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满心欢喜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3:49 字数:3339 阅读进度:273/447

“夜宸?”

顾清惜神色又是错愕了一下,她哭笑不得道:“夜宸要是知道让我要装扮他,你猜他会是什么反应?”

“除了欣然接受以外,我想不出他还能有什么其它反应……”顾长卿含笑的语气中充满着霸道的口吻。

这个时候,隐藏在院子里某一暗处的夜宸忽然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道:“是谁在念叨我?”

素问冷眼白了他一眼,笑道:“谁会念叨你?”

夜宸刚想要开口说话,谁知又是接二连三的打了好几个喷嚏,他甩甩头,思量半响,正色道:“完了,这不是念叨,是不知谁在诅咒我了!”

“我看也是,你只有被诅咒的份,没有被念叨的份!保不齐主子又是给你派了什么好差事了……”素问双手环胸,薄唇勾着一抹轻笑。

夜宸没好气的看她一眼,哼了哼,“主子一向疼我,怎么可能是他诅咒我?”

这时的夜宸,完全不知情,要是他知道他嘴巴里口口声声喊着的主子要让顾清惜装扮成他的模样跟随在身旁,他一定会生气暴走的!保不齐还会说,郡主那娇弱如菟丝花的小身板如何能与他那孔武有力的刚硬身躯相媲美,让郡主装扮他,这分明就是一点都不相像嘛!分明就是抹黑他的形象嘛!

屋内的顾清惜这时候则是笑了笑,道:“不行的,夜宸要是知道我来装扮他,定然的要伤心难过的,这有损他的形象……”

顾长卿剑眉上挑了挑,“夜宸那小子还要什么形象,反正也是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你扮他,无妨无妨……”

“这怎么可以呢?你出门也该是用不了多久就该回来的,我还是留在京城等你回来吧……”顾清惜坚持道。

顾长卿神情顿时有些落寞,凤眸里染了几许的感伤,问道:“惜儿?你难道就不想我么……”

他的声音低迷带着沙哑,一时间周身都弥漫出一种可怜无辜没人要的感觉来,这样可怜兮兮的神情,令顾清惜看了,心下有些不忍。

“我不是不想你,只是不想耽误你做事情,你带着我路上会诸多不便,我只是不想给你带来没必要的负担……”顾清惜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叹息一声,缓慢的说道。

“负担?你居然将自己看做是我的负担么?”顾长卿眉头不悦的拧了拧,眸光定定的锁住顾清惜。

“我不是这个意思。”被误解,顾清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只是想要你专心的办事,处理完事务早些回来,带着我只会给你增添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早早的回来,早早的与你相见……”

“你问我难道不想你么?我怎么可能不想你?怎么会不想你呢?”顾清惜见他眉头紧锁的样子,心里不好受,用手指抚摸上他皱起的眉宇,一下一下的为他抚平,轻声道:“我想你,真的很想你……”

“惜儿,想我便跟我走……”顾长卿抓了她的手在掌心,望着她说道:“此去滇西不知何日是归期,你若不在我身边,我思你时该让我怎么办?我想你,只想将你带在身边守护,希望每天都可以见到你的笑脸,惜儿,你,跟不跟我走?”

顾清惜听得他句句灼心的话,她垂眸,不想看他的眼睛,也不想说话,只是安静的垂着眼睫望着阳光将手指上的牡丹戒指照的灿如晶石,熠熠绽放着光芒。

“惜儿?”

顾长卿又是低低的唤了一句。

“公主府上没有什么事情要打理,而酒楼药铺的生意也无需你亲自过问,太后的身体不适移驾南方去修养相信很快也会康复的,你一人留在京城暂且也无要事要做不是么?如此,那便跟我一起走,不好么?况且,让你一人在京我也不放心……”

顾长卿摩挲着她的手背,柔声的说着,“你不在我身边,我会想你念你的……”

顾清惜垂眸依然是望着那熠熠生辉的戒指,听得他这样说后,许久,她才抬起了眼睫毛,望着他,答应道:“好,我跟你一起走,离开京城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真的?”

“真的!不骗你。”

“惜儿……”

他凤眸深深的望着她,道:“惜儿,我想你……”

一语毕,在她唇瓣落下一个轻吻,本想蜻蜓点水的一触碰,然而在触到她那份柔软时,则是想要发狂寻求更多,更多……

于是,便是加深了这份心中的思念之情……

冬日,暖阳,将两人的身形笼罩在璀璨明媚的光芒里,交相辉映的身影之间弥散出浓浓的香甜气息……

浓情过后,温存相依。

顾清惜窝在他怀中乖巧如猫咪,手中摩挲着那枚玄武神印,道:“你说,得神印者得天下,这传说是真的么?”

“不知道,只是听说集齐四枚神印便可打开蛮荒的龙庭之门,取出神器,一统天下。无人知道这传说是真假,但这传说却是一直都指引着无数之人为他趋之若鹜,不断的找寻……”

“蛮荒的龙庭之门?”顾清惜有些疑惑,“那地方在哪里?”

“无人知道,只是传说中的一个神秘所在之地。”顾长卿无奈的笑了笑,“是不是觉得这传说太过于虚幻缥缈,不切实际?”

顾清惜诚然的点点头,“的确是有些,尚且不知它是否存在,走一步算一步好了。”

“嗯,只能如此,实际上事在人为,没有神器,也未尝不可一统天下。”顾长卿声音低沉的说道。

顾清惜不想在纠结这个未知的谜题,她把玩着手中的玉佩,说道:“我掌心的这玉佩是假的,你等我拿真的神印给你……”说罢,她就要起身去寻,然而这才一起身,就被顾长卿揽住了腰身,道:“这玉佩是庄敬公主留给你的遗物,你给我作什么?”

顾清惜轻笑,“你不也是一直都很好奇这神印的力量么?既然我有,我就该把它送给你,以便将来之需要。”

“给我?你难道不觉得会舍不得么?”顾长卿望着她,眸色灼热如火。

顾清惜便是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眨着晶亮的眸子笑靥如花,“很多时候,若是让你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别人你会一万个心不甘情不愿,然而,若是将你最珍贵的东西给你最心爱的人,你则会是满心欢喜,期待着他能收下……”

“惜儿……”

顾长卿看着她那眉角眼梢都扬起的绝艳笑容,他忽觉得心口像是有火山岩浆涌出一样的发烫发热,他抱紧了她,居然不知道这一刻该说什么,该说些什么来表达他内心这激动而又感激的心情……不为那神秘的神印,只为她说的这一番感人肺腑的话……

顾清惜望着他那凤眸中窜动闪烁的耀目光芒,她抿了唇角微微一笑,“你知道的,我对于你就是这样的心情,神印虽引得天下人争抢,但我却唯独愿意将它捧给你,只因你是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那一个人,长卿,你懂得我的心思,对不对?”

“懂!我懂!”

顾长卿抱紧了她,将额头抵在她的额上,风华无双的绝世容颜上满是难以抑制的欢喜与感激,听得他低吟道:“此生能得到你,该是我修了十辈子才得到的缘分,惜儿,你知道么,听你这样说我觉得真的是很开心,很感动,我想说谢谢你,谢谢你能来到我身边,谢谢你给予我的温暖,我顾长卿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辈子,都只想好好的守护着你,爱着你,永生永世的与你在一起……惜儿,我的惜儿……我爱你……”

“你知道我不是个擅于言辞的人,平日里冷漠绝情的外表之下隐藏的都是一颗冰冻的人,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的心都是冰冷的,我以为这一生都要如此冷寂下去了,然而,上天却是有幸让我遇到了你,你的才情与智慧,你的纯善与美丽,无一不是像带毒的罂粟吸引着我,令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惜儿,是你,让我冷寂的心为你怦然心动,为你牵肠挂肚,为你日思夜想,惜儿,我想永远牵着你的手,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惜儿,你知道么,我这么的想你念你爱你,你知道么……”

他抱着她,诉说着心中衷肠,向她表达着对她浓烈如酒,炙热如火的眷恋……

听得他这样急切而又热烈的宣告着自己内心的爱恋之情,她内心又何尝不是充满着感动,她双眸中忍不住的布满了一层水雾,声线温柔如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就如同你懂我对你想念一样,我也知道你对我的想念,长卿,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你给与我的永远都是满心的欢喜,令我感激,感激你一直在我身旁,守我,护我,怜我,爱我……真的感谢你,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罢了……”

“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

他的声线低沉而又沙哑,环绕着怀中人儿的手臂一寸一寸收紧,俯唇落|吻……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