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茜茜公主之美

小说: 警婲槑 作者: 炫紫 更新时间:2017-08-12 20:42:57 字数:7501 阅读进度:448/457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平果被撞倒后,自己爬不起来了,在莫扎特故居内。

银行卡被盗。

在平涵涵和工作人员搀扶帮助下,她终于来到了出口处,被安排在了一张椅子上休息。

平涵涵说:“我们报警吧?要不让这里的工作人员替我们报警?”

平果点头,说:“好,告诉工作人员后,你,赶紧的,网上先报失银行卡!”

只见平涵涵与工作人员用英文在沟通、沟通。

一会儿,就看见贩卖纪念品商店内的工作人员拿着一个黑色纸夹走过来,叽叽喳喳说了半天,然后递给了平涵涵。

很快,平涵涵拿过来了再次失而复得的钱夹,平果赶紧的打开了再看了一遍:果真,就是平涵涵的荷兰银行卡!

平涵涵说:“收银台姑娘说,是刚刚发现的,开始她还以为是哪位购物消费者遗失在此的呢。没有看见什么姑娘来买单的,所有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老妈,您说,我们还报不报警?”

平果笑了,说:“总有运气在我们身旁呀!当然,不再报警啦,何况异国他乡的,自然不报警啦!”

平果默默在心灵深处祈祷,感觉还是头顶上的那青丝在佑护。

然后,平果再次拿出日本产的管状的疼痛止疼膏,在颈腰等部位又涂了一遍,让凉飕飕、麻酥酥的感觉涌遍了身心,然后的然后,平果便可以活动自己的腰啦,想不到的一种神速康复,平果想,恐怕不仅仅是药膏的作用吧。

于是,平果又在平涵涵带领下,来到了郊外的美泉宫。

美泉宫是坐落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西南部的巴洛克艺术建筑,曾是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和哈布斯堡王朝家族的皇宫,如今是维也纳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美泉宫及其花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奥地利哈布斯堡正室的避暑皇宫得名于一眼泉水。

原是一片开阔的绿地,有一次,皇帝狩猎时,饮一泉水,心神清爽,称此泉为“美丽泉”。

之后,玛丽姬·特蕾西亚女王下令建造了气势磅礴的宫殿和巴洛克式花园,面积2.6万平方米,仅次于法国凡尔赛宫。

宫内有1400个房间,从中央大厅进去,有44间是洛可可式的,优雅别致,但大多数还是巴洛克式。

宫中专门有东方古典式建筑,如嵌镶紫檀、黑檀、象牙的中国式房间和用泥金和涂漆装饰的日本式房间,房间内部的装饰品也以东方风格统一协调,四壁和天花板上镶嵌着陶瓷器。

在琳琅满目的陶瓷器摆设中,有中国青瓷、明朝万历彩瓷大盘和措花花瓶等,是除了中国。

玛丽娅·特蕾西娅去世后,美泉宫没有人居住,直到19世纪初神圣罗马帝国的末代皇帝弗朗茨二世再次将其作为夏季寝宫,拿破仑曾在1805年和1809年两次占领并住在美泉宫。

弗朗茨二世时代,美泉宫经过一次翻修,美泉宫呈现的就是这次整修后的样貌。

美泉宫正面被涂上原创性的赭色,德语中赭色因此被称作“美泉黄”。此后所有奥匈帝国和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家建筑都被漆成这种颜色。

1830年茜茜公主的丈夫奥匈帝国的第一位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出生在美泉宫,他是弗朗茨二世的长孙,他的父母弗兰茨·卡尔和苏菲公主也都住在美泉宫,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童年和青年的夏季都在美泉宫度过。

1848年继任奥地利皇帝兼匈牙利国王后,美泉宫又经历了一次辉煌的时代,它是弗朗茨·约瑟夫一世最喜欢和居住时间最长的住所,直到1916年在美泉宫走完了最后的人生旅程。

当下,美泉宫音乐会亦是维也纳市政府继维也纳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之后,倾力打造的又一个世界乐坛的顶级品牌音乐会。

在欧洲逐步走向统一的21世纪当今,在古典音乐的圣地维也纳举办冠以欧洲名义的全球性音乐盛典,除了复兴推广古典音乐,加强欧洲传统经典文化的主体地位外,其开放开阔的理念更使得音乐会焕发出真切亲民的地球村风采。

因为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主要演出施特劳斯家族的作品,而美泉宫音乐会的演出曲目则囊括了世界各国音乐大师的所有作品,范围大而且风格多样。

恢宏的演出现场意在表达出音乐之下,四海一家的永恒主题。

音乐会除了仍由维也纳爱乐乐团演奏,世界著名指挥家执棒,世界一流艺术家参与演出外,美泉宫后花园的演出场地可谓天府圣地,绝无仅有,其壮丽繁华犹如皇家盛大庆典横空再世,加上精心特制的现代化舞台和灯光设计,使得慕名前往的乐民有如身临天府享受天籁之音,而室外的生活化、民间化的综合效果又是传统的室内音乐会所无法比拟的。

所以美泉宫音乐会得到了奥地利总统、总理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的鼎力支持声援。

奥地利国家电视台、德国电视台、日本电视台NHK等也向全世界现场转播,全球数亿电视观众通过电视可以看到演出盛况。

早在1853年,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母亲,盛气凌人的巴伐利亚索菲公主秉着宁愿让自己的外甥女成为儿媳,也不愿接受一个陌生人的思想,安排皇帝与她妹妹卢德维卡公主的长女海伦女公爵结婚。

但弗兰茨·约瑟夫的母亲是个被号称“霍夫堡宫内唯一的男人”的索菲公主,则将皇帝的服从视为理所当然。

公爵夫人和海伦被邀请到奥地利旅游胜地游玩,并接受皇帝的正式求婚,15岁的茜茜公主陪着母亲和姐姐一起乘坐马车从慕尼黑出发了。

由于公爵夫人患有偏头痛,她们不得不在中途做了停留,以至于她们没有准时到达,而装有她们晚会礼服的马车更是始终没有抵达。于是,在郊外,弗兰茨·约瑟夫与开朗乐观的茜茜公主邂逅,他立即迷上了茜茜公主。

最后,弗兰茨·约瑟夫没有向海伦求婚,而是公然违抗了母亲的意愿,并且告诉她如果他不能拥有茜茜公主,他就不结婚。

五天后,茜茜公主和弗兰茨·约瑟夫正式宣布订婚。

8个月后的1854年4月24日,这对夫妇在维也纳的奥古斯丁教堂内举行了婚礼。

婚礼持续了3天,茜茜公主收到了相当于如今24万美元的嫁妆。

令人窒息的哈布斯堡宫廷生活成了茜茜公主的一大挑战。

婚后仅仅10个月,茜茜就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女儿——索菲女大公。然而,将茜茜公主视为“愚蠢的年轻母亲”的索菲公主不仅未经茜茜同意的情况下,就以自己的名字给孩子命了名,还完全担负起了照顾婴儿的职责,拒绝让茜茜哺乳或照顾自己的孩子。一年后,当茜茜公主的第二个女儿,奥地利吉塞拉女大公出生后,索菲王后也将孩子从茜茜公主身边带走。

一天,茜茜公主在桌子上发现了一本在一些单词的下方有划线的小册子:

……王后的职责自然是诞下王位继承人。如果王后幸运地为国王带来了王储,那么她的野心就该终结——她绝不应该干预帝国政府的事务,关心这些是不是女性的任务……如果王后没有生下儿子,那么,她在这个国家内只不过是一个外国人,而且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外国人。因为她永远不希望在这里被亲切地看待,并且一定盼望回到自己的祖国,因此,她总是设法通过非正常手段赢得国王。她将通过勾心斗角和挑拨离间争取地位和权力,危害国王、国家和帝国……

这本充满恶意的小册子普遍被认为来自茜茜的婆婆索菲。册子中提及的政治干预是指茜茜对丈夫在意大利和匈牙利的统治产生的影响。当茜茜和丈夫一起前往意大利时,她说服他对政治犯心怀怜悯。1857年,茜茜同丈夫和她的两个女儿首次访问了匈牙利,也许是因为茜茜在匈牙利颇受欢迎,并且能够使她暂时远离约束的奥地利宫廷生活,匈牙利给茜茜留下了深刻而持久的印象。

这是“茜茜第一次在弗兰茨·约瑟夫的国家内遇到性格各异的人,她变得热于交友,并且不屑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她感到自己的灵魂深处对这片土地上的自尊、坚定的人们感到同情……”

与鄙视匈牙利人的索菲不同,茜茜觉得他们是如此具有亲和力,于是她开始学匈牙利语。而匈牙利也十分崇拜茜茜。

但,这次的旅行同时也是一场悲剧,茜茜的两个孩子都在旅行的途中患上了腹泻,2岁的索菲逐渐虚弱直至死亡。如今,人们普遍认为她死于斑疹伤寒。

索菲的夭折给茜茜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她开始陷入忧郁,紧接着便出现了萦绕她的一生重度忧郁症。

1858年8月21日,茜茜终于为帝国诞下了一位继承人——鲁道夫。

母凭子贵的茜茜在宫廷内的影响力终于开始增加,但疾病也开始缠身啦。

对匈牙利的同情,也使茜茜也成为了理想调解人。身为奥地利皇后的茜茜,却发自内心地喜欢邻国匈牙利,欣赏那里的音乐、马匹和骑士,也喜欢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建筑风格。更重要的是,她十分欣赏匈牙利的传奇人物久洛·安德拉希伯爵。

安德拉希伯爵被称为“英俊的绞刑犯”。1848年,因曾参与反抗奥地利对匈牙利的过度干涉,被缺席审判处以死刑。1857年,安德拉希得到赦免,结束流亡生涯回到祖国,不久便成为领袖人物。

茜茜公主之所以欣赏安德拉希,是因为他与她一样,骨子里都很叛逆、坚强,不为传统所束缚,而风流倜傥的安德拉希也以一种谦恭的态度爱着茜茜。据说,两人一度交往甚密。

欧洲“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带领下,普鲁士王国迅速崛起,成为欧洲一霸。

奥地利皇帝约瑟夫感到了威胁,意识到奥地利需要与匈牙利结成紧密的同盟,共同对抗普鲁士,便请茜茜周旋于奥地利皇帝与安德拉希伯爵之间。对这两个曾彼此敌视的男人来说,茜茜是他们唯一都能够另眼看待并予以信任的人。

在她的努力下,1867年,奥匈帝国建立。

作为回报,安德拉西被任命为第一位匈牙利首相。

同年6月8日,在安德拉希的见证下,弗兰茨·约瑟夫和茜茜加冕成为了匈牙利的国王和王后[4]。

匈牙利将一栋位于布达佩斯以东二十英里处的乡间官邸作为加冕礼物送给了这对夫妇,在此,茜茜公主生下了一个女儿——玛丽·瓦莱丽。玛丽·瓦莱丽被称为“匈牙利的孩子”,茜茜决定亲自抚养这个孩子,她将自己被压抑的所有母爱,都倾注在自己的小女儿身上,这也几乎让玛丽·瓦莱丽感到窒息。

1872年,索菲王后在维也纳去世。

然而,茜茜并没有留在奥地利宫廷内享受她所取得的胜利,而是开始了她的旅行生活,并且很少与她的孩子们相见,她说:“如果我到了一个地方,并且知道我将再也不会离开,尽是是在天堂持续的逗留,也会让这变成地狱”。

儿子去世后,茜茜便在希腊科孚岛上修建了一座宫殿,并以荷马所著的《伊利亚特》中希腊勇士阿喀琉斯的名字将它命名为阿喀琉斯宫。现在已被改建为一座博物馆。

报纸上刊登了她热衷于骑马运动、节制饮食、计划锻炼以及时尚品味的文章,甚至前往布达佩斯的时装商店购物信息。自然也少不了一系列的绯闻情人消息,但从来没有可靠的证据证明她有过外遇。

最搞笑的是,传说中她的绯闻情人中,还包括时髦的盎格鲁-苏格兰人威廉·乔治·米德尔顿,据说此人不仅可能是亨丽埃塔·布兰奇·霍齐尔夫人的情人,还可能是克莱芒蒂娜·丘吉尔(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妻子)的父亲。

传言中还说,通情达理的茜茜公主甚至鼓励自己的丈夫与女演员卡塔琳娜·施拉特保持密切的关系。

遇刺身亡

1898年,60岁的茜茜匿名前往瑞士的日内瓦旅行,其下榻的酒店内有人泄露了奥地利皇后是酒店客人的消息。

1898年9月10日下午1时35分,茜茜和她的侍女离开了酒店,沿着日内瓦湖边的勃朗峰滨湖路步行,准备登上前往蒙特勒的日内瓦号轮船。由于茜茜不喜欢太多人一起列队行进,所以她的侍从们已经事先乘坐火车前往了邻近的泰里特。

而此时,25岁的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路易吉·卢切尼的目光一直紧盯着皇后的太阳伞下。

根据厄玛·斯塔瑞的描述,当轮船已经鸣笛准备离开时,卢切尼用一把插在木柄中的长4英寸(100毫米)的尖锉刀刺伤了茜茜公主。

据说,卢切尼原本计划刺杀的对象是法国王位的觊觎者奥尔良公爵菲利普,但菲利普却提早离开了日内瓦前往瓦莱州。当卢切尼从日内瓦的一份报纸上获悉以“霍恩埃姆斯伯爵夫人”为名在日内瓦旅行的优雅女士是奥地利皇后时,找不到菲利普的卢切尼决定选择刺杀茜茜。

在遭到卢切尼的袭击后,茜茜倒在了地上,一名马车夫将她扶了起来。

一个名为普兰纳的男子注意到皇后依旧朝日内瓦号轮船走去,大约朝舷梯走了91米,并且登上了船,女仆松开了挽着茜茜的手臂,之后,皇后便失去了知觉,并倒地上。

女仆呼叫医生,但船上只有一名前任护士和一名旅客能够帮助茜茜。

船长不知道茜茜的真实身份,劝说伯爵夫人上岸,并带着她的同伴回到她居住的酒店,此时船已经驶出了港口,便叫来3名男子将茜茜抬到了顶层的甲板上,并将她放在长凳上。

女仆将茜茜的长外衣脱下,将茜茜紧身胸衣的系带剪断,让茜茜能够呼吸。

茜茜貌似苏醒了,女仆问是否很疼,茜茜回答“不”,然后她问:“发生了什么事?”便再次失去了知觉。

女仆注意到皇后胸部的左上方,有一个褐色的小污点。

惊慌的女仆向船长表明了身份,船随即返回了日内瓦。

6名水手将茜茜放在一个简易的担架上,抬回了她下榻的酒店,当茜茜被从担架抬到床上时,茜茜已经去世了。

为了确认皇后是否死亡,医生切开了茜茜左臂动脉,没有发现任何血迹,下午2时10分,茜茜被宣布死亡。

当皇帝弗兰茨·约瑟夫接到茜茜去世的电报时,他最害怕的是茜茜自杀了,直到他收到了有关茜茜去世的第三条消息时,他才明白了茜茜是被暗杀的而非自杀。电报请求皇帝能够同意对茜茜进行尸检,皇帝回复到,瑞士法律规定的任何程序都应遵守。

第二天,医生对茜茜的尸体进行的尸检,发现凶器穿入了茜茜胸部85毫米处,茜茜骨折的第四根肋骨刺破了肺和心包膜,并且在离开左心室底部之前,从顶部穿透心脏。

由于刺伤茜茜的锉刀又尖又细,她又受到了来自紧身胸衣的巨大压力,所以心脏周围心包腔出血的血流量减慢,只是慢慢地滴落。直到心包腔被血充满之前,她的心脏都能继续跳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茜茜能够从袭击现场走上船上的舷梯。

医生拍摄伤口照片给了瑞士的检察长,但检察长却依照皇帝弗兰茨·约瑟夫的指示,摧毁了这些照片和尸检报告。

茜茜皇后被葬在维也纳哈布斯堡家族成员的主要安葬地内。

据说,弗兰茨·约瑟夫一世曾悄悄自言自语说:“她永远不会知道,我是多么爱她。”

茜茜的美貌在19世纪60年代简直是登峰造极的。1864年,茜茜参加弟弟的婚礼,人们形容她“光彩照人”,萨克森王后称赞她“美貌绝伦”。她穿着带星星图案的白色克里诺林裙,编织的发辫上点缀着钻石星花的形象,被当时著名的画家弗朗兹·克萨韦尔·温特哈尔特描绘在画布上,成为她最经典的形象,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被无数人所模仿。美国驻维也纳公使在一封给母亲的信中写道:“皇后是个美的奇迹——挺拔苗条,绝美的身段,丰茂的浅褐色的头发,低矮的希腊式的额头,温柔的眼睛,红色的嘴唇带着甜美的微笑,轻微美妙的声音,腼腆但十分优雅的举止。”

茜茜公主很早就发现,自己唯一的优点和自己唯一能控制的东西,便是她的外貌和身材。

所以,她一直热衷于修饰自己的外形,并使之成为自己自尊心的主要来源,过分地强迫性的完美主义态度,使茜茜成为了自己美貌和身材的奴隶。

茜茜身高172cm,即使在怀孕4个月后,她的体重也依旧维持在50公斤左右。茜茜通过紧束的方法使自己的身材保持着极端的苗条,甚至在连续三次怀孕后,她也开始不再与丈夫发生性关系,而期盼着茜茜能够连续不断怀孕的索菲公主,更是对茜茜炫耀自己夸张的腰围一事怒不可遏。

这,或许是一位无奈女人保护自己的唯一可做事情呢,平果总是这样想,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没事儿去做的事儿。

当然,茜茜每天还要花好几个小时进行体育锻炼——双杠、吊环、哑铃、举重、击剑,练习强度非常大。由于勤加练习,她到了晚年仍然可以身着紧身晚礼服套装在各种器械上灵巧自由地来回摆荡。而在当时非常保守的社会气氛中,奥地利皇后在这些单杠双杠上摇摆是一件非常不体面、令社会舆论哗然之事,当流言蜚语在报纸上到处传播时,维护妻子的皇帝就使出查封媒体的杀手锏。

茜茜的骑术十分精湛,除了常常长时间的骑马之外,她每天还要高速暴走好几个小时。

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往往需要一位善走的女官跟着她走。有时候她心血来潮,走十几公里的长路,就不得不让一辆马车跟着她。

这,或许是一位无奈女人保护自己的唯一可做事情呢,平果总是这样想,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没事儿去做的事儿。

茜茜公主是一个美发狂人。

她有一头美得令人赞叹的栗色长发,头发像斗篷一样,光亮又浓密,长至腿部。

对自己的头发格外呵护的她自己都感叹:“我是我头发的奴隶。”

她每三周笃定洗一次头发,洗一次头发要花上一整天,用各种昂贵的精油来护理头发,其中有白兰地和鸡蛋。

她每天需要花三个小时梳理头发,为了哄皇后开心,女理发师会在裙子底下暗藏胶条,把掉落的头发粘掉,让她以为自己没有掉任何一根头发。

茜茜还把美容程序上升到宗教仪式,每次洗澡、洗头、梳头都以宗教仪式般虔诚神圣的态度来完成。

梳头的时候,女理发师要端着一个银盘来盛她掉落的发丝,最后端着给她过目,理发师要为此悔过,然后跪倒在地,轻轻地说:“我始终拜倒在您的脚下。”这样整个梳头过程才能结束。

这,或许是一位无奈女人保护自己的唯一可做事情呢,平果总是这样想,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没事儿去做的事儿。

即使茜茜公主贵为皇后,但是依然有诸多自己不能当家作主的事儿存在着,于是,她不得不精心细致地去做这些无奈之事。

无政府主义者让美轮美奂的她离开了人们的视线,但永远活在了人们的心中,平果在参观完了美泉宫之后,如是感喟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