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赴宴(四)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18:36 字数:3493 阅读进度:43/447

这话实在恶毒,且不说顾清惜在辈份上的确长她一辈,侮辱长辈已是大大不敬,现在还将已经故去的庄敬公主也一并辱骂,实在是大逆不道,便是顾明语听了,也染上了一抹愠怒责怪之色。

“慧敏郡主这话骂错人了,虽然本郡主的娘去世得早,可从小便教导本郡主对人要宽和有礼,更不能不敬尊长,更不能对死者不敬;也不知荣王妃若是知你方才说的那句话该作何感想。”顾清惜却丝毫不为她的话受到影响,仍是淡漠平静道,可话里话外却是指顾明怡不敬尊长,对死者不敬,才是那个真的有娘生没娘教的。

顾明怡被气糊涂了,才会口不择言,可她偏偏不知进退,只想着要让顾清惜好看,上前两步扬起手就要朝顾清惜的脸上抽打下去。

眼见着巴掌就要落下,顾清惜不但没有害怕,躲闪,那双平静得过氛的眼睛里反而闪过一抹得逞的幽光,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一抹弧度。

“放肆,还不快住手。”一声粗吼在顾明怡身后响起,接紧着,顾明怡那眼看就要挥上顾清惜的手被人从后面狠狠抓住。

听到这道声音,顾明怡下意识地颤了颤,发现手被人抓住,不由凶狠地瞪向来人,却对上一双严厉质问的眼睛,吓得脸色发白。

“大哥,我...。”

顾沐尘神色阴沉,若不是此刻还有别人在场,他现在定会毫不犹豫地一巴掌狠狠抽醒这个蠢不可及的妹妹。

他警告地瞪了一眼顾明怡,又看向顾清惜道:“德阳郡主,方才舍妹无礼,还请你不要与她计较。”

顾清惜却是连个眼角余光都不给顾沐尘,便从顾明怡身边缓缓走过,站在了荣王和宸王面前微福了个身道:“德阳见过两位王爷和各位大人。”

顾沐尘这一刻,脸色别提有多难看,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地无视他。

方才顾明怡辱骂顾清惜的话荣王和宸王是听得一清二楚,因此,两人此时的神情很是微妙。

尤其荣王,脸色隐隐有暴怒无法抑制的迹象。

宸王去年是见过顾清惜的,当时他对于皇姑姑这个唯一的女儿是很失望的,所以,此刻顾清惜婷婷站于面前,身上散发着从容娴雅的气质,还有那张竟有八分相似皇姑姑的美丽面容令他有片刻的惊愣。

“想必方才慧敏郡主辱骂母亲和我且动手打人的事情,两位王爷和诸位大人都亲耳听到,亲眼目睹了吧!”顾清惜神情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婉约,似弱不禁风的样子叫人心里头发软,声音清清浅浅地悦耳动听,此刻,她正扮演着一个被嚣张凶恶的泼妇欺负的弱女子,引得荣王宸王身后的一干朝臣愤愤指责,当然,这些敢出言指责大臣,有些是站在宸王这边,有的是站在怡王那边,还有的便是那些最擅长写奏折弹核的御史言官们。

旁边,荣王一张脸色更显难看,他上前几步,就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摔到顾明怡的脸上,然后怒喝道:“跪下,向下德阳郡主道歉。”

明顾怡长这么大,一直被荣王妃当成珍宝一般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纵宠着,何时挨过打?更别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她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荣王:“父王,凭什么让我给她下跪道歉?我不要,死也不要。”

她情绪激动地反吼了过去,瞪向顾清惜的目光别提有多怨恨,有多凶狠。

荣王素来说一不二,更是从未被人这般当面忤逆,可偏偏眼前这人是自己的嫡长女,一旁还有那么多的朝廷大臣睁大眼睛瞧着,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与宸王表面和谐,可是暗中却较劲得厉害,现在他只觉得脸面全无,如有可能,他真想杀了这个不长眼的女儿,什么人不好得罪,偏惹上了如今风头正盛的德阳郡主。

“王爷,既然慧敏郡主不愿道歉就算了,这么多大人都在呢,没的让人笑话了,今儿这事我不会去告诉太后的,只要慧敏郡主以后别再为难我就可以了。”顾清惜适时地上前柔声道,宽容的神情又带着一种让人心怜的委屈。

她这话可是有几个意思,一是说他荣王连个女儿都管不住,二是她不去告诉太后,可不能保证这些言官不会参上一本,今儿个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传到太后那里去才奇了怪了,三是在告诉众人,慧敏郡主已不是第一次这样对她恶言相向了,更让众人明白她的品行有多么的嚣张恶劣,即使她身为王府郡主,可这名声毁了,便是一辈子也毁了,因为没有哪个男人会娶这样凶恶的女子回去做妻子。

荣王的脸色瞬间变了几变,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打到了顾明怡脸上,顾清惜一瞧,方才只肿了半边的俏脸现下可算是对称了,这样倒是极好,看着比之前顺眼多了,你个红红的包子,颇具喜感。

一旁,顾明语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因为方才顾清惜讽刺顾明怡的话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那气势完全就像是女王一般尊贵冷傲无匹,现在却是一幅楚楚惹人怜惜的模样,再反观顾明怡,现在哪还有方才那幅高高大上,不可一世的姿态?荣王叔的两个巴掌已经将她身上的嚣张气焰打散,硬是捂着嘴想哭都不敢哭出来。

“来人,把这个丢人的东西带回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她出去。”荣王这话一出,算是给顾明怡下了一个无期徒刑。

而顾明怡此刻有多丢脸就可想而知了,堂堂荣王府嫡长女被侍卫强行带走,这在京城里怕还是头一出的事情。

荣王见人被带走,气急败坏地甩袖离去,宸王是主人,且他和荣王还没有弄到明面上的地步,自然不能怠慢了让人拿了话柄去,便匆匆追了上去,只是经过顾清惜身边时,目光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待人都离开,顾沐尘一脸阴沉地走了过来,荣王府丢脸,他这个做世子的比起荣王更加在意,他看着顾清惜时,话语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不知德阳郡主现下可否满意了?”

顾清惜却是耸了耸肩,一脸无辜道:“世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令妹辱骂本郡主和本郡主过世的母亲还是本郡主的不是?这道理从何而来?本郡主还是头一次见到像世子这般霸道无理之人。”

顾沐尘脸色更黑了,只是身为男人且此事本就是荣王府理亏,他不得不咬牙生生受着顾清惜的指责。

“荣王世子没话说了么?那我便告退了。”顾清惜凉凉地瞟了一眼脸色又黑又沉的顾沐尘,便头也不回地朝湖边走去。

顾明语立刻跟了上去,经过顾沐尘身边时,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顾沐尘那不善的神色,吓得缩着脖子快步朝顾清惜追去。

等她追上顾清惜后,立刻惊叹道:“清惜姐姐,你方才好厉害,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荣王叔发那么大的火,尤其是堂哥,那脸色真是好臭啊!”

顾清惜见她一脸兴奋,不由惊讶道:“听说你与慧敏郡主要好,她被禁足,你不生我的气,怎地好像还很高兴?”

她在来宸王府之前就让柬墨调查过四大王府的事情,自然也包括顾明语等人的喜好厌恶。

“呃,我也不瞒你了,我们宸王府与荣王府总有一天会站在对立面,所以,我与堂姐平常也只是表面上关系要好罢了,她是荣王府嫡长女,我是宸王府嫡长女,都肩负着各自的责任,再者,她那性子怎能交到朋友?凡是与她交好的,她总觉得是别人想攀附于她,一开始便将对方看轻了,即便我与她同为王府嫡女,她也总摆出一幅高我一等的作派,着实叫人与她好不起来。”顾明语倒是毫不隐瞒地同她把话说开了。

顾清惜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率坦白,一时间倒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是认真且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她。

顾明语被她看得心里毛毛的,小心又紧张地问道:“清惜姐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顾清惜对所有人都充满了防备和猜测,即便对她坦白,她仍会猜测对方的坦白是否存在某种目的。

顾明语摇了摇头,诚恳道:“我喜欢你啊,所以愿意对你说这些。”

顾清惜显然是不相信的,哪有只见一次面就会喜欢对方到能坦白说出这些话的人?更何况顾明语也不像是那种容易轻信别人的单纯女孩。

生在皇家,宸王府里侧妃,夫人,侍妾,可以说是各路鬼神聚集,表面谐,可是今日看宸王妃那叹息落寞之色也能知道这宸王府的后院绝不会安生太平,再联想到庄敬公主,贵为皇帝的一母同胸的亲妹妹,身后还有个太后做仰仗,仍有陈玉莲那种胆大包天的敢欺踩到头上,最后被害得命丧黄泉。

不管身后背景如何强大,可若是自己不够强大,单纯无害的人又如何能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宅门里安然生存至今?

只是,她现在也不会去深究顾明语的坦白到底有何目的,只笑着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不远处坐在湖边亭子里的沈莞乔等人,双眼陡然眯起,眼底聚起了诡异莫明的幽光。

注:以下字数不收费。

那啥,清欢才发现章节数弄错了,想改过来也不行,大家不要管那个就好了。

清欢前阵子卡文卡得哭死,最近有恢复的迹象,以后争取每天更新一章节。

大家喜欢请放心收藏订阅吧,清欢不会弃坑的,一定会很努力地写好这本小说。

并祝大家新年快乐,么么哒!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