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父女相认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6-01-31 09:25:08 字数:3638 阅读进度:377/447

摄政王听到这声疑问,他的眸光从顾清惜身上收回,而后道:“是,本王读完了你母亲的信……”

“不知母亲在信中说了些什么?”顾清惜神情有些隐隐的好奇,“早在四国盛会之上,王爷见到清惜时将我错认为母亲这就令我心下起疑,现如今从母亲的遗物中又见母亲留给王爷的书信,难道王爷与母亲大人之间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

摄政王裴羿注视了顾清惜片刻,而后从怀中掏出了那封信,将它往桌面上放去,道:“你自己看一看便知……”

顾清惜眸光中泛着疑惑,最终还是将书信拾起,展开而读,待默默念完最后一个字时,顾清惜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瞳仁深处满是惊愕:“这……怎么可能!”

伴随着顾清惜的难以置信的质问,摄政王的思绪好像是飘到了遥远的过去,脑中不断有片段在交织放映,有初见顾心柔时的惊鸿一瞥,有见其歌舞时的倾心交付,有她与皇兄玩闹时他的争风吃醋,太过太多的画面在这一瞬间仿佛如洪水开闸,不断的冲击而来,每一副画面都在飞快的在他脑中旋转,最后的一幕定格在那一个大雨磅礴的雨夜,他将顾心柔禁锢在身下,听到她不断的求饶声,看到了她美丽面庞上流下的冰冷泪水,那一夜,年少的他强行要了她……

想起这一幕来,摄政王冷硬的面庞不知不觉的柔化下来,更是有些不知名的悔恨与自责在脸上不断的交织变幻,这一刻的他似乎是深深的陷在过去的记忆中,心绪久久不能平复,许久,他才神沉声说道:“年少时的冲动,深深伤害了你的母亲,自此之后她突然消失杳无音讯,等待我得到她的消息后,她已经与沈弘业成亲,不曾想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香消玉损,而你也已经长大成人……”

这段沉重的话从摄政王口中说出后,顾清惜还是处于极端的震惊之中,她手中的信跌落在桌面,她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的亲生父亲居然是你……而母亲既然是要选择隐瞒为何还要托梦与我,这件事情的真相不该伴随着她一直深埋地下的么,现如今就这样突兀的被发现被挖掘而出,这让我,这让我该如何面对……”

“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的父亲……可是现在母亲的遗书上白纸黑色的告诉我,你才是我的亲生父亲,这令我该如何接受?”顾清惜难以遏制自己的情绪,清澈的双眸中居是染起了一层白雾,两行清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她哽咽道:“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摄政王见到顾清惜这样拼命否定的态度,他的内心深处仿佛是被什么狠狠的揪着,自从见到顾清惜的那一刻就让他的心中一直隐隐有个念想,这会不会是他的孩子,然而静下来的他又觉得自己多虑了,可是眼下当一封由着顾心柔亲笔书信摆放在眼前时,不得不令他重新回忆起过去,回忆到那一个雨夜,让他清楚的认定,眼前这个孩子就是他的女儿!是他与顾心柔的女儿!

既然顾清惜真的是他的女儿,他又怎么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不愿意与他这个亲生父亲相认!

“这是事实!即便是你不愿承认也抹灭不了!”摄政王难得动容,“你母亲的字迹,时隔多年我依然是能清晰辨认,这便是佐证,欺骗不了任何人!”

“可是!我不明白母亲要托梦与我,这封信既然是埋了这么多年又何必要挖出!”顾清惜摇头,实在是不愿相信这一切!

“你母亲留下这封信,或许是为了能在你受难的时候找到一个归宿,而现在公主府已经被烧为一片废墟,你的郡主身份也被证实并非皇家血脉,你虽与顾长卿定下婚约但我见到的是你一个人来到姜国!惜儿,你现在无依无靠,一个人孤零无依,不正是需要有个依仗么?”摄政王在望着眼前泪眼婆娑的少女,心中不免对其腾升起一抹心疼来,现在她孤苦一人在外飘零,他身为亲生父亲理该为她撑开一片天地,让她享受到缺失了多年的温暖父爱,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

他现在是姜国的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要用自己坚固的羽翼来呵护他与心柔共同所拥有的这个女儿,让她以后的生活快乐无忧!

“这些年来,我一直对你母亲心存亏欠,想要弥补与你母亲已经是为时已晚,我只能弥补你,弥补我对你的亏欠,原谅我现在才知道你的我的骨肉血脉好么?惜儿,你跟我回家吧!”摄政王一路上平静的心绪再次的凌乱起来,他现在脑中心中所想的都是要将这个女儿带回家!带回摄政王府,让她享受她本该拥有的一切!让她不必在顶着卫国德阳郡主的头衔而生存,他要让姜国所有子民都知道他还有一个女儿!他要让他的女儿享受最高的礼遇!

“惜儿,跟我回去吧!我相信你的母亲倘若尚在,也是愿意看到你与我相认的!”此刻的摄政王已全然没有了平日里那冷酷阴鸷的面孔,这一刻的他完完全全是一个慈眉善目渴望着自己孩子回归到他怀中的一个普通父亲!

假若现在有人看到高高在上的摄政王在一个少女面前这样的屈尊降贵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因为,纵然是摄政王的亲生儿子也不曾见到他的父亲有这样慈善,这样耐心恳求的一面!

顾清惜望着那伸在自己面前的手,她面上泪痕蜿蜒,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的她措手不及,试想一下自己口口声声喊了十七年的父亲到头来并不是自己亲生父亲,而生父另有其人,且身份还是姜国高高在上的摄政王爷!如此颠覆而戏剧性的变化,换做是谁只怕也在短时之间承受不了!

顾清惜摇头,说道:“我不想跟你回去!我还不能相信你就是我的父亲!我更是不知道你与我的母亲究竟经历过什么样子的故事……所以,还请王爷收回你的手,摄政王府对于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而王爷对于我而言,也不过是仅仅见过几面而已……”

摄政王一听到顾清惜不肯跟随自己回府,也不肯相信自己就是她的父亲,他的面容上有些神伤,他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望着顾清惜说道:“我能理解这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休说是你,即便是我也一样像是感觉在梦里一样!但,不管你相不相信,你就是本王的女儿!而本王也决不允许本王的孩子生活在别国的领土之上,被冠与别人的姓氏!所以,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足以令你冷静与考虑清楚,三天之后本王会来此找你!到时候,本王想要看到的是你点头跟随着本王回府!”

第一天相见,真相来的太突然,虽然摄政王很想讲顾清惜带回去,然而很多事情却也不得不容他多做思考!如何接他的女儿风光回府,这还需要仔细策划,且一旦将他的女儿接回去,那么身为摄政王的他,需要对外有个完美的交代……

这些都需要仔细斟酌去做,三天的时间给她,同样也是给他自己……

相信三天的时间,足够令他处理好一切,然后将他的女儿名正言顺的带回王府,让她享受她本该拥有的一切权利!

摄政王临走之前给顾清惜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钱财供她这三天花销,寂静的房间内,顾清惜望着桌上那厚重一沓的银票,面无表情,这时一道身影从窗子中飞掠而来,龙玉痕笑吟吟的坐在了顾清惜的对面,道:“方才惜惜与裴羿的话,本少主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哦。『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顾清惜将桌上的银票数了数,抬起眼眸来,清浅一笑,“然后呢?”

“搞不清楚惜惜为什么要住进摄政王府!摄政王父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龙玉痕唏嘘道。

顾清惜将银票塞进自己的口袋里,笑了笑:“既然喜欢用锋利的刀,就不怕会割伤自己的手……”

龙玉痕瞧了瞧那满脸荣光华胜的带笑的女子,一时之间搞不清楚惜惜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今日送去摄政王府书信明明是在来时的路上惜惜才写的,怎么到摄政王眼里就成了以假乱真的庄敬公主的手笔?

还有惜惜哪里来的如此坚定的信心,料定摄政王在看到那封信时就会认定惜惜是她的亲生女儿呢?

还有就是,惜惜将自己的身份描绘的这样神秘,她到底是不是摄政王的女儿啊?

龙玉痕现在发现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完全是不明白顾清惜的脑袋瓜儿里面到底是在想什么!

“惜惜!本少主发现自己最近变笨了,你有感觉么?”龙玉痕调侃着自己,顾清惜闻声则是笑眯眯说道:“没有!你没有变笨!而我又变聪明了!”

“呀!真的么!本少主最喜欢聪明的人了!哈哈,快让本少主抱一抱吧!”龙玉痕眉开眼笑的笑着,伸出手来作势就要去拥抱顾清惜,虽知半路上顾清惜一个眼神投射而来就将龙玉痕秒杀了!

“别闹!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讨呢!”顾清惜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吧!什么事情!”龙玉痕闹归闹,但面对事情的时候还是十分正经的!

“滇国灭亡,被侍奉为神物的朱雀神印却不知踪迹,你能查到它在哪里么?”现在钥匙在手,顾清惜想要尽快的凑齐四大神印!

“我现在灵力受损,感受不到神印的方位。”龙玉痕一张口就如实告知,然而当说完这句话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是闭紧了嘴。

“灵力受损?你受伤了?”顾清惜却是明显的察觉到了龙玉痕的异样,拧着秀眉上下将龙玉痕打量的一番。

“没有!没有!不过是在修炼的时候出了点小小的差错,不打紧的!等过阵子恢复正常就好了!”龙玉痕忙是胡诌八扯,想着蒙混过关,龙魂丹是从他体内取出的事情万万不可让惜惜知道!

...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