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独战群仙 上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7-15 01:05:43 字数:2782 阅读进度:300/443

玄都看着孔宣,并没有多说什么,手中法诀捏动,顿时放出万道三昧真火,化作无数火鸟,从四面八方向孔宣飞去,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空档给孔宣躲避,若是寻常人,在没有防御法宝护身的情况下,受此一击恐怕非死即伤,要知道三昧真火可不是普通的火焰。

孔宣看着四面八方向他飞来的火鸟,丝毫没有惊慌,手中五色琉璃扇那么轻轻一闪,万千火鸟立时凭靠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是当火鸟消失之后,一道剑气立时向孔宣射来,速度之快,有点让人反应不及,不过孔宣何等修为,手中扇子再度那么一刷,那道剑气便消失不见。

孔宣看着玄都,淡淡地说道:“玄都道友不会只有这点本事吧?凭这一点攻击你是根本无法打到我的,还是拿点真本事出来,也让我见识见识太清一脉的道法究竟有何独到之处。”五行之内,五色神光无物不刷,就算攻击再多也是无用。

玄都听后,却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刚才不过是试探而已,不过我却弄清楚了一件事,曾听老师言道,孔宣道友自废天赋神通五色神光,以五色神光斩尸,再以五行之尸合一以证混元,如今看来,老师之言非虚,若是真正的五色神光,贫道手中之剑恐怕早已被道友刷走了。”

孔宣一听,眉头一挑,笑着说道:“看来刚才道友是在试探于我,看我是不是真的自废了五色神光,确实,刚才的五色神光便是靠着我手中的五色琉璃扇发出了,威力只有原来五色神光的五分之一,不过用来对敌,却也足够了。”

玄都和孔宣在云头上说得轻巧无比,但下面观战的三教弟子皆为之震惊,刚才孔宣用的那么厉害的五色神光,威力竟然只有真正五色神光的五分之一,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孔宣竟然自废天赋神通,只为了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证道之路,当真是有些疯狂。

仔细想来,血海一脉的确都挺疯狂的,师父冥河老祖走上混沌魔神之道,更让三尸得证混元,大弟子六耳道人修为高深,更敢直面元始天尊,何等疯狂,现如今孔宣竟然为了一条前途未卜的证道之路便自废天赋神通,又是一个疯子,难道血海一脉就没有一个正常人吗?

不过这个消息对三教弟子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一个残缺版的五色神光却是给了他们以可乘之机,不过即便是如此,孔宣也不容小觑,毕竟即便是残缺版的五色神光也不是那么对付了,他们中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玄都的修为,法宝威力也无法与玄都的相提并论,稍微不慎,便可能被孔宣刷走。

玄都看着孔宣,手中长剑微微一颤,顿时从剑中涌出无数黑白之气,最后化作一黑一白两条蛟龙,张牙舞爪,吼声响彻天际,一左一右,一起向孔宣扑去,这黑白蛟龙乃是由阴阳之气所化,不在五行之中,所以说五色神光无法将它们刷走。

孔宣看着向自己扑来的黑白蛟龙,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淡淡地说道:“玄都道友,这阴阳之气虽然不在五行之中,但我这五色神光可不仅仅只能刷五行之物,它的威力也同样不小。”孔宣手中五色琉璃扇左右那么一刷,两条黑白蛟龙立时散作阴阳之气,最后消散于天地之间。

玄都也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孔宣这五色神光除了能够刷尽天下五行之物外,竟然威力也如此强悍,他心中也不由有些感慨,从孔宣现在使用的五色神光的威力中,他便可以想象到真正的五色神光的威力,科技便如此,孔宣为了证道竟然毫不犹豫地将它舍弃了,这份魄力确实令人敬佩,如果是换作自己,他能够做到吗?

孔宣与玄都在空中斗法许久,孔宣完全是在压着玄都打,而玄都呢,他可是老子的唯一弟子,身上法宝自然不少,但孔宣的五色神光实在是太变态了,即便找准机会用使用法宝,但也被孔宣的五色神光摄去了几件,搞到最后,玄都便只能以一手阴阳之气与孔宣对战,自然落了下风。

而在下面观战的三教弟子也有些着急了,如今玄都明显是落了下风,有法宝却不敢用,这是何等的憋屈,要不是玄都修行便是阴阳之道,如今恐怕早已落败了,但想到孔宣五色神光的可怕,三教弟子还是心有余悸。

面对孔宣这样的高手,人数多也未必有用,一手五色神光,只要那么一刷,你的法宝便可能被收走,而五行之内的攻击对他皆是无效,三教弟子虽多,但像玄都这样懂得五行之外道法的人又有几人呢,而且准圣斗法,一般弟子也根本插不上手。

燃灯看着玄都落了下风,与广成子、药师对视了一眼,三人一起飞上云头,显然是打算与玄都联手对付孔宣,三教弟子见此,也是大为惊讶,三教四位准圣联手对付孔宣一人,传出去实在是有些不好听,但是孔宣那一手变态的五色神光,恐怕三教之中任何一个人单打独斗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联手对敌才是上策。

玄都主东、燃灯主西,广成子主南,药师主北,四人将孔宣围在中间,孔宣看着四人的架势,大笑起来:“哈哈哈··”随后大叫道:“好好好··纵使你们有四人,我又何惧,来,来,来,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有何本事。”孔宣自然无惧,刚才真是因为防备着这三人,所以未尽全力,否则玄都早就败了。

燃灯看着意气风发的孔宣,心中思绪万千,最后开口言道:“孔宣道友修为高深,一手五色神光更是出神入化,我等自知单打独斗不是道友的对手,故而只能联手与道友一战,还请道友不吝赐教。”即便联手,这话还是说得极为漂亮,虽然有点无耻。

东面,玄都凝视着孔宣,手中黑白宝剑往胸前那么一竖,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从剑柄处一直抹至剑身中央,只见长剑之中涌出无穷阴阳之气,最后凝聚成一条黑白神龙,形神俱在,威势不凡,玄都挥剑往孔宣那么一指,黑白神龙便立刻飞舞着身形向孔宣扑去,威势比之刚才的黑白蛟龙还要强上数倍,看样子玄都是那是看家本事了。

西面,燃灯右手中现出一拂尘,拂尘一摆,无数玉清之气凝聚成形,化作一柄利剑,这玉清之气乃是元始天尊的看家本事,阐教中只有修为高深的弟子才能使出,看燃灯这手玉清之气,可见燃灯对玉清仙法的参悟十分之深,否则玉清之气岂会有此等早已。

但这还没完,燃灯左手掐动法印,冒出无数黑气,融入玉清仙气凝聚成的利剑之中,剑身立刻变化成了墨青色,玉清仙气的生机中却夹杂着缕缕寂灭的死亡之气,这便是燃灯所参悟的寂灭之道,寂灭即死亡,这寂灭之气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南面,广成子手中掐动印决,无数玉清仙气冒出,最后凝聚成了一方大印,此印与他的番天印一般无二,此等印决便是广成子参悟番天印之神韵所创,威力非同小可,被此等印决击中,不死也得重伤,毕竟番天印中可是融入了小截的不周山,而这印决又是参悟番天印所创,自然带了一点不周山的神韵,如此一来,威力又会差到哪去。

北面,药师摇身一晃,立时现出了一七丈金身,与准提接引的九丈金身一般无二,只是稍微小了两丈,但其威力也绝对不容小觑,十八臂各持一法器,随着金身手臂舞动,无数金光凝聚在胸前,化作一个大大的‘卍’字,随后便向孔宣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