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围殴

小说: 旧日之箓 作者: 熊狼狗 更新时间:2020-11-22 00:46:33 字数:2257 阅读进度:150/191

厉阳县的陈家新修的晖园,松涛阁内。

陈家家主陈子墨,这位曾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又拜侍读学士的武进士此刻正坐在书桌后椅子上,虽然头发有点花白,却仍旧鹰视狼步,给人豺狼虎豹之感。

此刻的他虽然已经不复自己的巅峰状态,却仍旧是实打实的武道第五境的强者。

他看着眼前的孙子陈月白,问道:“我们最近进了多少股了?”

陈月白说道:“差不多10000股吧,还是少了点。我研究了一下,起码要收个30000股,才能低买低卖,压低他们的股价。如果再配合谣言的话,就能让他们这股价一泻千里,立刻分崩离析了。”

陈子墨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自己这最欣赏的孙子,眼中满是慈爱之色。

他的大儿子、二儿子都是混吃等死的纨绔之辈,倒是这孙子一直以来都展现了不俗的武道天赋。

这次也是对方观察了那个青阳商会的那个股份,弄懂了玩法,还发泄了一些破绽。

“楚齐光弄的那个股份我这些天一直研究了一下,无非是用利益捆绑众人。”

“很多人看似站在青阳商会一边,但不过是为了利益而站。如果我们能打压他们的股价,这青阳商会立刻就分崩离析,甚至不用我们动手,楚齐光就会被活活给撕了。”

当然,陈月白他们还不知道,这套操纵股价的玩法早就被楚齐防着了。

爷孙俩又商谈了一阵,陈子墨才叹到:“这个楚齐光的武道天赋太高了,关键还这么年轻。”

“这次就算弄垮了他弄出来的青阳商会,他也有无数机会可以重来,以后如果中了武进士,背靠吴思齐,对我们陈家就更是要给大威胁。”

陈月白说道:“那爷爷你觉得该怎么办?”

陈子墨淡淡道:“他不死……吾心难安啊。”

就在这时,松涛阁的大门被一脚踹开,楚齐光微笑着走了进来:“巧了,我也这么想。”

陈子墨目光一凝,浑身上下气血勃发,散发出阵阵热流:“楚齐光?”

楚齐光说道:“不用看了,就我一个人。”

陈子墨却是不信也不管楚齐光说些什么,他直接出手,整个人便如同一张大弓蓄势然后爆发,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楚齐光的背后。

直到这一刻,四周围仍旧没有其他埋伏、后手出现?陈子墨虽然不解?仍旧小心谨慎,但却还是忍不住地涌出一阵狂喜。

‘楚齐光这小子难道傻了?竟然敢一个人深入虎穴?’

‘难道真是道尊显灵?天助我也?’

虽然如此?这一刻的陈子墨仍旧很慎重,鹰爪功维持着三成发力?一把抓向了楚齐光的脖子,其他全身上下的大半精力、力量都在注意着对方可能的埋伏、援手。

但下一刻?他才知道他最应该防备的不是别人?这个屋子里最危险的生物就在他的面前,就是他眼前的楚齐光。

咔嚓咔嚓……轰!

伴随着楚齐光脚下的砖石层层碎裂,一股股热浪朝着四面八方涌来,就好像是一个铁匠铺里的大火炉被塞进了房间里?又如同是冬天过去?气候一下子进入了盛夏。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陈子墨眼中一片愕然。

这种以纯粹的气血之力,造成一转眼间如同气候变化一样的错觉……

‘这种爆发力,已经是第五境发开脑力以后,能调动全身每一寸的气血力量……才能达到的境界了。’

‘这个楚齐光……他第五境了?’

‘怎么可能?!’

‘怎么会有15岁的武道第五境?!’

这一下楚齐光踏地爆发?热浪澎湃的异相极大的冲击了陈子墨的神经,甚至让他有了那么一瞬间的走神。

而就在他走神的这片刻之间……恶风扑面。

蓄势待发的楚齐光已经一拳击出?拳未至,炎热的狂风已经直接吹散了陈子墨头上的发簪。

下一刻拳头带着十成十的力量狠狠撞击在了陈子墨的鹰爪上。

砰!拳爪相击的瞬间?陈子墨只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一阵剧痛,已经瞬间骨裂了。

一击之下?陈子墨越发惊愕:‘他的体力……竟然比普通的五境武者还强?!’

看着再次追上来的楚齐光?陈子墨强行压下了心中的震惊和不安?强提浑身气血,在一声怒喝之中,施展出了天宇学派的燎原拳法。

但他的燎原拳法却是远超楚齐光过去见过的任何人,漫天拳影混合着气血勃发的热流,就好像是一片真的燎原之火朝楚齐光烧了过来。

面对陈子墨的这拼死一击,楚齐光则是以拳对拳,招招硬撼,在如同雷响一样的轰隆震鸣声中,直接破开墙门,将陈子墨一路打了出去。

两人一来到院中,十几位手持棍棒的护院已经围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的陈子墨心中松一口气,这也是他刚刚怒吼的原因。

眼前楚齐光被自己人围了起来,陈子墨心中杀意狂涌的同时,却又泛起了一丝贪婪:“拿下他!别杀了……”

另一边的陈月白却是从头到尾傻傻地看着这一幕,从刚看到楚齐光时的不解,到后来看到楚齐光竟然一个人将自己的爷爷,将一个致仕的武进士活活从屋里打出到了墙外的小院。

“楚齐光第五境了?这是什么妖孽?15岁的第五境?”

想到这里的时候,从小练武的陈月白也忍不住地升起强烈得嫉妒和恶意,只想楚齐光马上被众人围殴打死。

“15岁的第五境……这世上不应该有这种天才。”

待看到护院们和爷爷将楚齐光团团围了起来后,陈月白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他很快就发现,对方虽然被围攻,却施展出一套奇异无比的借力打力之法,所有对他的攻击都被一一牵引挪移到了周围,正是楚齐光的不死印法。

这套武功最是不惧围攻,此刻全力发挥之下,看上去不是楚齐光在被围攻,而像是楚齐光一个人在围攻众人。

几乎越战,陈子墨越是感到心惊。

但此刻并没有人能够察觉,在这如此激烈的打斗之中,楚齐光的胸口逐渐有一团团黑色的物质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