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小爷我现在告诉你

小说: 凰女之海棠无香 作者: 绿萤星星 更新时间:2019-08-13 10:11:32 字数:2488 阅读进度:389/398

初霂自从成了玄修后,火狐便教给了初霂传音之法,不过初霂用的是玄力传音,玄力与灵力区别相当大,而且传音和感知的距离也只能在很近的范围。

因为从武修化作玄修的缘故,初霂手上本因习武而出的少许茧子也都消退下,变得光滑柔嫩。

见初霂问起来话来,火狐兴致大起:“哟,初霂姑娘,这么明显的事情,你就没想到呢?嘛,不过没关系,小爷我现在就告诉你。”

初霂:“……”

“雪圣国不是有那什么神物碎片吗?我听说了,那个神物碎片保国之安宁,所以才会导致七大国从未出现过造反和亡国的现象,不像那些小国,动荡的甚至几年就换一个君主,”火狐摆手,“所以女主人可是自称是雪圣国的太女,若身份有假,跑进雪圣国被神物庇佑的土地里不是找死吗?”

“只要进入雪圣国,女主人自然就自证了身份,东方皓雪只能下台喽。”火狐得意传音着。

初霂:“……”

“初霂姑娘,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想到这一层?开始对小爷我刮目相看了?”

初霂:“……”

初霂抚了抚额头,她当是什么呢,居然是这种笨蛋问题,也是,她一开始就不应该觉得火狐这个脑袋能出现什么有用的问题来。

“你也说了,只有威胁到皇位的时候才会有用,”初霂叹息着摇头传音道,“一国太女并不代表就是一国皇帝,即便是主子进入了雪圣国内,雪圣皇室也并不会因此而认可主子,因为只要主子的最终目标并非是成为雪圣国的皇帝,而是另有其他,不打扰到雪圣国皇室的血脉传承,神物便不会对主子做什么,因此仅仅只是进入雪圣国内,并代表主子的血统。”

火狐目瞪口呆着,他只知道这个神物能让别有心思的人死得很惨,却没想到却有这样的局限性。

敢情我自称我是天王老子,可只要本心不想当皇帝就行了?

神物本就是阵法有野心也和威胁的人,既然真的无心,那也只能算是一个玩笑。

十数日后,由于连续的大雨导致东方梓棠一行人将要途径之处发起了洪水,东方梓棠一行人也不得不停驻在一家客栈之内。

因为雪圣国太女出行,入住的客栈被清场包下,平日里热闹非凡的客栈内,现在只剩下冷冷清清,客栈的小二坐在窗台前,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难得的清闲日啊……客栈内的小二和厨师们都这样想着。

远处,一白衣身影孤立在城墙之上,他带着白色的面具,双眼锐利地看向那家雪圣国太女暂居的客栈。

与此同时,东方梓棠翻着书页的动作一顿,她伸了伸手指,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全身而蔓延开。

“来了。”

正在打着麻将的一众灵修们脑内同时出现了东方梓棠清淡的声音,他们动作一停,相互望了一眼,之后却又继续打牌、摸牌。

“四万。”

“四条。”

“四筒。”

“嗯?你们怎么都打四呢?”

突然,客栈震动,天花板塌陷,小二和后厨尖叫着跑出了客栈。从塌陷的洞口处看去,正上方嚣张地站立着数人。

“因为你们都要死了啊——!”其中一个穿着橙红色衣裳的女子狰狞笑道。

她背着大锤,脸上化着阴暗的妆,身体在颤栗着,但那并不是因为害怕,反而像……兴奋。

“来者何人?!”立即,伊兰便拿出了武器,对着向他们。

“取你狗命之人!”

大锤捶下!客栈再次动荡,烟雾肆意。只是,却没有橙红色衣裳女子预料之中的塌陷。

“哦?没想到你这瘦骨头,居然能接住老娘一招。”

是伊兰,他接往了橙红色女子的大锤。

下一瞬间,所有人都打斗成了一团。戴着面具的白衣男子看着眼前那名长得略为妖艳可却浑身肌肉的男子,他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是黑市的人,且还是黑市那位背后的主子所重用的人。

“不知阁下可能让让?以阁下的实力,并不是我的对手。”白衣男子声音虽然高傲,却也有着几分忌惮。

“小爷不是你的对手?别开玩笑了,今日小爷站在这儿,就不可能让开!”火狐一边挠着耳朵,一边嗤笑着道。

白衣男子心中愤怒,他乃是这次作战的队长,也是这次对战中实力最为高强之人,却没想到如今居然被一小小的灵果期巅峰的火狐拦在这里,倒不是因为他忌惮于火狐,而是因为他忌惮于黑市。

雪圣国突然对他们联盟发来委托,可众所周知,上一次接了委托的家族曾经出兵试探过东方梓棠一行人并对东方梓棠一行人下了“弱”的评价。明明就像是到口的肉,所有的联盟、家族都认为那个联盟简直是走了狗屎运的时候,他们却拒绝了雪圣国的委托?

他们联盟接下雪圣国的委托前并没有考虑到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种情况,毕竟这到嘴的肉就这么被放走,难不成那个联盟是傻子?可是即便知道其中可能有所反常,他们联盟还是没有经受住雪圣国发布的委托奖励的诱惑,接了下来。

难不成之前那个联盟放弃这“雪圣国假太女”这块肉,是因为黑市的缘故?的确……如果黑市态度真的强硬要保下雪圣国的这位东方梓棠,即便是数个联盟加起来也不足以承担黑市的怒火,黑市的功法就和雪圣国的功法一样,有着其他灵修所可望不可即的强度,足以让他们越级而战。

“我自是不敢小瞧阁下,以阁下的实力,相信连灵湖期三阶的高手也只能和阁下打个平手,可我不一定,我是灵湖期巅峰……”

白衣男子话还没说完,火狐便直接拿出了大刀朝着白衣男子甩去,白衣男子反应稍慢了点,被火狐的大刀撞破了他脸上的面具,甚至割破了他的皮肤。

鲜血从白衣男子的脸上流下,余下的面具上染上了他的鲜血。

“你……你竟敢弄伤我的脸?!”白衣男子乃是他们联盟内数百年来最强的举世天才,自幼便被人捧在手心之上,即便是他们一族的族长也将他当成亲孙子来爱护,处处以他为荣。

他有着如此天赋,还长着一张能让女人们为他神魂颠倒的脸,因此无数的灵修家族都争着要将女儿送来给他,那些女人们不求名分,只求能生下他的孩子,所以他也一直以为自己乃是这天下间最天骄的存在,上天给他的这张脸定也是和他的天赋一样,无人能及。

可他的脸,他最宝贵的脸……竟然被人用刀砍伤了?!白衣男子立即想用灵力修复脸上受伤的容貌,可却毫无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