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连环攻击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19:42 字数:3478 阅读进度:93/447

“毒药?”

沈菀乔神色一惊,踉跄了一步,她房里多了包袱不说还有毒药?

哪里来的毒药?之前用来害人的毒药她用过之后可都是私底下秘***置了啊,怎么无端又会翻出了毒药?

“呵,没想到二妹妹还真是个博学多才,懂得用降头巫术害人不说,还懂得用毒,这本事实在是不容小觑了去啊……”

“顾清惜,你不要乱说话,我没有害祖母,这些毒也不是我的!”

沈菀乔彻底是被顾清惜激怒了,愤怒的她都不屑伪装自己成白莲花了,芙蓉美面上登时怒火中烧,对顾清惜大呼小叫起来。

“就像喝醉了人从来不说自己喝醉了,这害人的人也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凶手,二妹妹说这些话都是无用的,这毒是从你房中搜出来的就是你的,且请了大夫来瞧一瞧,二妹这都是藏了什么毒,又是害了什么人吧。”

“束墨,去将黄大夫请来,顺便也将陈大夫带来,让他们二人好生看看这毒是用来做什么的!”

“遵命!”

不多时,黄大夫与陈大夫被一道请来,黄大夫是公主府上另外一个大夫,顾清惜之说以叫他来是因陈大夫已被陈氏收买,验毒的过程中可能做不到公正,若两个大夫一起验,那么陈氏若想插一手怕是不能了。

“劳烦两位看一下这是什么毒。”

顾清惜彬彬有礼,将从沈菀乔那里搜出来的几个瓷瓶放到了桌上请大夫验证。

黄大夫自是倒出瓷瓶中的东西望闻问切起来,倒是陈大夫磨磨蹭蹭的用眼角的虚光去扫陈氏,不知道这毒又是从哪里来……

陈氏现在也是摸不着顾清惜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她想要跟陈大夫挤眉弄眼也不知传递什么信息出去,她心下忧心的捏着手里的帕子,对陈大夫只是回应了一个淡淡的眼神。

陈大夫察言观色,只好低下头跟着黄大夫一起验毒。

“你房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趁着大夫验毒的空档,陈氏走到沈菀乔的身后咬牙问道。

“娘,我房中怎么会有毒,这一定是那贱人想要害我,你怎么能相信!”沈菀乔一脸着急之色,言语中满是惊惶,“等下不管那贱人说什么,娘你一定要相信我,千万不能上了那小贱人的当啊!”

沈菀乔小声急切的说着,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顾清惜今日是存心要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她,关于毒,她曾经是有用过的,可都已是处理掉了,现在房中无缘无故又被搜出毒来,这一定是顾清惜知道了什么,想要当众揭发她,她绝对不能让她的娘相信了顾清惜的言辞,绝对不能。

“娘,顾清惜是摆明了想要陷害与我,那搜出来的降头术用的东西你也该是知道的那根本不是我做的,关于这毒,不用想也是知道她是蓄意栽赃陷害的,娘,您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要保我,不能让顾清惜得逞!”

“放心,娘自然是要全力护着你的。”陈氏安慰性的拍了拍沈菀乔的手背,眸中已有了算计之色。

顾清惜眸光一瞥间,见到陈氏与沈菀乔脸上的忧虑神情,她不由牵扯了唇瓣笑了笑,这对母女想要逃脱升天么?呵呵,只怕你越是想要逃,下场越是惨烈。

“两位,可是查出这是什么毒了么?”顾清惜柔声细语的问向黄大夫与陈大夫。

“启禀郡主,这毒一味是‘七日醉兰’,一味是‘腐烂散’……”

黄大夫拿了布擦掉手上的粉末,神色十分之凝重。

黄大夫话音不过是刚刚落下,陈氏的脸色明显一白,而沈菀乔的芙蓉美面亦是血色尽褪。

而沈弘业的神情更是猛的乍沉,‘七日醉兰’,这名字他好像似曾听过……

顾清惜将所有人的表情反应一一收进眼底,心中有灿烂的笑如花盛放到茶毒。

“黄大夫,您说其中一种毒叫‘七日醉兰’您没有验错?”顾清惜面上略显惊诧之色,“若是我没有记错,当时太后在我饭菜中曾查出有‘七日醉兰’这种慢性毒药,太后忧心我的安危特意搜查了整个庭院寻找毒药来源,末了是在一个刚进府的丫鬟碧儿床下搜出了这种毒,那时我心中在想一个小小丫鬟怎么会如此猖狂的下毒害我,没想到时隔多日之后竟在二妹房中发现了这种毒,二妹,实在没有想到,当时一心想要置我死地的人竟是你……二妹,你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

顾清惜越说面上越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悲恸神情,她眸色直勾勾的盯住了沈菀乔,又道:“二妹,你心肠为何这般歹毒?当时生怕太后降罪与你,你就推出去个无辜的丫鬟来替你顶缸,你怎么能这样?现在事情败露,东窗事发,你想要全身而退已是不可能了!你这样一个闺阁小姐,大家闺秀,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害人呢?用毒害我也就罢了,眼下又是用降头巫术来残害祖母,这大逆不道的罪过,二妹妹你怎么就能做的出来?”

顾清惜唱念具佳,声音越来越激动高亢,嘴里说出的话简直像是无数把冰刀射出,直欲将沈菀乔射成血肉斑驳的人肉筛子,不给她留丝毫反驳开口的机会。

饶是再善于伪装卖弄清高的沈菀乔面对如此句句戳心,致人死地的话也是淡定不了了,她美眸睁大,脸色气的是一阵青一阵白,娇叱道:“我没有,七日醉兰是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是我害的你!顾清惜你不要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我没有害你,更没有害祖母!倒是你,处处无中生有将罪过都扣在我头上,我看你是存心要坏我名誉,毁我一生才对!我倒是想要问一问你,你身为嫡姐为什么要处处对付我,我哪里得罪过你?”

这‘七日醉兰’分明是当初为了弄死顾清惜,她的娘陈玉莲在顾清惜饭食里下的毒,跟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关系,这顾清惜怎么偏生都往她身上推!

该死的贱人!

顾清惜见沈菀乔被自己逼的原形毕露,当众指名道姓的与她争锋相对,她秀眉轻扬,微微一笑:“二妹平日里最是温柔娴淑,端庄恬静,怎么眼下一张脸如此狰狞,言语如此不知分寸?莫不是被我戳破了秘密,自个儿心虚害怕,竟连白莲花的高贵形象也维持不住了?”

“你……”

沈菀乔被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红唇紧咬,整个脸都绿了,她这才发觉,顾清惜是在故意刺激她,让她恼羞成怒自己破坏了自己多年来维持的高雅形象。

美眸如弯刀,狠狠的刺向顾清惜,沈菀乔恨的全身都在微颤。

这就受不了了?

顾清惜笑盈盈的看着沈菀乔的娇颜跟涂了七色油彩一样变化无常,她心中别提是有多么快活了,‘七日醉兰’若说是将沈菀乔打的原形毕露,那么‘腐烂散’则是沈菀乔的催命符。

“黄大夫,您说一说那‘腐烂散’是用来做什么的,这毒我们怎么都是闻所未闻过?”

“腐烂散,顾名思义,是一种使得肌肤溃烂**的一种毒,此毒属于慢攻,一旦受伤的皮肉曾表面接触这种毒粉或者使用过掺杂了毒粉的食物都会引起伤口流脓、渗血水的现象,而且随着皮肉的腐烂越发严重会散发出一股极其血腥的恶臭味道,令人退避三舍,一旦中毒后无法医治,腐烂的皮肤血肉纵是华佗在世也难以修补康复……”黄大夫寽着胡须缓慢的说着。

“哦?此毒竟是这般毒辣?比起‘七日醉兰’来说可是不相上下啊,一个是七日夺命,一个是让你腐烂而亡,哎,这两种恶性的毒药我实在是想不出竟是出自二妹妹之手,二妹,你拿着‘腐烂散’是打算要干什么?”

顾清惜侧目去看沈菀乔,这一看之下沈菀乔原先七彩变换的脸一下子彻底的白成了面粉,煞白煞白的不见丝毫血色,整个人简直是如被抽干了精血的漂亮人偶娃娃。

知道害怕了?沈菀乔竟也有害怕的这一天?

顾清惜一勾唇,道:“二妹妹为何不说话?这‘腐烂散’是用在了谁的身上?”

沈菀乔紧咬着嘴唇,因为太用力的原因下嘴唇都被咬出了一片青色,她心弦紧绷,终了,顾清惜这把火还是烧到了她的身上,她这是要存心要至于她死地!

沈菀乔不甘心,猛的抬头瞪向顾清惜,喊道:“什么腐烂散,我不知道!这些毒物全都是你塞到我房里的,是你!都是你干的!”

顾清惜不去打理她,而是笑着转目去看了一眼沈菀秀,沈菀秀接触到她充满遗憾与怜悯的目光时心下登时吓了一跳,一个疯狂的念想涌上心头,她杏眸艰难的转了转,终于是垂下了眼帘看了看自己盛装下遮掩的胸部,那里的伤口一直不见愈合反而越发恶劣,流脓渗血水还伴着恶臭味……

这些全然都是与‘腐烂散’的症状一字不差……

沈菀秀虽是飞扬跋扈骄纵但脑子却终还不算愚笨,至少这一刻是读懂了她眼神中的传递而出的意思。

“三妹妹,让黄大夫为你看看伤势吧。”顾清惜轻叹了一口气。

这一口叹息中饱含的意思,纵使是个傻子也能猜透是什么意味,更何况在场的个个都是猴精猴精的,一瞬间,所有人看着沈菀乔的眼神都变了味,就连陈氏也不免有些错愕的张大了嘴巴。

ps:更新来啦!抱歉,让各位亲们久等了,么么~~关于‘七日醉兰’忘记的童鞋可回看第012章节,晚上还有一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