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逃亡灭火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0:56 字数:3405 阅读进度:150/447

五尺长,三尺宽,缀八枚金环的大砍刀,忽如疾风而至,顾长卿凤眸一沉,掐在陈瑞安脖子上的手讯速收拢,他身形不过是一个躲闪之间,气息奄奄的陈瑞安已被陈南城一把拽到身后,拖行十丈之远!

陈南城手在墙壁上一扣,顿时地下闪现出一个四方通口!

“密道!”

顾清惜惊呼!

顾长卿眯眸!

两人俯冲过去,却已是晚了半步,只见陈南城一脚将陈瑞安踢了下去,通口闪电般闭合!

密道闭合的刹那,整个地面开始剧烈的晃动,犹如地震狂舞,头顶上的横木轰然断裂,四周墙壁坍塌成片,地面蹦现出无数道裂痕,轰隆声阵阵耳鸣刺耳!

“密室要坍塌了!快走!”

顾长卿大喝一声,拉起顾清惜发足狂奔!

“休想!”

陈南城手中金刀斩挥而来,虎虎生威,耳边一阵罡风而至,顾长卿拉顾清惜错步猛的一闪,顾清惜整个人撞向墙壁,而下一瞬,金刀闪至,险险擦着顾长卿胸膛而过,刺啦一声将他胸前黑袍挑开一片!

顾长卿凤眸乍沉,阴冷的目光锁住陈南城,呵斥道:“老将军,你不要执迷不悟!”

密室坍塌,再不走,谁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顾长卿,你害我将军府家破人亡!还妄想活着出去?哈哈,纵是拼了我一条老命,也要将你魂葬于此!”

不过是半天时间,将军府被夷为平地,所有至亲皆被屠杀,陈南城早就是气红了眼,恨不得将顾长卿挫骨扬灰!

“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顾长卿勾唇冷笑,“将军府百年基业,一世清名,全都毁在了陈瑞安手中!老将军你可知,你方才放跑的嫡孙正是与敌国勾结,试图大开国门?你自诩以清流之辈自居,殊不知自己的儿子嫡孙早就将将军府变成了众矢之的!今日我不大开杀戮,终有一天圣上的铁骑也要将将军府夷为平地!你要怪,就只能怪家门不幸!怪你纵容儿孙夺我爱妻!若不如此,将军府何来灭顶之灾!”

顾长卿一字一顿的说着,气势如虹,铿锵有力,一副铁骨铮铮!

顾清惜听着,却是为他口中那一句爱妻,而心灵大震!扣着石壁的手,一寸寸收紧,心口有不知名的潮流在激荡回响……

“爱妻?”

“哈哈哈哈!”

陈南城忽然仰头大笑,手中横握的金刀圆环被晃的一阵刺耳炸响,乱石坠落,地面摇晃中,陈南城看了一眼顾清惜又看了看顾长卿,讥笑道:“皇家贵胄,泼天富贵,如何能容你们乱|伦!今日老夫就送你们下地狱,去做一对亡魂夫妻!”

说罢,手中金刀一挥,携万千雷霆之势袭来,顾长卿耳鬓墨发被杀气激荡飞舞,金刀将至,他尽腰忽而向后折去,将身子弯成一张弓,刀锋擦着他下颚而过,顾长卿眸子一眯,腿下横扫,直踢上陈南城下盘之处,陈南城腿下一踉跄,顾长卿身子一个九十度翻飞,勾拳击上陈南城下巴骨的同时,脚下出力,一脚提上他手中紧握的刀柄,刀柄一滑,脱手而出,嗡的一声横插在地面翘起的一块石板之上!

顾长卿轻而易举的卸了他手中兵器,那金刀刀刃刺入石中,劲力未消,整个刀柄都在颤抖不停,刀环发出嗡嗡叫喧之声,犹如龙吟长啸。『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陈南城老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没想到自己用了一辈子的金刀在顾长卿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而他的手因他那一踢,两条手臂都被震的发麻发颤!

两相对峙,这时头顶上的横木咔嚓一声断裂,碎石与泥土合同断枝残木似暴雨倾盆而下,眼看宽大的梁木要砸落在顾长卿身上,顾清惜心猛的被提到嗓子眼中,大喝一声:“小心!”

她这一喊,顾长卿身影如蛟龙腾海,一个飞身旋转堪堪避开那砸下的横梁,而正是因为他这一躲闪的刹那,陈南城已飞身急退,一把拽住了顾清惜!

“放开!”

顾清惜脸色一白,立刻劈手格挡,然而她那点力气在陈南城眼中无异于挠痒痒。

“放开她!”

顾长卿旋身落地,一瞬间,杀气蒸腾!

“休想!这密室马上就又塌了!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陈南城犹如疯了一样,狠狠扎着顾清惜的手骨,一张老脸因愤怒而狰狞恐怖到了极点,“今天,我就让你们跟着将军府陪葬!”

“你敢!”

两个字,从顾长卿口中吐出,咬牙切齿。

“哈哈哈哈,有本事你就过来,老夫不知这一次是你快,还是我快!”

说罢,陈南城的手已经扼上顾清惜的喉,疯笑道:“只要老夫在轻轻一用力,就能拧断这美人的脑袋!你要想让她死得快,大可冲过来!”

顾清惜疼的额角冷汗刷刷直流,脸涨成了猪肝色,陈南城这是在拿着她在威胁顾长卿,眼看这密室要坍塌,陈南城钳制住自己,便是等于束缚了顾长卿,如此情景,顾长卿断然是做不到抛弃她一个人冲出去的!

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

顾清惜心里头咒骂连连,决不能因为她,而断送了顾长卿的性命!

顾清惜强忍着快要窒息的难过,脑中忽然响起自己身上似乎还带着可以救命的东西!

玉牌!

从侍女绿腰身上顺来的玉牌!

顾清惜挣扎在喉咙间的手,立刻闪电般摸向自己腰间,触手冰冷的玉感,令她心头一阵狂喜!

啪!

玉牌碰上石壁,瞬间断裂成片。

听见声响,陈南城霍然回头,而就是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顾清惜手中碎裂的玉片刺拉划向陈南城脖间动脉!

陈南城,瞳孔一缩,想要扭头躲闪,然而却是已晚!

血,温热的血顷刻间喷出,糊了顾清惜一脸!

“贱……”

陈南城大骂的声音,破碎在喉咙之间。

逃生机会只在这一刻!

顾清惜曲肘成拳,砰的一声狠撞陈南城的脸,陈南城吃痛,手下力道微松,顾清惜趁机逃脱,陈南城立刻去抓,顾清惜的身子却已是突然一歪,整个人趴到在地,就势一滚,瞬间滚出三四丈远!

而就在这时,顾长卿挑起石板上插|入的金刀,脱手而出,直射陈南城胸膛而去!

“啊——”

喉咙里发出一声如鬼哭的惨叫,金刀刺穿他胸膛,将他横穿而过,死死的钉在石壁上,血散了一地!

砰——

又是一根横木砸了下来,顾长卿飞身越过,一个回旋,将横木上的承影剑抽出,以奔雷闪电的神速抱起顾清惜,脚下生风,疯狂逃亡!

身后横梁石壁轰然坍塌,地面起伏断裂,墙壁上的火把掉落在地,燃起一片火红亮光,碎石木屑飞扬中,顾清惜被他狠狠的按在胸怀,用他宽阔强健的身躯为她搭起一方寂静天地。

飞沙走石在耳边呼啸,顾清惜伏在他胸膛,抬眸,一瞬不瞬凝望着他……

看他俊逸的侧脸在光影重叠中勾勒出绝世无双,看他凤眸深邃在万千危险中坚定方向,看他棱角分明的唇在奔跑中扬起神采飞扬……

丝丝缕缕的墨发如光滑无匹的丝绦,一缕缕,一丝丝,扫上她的眉眼,抚摸上她的鼻尖,遮住她因钦慕而含笑的唇瓣……

她痴痴的望着他……

他感应,回眸一笑……

两道眸光热烈交织,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们彼此,身后火光冲天,身后房梁坍塌,与这一刻都仿佛消失退避。

耳边,有的只是急速呼啸的风声,眼中,有的只是彼此迷离的眉眼……

天地间静谧无声……

砰!

棺木入口传来一声巨响。

顾长卿怀抱顾清惜,从洞口冲锋而出,黑袍呼啸,墨发如歌。

身后轰鸣声如闷雷诈响,身后整个地面坳陷,将军府房屋在这一刻尽数坍塌,断臂残骸与火光之中燃烧殆尽。

漫天的黑烟滚滚,血色成河。

他怀抱她,岿然不动,只是用那深邃惑人的凤眸紧紧的锁住她,那凤眸中灼灼热烈的光,似要将她融化!

“世子殿下,您的衣袍似乎着了火?”

顾清惜被他这样一瞬不瞬的看着,忽而抿唇一笑,容光灿如春花。

这时,顾长卿似才意识到自己黑袍衣裾正被一簇簇的火苗添|舐着,他淡淡看了一眼,风华妖|魅道:“唔,看来得先找个地方灭灭火才可……”

火舌已经添上他的脊背,而他却依然是笑的风轻云淡,闲情惬意。

他笑着勾唇,望她:“你陪我。”

话音方落,耳边忽闻疾风呼啸,顾清惜已被他带上云端飞翔。

夜辰,站在树上,望着火光冲天的将军府上空,自己主子怀抱美人御风飞翔的景致,不免羡慕的咂了砸嘴巴,将手里的长剑挽出一朵流光溢彩的剑花,笑道:“啧啧,这主子真是越来越风|流成性喽……说啥灭火,明明是去点火的嘛……”

一道嫣红的火光如坠流星划过帝京的晴空,坠向郊外青山绿水清静山林。

砰砰——

一处波光粼粼碧湖水,突被天外来客溅起一片莹白水花!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