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当年真相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2-22 08:08:08 字数:3211 阅读进度:339/447

说道这里,云嬷嬷的思绪仿佛是飘到了不知名的远方,半响后,苍老的眉眼中逐渐晕出一抹笑意来,说道:“虽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

这一声叹息轻而缓,若不仔细的聆兴许是根本听不到,然而正是这轻的不能在轻的一声耳语却是令顾清惜瞬间如中雷击,霍然抬眸,有些难以置信道:“嬷嬷,你在说什么……”

云嬷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垂下眉眼来,苦涩一笑,而后叹道:“这个秘密埋在我心中已经很多年了,就连太后她也不曾有一丝的知晓……”云嬷嬷眸光有些涣散,她双眼凝望着床榻上呼吸越来越弱的太后,叹息道:“太后怕是熬不过这场难关了,我侍奉了太后半辈子,倘若太后真的不测,我这条老命也是要跟着她走的,只是,还有些事情在走之前我想要说明白,一些秘密藏在心里久了也多少不会踏实……”

顾清惜一瞬不瞬的望着云嬷嬷,她心中惊诧不已,脑中一闪而过是庄敬公主留下的手札,那上面记载着庄敬公主的生平琐事,上面的内容已是骇人听闻,而听云嬷嬷的口吻,仿佛她藏在心中的秘密更会令人大吃一惊的!

顾清惜心头猛的掠过一丝的惶恐,莫不是……

她不敢多想!

只能是静静的听着云嬷嬷口述,看着她两片唇瓣上下翕合,缓慢道:“事到如今,这大殿中也没有任何人,我就不防告诉郡主,这个藏在老奴心口几十年的秘密……这个秘密,整个卫朝中也就仅仅老奴一人知晓……就连太后,这些年都被隐瞒的好苦……”

听到这里,顾清惜心中越发是认为自己所猜测的不错……

云嬷嬷苍老的双眸仿佛是穿过了被月光染白的窗棂看向遥远的过去,她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沉重之感,缓慢的说道:“当时先皇还尚在,太后老来得女,甚是欢喜,先皇对太后更是无微不至的关心照料,期待着太后能平平安安的诞下龙嗣,那时太后的身子一直都是十分康健的,然而谁能想到在生产时却是出了意外,太后大量失血,在昏死过去时候生下的却是死胎……”

死胎……

顾清惜听到这里全身一震,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云嬷嬷在亲口述说,她仿佛也是能预料到了。

“太后年轻时候陪着先皇征战四方,可谓是智勇双全,一直都是先皇最为得力的左膀右臂,夫妻二人的关系更是鹣鲽情深,更是对这个孩子的到来充满无尚的喜悦与期待,在先皇得知太后诞下的是一名死婴时,他深知这若是让太后知道定然会伤透了她的心,故而在一番挣扎之后,先皇做出了个一个决定,那就是找个新生婴儿来代替太后的孩子……那时恰逢宫中的蝶妃与太后同一天生产,老奴奉命去将蝶妃新生的女儿抱了回来,从此那孩子就成了太后的女儿……”

云嬷嬷深深的叹息一口气,继续道:“太后醒来后见到身旁依偎的孩童,听着孩子的哭闹声,默默的落下泪来,从此以后这蝶妃的孩子就成了太后掌心中倍加疼爱的庄敬公主,而那无辜的蝶妃与接待太后生产的所有人都被先皇不动声色的秘密|处死,仅余下老奴一人活口,先皇在时,这秘密两个人守着,在先皇驾崩归天之后,这秘密就仅剩下老奴一人藏着了……这几十年如一日,苦守着这个秘密本以为可以做到忘记,然而你的容颜却是与你的母亲那样的相似,以至于每每见到你,老奴都会忆起当年的往事……”

“你是个好孩子,与你母亲一样的优秀,一样的惹人垂怜,老奴时常在想,若不是先皇当初作出那样的决断,这几十年,太后的日子过的该是怎么样的枯燥烦闷,你的母亲虽不是太后亲生,然而却更似亲生,这个秘密,老奴一直都不敢告知于太后,生怕她承受不住这份打击,可是,事到如今,太后性命朝夕不保,老奴觉得也是要将这心口的秘密说出来的,不管太后是否能听见,说出来,也算是对太后的一种赎罪吧,这些年,我苦苦隐瞒了她这么久……”

云嬷嬷说到此,已是泪眼婆娑,爬满皱纹的面颊被泪水浸染而湿,更显沧桑!

顾清惜闻声,心情沉重而压抑,不曾想庄敬公主的身世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可见当年的先皇对太后是多么的情深意重,为了不让太后悲伤难过不惜抱来蝶妃的孩子封为公主,不得不说,太后是幸福的,是被宠爱的,然,这场幸福的背后却是葬送了无数条无辜的性命,蝶妃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见自己孩子一眼就被先皇赐死……

当真是几家欢乐几家忧愁……

顾清惜叹息一声,这已经是陈年往事,是本该随着知情之人沉埋地下的,云嬷嬷想来已是做了跟随太后而去的打算,才在这个时候道出心中沉积多年的秘密。

“嬷嬷,虽然母亲并不是太后亲生,然而在我心中,太后将永远的都是我的皇祖母,是最疼惜儿的那个人……”顾清惜深沉的叹息一口气,认真的说道,不管庄敬公主身份如何,太后疼爱她,关心她是不变的事实,即便不是亲生又如何,她的心底早已将太后当做最亲的人来看待。

顾清惜想,倘若庄敬公主在世也会与她一样,感激太后的,当年先皇的决定不管是对是错,但她一直都是对太后心怀感激的。

所以,她会一直跪在这里,等待着太后,等待着太后醒来,她不相信,上天会真的就这样狠心的带走太后的性命,她不相信上天真的会如此的残忍!

床前月光流泻出月白光影,顾清惜眸光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容有些枯槁憔悴的太后,忽然见太后那如蝶沉睡的睫毛轻轻颤了颤,顾清惜见之,心中大喜,这会不会是太后醒来的征兆!

“皇祖母……”

顾清惜轻唤一声,双膝在地上挪行过去,靠近床沿,“皇祖母,你醒了么?”

她的声音很轻,像一团棉絮,生怕惊扰了太后,然而纵然是这声音轻如棉絮但却也无一不是带着一种浓浓的急切与深深的担忧。

太后的睫毛又是颤了颤,这一颤动身旁的云嬷嬷也是看的十分清楚,她一张沧桑的面颊也是浮现出抑制不住的喜悦之色,她凑近前来,声音有些颤抖:“太后,太后……”

床上的太后像是听到了呼唤声,睫毛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连带着垂放在床榻上的手指也在微微的动弹。

这是要醒了!

顾清惜与云嬷嬷相视一眼,几乎是喜极而泣!

恰逢这时,宸王世子顾长卿进殿来探望,顾清惜见他的瞬间,忍不住笑中带泪,道:“皇祖母要醒了!”

“太好了!”顾长卿听到顾清惜这般说,绝色的容颜上荡开一抹欣慰的笑,他深深的知道太后在惜儿的心中占据着多么重要的地位,太后要醒来如何不令他欢喜!顾长卿三步并作两步走冲到了床榻边,凤眸低垂,期待着太后睁开那慈祥的双眸。

三个人,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心跳如擂鼓般等待着太后苏醒过来。

然而,一刻的时间过去,他们等来的不是太后睁开慈祥和蔼的眼睛,却是等来了两行热泪从太后眼角滚落……

见到那泪水划过沧桑的面颊,顾清惜心中忽然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云嬷嬷,未吭声。

下一刻,太后苍白的嘴唇蠕动,声音带着寒风横扫大地的凄凉与深沉,一字一顿,道:“这些年,你瞒的哀家好苦……”

这一声沉重如山石,坠落在湖中,乍起水花成片!

云嬷嬷的头皮一麻,立刻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泪眼婆娑,“太后,太后您都听见了……”

床榻上的太后明显是已经醒来了,然而她却是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紧闭着双眼任由睫毛颤动,热泪滚滚,手指蜷缩而起又松开,松开又蜷缩,内心深处正是在饱受着煎熬,活了大半辈子,人已到迟暮,然而在这个时候却是才偶然得知,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并非亲生,自己亲生的女儿早就在滑出母体那时无声的死去,这样的消息对任何人来说都注定是难以接受与相信的!饶是经历过血雨腥风一身胆敢的太后此刻也是制不住的全身颤抖!

“哀家的孩子,哀家苦命的孩子……”太后哽咽不成声,泪在苍白的面容上滑过一道道的泪痕,那泪痕映着月光闪着哀凉的光,直叫人看的肝肠寸断,年逾八十的老人,在生命弥留之际发现倾注了她半生关怀宠溺的女儿并非自己亲生,这该是一种多么痛心疾首的感受……

“云嬷嬷,你与先皇,当真……当真是将哀家瞒的好苦……哀家……若不是今日受到重创性命朝夕不保,你是不是还要一直隐瞒到哀家入土的那天……”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