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六耳对菩提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7-27 00:28:56 字数:2651 阅读进度:318/443

方寸山上空,冥河的善尸乾坤道人以及自我尸沐森看着接引和准提二人,乾坤道人笑着道:“二位,既然我们出现在了这里,那么你们也别想对那通臂猿猴出手了,此乃六耳证道之关键,我们是绝对不允许出现什么意щww..lā”

接引一脸苦笑,而准提却突然笑道:“冥河道友果真是厉害,只可惜你们好像漏算了一点,那就是我的善尸也在金鸡岭那,就算冥河和你们三尸拦下了老子、元始天尊以及我们师兄弟,恐怕六耳也休想得到通臂猿猴的本源。”

沐森摇了摇头:“非也,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你那善尸隐匿于金鸡岭,想要保护门下弟子,我们自然也知道,之所以没有对你善尸下手,原因很简单,你不觉得六耳在证道之前,你的善尸不是能给他一次最好的磨砺吗?”

接引和准提一听,脸上的震惊之色丝毫不少于老子和元始天尊,这简直就是在拿六耳的未来在赌,冥河的疯狂简直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纵然准提的善尸也是准圣,但毕竟是圣人之尸,其力量并非准圣可比,纵然是半步混元,想要胜过准提的善尸,也是很难的。

·······························

金鸡岭前,三教弟子面对圣人威压以及冥河威压的突然降临,心中充满了疑问,尤其是这威压竟然还是针对一个并不算起眼的太乙金仙,不仅是他们,关注这里的洪荒大能也都心中不解,一个太乙金仙,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四圣以及冥河如此大动干戈。

正在众人疑惑之时,只见三道身影突然从金鸡岭中飞出,正是六耳、孔宣和玄龟三人,三人一登场,三教弟子不由心中紧张起来,看着退而复出的六耳三人,实在摸不清他们的意图所在,而且刚才六耳已然不会插手,如今为何又突然现身。

六耳看着被威压压迫得动弹不得的袁洪,有些激动地道:“袁洪,哈哈哈··我找你找得好苦,没想到你今日竟然送上门来,看来正是我之证道机缘到了。”来此之前,六耳又何曾想过竟然如此之快便能寻得最后一只混世四猴,心中难免激动。

六耳刚想伸手去擒拿也会,只见突然一道金光闪过,让六耳的动作生生停了下来,六耳定金细看,只见一白胡子道人突然现身在三教阵前,刚才那道金光正是他所发出,他便是准提的善尸,菩提道人,菩提道人看着六耳,笑道:“六耳,你好歹也是半步混元的高手,何以对一太乙金仙的辈下手。”

六耳看着菩提道人,突然笑了起来:“我当是谁,原来是准提圣人的善尸菩提道人,正是让人有些意外,袁洪是太乙金仙不假,不过谁让他是混世四猴之一的通臂猿猴,是我的证道机缘所在,这也只能怪他命不好,怎么,菩提道人,你想救他不成?”

证道机缘?不仅是三教弟子,就是许多洪荒大能也都大为震惊,没想到六耳不仅仅是突破到了半步混元的地步,竟然连证道机缘都已找到,那么证道岂不是近在咫尺了,而通天教主、女娲和后土也瞬间明白了六耳的证道机缘是何,为何老子四圣以及冥河会为了一个袁洪大动干戈。

听到六耳之言,菩提道人便开口道:“六耳,还真让你猜对了,这袁洪与我西方教有缘,我准提渡他入我西方教做护教法王,六耳,你虽然厉害,但想要在我手里夺人,恐怕还是难了点,如今你老师冥河与他的三尸可都是无法出手助你的。”

面对菩提道人的自信,六耳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菩提道人,你倒是与准提真的很像,一样的自以为是,老师助我?你觉得对付你,我六耳还需要老师相助么?知道老师是怎么评价准提的吗?废物,纵然是圣人,在我老师眼中也不过是废物而已,而作为废物的善尸,你又能厉害到哪去,啊?”

废物?六耳此话一出,所有关注这里的洪荒大能都呆了,准提是废物?堂堂圣人,洪荒最顶级的存在,到了冥河眼中,竟然是废物一样的存在,而且还被六耳当众了出来,准提简直是颜面扫地,可想而知,准提会是如何的心情。

怒,无边的怒火,天地间一时间风云变色,准提满脸怒意地看着挡在他面前的沐森,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沐森恐怕早就被准提杀人般的眼神给千刀万剐了,堂堂圣人之尊,竟然被一辈当成成为废物,准提的怒又有几人能懂。

看着就像火山快要爆发的准提,沐森还是出言安慰道:“准提道友,莫要生气,孩子不懂事,回头我一定批评他,本尊也是着玩的,没想到他还当真了,道友怎么可能是废物,道友比废物可强多了。”听着像是安慰,但听起来感觉还是怪怪的。

沐森不还好,一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准提的怒火一下子便爆发出来了,刚想些什么,只见接引突然来到准提身边,与准提对视了一眼,二人不知神念交流了什么,准提突然也变得平静了下来,只是神色之中依旧带着些许怒意。

准提虽然是暂时平息了怒火,但是他的善尸菩提道人却没有,他与准提本为一体,六耳如此藐视,菩提道人又岂会不动怒,菩提道人虽然只是准圣巅峰修为,但毕竟是圣人之尸,一举一动之间,皆有着一些圣人之威。

金鸡岭上空,菩提道人突然杀意大盛,原本他只是想带走袁洪,如今却是对六耳起了杀心,菩提道人气机锁定六耳,恨恨地道:“六耳,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何为天高地厚,下辈子不要再如此嚣张,不对,你不会再有下辈子了。”

面对菩提道人的满身杀意,六耳大笑道:“下辈子,我今生追求无上大道,又何需下辈子,倒是你,圣人虽然强大,但你毕竟不是圣人,凭你想要斩杀我,还差的远呢?不过我倒是很有兴趣灭了你,师尊灭你本体和恶尸,今日我便灭了这善尸,这好歹也算是屠圣不是。”

屠圣?六耳的疯狂让人大为震惊,菩提道人虽然只是圣人之尸,但是又岂是那么好屠,那不成六耳有什么依仗不成?倘若六耳真的灭了菩提道人,那准提的废物之名恐怕真就是坐实了,身为圣人,本体与善恶二尸接连被屠,简直就是颜面扫地,惨不忍睹。

听到六耳之言,菩提道人脸色更是大寒,屠圣?这是准提永远的痛,洪荒之中,两次屠圣,被屠的全都是准提,虽然其中一次是恶尸,但也让准提颜面扫地,如今六耳竟然要行第三次屠圣之举,菩提道人听后又岂能平静得下来,唯有杀之,方可以雪今日之耻。

面对菩提道人愈来愈浓烈的杀意,六耳浑然不惧,手握混元一气棍,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锁子黄金甲,脚蹬藕丝步云履,肩披锦云红袍,好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配合一身浑厚战意,单凭气势,便丝毫不逊色于菩提道人,战未始,较量便已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