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太后去世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5-12-26 00:37:55 字数:3297 阅读进度:343/447

她绝不对令太后背负着这种遗憾而离去!

云嬷嬷深吸一口气,说道:“皇上有所不知,当年的蝶妃出身陈家是名门闺秀,只是在入宫前曾与家族中表哥关系匪浅,老奴当时去抱孩子时蝶妃不舍孩儿与老奴争抢,更是有身穿太监服侍的小公公拼命拦夺,这人后来被押下准备处死然而蝶妃却是不顾自己刚生孕的身子前来相护,这才得知原来这个公公正是蝶妃的表哥,而这个孩子是他们的私生子!老奴将这消息禀告与先皇,先皇气愤之下赐两人腰斩,随即陈家也在一夕之间被灭门,而当年陈家的没落,想来皇上与各位大臣们都是有所耳闻的,缘由是陈家利用在朝堂上的职位牟取财富,贪污受贿黄金高达三百万两,更是私底下买卖朝中官位,中饱私囊,无视法纪!圣旨下,陈家被株连九族,这就是当年轰动一时的陈家案,只是世人只知陈家是因为贪赃枉法而被灭门,却无人知道这其中的导火索是因为蝶妃与那男子偷生下一个孩子才惹得龙颜震怒,彻查陈家多年来的犯罪案件……”

云嬷嬷一字一顿清晰无比的说着,道出了当年陈家被灭门的案件,而她这话一出,殿中的人又无一不是在唏嘘不已,在朝中资质老的朝臣与卫皇对当年的那宗大案可都是见证人,当年陈家家主陈德明就职吏部侍郎,利用官职之便大肆捞取国家钱财,当陈家被抄时发现大量的金银与各种文玩字画,涉案金额巨大一举成为卫国多年来最大的一件贪污案,其中涉职官员人数也居多,因陈家一案而使得朝堂之上的臣子被彻底的洗刷一遍,不少人也在陈家案之后相继落马,这件事弄的朝堂震荡,可谓是动静不小,很多人都被当年先皇的雷厉风行的速度所震慑,百姓纷纷夸赞先皇廉明,然而,时隔多年,若不是今日在落山行宫惨遭宫变,若不是太后奄奄一息要为宸王世子与德阳郡主赐婚,若不是群臣的议论质问,只怕云嬷嬷根本不会说出当年的真相,也无人会知道当年先皇株连陈家九族隐藏着这样的一则无人知晓的秘密……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一晚上一条条的秘密被披露而开,想要消化当真是需要些时间!

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果真是不假,远观而望见那威严耸立的皇宫,朱色城墙,金色琉璃,飞檐走壁,奢华无比,然而这金色的奢华与尊贵之下却又是藏匿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辛……

云嬷嬷的一席话令所有人都唏嘘不已,不敢想象,庄敬公主的身份还有这样的曲折经历……

洛山行宫寿宴,沈弘业也前来赴宴,这会儿他人就是站在殿中,当谈及庄敬公主,不少人的眸光都略有略无的都扫向沈弘业,各有不同意味,而沈弘业只是沉默的站立在一侧,面容之上未曾露出悲喜,仿佛这庄敬公主与他无关一样,然而在众人眼中不动如山的沈弘业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的心口在一阵阵的绞痛,隐藏在天青色衣袖中的手早就是捏的死死的,骨节都因为捏的太用力而泛出一片苍白之色……

他知,又是体内的毒在发作了……这段时间,毒发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使得他备受折磨……

庄敬公主的身份又出现新的波折,经云嬷嬷口述,这庄敬公主的真实身份乃是当年蝶妃与男所生的私生子,并非先皇骨血,如此,那么德阳郡主顾清惜的身份就已是被淡出皇室血脉之外,依理是可以与宸王世子结为夫妻的!

只是这结为夫妻的前提,是泄露了当年先皇并不光彩的一面,床上的太后听及云嬷嬷所说,心中也是同样深感惊诧,然而惊诧又能如何?先皇已逝,关于他的事迹也注定是要随着他长埋金陵中的,唯有一点,令太后永生难忘,那就是先皇对她的关怀……

这故事隐藏了这么久,她与今日知道也算是知足了,至少让她在临走之前再次感受到了先皇当年赐予她的温暖,她想,这就足够了吧……

至于庄敬与德阳,都将永远是她最爱的女儿与孙儿……

既然真相已经大白,身份摆明,那她更是要坚持自己之前所许下的诺言,为卿儿与惜儿赐婚,她要在临走之前,见证惜儿的终身幸福……

太后吃力的喘息着,每一口的喘息都是带着沉重,“哀家,今日以太后的名义,为这两个孩子赐婚!哀家忠心的希望惜儿以后能幸福,卿儿会照顾她一生,也希望宸王府的善待惜儿这个孩子,虽然并非血脉相亲,然而在哀家心中却早已是血浓于水……”

“母后!这事这样做儿臣觉得不妥……”卫皇出声阻止,然而太后却是看了他一眼,继续叮嘱他说道:“哀家大限已到,临走之前,哀家还想告诉皇帝……庄敬与德阳的封号不许剥夺,她们血脉虽不是皇族,但哀家要让她们的宗碟继续供奉在太庙中,享受我皇族的身份与荣誉……永生永世……你,你答应哀家……”

太后说这话就是要求皇帝在今后善待顾清惜了,永世不得剥夺她的封号,享受皇家礼待,太后这是在庇佑顾清惜!

卫皇心中迟疑,看了看跪在床前的顾清惜,没想到太后居然这样的疼爱与她!

“皇帝,你答应哀家……答应……”太后紧紧的握着卫皇的手,卫皇思绪被拉回,张口要说些什么,然而太后却是一口浊血上涌,猛的喷在了床榻上,这一吐血伴随着太后猛烈痛苦的咳嗽,卫皇吓的惊魂失措,“母后!母后!您怎么样!”

“皇帝,你答应哀家……”太后不管自己疼痛不已的身子,执意的要卫皇首肯。

“你答应哀家……”

一生叱咤风云的太后,从未曾这样的放低身姿,今日,为了顾清惜的姻缘与幸福,这个年迈的老人一遍又一遍的在恳求,因为她知道,她命数已到,以后不能再庇护顾清惜,她要在临走之前得到皇帝的许诺,唯有这样才能保证顾清惜在今后的日子里有所依仗,而宸王府的态度显然是不赞同顾清惜的,若不在为顾清惜保住身份,以后当真就是无所依仗了……她那个爹,也未曾尽到做父亲的本分……

太后只想在临走之前,为顾清惜铺垫以后的路,只盼着她日后能少些坎坷……

“好……好……朕答应你……”

太后因为剧烈的咳嗽,身上的伤口再次渗出血来,鲜红的血浸湿了白色的衣衫,格外的触目惊心!而眼下的太后会这般如此,全都是因用身替卫皇挡住了刀……

卫皇心中难受,而太后又一遍一遍的执意护住顾清惜,这让心中有愧的他怎么能不答应!

太后一听卫皇应允,唇角处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来,她吃力的转动眼眸去看顾长卿与顾清惜,慈祥的笑道:“哀家是没有机会看到……你们成婚了……哀家会在九泉之下祝福你们这两个孩子的……哀家……哀家……”

太后的手颤颤巍巍的伸出,似是想要摸一摸顾清惜的脸,顾清惜此刻眼睛肿胀,满脸的泪痕,她握住了太后的手,将自己的脸靠了上去,落泪不止,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内心深处那即欲将自己掩埋的悲伤,只是一直的掉泪,紧紧的握着太后的手……

“傻孩子……别哭……皇祖母心……疼……以后,你要好好的过……过……”太后表情有些挣扎,卡在喉咙里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望着顾清惜的眼睛却是已经闭上,手臂垂落在床沿……

这一刻,顾清惜感觉头顶上的天仿佛塌了!

“皇祖母!”一声竭斯底里的嘶喊!

顾清惜扑倒太后身上,抱着太后的身子一直摇晃,“醒一醒,皇祖母你醒一醒……你不能丢下惜儿啊……皇祖母……”

哭声悲伤欲绝,回荡在整个大殿中,令闻着伤心落泪……

太后溘然长逝,卫皇悲痛跪在床前,俯身磕头,殿中群臣一应跪首,默哀……

后又史书记载,卫历二一六年,春,太后寿宴,荣王造反谋逆,太后为护卫皇受重伤,施救无效,逝……

洛山行宫中,关于荣王起事造反之事,其中危险曲折之境,仅是被史官手中朱笔这般轻描淡写叙述而过,掩去了血腥与厮杀,遮去了悲伤与哀痛,只留给后世之人那短短的一行小字……

太后去世,凤身装殓被抬回皇宫,举行祭祀大典,三天之后,葬于皇陵。

太后的死无疑是给予卫皇心神上的重创,每日朝会,卫皇的神色都是恹恹,满朝文武见此也不敢多做言语,有本就奏,无事退朝……

然,相对于朝堂上的压抑气氛,市井坊间却是对于太后临终前的赐婚而议论纷纷,这桩曲折离奇的婚事成为茶馆酒肆中新鲜的谈资,赞美有之,祝福有之,鄙夷有之,讥笑亦是有之,言辞不一,毕竟庄敬公主的身份牵扯出太多的陈年往事,关于宫中的事情百姓们听闻之后无一不是感到震惊,好奇,宸王世子与顾清惜的婚事成为京中热议的话题……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