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调情较量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19:52 字数:3314 阅读进度:102/447

顾清惜咬紧了牙关,不让嘴中溢出丝毫的嘤咛破碎之声,这是一场考验耐力的战争,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给顾长卿,也绝对不能让他看到她动情的窘迫之样……

心中这般想着,顾清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翻身猛然将顾长卿抵在了墙壁上,顾长卿微松怔的瞬间,她已唇角勾笑,芊白的玉手探入他的雪白衣衫之中,隔着最里面的一层衣料,以中指自上而下轻划而过,途径他敏感的部位时还刻意使坏的捻了捻……

胸前红果被捻动那一刻,顾长卿眼眸中浓情更深,他眯着凤眸望着眼前胆大妄为的妖娆女子,灿然一笑,道:“美人,果真是好指法……”

“世子请赏!”

顾清惜眉梢微抬,染了丝丝**的双眸笑盈盈望着顾长卿,言笑之间,她的手指隔着他单薄的中衣慢慢的画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儿。

圈儿或大或小,用力或轻或重,隔着薄薄的衣料,顾长卿能清晰的感觉到她手指划过他肌肤时所带来的从未体验过的一种刺激与亢奋,她的指腹柔软而清凉,划过他滚烫的肌肤时,恰如冰与火的碰撞,辗转流连间激发出无限遐想……

他感觉到她的指尖划过他结实的胸膛,捏住了他胸前的一点嫣红,故意捻转几下后,转而向下,柔嫩的手指似莲花徐徐盛放间滑向他的下腹,以沁凉的掌心缓缓揉搓,一下又一下,一圈又一圈……

随着她掌心不断的摩擦着他的小腹,顾长卿只觉身体里有一股又一股的电流从她抚|慰的地方散出,迅速的流向四肢百骸,那种愉悦又刺激的感觉兴奋着他的大脑与神经,他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呼吸愈发的凝重与粗粝,更能清楚的感觉到***处传来的疯狂叫喧的欲|望……

不可否认,他的身体已被眼前十分胆大的女子点燃,他凤眸中燃烧起了两团浓烈的叫做**的火焰,火焰熊熊燃烧恨不得要将面前的女子燃烧殆尽,顾长卿后背紧紧贴在墙壁上,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强烈压抑着内心的燥热,他染了风情的绝色谪颜上有惬意的笑容绽开,只听得喉中发出沙哑的迷离之声,幽幽道:“不曾想,郡主调|情的手段竟如此折磨人……”

“是折磨么?”

顾清惜挑了细长的眉,微微一笑,“那世子觉得自己在这种折磨之下能撑到几时?”

这场无声的较量,谁率先动情谁便是输了,她倒是要看看顾长卿能忍到什么时候……

顾长卿闻言,含笑的唇角绷成了一条直线,他眸光紧紧的锁着顾清惜,心下黯然,没想到这个小女子心思竟这般狠毒,连这种事情也当成赌注来玩,如此挑拨他的身体只是为了报刚才之仇!

之前他抱紧她强行索吻她不曾动情,如今她反过来调|戏与他,目的只是为了看他忍不住诱惑而露出求爱的眼神与放荡发|情的样子是么?

两人之间的耐力考验,谁忍不住,谁就是输了!且不光是输掉了面子还输掉了里子,试问,他一个大男人若是受不住她故意的挑|逗诱惑而败下阵来求欢,如此一来,他今后还有什么脸面来见他?

见一次,岂不是就要被狠狠的鄙视一次?

这顾清惜年纪不大,却是有这样的手段,实在是厉害之极!

相同其中关键所在,顾长卿心下不免恨的痒痒,这顾清惜未免太狡诈阴险,竟试图用如此手段来羞辱与他!

可恶!着实可恶!

他现在身下二弟可是越发肿胀的厉害,恨不得直接将她揉进自己体内吃干抹净,然而碍于这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他却只能咬牙硬撑,不愿在她面前露出丝毫的欲|望,不想被她轻视与嘲笑……

忍无可忍之下,顾长卿瞪着她,沙哑道:“如此玩法,你就不怕引火烧身?”

“怕,如何不怕?”顾清惜自是怕这游戏玩过了火会招来**之祸,然而纵使是心中恐惧她面上也不愿展现丝毫,只见她面上婉儿一笑,煽动了两排悠长的睫毛,巧笑嫣然道:“虽是怕,但你也休想让我认输,令我向你屈服。”

这场较量,既然是开始玩了,那就要坚持下去,虽笑到最后虽才是赢家。

顾长卿,想要征服她?

呵,末了,谁征服谁还不一样呢……

“不得不说,你的胆子真的很大,令我是很是刮目相看!”

顾长卿低笑一声。

然而,笑声未落,他双手却徒然出击迅速扯过她的身子,一个旋身,将她再次抵在墙上,局势再次转换。

“你这野蛮嚣张的性子,我很是喜欢,想来你这副身体也一定是如你的性情一般很是对我的口味……呵,你说是也不是?”

扭转了劣势的顾长卿,伸手微微捏住了她的下颚,笑意猖狂。

顾清惜瞧着他此刻眼角眉梢都洋溢着的狂妄与志在必得笑容,她眉眼弯弯也忍不住微微一笑,而后扬起了手中白玉腰带,红唇轻勾:“腰带我已为你解好,我对不对你的口味,你大可试上一试……”

闻声,顾长卿凤眸倏地一紧,待看清她手中的物件时,他的脸明显的僵了一僵。

“你……”

他气绝,直勾勾的盯着她,竟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低头,果真是见他月白长袍衣襟全开,露出了里面贴身的中衣……

“该死!”

顾长卿愤恨的磨牙。

顾清惜竟是公然解了他的腰带,而他却是浑然不曾察觉!

“世子,你不是想知道我对不对你的胃口么?现如今我亲手为你解去了束缚,岂不正是趁你心意?如此,你还在等什么,动手吧?”

耳边响起她的柔声细语,顾长卿听闻,霍然回首,眸光阴鸷如刀。

解他腰带不说,还用此刻意来羞辱与他,顾清惜真的是好大的胆子!言辞句句诛心,拿捏人的心思更是巧妙至极,一语中的,直击要害!

她以进为退,以攻为守,竟是巧妙自保之计!

她为他宽衣解带,盛情相邀,已是讽刺嘲笑之意,倘若他现在真的强行要了她,那岂不是等于地痞流氓般的无赖,厚颜无耻?

好一个顾清惜!

他被挑起的一腔浴火,全然被她一盆冷水浇下,尽数熄灭。

现在的他,胸膛里闷雷滚滚,憋屈的鼻子都要冒白烟了。

“顾清惜,你好样的!”

他冷哼一声,放开她,疾退三步,眸光阴狠的瞪着她。

“呵,承认吧,这一局我赢了……”

顾清惜莞尔一笑,精致的眉眼中生了三分魅色,将手中五指宽的白玉腰带凌空一抛,甩给了顾长卿,而后又轻声道:“我说过,能征服我的男人,不会是你,天色已晚,世子请回吧。”

说罢,顾清惜笑着拍了拍手,走到桌前为自己倒了杯凉茶,坐下来慢悠悠的品着。

她悠闲的喝茶,顾长卿却是黑着一张脸,盯着她,不为所动。

“怎么?”顾清惜挑眉,“世子不走,是想要我留着你过夜不成?”

这一刻,顾长卿想要将这毒嘴巴的女子剁成十八块的心思都有了……

暗自吸了一口气,调息了内心的愤怒与憋屈,顾长卿面色恢复如常,将手中白玉腰带往腰间一扣,整个人又恢复到了之前英俊潇洒的姿态,锦袍罩身,唇角噙笑,玉树临风,俊逸非凡,仿佛之前对顾清惜强吻夺情,暗中较量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顾清惜暗中瞥了他一眼,不语,这人千面万变,神色容貌可谓是变化无常,推门而见他时,长衫白袍凭窗飘逸惊为谪仙,恼羞成怒扼住她下颚征服强吻时霸道邪佞如修罗,而此刻的他笑得却又高贵雍容,灿若桃李,这样的一个人,只能用危险与腹黑四字来形容。

“陈瑞杰死了,将军府只怕不会善罢甘休,我们栽赃陷害怡王府一事成与不成还要另说,现在是特殊时期,你不要轻举妄动,陈淮与陈瑞安再有几日就到京城了,他们父子二人在沙场厮杀多年手段最是狠辣血腥,你莫要被他们查处端倪来,做任何事情前要先于我商量,懂么?”

顾长卿负手在后,一步一步踏步到顾清惜面前,柔声叮咛道。

“不用你说,我自也是明白。”顾清惜眉眼不抬,继续喝茶。

现在将军府已是一团糟,陈瑞杰身亡,陈氏父子又被遣入京城,将军府此刻怕已是处处戒备森严,最是不能轻易妄动,一旦被抓到把柄,想要脱身可就是难了。

顾长卿看了她一眼,道:“我走了,你早些休息吧。”

顾清惜翻了翻白眼,若不是他闹事,她早就歇息下了,他还好意思说?

“走吧。”

“嗯。”

顾长卿轻哼一声离开,然而还没走两步耳尖忽而一动,紧接着将手中玉扳指发力猛射而出,霎时间只见绿光一闪,扳指砰的打向东面墙上的窗户,雕花的窗户立刻被内力震碎成无数碎片,木屑飞扬间有人闷哼一声,一道黑影滚了进来!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