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谢谢你

小说: 霍少的契约甜妻 作者: 言梧晴 更新时间:2019-06-26 02:58:10 字数:2208 阅读进度:66/185

好像什么悲伤的事情在韩知宸的眼中都可以变的淡然,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许晚心中的惆怅冲淡了难过。

许晚怔愣了片刻,然后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韩知宸故作惊讶道:“什么?”

她扭头看向他的时候,表情已经恢复如常,道:“我说谢谢你,将一场灾难都能说的这么美好。”

许晚的语气中是淡淡的笑意,似乎在他的开导下释怀了很多。

两人走到车前,韩知宸道:“我送你回去。”

她看了看周围没有出租车便点头答应了,在韩知宸的车上,许晚看见了放在车上一个摇着脑袋的狗狗玩偶,小小的,十分破旧,被韩知宸放在挡风玻璃下面。

这样的小玩具现在已经不常见了,而且出现在这样一辆车中显然是有些格格不入,看起来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但许晚觉得看起来有些眼熟。

韩知宸侧目看见了她的目光落在了这一只陶瓷小狗狗,解释说:“这是我妈在世的时候买给我的,她说我爸也有一只。”

她了然的点了点头。

很快,车子驶进了别墅区,在许晚的指引下,韩知宸开着车子到了霍宅门口。

霍宅的门口的灯向来是不会关的,许晚解开安全带下车的时候没有看到韩知宸面上阴鸷的笑容,看着霍宅大门若有所思。

“谢谢,”刚刚说完,许晚像是想起了道:“今天说好请你吃饭的”

她方才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中,直到走出了餐厅也没有发觉自己没有去付钱,韩知宸摇头带着狡黠的笑说:“那你就要请我吃两次饭了,我记得。”

许晚觉得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头,“好,路上注意安全。”

韩知宸离开后,许晚在原地看着他的车子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中才转身往院子里走去。刚刚转身就看见了院子小路尽头的宅子门口站着霍斯年。

霍斯年倚在门口,冷着脸看着缓步走进来的许晚。等到她刚刚走近,他就关上了屋子门,双手抱在胸口冷声说:“谁?”

他问的是刚刚送她回来的是谁,许晚却无视他般从他侧面去打开房门。霍斯年拉住她的手腕阻止说:“我再问一遍是谁。”

话语中的冷意丝毫没有在许晚的心中引起片刻的波澜,她抬眸对上他带着薄怒的眼眸,“让我进去。”

刚刚说完,屋子就传来了霍老太太的声音,“斯年,是晚晚回来了吗?”

霍斯年没有说话,许晚应了一声。

“快进来,在外面做什么?”

霍老太太的呼唤声让他不得不放她进去,许晚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推门进了屋子里。

霍斯年跟在她的身后走进了屋子,霍老太太似乎责怪的看了一眼他,然后拉着许晚手坐在了沙发上说:“好点了吗?头还疼吗?昨晚斯年照顾了你一晚上,所以没有去接你回来。”

这是在帮着他说话。

许晚点头说:“好很多了,谢谢奶奶关心。”

霍老太太笑着说:“你这孩子,客气什么,我关心我孙女不是为了一句谢谢。”

她的心中有些感动,但看到霍斯年冷冷的眼神心头的感动被他一下子就破坏了。

直到霍老太太放开许晚让她上楼,霍斯年才拉过许晚的手臂就往楼上走。她看着两个这样以为是在打情骂俏,乐呵呵道:“斯年你对晚晚温柔些,她才恢复过来。”

霍斯年淡淡的嗯了一声,许晚听出了她话语中的意思,连挣扎都不挣扎了,红着脸只想快点离开霍老太太的视线。

一回到房间中霍斯年就将门紧紧关上,然后把许晚压在门上,纠结着刚刚在门口的问题。

“送你回来的是谁?”

许晚蹙眉,觉得这个人实在是不会看人脸色,自己显然不想告诉他了,他还这么逼问自己。

“跟霍总有关系么?”

她直视他的双眼,跟他眼中的凛然不差多少。

霍斯年闻声,不自觉的眯了眼睛,许晚却从这样的动作中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慢慢凑近了她,“你想跟我有关系么?”

许晚别过脸,在他的嘴唇快要挨着自己的嘴唇时,她与他的唇一擦而过。

面上的厌恶和抗拒显而易见,偏偏她还说:“丝毫不想。”

这样的举动实在是惹恼了霍斯年,他伸手将她的头扳正,一言不发的就凑了上去吻上了她的嘴唇。

带着倔强的抗拒,许晚狠狠的在他侵入自己领地的舌头咬了一口。但是又怕自己用力太大,最后一下竟在他的舌上辗转了一秒钟。

这一下让原本就愤怒想要占有她的霍斯年难以把吃的住,他松她开,然后在许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霍斯年你不要胡来。”

她将他这一切的举动都当做胡来,霍斯年不满,然后欺身压在了她的身上,靠近她的耳边,“你不要胡来。”

言语柔软,许晚却知道他是在警告自己不要胡来,不要跟别的男人胡来。

她推搡着他,却没有力气将现在的霍斯年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

十分钟后,等到许晚气喘吁吁的时候,他忽然从她的身上下来,面上带着嫌恶的表情,如同刚刚她在门口拒绝他的亲热一样,拉过被子盖在身上然后背对着她睡了。

许晚庆幸他停止了自己的动作,起身去了洗浴室。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肩上在霍斯年嘴唇辗转留恋处都留下了不深不浅的印记,她轻轻的叹了声气,然后去打开了热水。

霍斯年听着厕所里传来的叹气声,接着就是洗澡的水声,心中猛的抽搐了一下,不痛不痒,只是让他觉得有些难受。

两人各怀心思的一夜过去后,许晚发现霍斯年连着两天晚上都不在卧室里睡觉,她去书房看过,少发上是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据她所知,现在霍氏是淡季,虽然不至于清闲,但是也不会这么忙碌。

那就是故意躲着自己了。

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许晚吃了一惊,心道霍斯年不会为了故意躲着自己而去书房睡,他应该是不想见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