要看西方教和阐教弟子的手段,殷商独尊截教,截教在殷商为官者甚多,想要对付他们,便只能靠二教之力,如此既能解决继承人的问题,也能让二教为讨伐殷商出尽全力。

朝堂之上,姬昌当众宣布此事,众臣大惊,没想到此次讨伐殷商竟然还牵扯到王位继承人的问题,尤其是申公豹和姜子牙,眉头大皱,他们倒不是在意分兵伐商,纵然会分散西岐的实力,但殷商也是一样,他们所在意的乃是王位继承人之争。

若伯邑考成为继承人,那么西方教便能在接下来的时日里在西周大兴,从此西方教东进,也算是了了接引和准提的一桩心事,但若是姬发继承王位,那么则阐教大兴,西方教势必会被打压,甚至被重新赶回西方,一时之间,二人顿时觉得肩上是万斤重担,压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事已至此,申公豹和姜子牙也没有了选择,只能纷纷返回师门,求见他们的师尊,准提和元始天尊也大感意外,此事明显是姬昌将西方教和阐教都算计在了其中,这明显是在逼二教全力相助伯邑考和姬发讨伐殷商,没想到凡人竟然也敢算计于他们,二圣自然心中不悦。

但是此事明显没有回旋余地,即便知道这是激将之计,准提和元始天尊也只能让门下全力相助伯邑考和姬发,毕竟此事关乎传教大事,涉及人族气运之争,二圣显然不会放弃,得到了二圣的支持,申公豹和姜子牙便返回了西岐。

不出几日,两路讨伐殷商的大军便出发了,伯邑考、姬发各领一路大军,而二人队伍之中,也多有西方教和阐教弟子在内,虽然都是三代弟子,但也是各有神通,而遇到厉害敌人之时,二教的二代弟子自会出手相助。

西周如此大的动静,殷商自然知晓,闻太师领兵迎战姬发,邓九公领兵迎战伯邑考,双方打得是不可开交,几乎每日都可以看到有真灵遁入虚空,显然是上了封神榜,场场大战下来,双方是互有胜负,但总体上来说,还是殷商吃的亏多些。

殷商与西周在边关大战,截教、阐教、西方教,就连人教也不断有弟子投入到战争之中,随着四教不断有弟子被打杀上了封神榜,双方一下子也都打红了眼,要知道此时的截教可不是封神演义中的截教,三教联手对付截教,通天教主自然不会让弟子手下留情,只要有机会,直接打杀了便是。

截教弟子众多,所学各种旁门左道法术甚多,纵然三教联手,一时之间也并未占到太多的便宜,尤其是截教十天君布下十绝阵,虽然三教联手破了十绝阵,打杀了十天君,但三教中二三代弟子也是死伤不少,如此更让四教之间仇恨加深了不少。

但截教号称万仙来朝可不是说说的,随着截教弟子不断出山,西岐的两路伐商大军可谓是步步艰辛,而在一处关卡处,伯邑考和姬发两路大军首次会师,只有闯过眼前的这座关隘,他们才能算是真正地攻入了殷商的腹地,但是此处却不是那么好过。

此山名为金鸡岭,山下设有一座雄关,关内倒没什么截教弟子,只士兵也不过六万之众,西岐两路伐商大军相加过百万,但面对此关,无论是申公豹,还是姜子牙,又或是人阐西方三教的上仙都十分谨慎,关隘虽然普通,但想要闯过去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金鸡岭关防之外,西周百万大军安营扎寨,帅帐之中,伯邑考和姬发分坐于左右帅位之上,申公豹和姜子牙也在账内,但却是坐在末座,仔细一看,坐在前面的人可都了不得,人教玄都法师、阐教燃灯道人、十二金仙、西方教药师、弥勒,等等,稍微差点的至少也是大罗金仙修为。

伯邑考和姬发看着人阐西方三教竟然来了如此多的高手,心中甚是奇怪,在他们合兵金鸡岭之时,三教亲传弟子纷纷到来,伯邑考和姬发也是第一次见到三教如此多的高手,金鸡岭下的关隘虽然雄壮,但以西岐百万大军加上三教仙人相助,想破它应该是易如反掌才对,又何须三教高手尽出呢?

伯邑考看着下面坐着的三教仙人,便疑惑地开口说道:“诸位仙长突然降临,不知所为何事?莫非是为了金鸡岭下雄关而来,此关虽然易守难攻,但以我西岐百万雄霸,又有国师与丞相相助,想破此关应该不是难事,何劳诸位仙长亲来?”

玄都见伯邑考和姬发面带疑色,便开口解释道:“贫道人教玄都,见过二位公子,二位公子有所不知,我等此次前来,确实是为了眼前这座雄关而来,关内虽然没有截教弟子,兵马也并不多,但镇守此关之人却并不是普通人,此人比之你们之前遇到的截教弟子还要恐怖千倍万倍。”

伯邑考和姬发一听大惊,之前他们遇到不少截教仙人阻挠他们东进的步伐,虽然大多被三教仙人打杀,但三教仙人也损伤不小,没想到金鸡岭雄关之中竟然有比截教仙人恐怖那么多的人存在,真的很难想象此人究竟有多厉害。

看三教仙人的脸色,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显然他们对关内之人也十分忌惮,姬发见此,便开口问道:“诸位仙长,不知镇守此关之人究竟是何来历,难道也是截教仙人不成?如今诸位仙长齐至,想要拿下此人恐怕也不会太难了吧?”

燃灯听道姬发之言,便开口说道:“二公子有所不知,这洪荒之中除了我们人阐截西方四教外,还有一教,名为阿修罗教,此教乃血海冥河老祖所立,而镇守此关之人虽不是阿修罗教之人,但却是冥河老祖的弟子,修为高深莫测,洪荒之中少有敌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