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主动后退

小说: 皇宋锦绣 作者: 十年残梦 更新时间:2017-08-12 20:41:54 字数:3504 阅读进度:263/399

一个小小的苗家庄,居然给精锐的部队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云翼军也倒罢了,这不过是二流禁军而已,这些家丁,是从数十个家庭之中,集中过来,基本上都是将门,或者豪门大户。

北宋将门,圈养士兵,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只要不大肆的囤积军备,比如说,强弓劲弩这样的,远程杀伤的武器,再或者是步人甲这样重步兵武器,其实多一些家丁,没什么。

高门大户,不说家庭,各支旁系,就有几千人,将门的传统,又以培养为主,能够走出来的,都是强者。

这样的6000人的部队,加上他调过去的8000禁军装备,可以说,整个北宋,没有任何一个力量,在同样人数的前提下,或者是稍稍多一点,根本就无法击败他们,甚至一定程度下,编练一部分的禁军或者厢军,就能够迅速扩大。

这一只,本身是为了增加韦贵势力,为的是防止孙吉带着赵昕逃跑的力量,在苗家庄面前折戟长沙,累积损失6000人,这是不能接受的,甚至精锐的家丁队伍,也损失了差不多3000。

这等于是一半,对于王德用来说,他也有些难以交代的,这些可是精锐,损失十分之一,已经是伤筋动骨了,更别说是一半。

为什么会这样,凭空多出来的堡垒,居然有这么强悍防御,还有那些特别的弓手,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些都是疑问。

可是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既然连王咸松都主动的上书询问,他不知道兵贵神速么,王咸松也是王家派往保州的人员之中,唯一知道这一战的目的的,他的目的就是一个不足4岁的孩子。

其他都可以舍弃,唯独这一点,必须要拿下。

王德用明确指示过王咸松,他们最多只有1个月的时间,现在宁愿耽误时间来寻求指导,潜在的意思就是,他们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已经无法取得胜利了。

1.3万人的攻城,损失惨重,在弄不清楚这个堡垒的可怕之处的前提下,剩下的七八千人,又怎么打,特别是攻城的主力,大量的损失,基本上已经不具备强攻的能力了。

王德用明白这一切,此时,是把抉择的权利交给他了,说实话,身处高位多年,他很清楚,此时此刻,退兵是唯一的选择,甚至大量家丁必须离开,并且清理痕迹,这些都需要时间。

韩琦的动作,比他预料的稍稍快一点,可能一周之内,就可以抵达保州,周围兵力也部署到位了,就算他强行命令进攻,也只有不足三四天的功夫,用三四天攻下这么一个难以想象的堡垒,这是不可能。

这不是王德用第一次做放弃的决定,却让他异常难受,一个小小的三岁小儿,一个并不放在他眼里的带御器械。

孙吉的身份,在普通的士兵,甚至是大宋底层军官之中是比较高的,可是大头兵就是大头兵,他的身份,远不如同级别的带兵将领,现在的级别也升到顶了,除非他愿意下放,从基层重新带兵,然后通过军功升上来。

作为也一个在北宋军中,做到了顶峰,几乎是军方排名前几位的大佬,并不怎么把孙吉放在眼里。

可是正是这个小小的大头兵,居然让他吃下了这么大亏,造反需要付出代价,损失的数千家丁也是同样,甚至还有一些屁股要擦。

果断王德用迅速的做出决定,命令所有王家体系,还有非云翼军体系的,立刻撤出,而且韦贵需要继续的燃烧战火,苗家庄既然打不下来,那就不打了,可是周围,必须让他把声威打下去。

韩琦的平叛军队还在陆上的,王德用的命令也还在路上,相对而言,王德用的速度要快很多,因为是飞鸽传书。

在棱堡之中,却平静了许多,下面的叛军不再攻击,这本就在赵信和孙吉的预料之中,放孙吉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没办法攻击,一下子主力损失了接近一半,还没有探出这里的底子的,怎么打。

对于棱堡的可怕,有了更深的认识,如果,把棱堡小型化,缩小到现在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驻扎三百五百的士兵,就算来上几万人,几十万人,又怎么能够攻占这一个棱堡。

就算拿下外侧城墙和棱堡上面,都非常的困难,内部就更别说了,在这一战之中,内部知识浅尝即止,可是独特的布置,陷阱,还有灵活多变的调动方法,只要进来士兵,分分割在不同的房间之中,他们可以利用众多的方法,进行歼灭,500人可以当5000人来用,这样的城防,根本就不是短时间能够攻占的,在断绝了后援的前提下,被隔绝在棱堡之中的士兵,就变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再加上树炮这样的大杀伤武器,简直是噩梦的。,

说实话,如果之前有人告诉他,借助着一个城市,一千人可以抵挡住上万人的攻击,他肯定以为是天方夜谭,或者干脆就是农民军,毫无战法,毫无攻城设备。

可苗家庄做到了,他已经尽量高估了棱堡的防御强度,可是实际上,面对着棱堡的强大,他还是低估了,这个棱堡,不但不会是类似于寨子那样的小点,反而会成为区域最强的防御重点,就算只有三五百人,就算是被敌人大军围困,也会成为区域防御的最强支点。

说句不客气的话,棱堡可能会被攻占,可是攻占他的代价,恐怕是10倍,甚至20倍的伤亡,这样的伤亡,别说是一个小小的西夏,就算是辽国,也承受不了。

实际上,孙吉还是有些小看了棱堡,这个在欧洲,几百年的时间之中,被攻占下来机会,少之又少的防御,还经过了赵信的改造,把一些巷战和地道战的理论,应用于棱堡之中。

守卫者可以随机应变的,变幻内部的一些通道,分割和阻击敌人,这可就丰富了防线,甚至一些独特的布置,可以大规模的杀伤敌人,面对着强悍的,无孔不入防线,这个时代的军队,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更别说攻占了。

棱堡也从这一战之中开始崛起,用真实的,血粼粼的战例,证明了他的可怕,而经过了论证和研究之后,也成为北宋最强悍的防御性武器。

之前,北宋的防御强大,却不是让人绝望的,可是有了棱堡之后,真的是绝望的,一个储备了足够的粮草后勤物资的棱堡,哪怕只有800人,却抵挡住20万大军的攻击,最终,一年之后,20万大军损失4万,棱堡丝毫无损,依然掌控在北宋的手中,为北宋的军队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这样的战例,如同天方夜谭一般。

飞鸽传书,比起行军来说,还是快了很多,在韩琦带领大军,刚刚出了的大名府一天的时候,信件就传送到了王咸松的手中,哪怕早有准备,可是真正看到了盖了专门的秘印,属于是王德用命令信件,他还是叹息一声。

结束了,用了几个月的功夫,调用了大量的物资,人力物力,甚至蒙受了巨大损失的这一战,最终是以失败而告终。

同之前的负责人一样,王咸松接下来的命运也结束了,这么大的责任,总要有人来承担,而王咸松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王咸松还有最后一班岗,王德用说的非常清楚,韩琦已经带领着大军出发了,哪怕有韦贵顶在前面,他们也必须把王家参与其中线索,全部斩断。

这并不困难,这是叛乱啊,处理掉一些人,再经过一定的混淆,比如抓壮丁的方法,家丁们虽然实力出众,却都相当的低调,除了一些必须要接触的人,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

唯一必须要考虑的,就是可能被苗家庄俘虏的那些,不过,口说无凭的前提下,想要指望这个来威胁到的王家,那是不可能,挑选的时候,要么是忠心耿耿的,要么是没有什么线索的,就算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王咸松诉说了他们的要求,韦贵也明白,一直以来等待最差结局终于到了,对方明显是撇清关系,而他将会承担最后的后果,这虽然是之前说好的,却多多少少有些不甘心。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军营开始缩水,一部分被俘虏的青壮,被命令穿上铠甲,成为叛军的一员,当家丁们都撤退完毕之后,一天夜间,叛军撤退了。

看着本身热闹的苗家庄,变成了一片空城,孙吉甚至去检查了一遍,毫无人迹,很显然,对方已经放弃了。

苗家庄就这么的保住了,可是保州兵变,还没有彻底结束,无论是孙吉,还是赵信,都判断,保州兵变,在之后会上升一个级别,原来只是在保州城和苗家庄附近,现在会向外扩张,韦贵会展现出最疯狂的一面,同时遮掩住王家参与其中的线索。

那么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就放在了他们的面前,那就是,这些俘虏怎么办,不得不说,这些俘虏会是攻击王家的一个手段,可是王德用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么,他们不会想办法,而且要弄清楚他们这些人,从他们的口中审讯出什么,那就很难了,既然解决不了,那就不去解决,赵信索性放弃,等待着平叛大军的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