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丞相之死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6-01-03 18:37:55 字数:3341 阅读进度:351/447

用完早膳,顾长卿出门,留下顾清惜在房中,闲来无事,顾清惜便是拿起琴来弹了两首曲子,对于红衣人留下的琴谱中的曲目,她已经熟烂于心,操控琴弦杀人也不在话下,只是这琴太过于笨重,不如寻找个轻巧的携带方便比较好。

对于灵魂寄宿的这具躯体,她不得不承认这身体对于学武极具天赋,可谓是一点就通透,她之所以不论是顾长卿教习的剑法还是暗自练习内功,掌握琴技,都能快速掌握,其中的根本缘由就是来源于这副学武的绝好身体,这才能让她在这乱世中游刃有余,化险为夷。

顾长卿自从来到唐国之后,除却进宫以外所有的时间都仿佛用在出门办理事情之上,他好像很忙,而她一个人呆在这行宫中也是无聊,随即便是起身出门,打算出去寻找一把小巧精致的琴,一来也算是寻找合适的武器,二来也等同是出门散散心。

顾清惜出门,夜宸陪同,龙玉痕在房间里暗自的添|舐伤口,素问自是早饭过后跟随在顾长卿左右以待差遣。

出门,顾清惜又是换了一张面具遮挡住自己的原本面貌,依然不是顾长卿身旁侍卫的身份,夜宸也是跟随着改了容貌,两人便是在唐朝的大街上随意的逛动,流连在各大乐器铺子中。

经过一番精挑细选,顾清惜终于是买定了一把通体通红的焦尾琴,琴身娇小如小手臂一般长短,琴弦只有三根,这样的琴偏向于物件摆设不适演奏,又听店家说是西域传来的一种三弦琴,这种琴因为不被青睐而被放置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顾清惜一眼发现了它,用手拨了拨音,感觉甚好,于是花钱买下,顾清惜想等着回去改造一下可藏于袖中……

买完琴,顾清惜踏上了马车,走了这么久的一段路,身子有些疲劳,她撩开马车上的车帘,靠着车厢壁,望着外面车来人往,稍作休息。

这时,对面有青色马车缓缓驶来,顾清惜淡淡瞥了一眼正是要垂眸喝茶,却忽然见那青色马车的车帘被掀开,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

顾清惜瞳孔一缩,手中茶杯险些被咔嚓捏碎!

是他!

顾清惜眼见车帘放下,马车与她擦身而过,顾清惜忙吩咐外面的夜宸,道:“跟紧那辆青色马车!”

“是!”

夜宸不知顾清惜发现了什么,但对于顾清惜的命令却是绝对的服从。

马车哒哒,穿过人群熙攘的大街,驶向一条人烟罕见的胡同,顾清惜与夜宸早就是弃了马车在暗中跟随,直到青色马车停在一家院落前,藏身在屋顶暗处的夜宸才看清了那跳下马车之人的面目。

见到那人,夜宸的脸上闪现出一抹浓浓的震惊!

“怎么会是他……”

顾清惜清浅的勾了勾唇,面无表情道:“我也是想知道,怎么会是他!”

“看他这样左顾右盼的样子,应该是在等什么人,我们就在这里守着……”顾清惜冷笑,有谁能想到,卫国公主府被焚,被朝廷贴出告示声明的丞相沈弘业会出现在千里迢迢的唐国?

这其中的缘由,当真是令人感觉到百思不得其解呢!

夜宸眼睛瞪的大大的,难以置信:“郡主,相爷还好端端的活着,那公主府无缘无故烧起的大火,难道是他放的?!”

“看这情形,应该是他的手笔,不然何以他能悄无声息的潜到唐国来呢?”

夜宸听了,更是不能明白沈弘业为何要放火烧了公主府,且要不是郡主有人暗中相护,只怕也是要不幸葬身火海了!沈弘业这一把火不光是想要将自己隐藏起来,更可能是要将郡主一并烧死啊!

这样的丧心病狂的举动,怎么能是一个父亲做出来的事!

夜宸暗地里咬牙切齿,“郡主!相爷还是你父亲么!”

顾清惜,未曾做声。

两人就这样潜伏在屋顶上,悄无声息的等待着,果真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有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驶来,顾清惜屏气凝神,等待着看清那下马之人是何面目,然而,却是没想到里面之人仿佛早就察觉到他们的潜身之处。在车帘被挑开的瞬间,那下车之人居抬头望向他们所在的方向,为避免被发觉,顾清惜与夜宸瞬间俯身隐藏!

两人眸光交汇,暗骂这人好狡猾!

他们都不曾看见那人黑色风帽下的面容,却被逼的不得不藏身!

半响过后,两人才悄悄抬首,正想要挪到那院落中时,突然听到屋中的沈弘业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之声!

“不好!”

顾清惜暗叫糟糕!

下一瞬,与夜宸齐齐落入庭院,待一脚踹开房门门板,屋中已是人去楼空,除了沈弘业痛苦不堪的躺在地上挣扎,那黑衣风帽的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

而这屋中的情形,更是令人见之毛骨悚然!

沈弘业的周围,攀爬的是无数条或粗或细的蛇,这些蛇仿佛是饿了许久,每一条都是张着嘴露出两颗毒牙狠狠的撕咬着沈弘业的血肉!

而沈弘业仿佛是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是任由毒蛇在他身上爬来爬去,只有那嘶喊的嗓音与瞪大的双眼,透露着出他此刻心中无比的害怕与可怜。

顾清惜见到这场景,胃中胃液止不住的向上翻涌想吐,她竭力的皱着眉头,早在公主府时,沈弘业就是有吃蛇的习惯,府上的水潭中养着很多蛇,其中无毒与有毒的蛇分开饲养,厨房每日都会按照他的吩咐准备下蛇羹,她一直都不能理解沈弘业为何要吃蛇,也懒得去过问,然而在这屋中,顾清惜再次看到一旁破碎的瓦缸中不断爬出来的蛇时,顾清惜才仿佛是恍然明白,沈弘业离不开蛇,会不会是因为中了什么毒,脑中这样一想,在结合他越发难看的脸色,顾清惜越是认为自己的猜疑是正确的!

有此而推,而刚才那现身的黑衣风帽男子,兴许就是控制沈弘业之人。

“救命!救命啊……救我……”

沈弘业身上被毒蛇几乎是缠绕满了,只剩下脸还没有被攻击,他扯着嗓子向顾清惜与夜宸呼救。

夜宸同样是被这等场面惊骇住了,这沈弘业的身上仿佛是有蛇特别喜欢的味道或者什么东西,一条条都前赴后继的去撕咬他,而从不向他与顾清惜发起进攻。

“怎么办?救还是不救?”夜宸侧目去看顾清惜。

顾清惜此刻面色也是不太好看,她强忍着胃部翻涌的呕吐感,一瞬不瞬的盯着沈弘业,问道:“只要你告诉我,刚才来的黑衣人是谁,为什么要杀你,我就救你一命!”

被蛇群撕咬的痛苦岂能是寻常血肉之躯能承受住的!

人之将死还有什么可隐瞒,为活命,沈弘业只能选择如实告知,“来的人是……”

这时,一片绿叶从后堂中爆射而来,噗嗤一声正中沈弘业的眉心,沈弘业口中未曾说完的话戛然而止,断了呼吸……

夜宸立刻身形飞掠而出,去寻人!

顾清惜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沈弘业眉心那刺入的一片叶子,沉默。

“郡主!人消失了!”

夜宸返回,禀告道。

“走吧!你不是他的对手。”顾清惜只是这样冷冷的吐出一句话来。

“那相爷他……”夜宸有些吞吞吐吐,虽说沈弘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却是郡主的父亲,这副惨状,总该是要为他敛尸的吧……

“不用管他,我们走!”

顾清惜最后看了一眼沈弘业,淡漠冷然转身离开,沈弘业瞪大而死不瞑目的双眼,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顾清惜的身影离开。

夜宸跟在后面,心中疑惑不解,沈弘业不管怎么说都是郡主的父亲,郡主怎么不管不问呢?

夜宸回眸看了一眼沈弘业的惨状,心中暗暗道,庄敬公主被沈弘业的妾室欺压而死,郡主也是吃了无数的苦头,这样的父亲的确是狠心了些,郡主心中怕是对沈弘业还深深的记恨着吧,要是换做是他,他或许也不会给这样的父亲处理后事的……

不管了,反正沈弘业这三个字在卫国早就伴随着公主府的大火而被稍微灰烬了,现在死在唐国又有谁知道?

回到行宫后,顾清惜躺在床上,沈弘业的死无疑是留下了疑点重重,那黑衣风帽的人究竟是谁?

沈弘业的利用价值在哪里?

在卫国,沈弘业也不过是个空有虚名的挂牌丞相罢了,她实在是想不出沈弘业自身有什么被值得下毒的资本……

思来想去,无从知晓,顾清惜也便是不在继续追究下去,而是拿出三弦琴来在思量着如何改造琴身,指尖拨弄两下,她脑中忽然想起,那杀死沈弘业的叶片来,用叶杀人,这种手法,她似乎并不陌生……

早在卫国,第一次遇见红衣人时,他就是用叶片杀人的!

顾清惜手指下按出一个深沉的音调,眸子一暗,难道说杀死沈弘业的是那人不成?

顾清惜,垂眸望着手中的琴,思绪再次有些混乱……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