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雪夜追杀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3:40 字数:3364 阅读进度:267/447

“你再多说一句话,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顾逸辰咬牙切齿。『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与其和我废话,你还不如令人赶紧驱马,让你的人摆开阵型应战呢!”面对恐吓,顾清惜淡然的笑着。

顾逸辰瞪她一眼,想说什么却是没说,直接撩开车帘,喊道:“快!速度再快一点!放旗花让人来接应!”

一声令下,马车突然加速,顾清惜被匡的身子一个踉跄歪倒在车厢内,而与此同时,她从翻飞的车帘中看见外面雪花飞舞的夜里,砰的一声炸开一朵橘黄色旗花!旗花炸开的刹那,在车厢上守着的人手一个个都飞闪而下,刀剑寒光,准备迎接接下来的一场厮杀……

马蹄飞扬,速度极快!

顾清惜手脚被束缚在车厢内颠的七荤八素,顾逸辰紧张的向后张望,追杀来的人马已经后发而至,身后响起了一阵兵器相交的声响,雪夜追杀,正式拉开了序幕……

深夜,雪花伴着寒风强劲的飞舞!

骑马赶来的杀手,统一黑衣蒙面,三路人马不知谁是谁,但他们今晚的目标却是一致,那便是击杀怡王余党,斩草除根!

所以,在这寂静寒冷的夜里,没有招呼,没有眼神的交汇,但他们个个出手却是一样的同心合力,拦杀怡王的人马,手起刀落,血光飞溅,惨不忍睹……

顾逸辰在车厢内眼看着自己的人手被一个个如同砍西瓜一样的被砍杀,他的心着急被紧紧的揪着,人手有限,而接应的人马还迟迟不来,在这样下去,他与父王都早晚要被截杀的!

“父王!弃车上马!”

顾逸辰牙一咬,作出了果断的决定,“在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追上的!父王先走!我断后!”

此刻情况危机,怡王也深知若不弃车,自己就会落得就地戳死的下场!

故而,怡王点头,豪不拖延,从车厢而出一跃上前方奔跑的马匹,喊道:“砍断缰绳!”

顾逸辰手中剑一挥,马匹身上套着的缰绳被砍断,怡王胯下的千里马顿时四蹄一扬,如箭一般飞奔而去!

原本四匹马匹拉着的马车,因为一匹马的离去而使得马车行进的方向不稳,失去一个向东力量的牵扯,马车开始颠簸起来,余下的三匹马因为眼见另一马脱缰而走,似乎是受了不良情绪,都在瞬间如同疯癫了般,不顾一切的往前冲,仿佛是要追赶上前面单飞的同伴……

马车这一颠簸,顾逸辰伸出去拉着顾清惜的手便是被晃的失去了准头,身子一歪之间,他整个人也跌落在车厢内,两人在车内被颠里面上下左右的起伏,晃的眼花缭乱!

“你给我起来!”

顾逸辰手中的剑咔嚓一声刺入车厢底部,他紧握着剑把来控制自己的身子不在被颠的来回晃动,则再次伸手去拉扯顾清惜。

“不解开我身上的绳索,你这个样子还想带着我逃么?”

顾清惜被颠在车厢的一个角落里,两眼瞪着顾逸辰,说道:“身后如此之多的杀手,你带着我,根本是逃不掉的!且我这人质的作用已经用尽了,你不顾着自己去逃命还带着我做什么?”

“拿你当肉盾!”

顾逸辰面目恨的狰狞到了十分可怕扭曲的地步!

说罢,他大手一捞,将顾清惜整个人都拽了过来,然后,手中剑拔,再次钉在了车厢门板上,费力拖着顾清惜在晃动的车厢里往外走!

顾清惜就这样被当做人肉粽子,被顾逸辰***的拖到了马车前,然后用力一抛,将她整个人扔在了中间的一匹黑马上,顾清惜身子一下子落在马背,她只觉得自己的骨头被震的咔嚓咔嚓响,心里将顾逸辰暗骂了一百遍!

顾清惜被扔上马背,顾逸辰也不在所做流连,立刻要抽剑砍断绳索,然而,还不等他将剑从车厢壁上拔出,眼见一道白光爆闪,套在三匹马身上的缰绳竟被齐齐拦腰砍断!

嘶——

三匹马得了自由,登时四蹄子飞扬,打着嘶鸣,急奔而去!

而没了马匹牵引的马车,突然失去了动力与方向,碰的一声翻了车,骤变突生,顾逸辰抽剑立刻一跃而起,施展轻功,紧跟着那载着顾清惜的马而去!

这时的顾清惜在马背上被颠簸的七荤八素,眼见身后的马车翻滚散架,顾清惜不禁会心一笑。

她扭头去望,正是见一袭紫色锦衣华服的顾长卿,墨发飞舞,徐徐降落在马背之上,那凤眸凝望着她的眉眼,笑意温软……

“来晚了,实在是抱歉……”

顾长卿一笑之间,清艳的笑颠倒众生,他一个旋身将顾清惜紧抱在怀,将她的脑袋用力的按在自己的胸膛里,闭上了眼睛,体会这种失而复得的难言心情……

他将她抱在怀中的那一刻,顾清惜手脚上的绳索已然被他解开,他出手的速度之快,快的令她无从察觉。

鼻息之间闻着他身上的气息,顾清惜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身,道:“想你……”

“没事了,乖……”

顾长卿将她抱紧,揉着她的发,轻柔的说着。

这一夜的颠簸危险,这一夜的相思挂念,终于都是在这一刻,化作紧紧的相拥,千言万语都在心中缓缓流淌……

“真是郎情妾意!”

前方,突现顾逸辰跨马在上的嘴脸,而在他身后,则是一群密密麻麻的黑衣铁骑。

他接应的人马及时赶到了!

顾清惜与顾长卿齐齐抬眸,看他身后那火光映天中,熊熊火把燃烧,将整片雪地都照成了火红之色,黑色的锦衣,黑色的马匹,就连刀剑都是黑色的,顾逸辰的人马面露凶光,像是一头头要吃人肉的野兽……

“老三,你不赶紧去逃命,愣在这里是找死么?”

顾长卿将怀中的顾清惜裹了裹,凤眸冷笑,唇瓣轻勾。

“这一场的皇城事败,清惜小姑姑说我一无所获,所以,我总觉得我要做些什么事情才可以,忽然想起来我许诺过让清惜小姑姑与二哥你去地狱做一对鬼夫妻,也好过这般的偷偷摸摸,故而,我不走,是为了给你们送行的……”

有了大队人马的鼎力支援,此刻的顾逸辰已全然不见了之前在马车中的忐忑与慌张模样,一张嘴脸满是得意猖狂之色。

“不劳烦三弟费心,二哥的事情自己会办的妥妥帖帖,至于你,现在不走,想走也是走不了!”

顾长卿说罢,手一挥,十道黑影从天际忽然簌簌而落,成一字队形排开,稳健的落在顾长卿的马前,长剑出鞘,寒光森芒。

“怡王府余孽,篡改诏书在前,挟持天子在后,意图谋反,丧心病狂,今夜特奉皇上之命,将其就地戳杀,一个不留!”

顾长卿眉目清冷,一字一顿,语气森寒。

顾逸辰闻言,瞳孔一闪:“皇上之命?”

“不错!皇上他醒了……”顾长卿笑笑,随后不愿在多说一个句话,只是一个抬手的动作,道:“杀!”

一声令下,十道黑影如雪夜里的雄鹰冲向顾逸辰的人群中,剑出鞘,斩削马腿,只见一道道亮光爆闪,马背上的人飞落,马声嘶鸣,火光映天,激战一触即发!

雪,弥漫。

夜,血色。

两方人马对峙,顾逸辰本以为自己人手足够,以多胜少,稳操胜券!

然而,他却是错了!

顾长卿区区十人,却是胜如千军,不消片刻,已将他的人马折损一半!

且,又有人来报,护送怡王远走的一对人马在前方惨遭埋伏,与三方势力对抗余力不足!

顾逸辰的面色神情变幻,随手点了几个亲信,立刻调转马头而逃!

“不要让他走了!”

顾清惜眯眸看着顾逸辰飞驰而去的身影,声线冷凝而充满肃杀。

太后是她心中最珍惜的柔软所在,他们胆敢挟持太后,让她老人家在冰天雪地中挨冻受怕,这仇,这恨,如何不报?

顾长卿自然是知晓她心中所想,抱紧了她,道一声:“坐稳了!”

于是,双脚猛夹马肚,胯下之马如疾风闪电而出,紧随顾逸辰而去!

马蹄飞扬,穿过厮杀的战场,顾清惜身形向右一张,劈手夺过那要一剑刺来的杀手手中的长剑,然后抬脚毫不客气将人一脚踢飞!

“招式不错。”

顾长卿看怀中的小女子刚才那一套潇洒的动作,由衷叹道。

“承蒙夸奖。”

顾清惜将夺来的长剑在手中挽出一朵漂亮的剑花,眉眼里闪着狡黠又可爱的笑意。

两人相视一笑,紧跟着顾逸辰。

“去解决了他们!”

策马在前面疾驰的顾逸辰,每每回头都是见顾长卿步步紧跟,心中愤恨不已,咬牙命令道去将人干掉!

随行的五名亲信有两名掉头去拦截顾长卿。

顾逸辰便是头也不回的策马往前跑!

过了一阵子之后,迟迟不见他的人回来,他心下起疑,扭身往后看,然而这一看却更是气的他磨牙,身后顾长卿与顾清惜依然穷追不舍,而派去的两人早就不见了身影,唯一能看见的就是在顾清惜的剑刃上偶尔一闪而过的血光……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