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捆绑在车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2:35 字数:3320 阅读进度:220/447

顾长卿闻言抬眸看了看她,轻笑道:“本是不想的,哪知道这副身子不听使唤自己就冲过去了……”

顾清惜叹息了一口气,“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情油嘴滑舌么?”

“你不也是身上带伤?”他笑着抬首,起身走过去与她坐在一旁,“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了?要不要重新帮你上药?”

“我没事,只是皮肉伤,你还是好好关心自己吧,你身上中了毒。”顾清惜心底有着亏欠,他为她受伤,她总觉的于心不忍。

“没这么矫情。”他无所谓的轻松说道,试图让她不要在觉得自责,随即换了话题,道:“刚才那些人已被夜宸押下去审问,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该有消息了。”

正是这样说着,窗外飘进一道黑影,来人正是夜宸。

“可查出了什么?”

“回主子!那两人死了!”夜宸声音有些低沉。

顾长卿看了他一眼,“趁你不备,服毒而亡?”

“不是!他们该是执行截杀前就已服毒,只是时间到毒性发作了而已。”

顾长卿眉宇动了动,问道:“宫中拦截你的人,与刚才暗杀的刺客,两帮人马你都交过手,从武功套路来看可知这是不是一批人马?”

夜宸回忆起来,道:“两帮人马身手确实有些不同,宫中拦截之人的招数观之并不是我卫国所有,而刚才那一帮人的套路倒是常见……”

顾长卿的手指扣在桌沿上,一下一下的敲着,“好了,你暂且下去休息吧。”

夜宸退下,顾长卿与顾清惜对视一眼,只见得顾清惜勾了勾唇角轻笑道:“看来,我这命还是个香馍馍,大家都争抢着要来取了。”

“放心,我会查明一切。”顾长卿拍了拍她的手,“时间不早了,睡吧。”

“你要回去么?”顾清惜侧目。

“嗯,我要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顾长卿起身,见她清澈的瞳孔中似是闪烁着隐隐的不舍与流连,他看了心底暖成一团,暗道这小女人终于也是懂得挽留他了?舍不得他走么?

他伸出手来揉了揉她软软的发顶,柔声道:“你身上有伤,乖,好好睡一觉。”

顾清惜抬着头看他,一张巴掌大小的脸在烛光下格外的清秀动人,她呆呆的看着他许久,内心像是在与自己做着强烈的挣扎一般,她的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是一直不说,最后,终于是开了口,声线低迷而略带着恳求,“你今晚上不走,可以么……”

晚宴上面对林若兰与风清娴的各种挑衅她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应付,然而竹林险些发生的一切却是令她害怕,那种恐惧至今都遗留在脑中以至于一闭眼就会显现那不堪的一幕,她不想一个人睡觉,真的不想……

顾清惜这一刻就像个无助又孤单的孩子,她说完伸出两手来抱住了他的腰腹,将脑袋贴在了他身上,声音有些发闷,“别走,留下来陪我,我害怕……”

顾长卿见她这个样子,心疼的都是要被揪起来了,他俯身抱起她来,道:“好,不走,我们去睡觉好不好?”

“嗯……”

顾清惜乖乖的点了点头。

一夜的劳累惊吓,顾清惜身心俱疲,将脑袋窝在他的胸膛,不一会儿就安静的熟睡了过去,顾长卿看她那轻闭着的眉眼,微微颤抖的睫毛,心下涩然,自己为何总是让心爱的人受伤……

翌日,秋光正盛。

顾清惜醒来后身边已没了顾长卿了身影,只是床头上多了两瓶伤药,该是他留下来给她敷伤口的。

穿衣洗漱,用过早饭后,顾清惜坐在了院子里的摇椅上,院子里的树木枝叶枯黄,落叶幽幽,顾清惜问道:“昨夜二小姐可是回来了?”

“回来了,听门房说是用木架抬进门的。”束墨深怕顾清惜着凉给她拿了件厚重的狐裘披上,顺便将打听来的消息如实的禀报。

顾清惜点了点头,眸光看了束墨一眼,见束墨神色平静,态度安然,并没有任何与之前不同的异样,顾清惜便知昨夜发生的一切已被她选择性的遗忘,聪明的丫鬟理该是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束墨不愧是太后手下调教出来的人,知道审时度势。

相信,昨夜她与顾长卿的言辞,也被她所忘却,即便不是忘却那也被封在了记忆中不会轻易拿出来的,如此,甚好,跟随她的人要是这点事情都办不好的,那她也就没必要留在身边了。

顾清惜拢了拢身上的狐裘,眸光一掠,正是见卷碧着急忙慌的走来,停在她面前,小声说道:“郡主,奴婢刚才出去听说相爷不准府医给二小姐看伤,三小姐要带着二小姐出府去寻医呢!”

“哦?”顾清惜眸光闪了闪,脑子里就忽然记起来前几日沈菀秀去了城西郊的事情,她心里明明是恨沈菀乔恨的要死怎么还这般好心的带着屁股开花的沈菀乔出去寻医?

顾清惜心中冷笑连连,只怕这沈菀秀是要有什么动作了吧……

“二妹与三妹个个都是身体抱恙,如何能让她们单独出去,备下马车,我们也跟着去瞧瞧……”

顾清惜笑吟吟的起了身,沈菀乔昨晚在皇宫中遭受了二十大板这会儿怕是走路都成问题了,沈菀秀想要做什么可谓是为所欲为啊,她一直都是好奇,沈菀秀做什么要期盼着沈菀乔回来,看来今天就能得到答案了。

沈菀乔面上看去绵软但骨子里却是强势而凶悍的,她现在都能想象,若是沈菀秀对她有所企图被她发觉后那挣扎愤怒的样子,一个曾忍心对亲生妹妹下毒的姐姐,你还能指望她会束手就擒么?

想到这里,顾清惜便是觉得今天说不定能看到一处好戏呢……

“我们走吧。”

顾清惜带着束墨与卷碧走到门房处,得了特殊嘱咐的徐昊忙上前说道:“二小姐与三小姐共乘一辆马车朝着城西去了,您要的马车已经备好了。”

城西?

呵,看来沈菀秀是真的要带沈菀乔去郊外了?

踏出了朱门,顾清惜正是准备上马车,却是冷不防看见前面一辆马车走来,这马车不陌生正是那日风意潇所乘坐的那一辆。

风意潇这还真的是颗痴情的种子,婚约已经取消了还殷勤的往公主府跑,真是令人感动呢。

“风丞相可是来看二妹的?”

顾清惜见风意潇跳下马车冲他和颜悦色的寒暄了一句,然而风意潇显然是极其不待见顾清惜,可以说一见到这女子他就眉头皱紧,心火旺盛!

风意潇眼神厌恶的看了顾清惜一眼,不说话,径直往府门走去。

顾清惜望着他那背影,不由又是一笑,好心提醒道:“风丞相还是不要进去了,二妹因触怒了父亲而耽误了延医用药,三妹心疼她带着她去寻医了,据说是去了城西的方向,风丞相要是挂念着二妹就不妨跟着去瞧一瞧吧……”

“你口里的话,你认为本相还会相信么?”风意潇没好气的转身,满满的都是讽刺的口吻。

顾清惜明艳一笑,“本郡主何须骗你?风丞相要是不信大可问一问门房,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风意潇冷哼了一声,这时眼观鼻鼻观心的徐昊躬身上前,对风意潇行了个礼,恭敬道:“二小姐出府已有一盏茶的时间了,这会儿风丞相要是去追,兴许还能追的上,要是在晚了怕是就寻不到了……”

风意潇看了门房一眼,甩袖掉头,径直上了马车朝西奔去。

顾清惜看着他的马车在地面上扬起一阵的灰尘,她抿了抿唇角无声的笑了笑,风意潇跟着去了,她能感觉到,这戏似乎是越来越精彩了……

束墨与卷碧猜不透自家郡主为什么要引导风意潇去跟载了沈菀乔的马车,两人彼此看了一眼,各自都觉得领悟不了郡主这高深莫测的含意……

“我们也走,跟在风意潇的后面。”

顾清惜似是心情极好,她浅笑着上了车,皇后已暗示沈弘业要暗中处理掉沈菀乔这伤风败俗之人,然而沈弘业大概是觉得骨肉亲情难已下手迟迟不肯动作,这会儿沈菀秀将沈菀乔带出来,呵呵,这可能还真的是有去无回呢……

顾清惜的马车跟在风意潇之后,沿途向西。

然而后面两辆马车却是如何也猜不到沈菀秀的马车上此刻是什么情景。

沈菀秀的马车已使出了城中官道沿着小路奔驰,车厢内,沈菀秀坐靠在一侧,旁边躺着的是沈菀乔,只是现在的沈菀乔的双手双脚都是被麻绳捆住,嘴巴里还塞了一团布,她躺在那里陷入了昏迷浑然不觉自己已成了沈菀秀的手中猎物。

马车颠簸,过了不多久,沈菀乔眼皮微微动了动,眼珠转了转,从昏睡中醒来,醒来时,映入眼中的便是沈菀秀眼角眉梢都泛着的冰冷笑意。

“呜呜,呜呜呜……”

沈菀乔被她那一脸不正常的笑意所惊吓到,想要开口叫一声妹妹,然而这一出声才恍觉得自己发不出声音来,嘴巴里塞了一团东西!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