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自恋龙少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1-07 18:24:15 字数:3314 阅读进度:291/447

此刻的他站在那里,头顶上微黄的烛火在为他周身镀上了一层毛茸茸的暖色,他周身如同萦绕着一层光圈,那负手而立的姿态像是从天而降的谪仙,虽一张丑陋面具遮脸,但却是丝毫无法压制他通身的华贵与不凡,他站在那里,冲她微笑,一时间,她眼前有些眩晕……

一来为他这难掩的绝世风华,二来为他所说的话……

他知她被半路打劫心情不爽,特让所有人都跪地向她赔罪,这份心意,这份举动,她如何能不动容……

而他却又是深知她的内心,并未将这些人赶尽杀绝不过是小惩大诫,让她出了这一口恶气,便好……

顾清惜的眼睛动了动,望着他,而后抿唇一笑,道:“这份大礼,我领了。”

说罢,她放下茶盏,起身,又道:“今天事情到此为止,这长乐坊小爷就不给你们拆了,你们日后好自为之……”

闻声,跪地的所有人都连忙祷告道谢。

顾长卿听及此,唇角的笑容又是加深了一些,心道她的惜儿内心到底还是存在柔软的,不过是嘴上不承认罢了……

“我们走吧。”

顾长卿上前去拉了顾清惜的手,柔柔一笑。

“闹完了就想拍屁股走人?呵,你当我这长乐坊是你家后花园不成?想来就来,想砸就砸,想走就走?”

一道戏虐而带着三分恼怒之声忽然从背后响起。

“少主!您可是回来了……”

王总管听得这声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虚弱的吐出一句话来。

顾长卿与顾清惜双双回眸。

见来人年纪并不大,约莫十**左右,一身淡金色绣龙祥织纹锦袍,满头青丝用一根龙形玉簪挽起,面若冠玉,眉目精致,一身濯濯清华可谓是美色如画,尤其是他好看的眉宇下镶嵌的一双眼眸最是吸人眼睛。

那是一双顾盼流转的桃花眸,眼尾处微微上挑,为他的清华之气增添了三分魅惑七分妖孽,那晶莹的肌肤堪比白雪都要耀眼,一眼看去,便是觉得这男子好生貌美,身上兼具着男子的坚韧阳刚之气又无时不刻散发着女子特有的妩|媚风|情,这一张脸可男可女,无论是男或是女,都有着令人一眼不能自拔沦陷其中的本事……

顾清惜倒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可妖可端近乎魅惑的一张万千风华的脸,若不是见过帝京第一美男子宸王世子殿下的面目,这一刻,顾清惜怕真的是忍不住折服在他这张皮囊之下了……

“这位小公子这样看着我?莫非是喜欢上我了?”

龙玉痕一笑之间,顾盼流转,一种极致的妖娆韵致在他的眼角眉梢萦绕,灿若春华,皎洁如月,大有蛊惑人心,慑人心魄的魅力。

顾清惜望着他那一双美到惊艳无双的桃花眼眸,怔怔的有些出神。

半空中,两人眸光相对,似乎是有种无形的力量织出一张网,顾清惜深深觉得自己被那网粘住,控制不得自己的方向……

“别看他的眼睛!”

就在顾清惜觉得沦陷在他那双漂亮眸子无法挣脱时,顾长卿一把握住了她的掌心,用力的捏了捏!

顾清惜如浮云飘远的心神瞬间归位,她用力的甩了甩头,全身立刻陷入危险戒备之中,这人的眼睛当真是有蛊惑人的力量!

这什么巫术?

顾清惜扭头去看顾长卿,见顾长卿的神色乍沉,凤眸中浮现着一抹难以捉摸的思绪……

“呵……”龙玉痕一声轻笑,薄唇上勾,桃花眼里闪现着一抹玩味的趣笑,自从逃离的那个神秘的大陆之后,还有曾有人能躲得过他这一双眼眸,呵,看来这两个人不简单呢……

“这小公子怎么又不看我了?”

龙玉痕一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模样,望着顾清惜笑道:“莫非是觉得我太美,看了后令你自惭形愧?”

听此言论,顾清惜立刻是拿了一种看待白痴傻瓜的眼神来看这锦衣华服的公子哥,暗道这人脑子莫不是有毛病不成,自恋成狂竟狂到了这般境地,逢人就说自己美,见人就问是不是看上自己了?

顾清惜讽刺的挑了挑眉,有意避开他那充满未知危险的眼眸,嘲讽道:“这位龙少主,莫非是近日这雪下的太多了,你脑子不太好用了么?”

龙玉痕闻声,勾人的眼尾疑惑性的动了动,有些不得其解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自然是好意思。”顾清惜现在是看出来了,这被长乐坊所尊称的龙少主,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罢了,长了张魅惑人心的面皮,可惜这智商却是不怎么高……

顾清惜这话,听得龙玉痕丈二和尚有些摸不到头脑,然而却是听得顾长卿忍俊不禁,暗道他家惜儿这一张嘴,绝对是损人不带脏字的一副铁齿铜牙。

顾长卿又是笑着捏了捏她的掌心,凤眸中隐隐闪动着宠溺之色。

“你笑什么?”龙玉痕显然是有些不爽,桃花眼眸一个阴冷的风刀射向顾长卿,别人看不出他来可是他却一眼就能看穿这人戴了面具遮掩了真是的容颜,在看他握着那白衣少年的手,呵,让他相信这一老一少之间是断|袖之嫌,简直是笑话!

龙玉痕桃花眼带着审视的眸光刻意扫过顾清惜的脖颈之处,眸光这么一掠,就知自己猜想不错……

呵,明明是一对男女,却还是非要一个女扮男装,一个故意扮老扮丑,当真是有意思啊……

想来自己一个人这些日子无聊透顶,遇到这两人,可是要好好玩玩……

顾长卿感受到龙玉痕的眸光从惜儿身上扫过且又是见他弯唇一笑的风华,心中不免有些吃味,男人强烈的占有欲与保护欲不免被激发而出,虽然他自诩自己的面相长的不错,然而面对一个同样长相出众而更加妖魅的男子,顾大爷还是有些心里不平衡的,总觉得这姓龙的小子是个不坏好意的,且那脸长得也太过于妖|媚了些……

“笑什么?”顾大爷凤眸一冷凝,哼道:“自然是笑这风雪多了,有些人脑子进了不少水……”

脑子进水?

龙玉痕,一怔,“你们两个居然嘲笑与我?”

“才知道?”

“反应弧未免太慢了些。”

顾长卿与顾清惜几乎是同时张口,一个嘲笑他才知道,一个嘲笑他反应慢,两人这般异口同声的一直动作,瞬间是惹急了龙玉痕!

“你们两个未免也太过于张狂!”龙玉痕桃花眼眸倏地一紧,一挥手道:“关门!你们两个今儿谁也别想走!”

顾长卿指了指还长跪不起的诸多打手,笑道:“刚才他们也试图拦住我们……”

言外之意就是,想要阻拦,那他的下场也难逃如此。

龙玉痕眉头一挑,看着诸位跪在地上的兄弟,可妖可端的面目上更是厉色暴涨,沉声道:“打伤了我这么多兄弟,想要走那就更不可能了!这长乐坊本少主要让你们知道,来得了,却是走不得!”

“那要是非走不可呢?”

顾长卿剑眉扬起,通身凌冽之气尽显。

两人,针尖对麦芒,下一刻大有打起来的冲动。

顾清惜站在两人之间,察觉到这两人周身上的气场剧烈起伏波动不堪,令她微微惊讶的是,这姓龙的虽看上去年纪不大,但这身上涌动的内力却是不容小觑,虽不敌顾长卿,但却明显的是在与她之上……

若是等会儿这旗鼓相当的两人打起来,只怕这长乐坊不塌都不行了……

“这位龙少主,你既是这长乐坊的当家人,想来就该是明事理的,你如此这般大动干戈的要扣留我们二人可知这事的起因是什么?这般不问青红皂白,实在不是正义之举啊,若想打架,我们自然是奉陪的,不过在奉陪之前我劝你还是先调查了实情弄清楚了这来龙去脉最好……”

顾清惜眸子似笑非笑的看了龙玉痕一眼,“相信,你作为这长乐坊的掌柜,一定会站在公平正义这一方的,不然实在是有失你这一身荣华,潋滟之美的,你说是与不是?”

从一进门,这姓龙的就一个劲的卖弄自己的皮相,显然是个爱脸疯狂的,虽交涉不多,但却可以从中看出这人心性不定,把握了他这两点脉门,不怕他不乖乖听话啊……

果真不出所料,龙玉痕一听顾清惜这样高捧与吹举他,周身鼓动的杀伐之气立刻有所削弱,脸上颇为有些沾沾自喜,一时之间竟不在于顾长卿对峙,而是转了方向来凑近了顾清惜,一笑之间风|情|万种,颇带着几分谄|媚与求|宠的意味,求证道:“你当真是认为本少主一身荣华,潋滟美的不可方物?”

这一刻,顾清惜的心里顿时感觉有无数匹骏马蹂躏着她的小心肝而过,说实话,她很想一掌拍飞这爱脸成狂的二货的,然而她还是忍了,是的,她忍了。

她忽然觉得若是与他纠结这个问题,别人会分不出来她与这姓龙的到底谁二……

“是!你很美。”顾清惜‘摸着良心’开了口。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