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悲伤成河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0:55 字数:3472 阅读进度:149/447

“呵,洞下是养着的一群毒蛇,他即便是没被箭射死也会被毒蛇的牙齿撕碎!你既是如此念他,小爷就送你下去与他相会!”

弯刀架在脖子上,陈瑞安恶狠狠啐了一口,揪住顾清惜的衣领,将人推向黑洞塌陷的边缘。

顾清惜脚步在边缘打颤,望着漆黑一片不见光影的黑洞,久久听不见里面传来任何声响,她不知道坠落下去的顾长卿到底是生还是死,然,残害顾长卿至此的仇人就在眼前,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死去,更不能让陈瑞安从密道逃遁,将军府的人一个也不能活!

她死,她也要拉着陈瑞安陪葬!

顾清惜眸色一沉,猛的张口咬上陈瑞安架刀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

“啊——”

毫无预防的陈瑞安哀嚎一声,手臂一阵撕心裂肺的疼,他一掌劈开顾清惜,再看自己的胳膊上已是鲜血淋淋,少了一块肉!

“你!你!”

陈瑞安两眼凸出,简直是不能相信顾清惜就这样一口下去,硬生生的撕扯掉他的一块血肉来!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

“呸!”

被一掌震开的顾清惜,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她冷眼望着陈瑞安痛苦狰狞的面目表情,吐出了口中的一块人肉,这一咬,她用尽了全部力气,恨不得将他骨头都咬碎!

“贱人!”

“我要杀了你!”

被激怒的陈瑞安,此刻化身为一头猛兽,手中弯刀划出一道冷冽的光,他直冲而来,直取顾清惜项上人头!

见弯刀来势凶猛,顾清惜心下一骇,忙去拿掉落在地的软剑,然而她速度再快,却也是快不过在沙场上身经百战的陈瑞安,不过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弯刀已近在眉梢!

这一刻,顾清惜瞳孔骤缩,瞳仁中倒映的是那近在咫尺的寒光冷闪!

这一刻,陈瑞安唇角冷笑,眉眼里倒映的是她恐惧之下的苍白容颜!

“受死吧!”

一声几近地狱魔鬼发出的狞笑,陈瑞安的弯刀直刺顾清惜纤细的脖子!

顾清惜骇然的睁大了眼!

今日难道注定要命绝于此?!

顾清惜心有不甘,然而弯刀眼看要刺穿她的喉咙……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就在她以为要死掉的刹那……

咻——

一道白光恍若奔雷闪电从地下炸裂而出!

白光直刺九天,垂直而上,锋利的剑刃划过银白花火一束,猛穿那持弯刀的手骨而过!

嚓——

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半条手臂被巨力刺穿撕裂,横插在白光之上,铎的一声钉入头顶房梁的横木中!

哐——

弯刀从五指之间掉落,砸在地上,弯刀上镶嵌的五彩宝石碎了一地!

血——

如漫天飘洒的雨水洒落,将地染成一片鲜红!

“啊——”

幽深的密室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声!

陈瑞安两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突然被砍去的半条手臂,呲目欲裂,高达的身躯砰的跪倒在地,他捂着自己的手,痛的将头碰碰的戳在地上,恨不得要死过去!

手臂被硬生生的用剑砍断,这血肉被撕扯的痛,令他整个人都在打颤,他伏在地上,像受伤的野兽,嚎着嗓子凄鸣!

突如其来的变故,将顾清惜整个人震慑住。

她双手撑在地面上,缓缓抬头,怔怔的钉着头顶横木之上刺入的承影剑,怔怔的看着承影剑上面穿插着陈瑞杰的手,那手还在激烈抽搐着颤抖着,如同它的主人一样,似是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血,一滴,溅落在顾清惜的脸上,温热,甜腻,血腥……

“长卿……”

顾清惜呆呆的呢喃,忽然,她苍白的脸色上忽然绽放出一抹狂喜!

他的剑还在,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长卿!长卿!”

泪从眼角溢出,烫伤了她的脸颊,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爬向那黑漆漆的洞口,对着那没有丝毫光亮的洞口,一声声的急切的呼唤!

“长卿!”

“你在哪里,快出来!快出来啊!”

顾清惜趴在洞口,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簌簌的落下,重生异世,她从来没有如此的心神狂乱过,从来没有如此的恐惧过,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想要,什么也都不管不顾,只想要见到他安然无恙的出现,出现在她面前!

然而,她叫唤了那么久,却是迟迟不见他的身影浮现,黑漆漆的洞口里连一点儿的声音都没有……

燃起的希望之火,似乎就要在她一声声的悲鸣中熄灭,她哭着,脸上泪水与血水蔓延,蓬头垢面的她狼狈的像极了流浪的猫,可怜兮兮的趴在洞口,双肩抖动,哭声不止……

“长卿……”

她喊的累了,嗓子也哑了,身上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匍匐在那里,陷入绝望。

他,不在了么?

他,是用尽了一切的力量射出承影剑,只为砍断陈瑞安那刺向自己喉咙的刀么?

他,是花费了最后一丝的心血,想要兑现他的诺言,保她一生安好无忧么?

“长……卿……”

顾清惜哽咽的低低唤着他的名字,忽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那哭声如此的凄惨哀绝,悲伤的似要将心肺都要哭碎了,她趴在那里,眼泪如决堤的海水,冲刷而下,心中的希望一点点的磨灭,悲伤逆流成河……

“你在哪……出来,快出来啊……”

呜咽的声音似秋风卷起落叶,吹冷了漫天的凄凉,幽暗的密室里,回荡着她经久不绝的哀鸣。

她哭着,眼睛红肿一片,陷入悲伤沼泽的她,浑然不知身后的陈瑞安,已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捡起地上掉落的弯刀,一步一步走来,瞄准了她的后心……

“去死吧!都统统去死吧!”

陈瑞安如暴怒发狂的狮子,一刀狠狠刺下!

听到这一声怒喝,顾清惜却是一动也不动,甚至连躲闪都没有,她只是怔怔的望着那黑漆漆的洞穴,如果他已死,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为救她,不顾一切,她也可以为他,舍弃生命!

“长卿,等我……黄泉路上,我是你的妻……”

顾清惜闭眼,一滴清泪坠下脸颊,等待陈瑞安刺下的那一刀!

“傻瓜……”

一声低低的浅笑。

从洞中传来。

温柔的似三月的阳江春水,吹起一池的柳叶翻飞。

顾清惜霍的睁开眼!

撞入他深邃幽深的凤眸之中,那一双眉眼,潋滟无双,国手丹青,难描其姿。

见到他。

这一刻,顾清惜突然想笑,笑意未出,她却又有点想哭。

她呆呆的望着他,最后却是不知笑还是哭好,狼狈的脸上扯出一抹不伦不类的表情,竟是难看的要死。

“你这个样子真丑……”

他看着她脸上的不知是哭还是笑的神情,心底里忽然软成了棉,他低笑一声,伸出手来,捏了捏她的脸……

下一刻,他从洞穴中腾空而起,抱紧了她的身子,就地一滚,就这么轻易而又危险的避开了陈瑞安刺下来的刀!

这一滚,他将她护在身下,见她胸口起伏剧烈的喘息着,见她布满污秽却也难掩清丽绝色之姿的脸,见她那微微张着的唇瓣……

他凤眸染了迷离之色。

顾清惜,听见他低低的声线响在耳侧,带着浅浅温柔的笑意,听着那靡靡之音,她恍然觉得一阵春风拂过,万千梨花都在一霎那开了。

“我真的想吻你……”

顾清惜心神颤了颤,眸光恍惚的盯着他,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天地之间,她的眼中似乎只剩下了他,那低低柔笑的声线似那带了勾的鱼线,挠着她的心,一瞬间全身如被下了蛊,竟是软成了一滩水。

耳根滚烫,她知道那里已烧成了晚霞。

然而,他的声线忽然顿了顿,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幽幽的惋惜。

“可是……现在还不能……”

话音一落,环绕在她身上的温暖突然撤去,黑袍在眼前掠过一道光影,翻云飞涌间,他下腿踢出,一脚折断身后袭击而来之人的腿骨!

陈瑞安闷哼一声,还未来得及后退,顾长卿的手已咔嚓一声捏上他的脖子!

砰的一声,将他整个人抵在石壁之上!

高举的手扼住他脆弱的咽喉,极度缺氧的陈瑞安将双腿拼了命的挣扎踢动着,然而却是不能撼动他丝毫。

“半日殇的毒,是滇国独有,你的那些言辞不过只是能糊弄圣上一时而已,你当真以为自己与滇国部落勾结的秘密无人知晓么?”

顾长卿微抬着着脸,棱角分明的唇绷直成嗜血的弧线,指尖一渡力,陈瑞安的脸顿时涨成紫黑色。

“你……你……”

陈瑞安挣扎着双腿,不可思议的瞪着顾长卿,他张着嘴,似是想要说什么,但却又是什么也说不出。

顾长卿邪狞一笑:“今日,将军府的灭门惨案只不过是被滇国杀手一手摧残而已,你大可放心,这事与本世子,绝不会有丝毫的瓜葛牵扯!”

说罢,顾长卿手指用力,只要在捏紧上一分,陈瑞安的喉咙就要被骨头刺出个血洞!

咔——

这时,忽然一把金刀凌空横劈而来,带动周遭空气呼呼猎响!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