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公然叫板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0:41 字数:3272 阅读进度:136/447

“姨娘没听清楚么?那我就在说一遍,往后公主府的一应事务都全权交给了祖母,祖母现如今是这府上的掌权人。”

顾清惜坐在那里,恬静的笑着,清澈的眸子笑盈盈的看着陈氏错愕惊讶的脸,她慢条斯理的说着,仿佛对舍弃这公主府的权利一点儿都不在乎,将这权利当做了抹布随随便便的甩给了老夫人。

顾清惜越是说的这样风轻云淡,那厢陈氏听了却是越气的厉害。

陈氏扭头看向顾清惜,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手中的帕子气急败坏的拧来拧去,一时间竟气过了头不知道什么说好!

这老夫人自打她与沈弘业好的时候就看自己不顺眼,两人一向不对盘,原本表面和气的关系也自从进公主府被顾清惜当面翻搅一番后更是彻底的闹僵了!

老夫人是个心眼小且势利眼贪财的人,一心气不过自己的儿子入赘公主府受压迫,所以她才自作聪明的将老夫人从乡下接来,正打算着让老夫人与顾清惜相斗,她平白捡现成的便宜就行,只是她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顾清惜竟将中馈权双手奉献给了那老不死的!

这下,那老不死的得了势,一定会处处给她下绊子,给她小鞋穿不可!

陈氏心里的怒气是翻江倒海的激荡,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瞎忙活一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显然,这顾清惜与老夫人是打算穿一条裤子,一个鼻孔出气来对付自己了!

这让她如何不生气

陈氏的眼睛在老夫人与顾清惜身上来回的看,胸口气的一鼓一鼓的,明明是气的要死脸上却还是不得不笑出花来,强装镇定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贱妾一点儿消息都没听到?”

顾清惜望着陈氏脸上笑的比哭还难看的神色,淡淡道:“府上作祟的小人太多,清惜年幼打理偌大的府邸不免有些吃力,更因为疏忽,识人不清使得祖母险些被二妹所毒害而亡,清惜为此深感愧疚,故而在祖母转醒后就将这府上中馈权交给了祖母,祖母这一生吃的盐都比清惜吃的米还要多,清惜相信,祖母会将公主府打理的井井有条的。”

陈氏的脸色在听到沈菀乔陷害老夫人的话时,明显的又难看了几分,顾清惜这话分明就是故意挑刺的,让老夫人对她更加是恨之入骨!

果真,老夫人面色不善,三角眼中迸射出一抹寒光来,斜楞着眼睛看来,凉声道:“亏的我老婆子福大命大,不然早就没命了……”

与老夫人的眸光接触,陈氏的心里不免一个咯噔,总是感觉老夫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恐怖,仿似是知道了她吐血中巫蛊之术并不是乔儿所为而是她……

倘若真的是这样,那依着这死老太婆锱铢必较的性子,一定会将她往死里整的!

陈氏拧了拧帕子没说话,这个节骨眼上她说什么都不如不说。

身后的沈菀秀大抵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如此受尽挤兑,死三下四的模样,登时,她杏眼睁的滚圆,一瞬不瞬的锁住顾清惜,看那架势若不是碍着这么多人在场,她大有扑过来抓花她脸的狠劲!

顾清惜投射出去一个轻蔑的眼神,唇角轻轻一笑,但那笑容却是不带丝毫的温度,冷的结冰。

沈菀秀要是知道好歹就该窝在院子里老实本分些莫要来招惹她,不然她一定会让她的下场比沈菀乔更惨烈上十倍!

二房的孙氏是个精明的,她一双妖治的桃花眼在满屋子的人身上飘来飘去,柔柔的给自己打着团扇,仿似对着屋中人的暗中较量很是感兴趣,不由的想起来个添油加醋的好主意,笑道:“那依着老夫人说,去将军府咱们花多少钱去才算是体面?”

老夫人眼睛顿时一眯,慢悠悠的看向了陈氏,似笑非笑道:“库房账面上没有多少闲置的钱财了,去将军府的钱只怕要让陈姨娘动用些私房钱来补贴家用了。”

陈氏眼皮子猛的一跳,暗骂这老不死的是个猴精,竟会偷奸耍滑!竟让她出钱!

“老夫人,公主府外头的田产和铺子都经营的很好,每月进项也不少,这库房怎么就没了钱呢?贱妾一个区区的妾室,哪里有钱来充公?老夫人这话实在是为难贱妾了!”

老夫人闻言,笑了笑,“陈姨娘何必在我老婆子面前哭穷呢,要知道这些年你中饱私囊敛财可是敛了不少,你若真是没钱,那么将军府这档子事咱们公主府就不去凑热闹了,去了掏不出钱来入账,也是平白丢尽了公主府的颜面。”

陈氏当即气结,要知道将军府可是她的娘家,死的可是她的亲外甥,她这个当姑母的怎么可能不去!若她是沈弘业的正妻遇上这事情肯定是要亲自正儿八经的操办的,可偏偏她却是个妾,妾也就罢了可眼下却是被老太婆故意压制的死死的,公主府要是没人去,她的脸往哪里搁?回头她还怎么去见她的兄长大嫂?

这个挨千刀的死老太婆!竟用钱财来要挟与她!

陈氏心里头将老夫人骂了几百遍。

陈氏咬牙,“公主府要是不去,这颜面上怎么说都挂不住,相爷在朝堂上也只怕是抬不起头来,公主府家大业大若说拿不出这么点钱来谁也不信的,既是老夫人开口说账面上没钱,那贱妾就回去变卖些首饰来补贴公用,毕竟这脸面还是得要的!”

见陈氏被逼的松了口,老夫人暗自笑了,心道想跟她斗陈氏还太闲嫩了点,要知道她看中的可不是陈氏吐出来的这点钱,她要的可是她私吞的全部家当!

“陈姨娘到底是大户人家出身的,是个明事理的,等回头我老婆子会将你的深明大义告知弘业的。”

老夫人幽幽的说着,面上挂着胜利得逞的暗喜之色。

大户人家出身?

陈氏听了忍不住叫骂,事后戴高帽有什么用!尽是虚情假意!

“就是不知道老夫人打算付多少人情钱?您说个数,贱妾也好看看典当多少首饰才够数。”陈氏皮笑肉不笑的跟老夫人打太极。

“公主府好歹在京城中也是有头有脸的,去将军府这样的门第,这钱自然是不能少了,五百两就够了。”老夫人端起茶碗来,慢条斯理的浮动着碗中的茶叶,风轻云淡的说道。

“五百两?!”

陈氏惊呼,你怎么不去抢!

老夫人轻抿了一口茶水,抬眼淡漠的看了一眼陈氏,道:“嫌少了?老身在追加点?”

“不,不是!”

陈氏暗暗叫苦,她早该是料到这死老婆子得了机会会狮子大开口的,后悔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这赔本的买卖!

可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只能打破牙齿往肚子里吞。

顾清惜一旁看着陈氏那菜绿色的脸,一勾唇,轻轻的笑了笑,果真,用老夫人来对付陈氏,是个明智的选择。

“行了,这事就这样定了,没事就先散了吧,后天,惜儿陪着我去,你们谁要是想去的也一并跟着吧……”

顾清惜起了身,暗道老夫人竟是要亲自去,她这是迫不及待的要想在京城权贵中露脸了么?呵呵……

出了福寿堂,回到清韵阁时,屋中已坐了两个人。

“清惜姐姐!”

顾明语眼睛弯弯,笑着就扑了过来,拉着顾清惜的手道:“我可是想死你了!”

顾清惜先是看了一眼一身紫金蟒袍的顾长卿,而后才冲顾明语一笑,“这才分开多久,你就这样想我?”

“那可不是,一日不见你如隔三秋啊!大哥,你说是不是!”

顾明语一脸明媚的笑意,朝着顾长卿扑闪扑闪的眨眼间,显然这话是拿来形容顾长卿的。

“就知道耍嘴皮子,还不让你……清惜姐姐坐下。”

顾长卿颇为无奈的瞪了一眼顾明语,这丫头嘴巴就是能说,若是可以,他真想拿吃食堵上她的嘴让她消停消停。

顾明语得了命令,当下就拉着顾清惜紧挨着自己坐了,然后指了指桌上堆积成山的东西,道:“清惜姐姐你看,这些都是我与大哥给你带来的补品、药膳,听说你睡眠不好,我还特意将大哥的水沉香拿了来给你。”

顾明语噼里啪啦的说着,其实这些话都是说给门外守着的丫鬟们听的,末了她凑上顾清惜的耳边,小声嘀咕道:“这些都是大哥亲自准备的,不假人手,连我都不让碰一下,说是要给你最好的!嘿嘿……”

顾清惜微微愕然,转头看向顾长卿,记得早上时他说过要送些东西来,她婉言拒绝了,不曾想他却还是执意送了来,且还都是亲自准备……

看了一眼桌上罗列的大大小小的锦盒,顾清惜心头似有温泉流淌而过,轻声道:“有劳世子挂心了,这些东西……”

“叫我长卿,或者卿……”

锦衣玉带的顾大爷凤眸微眯,薄唇勾笑,正是一脸温柔笑意的凝望着她。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