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喜极而泣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2-07 06:47:24 字数:3273 阅读进度:321/447

更何况下面还有那令他又恨又爱的龙玉痕!龙玉痕跟随主子一起作战,已是亲如一家,他身负重伤又怎么能不管不顾?

夜宸纵身一跃,跟随着顾清惜落下了断崖。

山崖下,伸手不见五指,因绳索长度不够,顾清惜已经将腰间的绳索解开,双手在石壁上攀爬着,脚下不停的在寻找着落脚点,越往下走,鼻息之间的血腥气便越是浓重,顾清惜的心也越来越紧张,寂静的断崖下,她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凝重的呼吸声与怦怦直跳的心脏跳动声,这无一不是在证明着此刻的她是多么的恐惧不安……

心中担忧与恐惧如同迷雾久经不散萦绕在心头,一个失神,顾清惜脚下不慎一滑,右脚踏空,整个人从石壁上一落三丈,手脚在下落的期间不断的在慌忙寻找可以踩踏抓握的东西,脚下好不容易踩到一块凸起的山石时,顾清惜的手也摸索到了一根藤蔓,堪堪稳住了身形,然而此刻的她,膝盖与脸上却已是在火辣辣的疼,刚才的坠落嶙峋的断崖石头凹凸不平,尖锐的山石摩擦着身体,撕破了衣衫,擦破了血肉肌肤,血已是从体内渗出,生疼生疼,然而身体的疼却是比不得心中的焦虑难安,脸上的血迹来不及擦,因为她在下落的那一瞬间仿佛是听到了下面传来一道细微的呻|吟声音……

那声音很近,血腥气也越来越浓,如果猜测不错,下面应该是断崖下的一处平台接住了山崖上落下来的人,或者说是下面就是到了崖底,总之是她听到了声音,她迫切的想要知道下面的人是谁,会不会是顾长卿,亦或者是龙玉痕,他们都还好好的活着?

心中这样急切的想着,顾清惜攀岩而下的动作便越来越快,直到脚下落到大面积的平地后,她跳落而下,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脚下只能小心翼翼摸索着的前进,忽然脚下踩到软绵绵的东西,随即那软绵绵的东西发出一声轻|吟,顾清惜脑中忽然有激动的光芒一闪,是人!

“长卿?”

顾清惜慌忙俯下身来摸索,手一摸摸到的一截腿骨,这人伤势似乎很是严重居是动也动不了,顾清惜就是顺着腿向上摸去,摸到的是触感柔软丝滑的布料,她刚才激动不已的心又说一沉,这等上乘的服饰大概只有顾长卿与龙玉痕了,但若是他们其中一人受伤严重到此的话,她又是觉得害怕不已……

她害怕自己摸到的是重伤的他们……

顾清惜手下的动作一停,但下一瞬又是快速不停的摸索起来,从他的胸膛摸到面庞,手指在这人五官上一一仔细的抚摸而过,这人的脸上满是鲜血粘稠,顾清惜颤抖着指尖划过,索性,这人并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

这人显然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刚才摸着他的身子发觉他全身骨折多处即便是救也怕是回天无力,所有她只好丢开他继续在四周摸索,期盼着能发现顾长卿的所在。

“长卿!”

“龙玉痕!”

顾清惜一边摸索一边低唤着,摸一个人见不是,摸一个人又不是,从山崖下落下来的人不少,很多都是已经身子凉透断气的,这些该是在遇到伏击后被击落悬崖的,但是随着一具一具尸体的搜索而过,顾清惜却是始终都没有发现顾长卿与龙玉痕的丝毫踪迹,等到最后一具尸身被顾清惜翻过,她徒然无力的瘫软在雪地上,举目四望四周漆黑一片,眼睛在这样风雪飘飞的断崖下就仿佛是无用的东西,什么也看不见,内心却是在饱受这无比的煎熬,这种滋味就像是被放在烈火之中焚烧着一样的痛苦,痛苦的全身血液都在难过……

眼角湿润,滚烫的泪从面颊滑下,顾清惜倔强的抬起脸来,抿紧了唇瓣……

怎么会不见他的踪影呢?

有寒风从下面翻卷而上,她所在的地方不过是断崖中伸出来的一个狭小的平台,这些尸首掉落在此也可能还有一些会坠落到下面更深的崖底中,顾长卿与龙玉痕会不会落在了下面……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脑中盘旋,顾清惜不敢去想,她的掌心抚摸上腹部,腹中是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这个消息……

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顾清惜无声的哭泣着,许久,她才擦干了眼泪重新站起来,今夜找不到他,她是不会放弃的!

或许他就在下面!

“长卿!”

顾清惜用内功呼喊,顿时整个断崖中的声音一层层,一遍遍,如同波涛一样萦绕不绝,然而等待断崖中的回声都消散而去,她却也是不曾听到有丝毫的回应之声!

顾清惜深吸一口气,走到崖边,将月落剑从腰间抽出,手臂猛地用力将剑插在崖壁之间,作势就要往下爬去,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唏嘘声,紧接着是一道亮光蹭然亮起,顾清惜回眸,剑龙玉痕那一张风华无限妖娆勾人的容颜在火光中熠熠生辉……

那柔光如水的桃花美眸眉眼上勾,轻轻一笑,“下面可是万丈深渊,下去容易想爬上来可就是难喽……”

顾清惜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见这厮长身玉立在此,风华翩翩面上还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她刚擦干的泪水一下子又涌来出来,眼眶发烫……

“哎吆,这泪水是为我而流的么?”

龙玉痕讲脑袋一歪,笑容璀璨如孩童。

顾清惜见他好端端的站着,看起来并没有受伤,被他这一问,忽然破涕为笑,道:“是为你!你没事就好……”

顾清惜哭着哭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火光照在她的脸上,带着醉人而伤感的美。

从她找寻到这里来时,龙玉痕便是知道,他站在黑暗之中看着她小心谨慎的摸过每一具尸体,她知道她是在努力的寻找顾长卿,期间虽也是听到她呼唤自己的名字,然而他的名字又是如何能与顾长卿相提并论呢?

他见她瘫软在雪地里,面颊上流下热泪,他的心在隐隐抽痛,他觉得她所有的担忧与恐惧都是为顾长卿一人所有,他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纵然他为了她选择与顾长卿一起面对这场战役,纵然他为了她选择在落下山崖时不顾一切的保护顾长卿的安危,可到头来,她的心中似乎仍然仅仅只有顾长卿一人……

龙玉痕深吸一口气,心中虽然是苦涩难当却也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傻姑娘在跳下山崖去找人,所以他出现了。

只是,意外的是,他的出现,令她落了泪。

一路走来,他见过赌坊中豪气冲天的她,见过雪山密林中深夜为他遮寒善良的她,见过在沧浪县匡扶正义阴险狡诈的她,更是见过军营帷帐中运筹帷幄算计人心的她,然而却是唯独没有见过现在落泪的她,她的泪是在她那一回眸中就涌现出来的泪水,这泪让她恍然生出一是为他的出现而动容的欣喜之泪。

他有些激动又有些认为自己多想了,所以,他一歪脑袋掩饰掉内心的情感,玩笑的问她这泪水是不是为他而流。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却意外的收到了惊喜,听到她口中所说的那句为你,龙玉痕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有些疼,随即又是炙火一样的滚烫温暖。

他望着她,眼睛明亮如星,问到:“你说的真的么?”

顾清惜唇角带着笑眼睛里却是闪着泪,她认真道:“是真的!你不知见到你完好的站在我面前,我是多么的欣喜与感激,你没事,真好……”

在从得知遇到伏击,然后跳落山崖,翻遍每一具冰凉的尸体,这种心怀希望却又是一次次被无情浇灭的失落与恐惧感早已是将她的神经折磨的几近崩溃,她不敢想若是见到顾长卿或者龙玉痕的冰冷的躺在雪地里时她是怎样的神情,她不敢想也不想去想,纵然知道狡黠说万丈深渊她也会觉得他们在下面等着她的到来,所以她义无反顾的药下去继续寻找,然而伴随着这种寻找心头一直都是有恐惧相伴,他期待着想要见到他们,见到完好如初的他们,在这种未知的希望里她忽然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见到了那熟悉的容颜,从未知的恐惧担忧到眼见为实的已知确定,这种转身回眸久看见龙玉痕一切安好,见他的笑容在火光里闪耀那一幕,就像是孩子失去了心爱的宝贝,失落绝望之后在一转角的刹那见到了丢失的宝贝一样的满心欢喜与激动感激!

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如何不令人激动的落泪?

顾清惜想笑,但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这一刻她才真正的知道,这个纨绔桀骜的少年在这一路的相伴之中已融入了她的生活,她也才知道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他喋喋不休的唠叨,习惯了他惜惜长惜惜短的叫喊,习惯了他那玩世不恭的态度,习惯了他那耿直好玩的性子……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