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冤家路窄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1:58 字数:3313 阅读进度:197/447

四国盛会。

凡三品以上官员及其家眷都可进宫赴宴,共襄盛举。

顾清惜早早就收拾妥当带着束墨与卷碧出门。

公主府正门前,停靠着一辆明青色马车,在此等候沈菀乔的风意潇轻撩了车厢幕帘,这一挑的光景不见沈菀乔前来却是远远的看见了顾清惜。

秋日的阳光打在公主府的青石板路上,顾清惜着一袭绚烂绣孔雀花纹绮罗长裙,挽作美人髻的乌发中斜插一支流苏金步摇,眸蕴秋水,眉藏春山,出尘绝俗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正是步履轻盈,款款而来。

她这一身装扮样式虽简洁然而令人看一眼却是心生绝艳,风意潇漆黑的眸子一紧,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他不愿再看一眼,哗的一声将帘幕放下。

远远的,顾清惜看着那车厢帘子在风中浮动,顾清惜微微一笑,风意潇不愿见她,殊不知他更是不愿与他会面。

一大清早就等候在公主府,不可谓不用情真切,沈菀乔作为一品丞相沈弘业的庶女纵是最近声名狼藉但还是可豁免进宫的,然而风意潇却等候在此一定是心忧佳人单独进宫会遭到挤兑或者刁难,故而才前来接应沈菀乔,这份心思真的令人十分感动呢。

顾清惜面上挂着微微的笑,眸光一瞥间,却是见到沈菀乔从东边花园中而来,一身月白绣藕荷色折枝花素色长裙,头上朱钗点点,姣好的芙蓉美面柳眉纤长,眸亮如星,虽青云观的日子清苦使得她憔瘦许多,但美人仍旧还是美人,那一副皮囊还存着天香之色。

此刻,沈菀乔弱柳扶风般盈盈走来,见到顾清惜那一刻她心中无疑是极恨的,恨不得上去用指甲抓花她的脸,然而她却知道风意潇的马车就等候在门前,这个时候容不得她有丝毫的失礼行为。

“大姐。”

娇而柔的声音如三江春水,沈菀乔微微向顾清惜欠身行礼。

顾清惜垂眉瞧着沈菀乔那虚伪的样子,不由失笑,道:“逢场作戏,妹妹难道就不累么?”

沈菀乔的手一紧,霍的抬头,立刻想要骂回去,然而话将要冲口而出,沈菀乔却是看见风意潇下了马车踏步走来,她愤怒的脸色立刻化作一抹被欺负受委屈的样子,低头道:“妹妹不过是好心为姐姐请安,姐姐何必这样辱骂与我……”

说罢,她还像模像样的拿着帕子压了压眼角那并不存在的眼泪。

“乔儿!”

风意潇阔步走来,纵是没有听见沈菀乔那无辜小羔羊的话但却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她低头抹泪的那一幕,不自觉的就认为是顾清惜在欺凌他的未婚妻了!

风意潇走来一把拉住了沈菀乔的手,道:“郡主身份尊贵,寻常人的请安示好她是看不在眼里的,如此你又何必如此卑躬屈膝我们走吧!”

沈菀乔面上立刻又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小声道:“意潇,你不可以这样说姐姐的……姐姐她,很好……”

意潇?

顾清惜突听得沈菀乔这样亲昵的称呼风意潇,她身上不由一阵冷风刮过,暗叹这真真的郎情妾意啊!

顾清惜眉眼轻抬扫过风意潇的脸庞,笑道:“风丞相这次到是乖巧,见了本郡主没有直呼其名,本郡主心里很是欣慰!”

“你……”风意潇眼中闪过一抹愤怒,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却是又被他强制性的压了下去,他不去看顾清惜那唇角上绝色明艳的冷笑,转而便是拉了沈菀乔,大步离开。

顾清惜看着那沈菀乔被拉的有些踉跄的步伐,优雅的抚了抚衣袖上金丝银线勾勒的繁复花纹,笑了笑。

“郡主,这风丞相难道是一点儿都瞧不出二小姐的虚伪么?”束墨有些愤岔的说道。

“不用着急,很快,他就该知道他的未婚妻的真实面目了……”

顾清惜眸光幽幽的望着风意潇的马车离开公主府门前,她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道:“时间不早了,怎么不见三小姐出来?她那样一个喜欢热闹的人迟迟不曾出现这还真不像她的作风……”

“郡主,奴婢打听到三小姐说是身子不适不参加宫宴了。”卷碧回话。

顾清惜失笑,“她那身子看来是糟糕透了……”

沈菀乔在京日子有限,沈菀秀想要做些什么也就该在这两日了。

“清儿与徐昊那里可都是交代了?”

“郡主放心,奴婢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让他们兄妹盯紧了三小姐的一切举动。”

“好,如此我们就尽快入宫吧。”

四国盛会,宫门大开,金光璀璨的宫门前走动着数不清的马车与衣着华丽的人群,顾清惜背靠在车厢壁上假寐,突然马车猛的颠簸起来,顾清惜的身子被颠的向前倾去,额角撞上车厢内的矮几上,登时痛的她低哼一声,捂着额头皱紧了秀眉。

“郡主!您还好么?”

车厢内的束墨与卷碧两人也因这突如其来的颠簸被撞得身子险些散架,两人的脑袋狠狠的撞上了车壁上一阵头晕眼花,然而她们更是担忧顾清惜。

“我没事。”

顾清惜捂着额角,轻声的说着,这时马车停了下来,顾清惜又道:“问车夫发生了什么事!”

束墨挑了车帘子探出头去,听得车夫说道:“是荣王府的马车在后面撞了我们的马车!”

荣王府?

顾清惜眸子一冷,荣王府位居四大王府之手怎么会做出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时,哼,干下如此行径的人算来也只有那没脑子的薛妤婷了!

顾清惜撩了车窗帘幕去看,正是见荣王府的马车从后面赶到侧面与她的马车并驾齐驱,世子妃薛妤婷正也是撩了车帘向顾清惜看来,两人眸光交汇,薛妤婷涂了胭脂的红唇露出一抹故意嘲讽的冷笑。

“郡主!这荣王世子妃真是太嚣张了!竟在宫门前公然撞我们公主府的马车!”卷碧从车窗看去同样是见到了薛妤婷那得意洋洋的脸色,心里顿时是气的不得了。

顾清惜放下车帘,眸子眯了眯,她自然是知道薛妤婷这是在故意报仇,报上次菊花宴她将薛妤婷拽下湖水险些溺死的仇恨。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实在是好极了。

顾清惜揉着被磕红了的额角,幽然一笑,说道:“她撞了我们的马车就暂且让她得意片刻吧……这宴会时间还长着呢……”

险些害她破相的人,她怎么好轻易放过?

马车缓缓驶入宫门,顾清惜被扶着下了马车,放眼望去处处巍峨宫阙,雕栏玉砌,画栋雕梁,金碧琉璃,富丽堂皇,道不尽的精雕细琢,说不尽的奢华威严。

此时,皇宫正殿中,卫皇与文武百官正召见姜、唐、滇三国使臣与周边前来朝拜的零星小国使者,所以整个御花园里女客居多,顾清惜被宫女引到一处花棚中喝茶暂作休息,才坐下不久,便是看见远处顾明语、裘清涟、风清娴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尤其是顾明语一见到顾清惜整个人简直是凯高兴的不得了,提着绚丽的裙裾就是一路小跑而来,站定在顾清惜面前,黑白分明的明亮眸子眨了眨,娇道:“清惜姐姐你怎么才来,我等你等的真是好辛苦!”

顾清惜莞尔一笑,“我可是没来晚,是你来的太早了……”

顾明语撇了撇嘴,道:“人家还不是早点来想要见你嘛……”说罢撒娇似的坐在了顾清惜身侧揽住了她的胳膊。

“呀,原来我在语儿心中竟这样的重要呀!实在是惶恐!”顾清惜不禁摇头失笑。

顾明语嗔笑着瞪了她一眼,“就是你来的太晚了,你看清娴与清涟表姐人家都早早的到了。”

顾清惜抬眼去瞧,这时,风清娴与裘清涟已来到了这边花棚,两人见到顾清惜微欠身行礼唤了声郡主。

“都已说过好多次,不必这样客套的,快别站着了坐下歇歇脚吧……”顾清惜很是友好的抱之以微笑请她们入座,裘清涟坐下来便与顾清惜说了些嘘寒问暖的话,倒是风清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只顾着低头喝茶,一声不语。

顾清惜眸光柔柔的看了过去,问道:“不知风小姐的腿伤现在如何了?”

风清娴突听到顾清惜与自己说话,她心里有些一惊,惊诧过后又快速的恢复了平静,微微一笑,道:“多谢郡主关心,已经没事了。”

“嗯,没事就好。”顾清惜点了点头。

风清娴见她神色坦然,眸光中并没有对自己的痛恨以及厌恶之色,风清娴放在衣袖中的手指不自然的捏紧,她吃不准顾清惜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日落水她分明在她的眼眸中见到了她的愤怒,怎么现如今那愤怒却是不见丝毫?

是她释然了?

还是她隐藏太深?

风清娴心中这样忐忑着,头顶上却是图闻一声女子的讥笑之声,“都说冤家路窄,果不其然,一入宫就是遇见你们这一帮人!”

众人抬眼去看,见正是薛妤婷与林若兰站在了面前,在她们身后还跟着以她们为首的不少官家小姐。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