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鬼之国

小说: 火影之恶魔法则 作者: 很龙很傲天 更新时间:2017-08-24 21:53:47 字数:2583 阅读进度:419/621

“让那么多士兵和武士都束手无策的魔物……”

“竟然一下子就被解决掉了,真不愧是被誉为传说的忍者。”

看见羽光凭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霸气就直接震碎了所有不死军团的魔物士兵,望着眼前踏入大殿之中朝着自己走来的俊秀青年,端坐在帘子后面的鬼之国巫女紫苑心中早已经掀起了千重骇浪,但是一张精致俏脸上却只能强作镇定。

终于,羽踏过漫长的大殿站在了她的面前,两人之间仅仅只相隔着一道帘子,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浩瀚气势,紫苑只感觉此时此刻站在眼前帘子外面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随时都能够吞天噬地的洪荒巨兽,不由自主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好了,为了节省大家的时间,这些无聊的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

隔着帘子凝视眼前端庄静坐的巫女紫苑,羽琥珀深邃的眼眸仿佛看穿了她心里的任何想法,“那个叫作魍魉的东西,还有这些所谓的不死军团,在你们眼里或许是不可战胜的怪物,但是在真正站在这个世界之巅的人眼里,只不过是一群可笑的土鸡瓦狗罢了。”

“倒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魍魉会杀死你?”

说到这里,羽的嘴角轻轻勾起,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自己眼前的这个鬼之国漂亮巫女,“如你所见的那样,这些不死军团的魔物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封印它肉体的祠堂,它们的目的我想你也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吧?”

“担心?担心就有用吗?”

“如果命运真是如此,我的反抗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感觉到羽的目光仿佛看透了自己的内心,紫苑心中暗凛,嘴上却有些不服输的说道:“魍魉那个怪物,不正是身为巫女的我所存在的意义吗?我会向我的妈妈弥勒那样,再次把危害忍界的魍魉封印起来的!”

“还真是一个嘴硬而又任性的巫女……”

看见眼前巫女紫苑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羽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旋即嘴角微微一扬,“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为什么我可以这么清晰的感觉到你心中的那份恐惧呢?”

“恐惧?我怎么可能不恐惧……”

似乎是被羽的目光和话语挑动,只看见紫苑的俏脸上透出一丝自嘲,“凭什么我就要接受这样的命运,凭什么我就要前去封印魍魉,它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就是因为我是新的巫女,就是因为这是我的使命吗?”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从一出生开始我就生活在这个没用丝毫人情味的宫殿里,每次出去,总是有着大量的护卫在一旁保护着我,又间接的监视着我。”

“因为害怕我从出生就有的预言能力,他们虽然在保护着我,可总是离我离的很远,就害怕哪一天我看到了他们的死亡,所以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孤独度过的。”

“你说,既然上天已经这样对待我,为什么还要让我当守护者,去封印那个可怕的怪物。你说,你说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凭什么就要那样去做,凭什么就不能够恐惧和害怕!”

这些话似乎从来都没有机会向别人倾诉,今天终于有机会隔着一张帘子跟羽发泄出来,说到最后,一直以来压抑在心底的酸楚涌上心头,迷蒙的水雾不由得模糊了紫苑漂亮的紫色大眼睛。

“你该不会是哭了吧?”

见闻色霸气感受到眼前巫女紫苑内心强烈的情绪波动,羽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一见面就弄哭了人家小女孩,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拨开面前的帘子把手帕递了进去,“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但是如果你不想做这个巫女的话,你完全可以选择不做吧?”

的确,封印魍魉那样的怪物,要把这样的重担交托给一个像紫苑这样花季的少女,在羽看来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谢……谢谢……”

看见站在帘子外面的羽递了手帕进来,有些泪眼婆娑的紫苑下意识说了一声谢谢,借这个机会却看清楚了羽的样子,不由得整个人愣了一下。

和整个忍界绝大多数人一样,她没有想到一直以来被传颂成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忍者的绯苍之羽,本人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俊秀翩翩卓尔不凡的年轻人。

终于反应过来之后,一张精致白皙的俏脸微微泛红,随即嘴上无奈说道:“不做?你看到外面那些护卫了吗?他们凭什么守护我,就是因为我是鬼之国神圣高贵的巫女!在整个鬼之国看来,我存在的价值就是守护整个鬼之国,如果我说不做,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吗?”

“还为别人着想,说明你的内心还是想守护鬼之国的,之所以怨恨,是因为对这些人把你的牺牲当成是理所当然而感到不满吧?”

听了紫苑的话,羽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如果真的讨厌巫女这个身份的话,以紫苑傲娇任性的性格估计早就把整个鬼之国的宫殿闹得天翻地覆了,既然她接受了,那就说明在她心里面还是想像自己的母亲弥勒一样好好保护自己的子民的。

“你知道吗?我的妈妈弥勒就是在封印魍魉之后死掉的……”

不想再继续这个对现在的她来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话题,紫苑低声说着,下意识蜷缩起来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所以你在害怕……害怕自己这一次也会死去?”

看见显得有些沮丧的紫苑,羽明白了她的心思,年纪也就和雏田一样大的女孩,怎么可能会不怕死呢?

况且要对付的还是像魍魉那样听上去就让所有人害怕的怪物,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她的害怕,反而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应该如同她的母亲弥勒当年一样,勇敢的站出来,主动接下这个艰巨的任务。

“所以,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胆小,特别怕死,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巫女,根本就不值得我的子民信任……”

说到这里,紫苑不由自主双手抱着膝盖,把脸深深的埋在了双腿之间,浅黄色的长发扑散开来,仿佛要遮掩住自己此时的窘态。

“其实我在几天前就已经感应到了魍魉出现的气息,可是我却什么都没有做,一直偷偷的躲在这儿,偷偷的害怕,偷偷的哭泣,有时候还会从噩梦之中惊醒……”

月光转过朱阁照进宫殿,本就清冷的大殿此刻显得更加冰凉,借着迷茫的月光看着面前埋头自责而又害怕的女孩,羽不禁心中一阵叹息。

“放心吧,既然我已经来了,就不会袖手旁观的……”

修长的手掌忍不住放在紫苑低下的脑袋上,轻抚着她内心的自责与悲伤,羽轻声给出了承诺,“我可以答应你,一定会帮你解决掉魍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