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晚宴相约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6-02-02 08:58:14 字数:3674 阅读进度:380/447

至于裴宫泽却是态度淡然,她早就见识过这个女人的手段,像这种应酬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信手拈来,狡猾的她带着虚伪到以假乱真的笑容穿梭在宾客之间,频频赢得他们的赞美与钦羡,他一旁坐着喝酒倒是落得极度清闲。

“大哥!你这妹妹我看着倒是个十分厉害的角色啊……”曦妃之子裴岚坐在裴宫泽身侧端了金杯晃动着杯中的琼浆玉液,忽而笑出来声。

“怎么?你对她感兴趣?”裴宫泽懒散的靠在椅背上望着顾清惜的身影翻了个厌弃的白眼。

裴岚笑了笑,“觉得这姑娘举止优雅,笑容得体,在宴会上如鱼得水,收放自如,仿佛这就是她一个人的舞台,我们这些人都成了她的陪衬!这种奇妙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呢……”

“这女子有毒,奉劝二弟还是莫要轻易去接触,免得有一天死在这女人的手里却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裴宫泽的口气中略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自从这该死的顾清惜入住摄政王府之后,父王一个人几乎全都是被她霸占,他根本轻易见不到父王,可见顾清惜这女人是多么的可恶,即便是母妃准备了无数的法子来至于她死地,但却是苦于她一直呆在父王身侧根本无从下手,即便是父王不在她也会用各种理由与借口来拒绝踏出房门,整一个为自己套上了乌龟壳,令人苦恼却根本无计可施!

“哦?带毒的女子?这比喻倒是稀奇。”裴岚望着那或说或笑的女子,眼眸中起了异样之色。

裴宫泽嫌弃而古怪的看了看裴岚,“你今儿是搭错哪根筋了居然对一个女子这样再三瞩目?难道说宫里的侍女已经是满足不了你了么?”

裴岚听了这话倒是不生气而是淡淡笑了笑,狡黠道:“那些侍女哪里比得上这惜妹妹来的标志水灵!”

“呵!你说这话最好是别让我父王听见,不然你一定会死的很凄惨!”裴宫泽冷笑,皇上病体孱弱,膝下仅有皇后所生的公主裴嫣然以及曦妃所生的大皇子裴岚,裴嫣然与裴岚一年纪却是都还没有顾清惜大,他们都是十六岁,不过是裴嫣然生月比裴岚大两个月罢了,裴嫣然因是皇后亲生,性情骄纵古怪,至于这裴岚虽年纪小但却是长了一双物色美人的好眼力,年纪小小就开了荤,因是皇上唯一的子嗣平日里也是缺少管教,将宫中的侍女几乎都是摸了个遍,脾性是少年老成,内心也是极会算计,只是在裴宫泽的眼里,裴岚这个皇子当不当的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皇上的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不过是个傀儡罢了,等着时机一到,就连根拔除,故而裴岚纵然是皇子,他也敢说这样放肆的话……

裴岚不以为然,扭头看了看四周,道:“摄政王叔不知去了哪里,这会儿根本是听不到的……”

裴宫泽哼了一声,自顾自的饮酒,他始终是想不通透,这顾清惜大老远的跑来这里做什么,说她是自己的亲妹妹么?呵,他宁愿被打死也不相信这套不着边际的说辞……就是不知他的父王为何对顾清惜这样的情有独钟,如此的千百般宠爱……

这可真的奇了怪了!

宴会上丝竹管弦声声悦耳,宾客觥筹交错笑声不绝,然而在摄政王府的一处隐蔽庭院里,一线烛光摇曳,铺着厚重绒毯的地板上,随处可见被扔在地上凌乱的衣物,奢华的服饰,名贵的簪花,还有金香玉的腰间佩戴,鞋子也是这里一只那里一只,整个地上混乱不堪,而这混乱不堪的景象无疑不是在默默的诉说着这房间之内正在激|情上演的故事……

男子健硕的躯体如一只凶猛的野豹,匍匐欺压着身下的女子,那女子就仿似是他费力捕获而来的猎物,被他疯狂的啃咬与撕扯着,脊背之上因为这样疯狂的动作而布满一层汗珠,即便是这样的大汗淋漓,却也是不能阻止男子进攻的狂野……

被他当做猎物欺压在下的女子更是娇|喘连连,破碎的声音从她的唇|舌之中弥散而出,带着致命的诱|惑力,男子与女子的融合的在这寂静的一处房间内,激荡着人心……

承|欢的女子仿佛是心中带着哀怨,口中发出不悦的质问之音,模模糊糊听到她说:“这些天,你不进宫……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

男子不说话,只是在卖力的索取。

女子又道:“是不是以为新添了爱女……便是忽视了本宫……嗯……”

女子口中这样喋喋不休的盘问,令男子越发的疯狂,男子不回答,只是用速度来宣|泄着,最后,在一声低吟之中,男子趴在女子的身上,唤了句“心柔……”

女子听到这两个字,心中犹如刀割一般,她似是极其的愤怒一把将身上的男子推开,满脸潮红的呵斥道:“这多年,你还对顾心柔念念不忘!本宫在你眼里不过是个替代品是不是!裴羿,本宫恨你!”

刚才还沉溺在声色之中的女子忽而竭斯底里的怒喊。

这两人,不是别人,女子是姜国高高在上的皇后,男子正是姜国叱咤风云的摄政王裴羿!

倘若这个时候有人经过,一定会为自己所看到的一幕而惊掉下巴!任谁也没有想到在今晚的宴会之上,身为家主的摄政王不顾满座宾客居与皇后在偷|情!

摄政王被皇后一把推开后,他躺在绒毯上望着头顶上的屋脊,待眼神逐渐恢复明亮之色后,他则是迅速起身,拾起地上的衣物穿戴在身,不过是转瞬的功夫,刚才还在驰骋而不|挂一|丝的男子眨眼之间变为一脸冷沉之色的摄政王!

“以后你不许提她的名字!”裴羿满身寒气的警告着,仿佛刚才的缠|绵根本不曾发生过一般。

皇后衣不蔽体,满眼生恨:“本宫当真是不知那死了的女人到底有哪里好!居让皇上与你同时为她迷了心窍!一个无心朝政,一个自欺欺人,呵呵,本宫当真是受够了你们!”

皇后竭斯底里的喊着,那美丽的面容因为恨意而发生扭曲,在烛光下看上去额外的渗人!

裴羿闻声,犀利的眼眸徒然生暗,他的巴掌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扇了过来,恶狠狠道:“你胆敢在说一句有辱她的话!本王这就送你去西天!”

阴冷,无情,狠心!

这一刻的摄政王裴羿已是全身上下都是散发着一股危险气息,他眸光凶残的盯着那被他耳光扇到在地的皇后,似是要将她生生撕扯成碎片才甘心!

裴羿的一巴掌险些将皇后扇晕,她的头发凌乱的遮住了脸,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感令她尝到了嘴角的咸腥。

“好!很好!你居然动手打本宫……”皇后冰冷的声音从喉咙间发出,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裴羿不屑的盯着她,绝情道:“你明知皇兄不爱你,这些年来不还是一样依靠着模仿她的声音语气,模仿她的眼神举止,甚至是姿势装扮,目的只是为了让皇兄多看你一眼?呵,依着本王看你才是发了疯,入了魔的那一个!”

这话从摄政王口中喷出,仿佛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剥开了皇后的伪装,皇后痛的全身都在颤抖:“我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顾心柔!要不是她在皇上的心中分量如此之重,我何须这样处处模仿,处处演绎着别人影子!本宫这一生都被毁了!都被顾心柔毁了!”

“我是这样的爱着皇上,可是皇上呢?为了一个顾心柔宁愿荒废了整个朝政,宁愿受你的控制当做傀儡,也不愿重新面对生活!我为了博得他的爱意逼着自己变成另一个女人,现如今我都不知道我是谁!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为顾心柔,我恨她!恨她!”

皇后犹如封魔了一般咒骂着早就不在人世的庄敬公主顾心柔,她的噩梦便是少女时见到顾心柔起开始,一直到现在……

裴羿听着皇后发疯,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道:“你恨她?你凭什么恨她?若不她,你以为皇兄会要你么?你以为本王又会碰你么?”

“闭嘴!闭嘴!你给本宫闭嘴!”皇后高声咒骂,并失声痛哭。

摄政王裴羿阴冷的勾起了唇角,“本王希望你再次回到宴会上时,依然是那颐指气使高傲的皇后!别忘了,你与本王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这江山还需要你我共同把持!”

说罢,甩了衣袍,夺门而出!

房中的暧|昧气息还没有消散,而这里却仅剩下她一人,皇后捡起地上的衣物将自己裹紧躲在了墙角,眼泪汹涌而下,仿似这一辈子的眼泪都要在今天哭完才甘心……

记忆飘散在多年之前,那时的皇上还是皇子,年氏家族势力在姜国最为雄厚,为了利益与皇室联姻,那时候的她在宴会上第一次看见裴韬便一见倾心非君不嫁,却哪里知在临近大婚时顾心柔的突然出现,因为她的智勇双全,因为她的能歌善舞,因为她的美貌善良而轻易夺走了当时还是皇子的裴韬的心,自此她还未爱便被逐出局!

那一个谜一样的女子,不仅令裴韬爱上了她,更是使得裴羿也为之动情,兄弟二人为一个女子争夺不休,后不知为何顾心柔突然消失了无踪迹,等到得知消息后她已嫁做别人妻!为此,裴韬伤心不已,裴羿也是失魂落魄,但碍于皇室家族利益裴韬不得不迎娶她为妃!

她原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裴韬会将顾心柔释然,然而结果却是与之相反,裴韬相思成疾,身体逐渐一日不复一日,而裴羿却在这个时候以皇上病榻缠身为由,以皇弟的身份帮衬皇上处理朝政,而这一处理便是数载,整个姜国的大权都尽数掌握在裴羿的手中!

而她却也因,为博皇上垂怜而处处模仿顾心柔当年的样子,言行举止逐渐越来越像,使得大权在握的裴羿在一次醉酒之后与她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自此她的把柄落在他手上,不得不听从裴羿的暗中支配,成为他在皇宫中的辅佐之人,皇上病情原本并没有如此之重,全都是在她与裴羿的联合之下使得皇上脱离不了药物……

...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