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惊变

小说: 洪荒之冥河问道 作者: 神仙爱凡尘 更新时间:2017-08-09 04:12:27 字数:2671 阅读进度:339/443

在这诸圣感慨的时候,通天教主却是毅然决然地行动了,只见他突然间周身法力剧烈波动,当达到极致之后,只见通天教主暴喝一声:“斩!”话音一落,只见正在挽救洪荒的天道一阵波动,而通天教主也是口中溢出几滴鲜血,脸色变得苍白了许多。

见到通天教主如此做法,鸿钧以及诸圣都大吃一惊,他们显然都没有料到通天教主竟然会这样做,自斩元神,彻底断开了与天道之间的联系,一下子从圣人变为了混元大罗金仙,只是修为好像降了一些,虽然还是与圣人中期相匹敌的混元中期,但以通天教主现在的状态,恐怕比接引都要落一些。

即便如此,通天教主脸上也没有一丝后悔之色,反而露出了轻松的神情,当脱下身上的枷锁,通天教主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只见他身上银光一闪,周身气息瞬间又恢复了许多,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那正是通天教主吸收了从冥河那得到的混沌本源以弥补自身的损伤。

鸿钧看到通天教主身上闪过的银光,也许其他圣人没有在意,但是鸿钧却不一样,毕竟他是混沌魔神残魂转世,对于混沌本源的气息再熟悉不过,通天教主没有去过混沌,那这混沌本源显然是从冥河那得到的,看来冥河确实在混沌中发现了一些秘密。

对于混沌,鸿钧也不是很了解,虽然他是混沌魔神残魂转世,但是所继承的记忆实在有限,而且他所了解的混沌那也是盘古开天以前的混沌,至于现在的混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鸿钧也不知道,但从冥河去了一趟混沌便收获了诸多好处来看,鸿钧对混沌中的秘密也起了很大的兴趣。

老子和元始天尊看着通天教主竟然就这样脱离了天道,放弃了圣人身份,心中也是颇为震惊,从通天教主的神情来看,这好像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准备,而虽然不知道通天教主吸收了什么弥补了部分损伤,但十有八九与冥河有关,这恐怕便是通天教主与冥河的交易。

可是如今即便猜到了这点,也是无用了,通天教主毫不犹豫地舍弃了圣人之尊,从此逍遥于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了拘束,这便是有舍才有得,老子和元始天尊虽然之前也有了这样的想法,但是却无法这样做,脱离天道可不是闹着玩的,需要有完全的准备才行。

冥河看着通天教主就这样脱离了天道,也打心底佩服通天教主的决断,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做出了这样的重大决定,其中滋味恐怕只有通天教主自己知道,看诸圣刚才的神色,应该都有了这样的想法,只是真正要做起来,恐怕并不易。

正在冥河感慨的时候,突然间,他脸色大变,转头看向血海方向,眼神之中顿时露出了凶光,但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后土,冥河冷冷地说道:“后土,你真是好算计,竟然敢谋夺我血海本源,是为了复活那死去的十大祖巫吗?”

此时此刻,血海中央,十二杆都天神魔幡迎风摇展,祖巫玄冥手持盘古殿,摆下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大阵一成,便见十二杆都天神魔幡便开始疯狂地汲取着血海核心区域以及巫族血液区域,并且不断地吞噬着血海本源,十二杆都天神魔幡上渐渐凝聚出了十二都天神魔的身形。

不,准确地说,这幡上形成的十二都天神魔也只有后土和玄冥所对应的幡上才是,其他十二杆都天神魔幡上所显现的俱是与逝去十大祖巫一般无二的祖巫之身,后土这是想要借助血海核心区域、巫族血液以及血海本源来重塑十大祖巫的祖巫之身。

冥河这才想起,当初巫妖大战结束之时,后土的恶尸平心来到战场,取走了那有些残缺的十二都天神魔幡,当时他便觉得有些奇怪,但却说不上是哪里奇怪,如今想来,恐怕便是死去的十大祖巫尸体全都离奇消失,当他倒没觉得什么,现在想来,这十大祖巫在时候,他们的尸体与真灵恐怕都融入了十二都天神魔幡中,否则即便汇聚成了十二都天神魔之身,恐怕也无法复活十大祖巫。

面对冥河眼中流露出的凶光,后土却极为平淡地说道:“冥河,当初你以那道鸿蒙紫气从我巫族换走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以及我们十二祖巫各自一滴精血,便是靠吸收血海的力量塑造了十二魔神,虽然我们不知道你意欲何为,但却给我们大哥他们留了一条后路,说起来还真是要谢谢你。”

诸圣看到如此情形,他们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痛快,历来与冥河交手,不管是明里暗里,冥河好似都没有吃过什么亏,如今见冥河在后土手上吃这么大一个亏,他们大有幸灾乐祸之感,尤其是准提,他心里最感舒爽了,谁让冥河坑了他这么多次。

血海之中,孔宣、玄龟等人率领着阿修罗族想要阻止玄冥祖巫的行动,但后土也是做了完全准备而来,后土的善恶二尸率领着刑天、蚩尤等巫族奋力抵抗,虽然孔宣他们有周天星辰大阵以及血海大阵相助,但还是无法阻止十二都天神魔幡汲取血海的血液与本源。

准提看着血海的僵持局面,更是出言调笑冥河:“冥河,千算万算,不如天算,你在算计别人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也被人算计吧!哈哈··自己的老巢都被人给端了,哈哈··”冥河吃瘪,准提自然开心,他恨不得整个血海都被吸干才好呢!

面对准提的调笑,冥河眼神扫了一眼准提,目光阴寒森冷,准提的笑声也戛然而止,面对着冥河恐怖的目光,准提甚至感受到了死亡的感觉,看着冥河数千丈的魔神真身,准提心中恐惧丛生,整个人也不由地退后了许多,直到回到接引身边,他才心里有了一点安全感。

冥河冷哼一声,便不再看着准提,转而看向了后土,目光之中闪过一丝自嘲之色,他还是不够心狠,后土三番两次算计于他,冥河都顾忌地府以及她是女流之身而忍下暂未动手,准备日后再来清算,没想到却让后土一次比一次猖狂。

后土如此淡然镇定,自然也是看清了目前的局势,乾坤道人吞噬洪荒本源,而红莲道人和沐森护卫在其左右,不知在防范着什么,即便血海出事,二人也未有任何动静,他们二人显然不会返回血海,而冥河在全力吞噬毁灭之气,暂时也没有动身返回血海的想法。

六耳倒是向返回血海,但后土拦住去路,冥河也没有提六耳拖住后土的意思,不知冥河到底是何意思?除此之外,还有诸圣环视左右,通天教主虽有相帮冥河之意,但现在恐怕也是有点力不从心了,旁边更有一个鸿钧在那,如此复杂的局面,冥河根本无法脱身。

看着后土脸上露出对兄长重生的一丝期待和得意,冥河却冷冷地说道:“万事万物,有因必有果,今日种下的因,他日必有果,多大的因,便要多大的果来偿还,后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虽然这次我棋差一招,不过马上我就会补回来了,希望等会你还能高兴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