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败血剑法(下)

小说: 江湖博 作者: 萧梨花 更新时间:2018-04-16 00:12:23 字数:4355 阅读进度:1356/1515

“噌”一道拉长撕裂的惊响,刀剑双刃捉对相杀,“魔灵结界”阵中霎时震天威迫,仿佛地动山摇般久久不息。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额啊”连阵外的古兴康等鸣剑山庄弟子,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强威,在外面大声挣脱叫喊,甚至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

而在阵中,寒芒梭使的一刻,似乎已然胜负……

“啊!”突然,“灵王”孙云大喊一声,似乎是受到强烈的创击,连人带刀被震飞数十步遥,倒在地上久久未起。

而花叶寒这边施完剑术,并没有乘胜追击倒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只见刚刚施展完“败血剑法”,花叶寒仿佛身体重创一般,站在原地吐了口鲜血,整个人更是垂身抚体,半天没有缓和过来。

“原来如此,这招禁忌剑术,对施术者来说,承受着相当大的风险啊……”灵王孙云看在眼里,缓缓爬起冷冷说道,“这么看来,花庄主为了打败本王,连性命都可以不顾……”

“咳咳……咳咳……”花叶寒在对面一边抵剑,一边阵阵咳嗽,似乎刚才施展的剑术,身体上的负担有些吃不消。

“花庄主”古兴康等阵外弟子,看着阵中花叶寒强行御使禁忌剑法,以致身体负担十分沉重,都不由在外揪心重重。

“败血剑法”一旦使出,施术者便无法停止,只见花叶寒手中用鲜血“浇灌”的宝剑,血滴不断向下垂落,花叶寒的手掌更已是满目殷红,看来这招剑法的延续,需要施术者的鲜血来维持。

“已经撑不住了吧,以花庄主现在的身体……”灵王孙云站起身来,看着花叶寒渗血煎熬的表情,不禁语气冰冷道。

“还没完呢……咳咳……”花叶寒咳嗽一声,拄着长剑毅然站起,鲜红的右手微微上抬,振振不屈道,“鸣剑山庄的禁忌剑术,可不会这么快就了结孙少主,今天我就是拼上性命,也要和你决战到底!”

花叶寒算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全然御使在“败血剑法”之上,浑身的气魄仿佛斗冲云霄,人随剑影霎时横血飞过,正朝“灵王”孙云而来。

“又来了是吗?”见识到了“败血剑法”的威力,“灵王”孙云心中也渐起阴影,看着花叶寒用生命讴歌的战斗,不顾一切与自己决断,自己不由亢定一声,心想一定要拼尽全力挡下这一击。

血芒双刀再次挺起,红染当下杀伐决断“血月连破”倾巢而出,血月双刀如同俱影横梭般,一道街一道连天开来,仿佛断天之下红影坠落,死亡冲击之刃,断然便朝花叶寒的“败血剑法”而去。

“败血剑法”挥舞震气,灵蹈飞升豁然惊弦,血光冲开一式,刀剑搏力相杀,一刃接一刃定天破杀“斩血剑”呼风碎落而起,花叶寒御剑血影狂飞,人剑合一突冲之势,完全压倒“灵王”之气魄,剑斩横舞断飞而来。

“额啊”灵王孙云感受到了花叶寒强有力的震气,加上“败血剑法”魄力惊威,连自己半空凌跃之下,也无法全然尽挡,只能聚起血芒硬顶而上。

“轰”魔灵结界一声炸响,刀剑横舞聚力冲天,血光霎时将刀影和人影覆盖,结界乱杀之中,废墟顿时轰乱一片。

“啊啊……”就连结界阵外的古兴康等众弟子,也受不住如此狂冲的气势,纷纷向后落倒而去……

良久,“魔灵结界”中血雾暂且消散,“血刀”与“血剑”的厮杀暂时告一段落,却依旧没有看见孙云与花叶寒二人身影。

“呼”然而一阵劲风呼响,“灵王”孙云最先出现,之间他被狂芒威震的剑气冲开,连轻功都没办法御使,连人带刀落倒在地,滚了几圈后停了下来。

“灵王受伤了”古兴康从地上爬起,看到“灵王”孙云的一刻,不由兴奋喊道,因为他以为花叶寒已经赢了。

不过事实却并不如预想,待到飞尘烟雾完全褪去,花叶寒的身影轮廓也渐渐清晰只见花叶寒强抚着身子跪倒在地,渗满鲜血的双手苦苦持剑,面色仓容之下,可见其疲惫虚弱之势。

“咳咳咳咳……”突然严重地咳嗽两声,花叶寒也挺不住伏倒在地,不过并不是被“灵王”孙云的刀法所创,而是被自己“败血剑法”的内力所反噬。

“花庄主!”古兴康看着花叶寒仿佛快要坚持不住,不禁在阵外大声喊道。

但是花叶寒没有回应,这次似乎伤得过重了,半天都没有爬起身来。但好在“灵王”孙云这边也伤的不轻,近乎是昏迷了过去,同样半天没有起身……

“师兄,庄主的身体,到底撑不撑得住?……”外面有些弟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转头问自己的师兄古兴康道。

“你问我,我也不不清楚……”古兴康也表情焦急道,“不过我听说‘败血剑法’之禁术,施术者须得承受相当大的风险,即使能够活下来,身体至少得瘫痪一年……看花庄主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伤得不轻,就算这场决斗真的赢了下来,恐怕也是重伤在身;而且还不知道‘灵王’有没有贯使全力,如果说这样都没有打败‘灵王’的话……”

花叶寒还在苦苦支撑,手上渗出的血也越来越多,几乎将自己整把长剑都给染红,在这样继续下去,别说是身体瘫痪,可能再打下去自己会有失血过多而亡的危险。

而“灵王”孙云这边,却是久久没有醒过来,此时此刻的他,仿佛在内心中挣扎和痛楚……

“可恶,难道我就这样倒下了吗,我心有不甘啊……”灵王的声音在心底挣扎,不由振振说道。

“不,这不是我,我追求的不是这种力量……”然而,内心深处,孙云的良知忽然苏醒,悄然一声说道。

“怎么是你?”面对自己良知的灵魂,“灵王”孙云咬牙震愤道,“你已经被我的意志所埋没,为什么这个时候跑出来?”

“我要……拯救……花庄主……”孙云的良知用悲枯且脆弱的声音喊道,“不能继续再打下去了,为了复仇而不顾一切伤害朋友,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哼,别傻了,没有我,你什么都做不了”灵王孙云继续蛊惑道,“就像自己没办法保护父亲和兄长,没办法保护来运镖局的亲人一样……卜天星说的没错,就是因为你自己背负的东西,愧疚无以面对悲惨的结局,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下场。现在鹃儿和雪音也因你而死,你已经没有亲人和朋友了,你我存在这世上的目的,只有复仇!”

“我的心里……只有复仇……”孙云的良知仿佛有气无力一般,在黑暗中喃喃自语道,“我没有了亲人……我也没有了朋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纯粹力量与黑暗的象征,你就是我,你就是‘灵王’!”灵王孙云继续振振道,“不要再抱有那些无为的幻想,把自己的心灵交付魔血与黑暗,杀了‘明复教’的所有人,杀了阻挡你的所有人,你将会是这个世界的王!”

“不,那不是我,那不是……真正的我……”然而,心底仅存的一丝良知,仍在苦苦挣扎,孙云的善良仿佛黑暗中没有熄灭的那一丝烛光,仍在默默燃烧,只是这道火光实在是太渺小、太孤寂了。

“原来的你能立世,是因为有亲人和朋友在,但你依旧没有能力改变命运……”灵王孙云忽然冷静下来,竟在自己善良的灵魂面前语气平和道,“可现在你的亲人和朋友都不在了,这个世界对你来说,除了仇恨什么也没有……想要报仇靠的是力量,不是幻想,既然逝去的人无法回来,你只能铁下心坚持走这条复仇之路不需要再背负什么命运,也不需要再背负什么人,放下心灵的所有负担,你就是灵王!”

“灵王……灵……王……”孙云的良知不停地在心底默喊,“我明白了,灵王因我而起,灵王因我而落,是我自己选在的这条路,是我自己把内心交予了黑暗……说到底,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无论有没有背负这些或那些,是我自己把自己埋葬了……”

“你没有把自己埋葬,‘灵王’的觉醒对你来说是重生”灵王孙云继续振振道,“和我一样,与我合为一体,放下那些所谓的背负与承担,成为真正的‘灵王’,共同开辟这条复仇之路!”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就是‘灵王’……”孙云的良知仿佛心底跌入无尽的深渊,句句发寒道,“没有了亲人,没有了朋友,我也不需要再背负什么,不需要再承担什么……命运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冰冷的玩笑,是的,我的人生……只为了复仇而活……”

忽而,“灵王”孙云冲自己内心的良知伸出右手,眼神冰冷道:“来,到我这边来,你我合为一体,共同为力量与复仇而活!”

孙云的良知顿时脑海一片空白,渐渐地,自己的右手也朝自己的另一个灵魂伸去……

“魔灵结界”阵中,战斗仍在继续……

“灵王”孙云忽而睁开眼,忍痛从地上站起来,赤金双瞳寒威震慑,孙云似乎已经完全冰冷了自己的内心。

而同一时刻,花叶寒也在对面渐渐爬起,血流不断的他,努力支撑着最后的意志,似要与“灵王”孙云做最后的了断。

“花庄主”看着花叶寒继续站了起来,古兴康等人在阵外既兴奋又紧张喊道。

“还没有……结束呢……呼呼……”花叶寒托着见血的手臂,眼神凝眸道,“我可是鸣剑山庄庄主花叶寒,门派的意志不容许我在这个地方倒下……”

“花庄主还在继续坚持啊……嗯……”灵王孙云想要在语言上压迫对方,可现在自己也是重伤在身,看样子“败血剑法”的威力,让自己吃了不小的苦头。

“你已经快撑不住了吧,灵王……”花叶寒逆境中,依旧露出坚毅的微笑道,“这场决斗的帷幕,我可不会交由你,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呢……”

“哼,最后的胜者一定是本王!”灵王孙云用最后的气魄,振振惊慑一句,赤金双瞳所散发的寒光与杀气,震动了整个结界。

“花庄主,当心啊”古兴康看着“灵王”还有十足的力量,怕是接下来的战局会有不测,不由惊声喊道。

“这回轮到我了……”灵王孙云冷冷一声,血芒再次御手,意图对花叶寒发起下一轮冲击。

“来吧!”花叶寒也是卯足了尽力,厮血狂吼之下,振振说道。

“灵王”孙云突飞箭步,血芒在手破力冲天“荒血之刃”兼“祭血天刀”双招并起,破发神威一道,狂芒冲血断刀劈裂,如有撕天裂地之气势,交杀寒落正朝花叶寒而去。

花叶寒也毫不示弱,几乎是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败血剑法”横斩再出“沧血神剑”骤冲而发,断力惊威沿着血剑飞寒,震天动地之惊慑,交闪横落劈裂开来。

“噌轰”一声见芒惊响,一声呼天炸裂,“灵王”孙云与花叶寒二人夺夺刀剑相杀,寒威可震十里,方圆废墟之下,皆起鸿风惊澜。

“额啊”孙云与花叶寒又几乎是发出同样的嘶喊,彼此被对方的骤力冲伤,再次搏杀分闪弹开,纷纷落至相对结界边缘之处。

这次真的是夺命的相杀,彼此二人几乎是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欲图在这一回合做个了断,怎不想二人力气再度旗鼓相当,拼了个五五分成。

而阵外的鸣剑山庄弟子等人,这次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纷纷用惊恐异样的眼神,望着阵中的“灵王”孙云和花叶寒二人,迷雾烟尘久久没有散去……

“呼”一道寒风吹过,时间过去了好久好久……

“额……”终于,阵中再次有了动静这次是花叶寒先行从地上爬起,仿佛还有力气一般,口吐鲜血后,继续用不屈的眼神,望着对面倒地的孙云。

“花庄主”“太好了……”而鸣剑山庄弟子等人,看着庄主已然平安无事,皆兴奋不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