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许晚消失

小说: 霍少的契约甜妻 作者: 言梧晴 更新时间:2019-07-11 01:38:20 字数:2158 阅读进度:175/185

而看着林子颜呆愣的表情开始变得凶狠,丛伽立马上前说:“没事,霍斯年他可能有什么急事。”

林子颜显然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理解刚刚霍斯年的行为,咬牙道:“都是许晚,走都走了还不让我安生!”

丛伽就算讨厌许晚也知道这件事情跟许晚没有什么关系,可是看着她这幅样子显然是又要控制不住情绪,便马上让人把‘糖果’拿出来。

这一次林子颜却没有乖乖的吃下去,她直接打掉了佣人手中的东西说:“你想害我?!”

说完就要伸手去掐佣人的脖子,佣人显然是不敢还手,只是躲了一下就让林子颜扑了个空。

她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一边的丛伽赶紧上前去扶起她说:“颜颜别闹了!”

即使知道她有病,但是这样的行为多了丛伽也会不耐烦。

林子颜闻声忽然大哭了起来,情绪的多变显然是病情加重的嫌疑。丛伽半是心疼半是不耐,让人重新拿了药过来塞进了她的嘴里。

霍老太太最近发现了霍斯年的异常,他总是会走神,心不在焉的时候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听不到。

刚开始还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直到后来她发觉霍斯年每每走神时都是在自己提到许氏才会回神,心中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不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许氏的事情,还是因为许晚的缘故。

“林家千金最近没有找你?”

霍老太太在吃晚饭的时候问霍斯年,试图通过这件事情来证实自己的猜想。

霍斯年想到林子颜,上次丛林家里开后,她确实没有像以往那样如同狗皮膏药一样贴着自己了。

他摇摇头没有说话,并不怎么想提起林子颜。

霍老太太怕这样下去霍斯年憋出病来,便说:“你要是想跟她过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奶奶不逼你。”

这只是权宜之计,哪知道霍斯年似乎是不领情,皱眉说:“您别提她了。”

她便不提了。

但许晚像是失踪了一般,不管霍斯年是走正道还是旁门左道,连许晚一点点的影子都找不到。

一年后。

许晚从梦中惊醒,梦里是霍斯年愤怒在自己身上索取,转而又变成了他搂着林子颜双双嘲笑自己拯救不了许氏的场景。

她大口的喘着粗气想要平复下来,等到缓过来一点却听到了卧室里一角传来的婴儿哭声。

而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

许晚起身披了衣服,给周熠请来的保姆开了门。

她身子弱,没有多少奶水,再加上她这一年来上课准备考斯坦福大学的ba,实在是没有精力带孩子。

保姆也是华人,她将孩子抱起后说:“小姐你睡觉吧,等宝宝睡着了我就把他送回来。”

这两个月来都是这样,许晚也放心,她点点头躺回了床上。

可是躺会床上后她就再也睡不着了。

许诺是三个月前出生的,出生那天正好是白璇传来霍氏集团可能要易主的消息。

她没有心思关心,更何况是霍斯年的事情,她更不会去想。

只是听说了霍斯年是为了找自己才忽略了工作上的事情被人钻了空子,她便多听了几句。除去对霍老太太知道这件事情会有多生气而感到担心,其余的便是她对这件事情的嘲讽。

霍斯年可能会找她,不会是因为什么好事情,大抵是他一些无聊的挖苦话找不到人说罢了。会为了找自己顾不上霍氏集团的事情?

这对于许晚来说,是一个笑话。

周熠就在他隔壁房间,从一年前到了这个陌生的国度,他都对自己多加照顾,生了许诺后他更是对自己贴心的照顾。

只是他从来么有越过两人之间的那条线,这让许晚甚至以为以往周熠的那些话都是错觉。不过如今也好,她出了在生活上以自身的优势对她同样的照顾,实在是没有可以回报他的东西。

她的脑袋太乱了,这一年来她也不单单是为了考ba做准备,还想要让许氏在这里也有一个落脚点,这样的想法半年前就产生了。只是现在差的还很多,她一边还跟着周熠介绍的商界精英学习,在国外的私企中工作。

收获良多,也渐渐看到了在自己领导下的许氏的弊端。

只是现在她远在异国他乡,单单靠现如今许氏的能力和自己远程操控做大改不现实。

除去这些,还有隐隐约约霍斯年的事情在脑子里盘旋着是中飞不出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许晚才闭上了眼睛。没等睡熟,枕边的脑中就响了起来。

小孩子向来是白天睡夜里吵,所以小诺诺在摇篮里睡得香甜没有被脑中吵醒。许晚起床收拾完毕,跟往常一样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吻跟周熠一起出了门。

这栋房子是周熠父母留在国外的,周熠从小就出息,没有让家里人过多的担心就一个人在国外给自己的医学文凭镀了金,学历高能力强,他到哪里都不用担心失业的问题。

他现在所在医院就是上一次来进修的医院,因为能力出众还被邀请留在这里。

可当初他因为许晚的事情回了国,现在再次去医院,他连面试都没有直接进了科室中。

许晚在大楼下了楼,周熠道:“晚上我来接你。”

她点头道:“今天没有手术吗?”

他道:“恩,晚上带你去吃饭。”

许晚闻声想到许诺,刚要说话,周熠又道:“一起带上。”

她还是有些为难说:“会不会有些不方便?还是不带了吧。”

周熠闻言愣了愣,随即面上的笑意更浓了。

一边有人用蹩脚的中文叫了一声许晚的名字,许晚扭头,是公司管理部门和许晚关系还不错的同事。

“nancy,”许晚笑着打招呼说:“yourandariiter。”

她的发音十分标准,还带着一些些地道的伦敦口音。

刚来这里的时候,许晚流利的跟周熠介绍给她的商界精英用专业术语对话的时候他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