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琴音较量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6-03-30 01:18:47 字数:3343 阅读进度:396/447

若不是她忽然以琴弦攻之,只怕他真的是要在她的琴声中迷失了自我,琴声摄魂,这本就是音功的魔力,他精通音律自然也能做到,可这其中令他感到危险的事情正事如此,他明明知晓这琴声的功力却还是没有防范的陷了进去,这一点令他感觉到恐慌,是他太疏于防卫还是说他已经防卫不了她?

琴声摄魂倘若只是如此,那还尚可,可是除此之外她还神不知鬼不觉的用音功毁掉了所有的树木与山石,就在刚才的一段琴声中,她做了这两件可怕的事情,而且任何一件事情都令他察觉不到,这种他无法用掌心来控制的事情令他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本以为她即便是练成音功,也不过是寻常之彩,可是如今他却是错了,这个女子给予他的永远都是他意想不到的惊喜,她的音功现在已经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可在不知不觉中杀人无形,那些树木与山石倘若换成人,早就该被碎尸万段了吧……

可怕的女人啊!

做什么都是这样的令人匪夷所思!

“既然是大开眼界,那你想不想与我切磋一下?”顾清惜轻笑一声,“你既然有这琴谱那说明你也是懂以音御敌的高手,现在我也算是学有所成,不如我们练一练?”

“你既然这样说,我还能有什么理由来拒绝呢?”红衣男子跟着也是一笑,随即在身后拿出一只通体碧绿的玉箫。

见到这只玉箫,顾清惜的星眸闪了闪。

而这一闪之下,顾清惜将琴横抱,指尖一弹,射出一道尖锐之音,音幻化成形,朝着红衣男子袭去!

红衣男子看着那幻化而成形的一只手飞来,他玉箫轻吹,吹出一个极短的音符,音符仿若一只飞刀,从她掌中穿透而过,轻而易举的化解!

顾清惜一击不中,两指并挑,顿时两只雄鹰俯冲而来,那尖锐的牙喙似要直戳瞎他的眼球!

红衣男单手握箫,轻快的箫声传出,夜空中则是忽然张开一只巨大的网,将那飞来的雄鹰罩住,束缚了它的双翼!

初试两招,顾清惜在心中已经是有了计较,她狡黠一笑,手指在琴弦之上三指并按,顿时那被束缚在巨网中双鹰的身形轰然炸开,炸开的碎影则是在顷刻之间化为无数只两翼蝙蝠,从巨网的缝隙中逃生,扑棱着翅膀,凶猛直冲过去!

见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红衣男子瞳孔一缩:“你的招数还真是多!”

“接下来我会让你应接不暇!”顾清惜一笑之,全力出击,她今晚上的目的没有其它,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掀开他脸上的琉璃面具,看一看那面具之下的容颜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张面皮!

幻化而出的无数蝙蝠嘶叫着冲去,来势凶猛,从四面八方攻击他的面部,似要啃噬掉他的面具,而红衣男也从她的攻势中隐约看出了她的招式,他口中玉箫突然发出一阵怪异之声,这声音听起来极其的刺耳,那些攻击的蝙蝠像是根本受不了这种魔音,纷纷是诡异的死去,啪啦啪啦的从半空中往地面掉去!

“好手段啊,居是以音刺音!”顾清惜不由赞赏,蝙蝠依靠耳朵以声辨位,他却是直接用尖锐的声音刺穿了蝙蝠的耳!

“承让承让!”红衣男虚伪的敷衍。

两人,一琴一箫,音声幻化千变万化,打的如火如荼!

两人较量的难舍难分,龙玉痕,夜宸两人则是抬着头颅望着半空,看这两人斗法看的也几近痴迷。

“惜惜果真是厉害极了!”龙玉痕由衷的赞赏。

“郡主实在是太棒了!看这架势,郡主似乎挤压一筹,那红衣男子根本不是郡主的对手!”夜宸一直对顾清惜是心存敬仰,当初他教习郡主练剑,不过是短短几天而已,天资聪颖的郡主便是完全掌握了要领甚至是超出了他的剑术,后来有主子亲自传授郡主剑法,据说郡主只不过是看了一遍之后就熟记心中,一套鸳鸯剑法,主子与郡主可是默契无比……

现在郡主又暗自修习了音功,以着郡主的聪慧,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红衣男子等下怕是要落败了!

两个人对顾清惜的武功是看的如痴如醉,内心深深的崇拜着!

而在半空中打斗的红衣男,就如同地面上的看客所预见的情况一样,他内心深处感觉到有些吃力……

顾清惜的攻击由弱到强,仿佛她的体内蕴藏着无数的洪荒之力,用之不穷,取之不尽,越是激烈的打斗越是能唤出她潜藏的力量,而她越打却也是越尽兴!

红衣男子的境遇变的如同她所说的那样,逐渐的在应接不暇!

”如何?可还能撑得住!”顾清惜狂傲的问道。

“如何撑不住?!”红衣男子不愿露出自己的狼狈之态。

“呵,你知道么,从第一天见到你,我就想看一看面具下的你是什么样子!现在,我就要揭了你的面具,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笑的顾清惜,脸色忽然骤变,她之前一直没有见到这人的庐山真面目,究其原因不过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武功不济,根本无法靠近他,现在,音功已经练成,何惧有之?

这人一直不明所以的想要掌控她,可殊不知她乖乖听令的目的不过是脱离掌控,现在,她的武功已经是天下少有,见识见识他的音容已经不在话下!

铮!铮!铮!

琴弦从琴身上脱离,六根琴弦从顾清惜的手中结成两根细长的线,成为她的利器!

嗖的一声,琴弦在她指尖发出,灌注内里的琴弦此刻硬如钢铁,堪比利剑,锋利的一端直刺他的腰间命门,一旦刺中要害那多半是必死无疑,故而红衣男子手中玉箫本能的前来格挡,质地轻薄的玉与细长而坚硬的琴弦碰撞,居是叮的一声发出悦耳脆响,两股力量相互碰撞,两人手腕皆是为之一震!

红衣男子这一刻唇角上扬勾出一抹戏虐的笑来,道:“还差一点儿……”

“是么?”

顾清惜不以为然,只是抬眸之间亮出了另一只手中的琴弦,那琴弦不似之前刺向他腰间命门那根坚硬似钢铁而是轻软无力躺在掌心,而就是这根琴弦,令顾清惜的面容上绽放出一抹绚烂的光彩。

“难道不是么?”红衣男子未曾瞧出任何端倪,依然是趾高气扬的在轻笑。

顾清惜星眸中光芒大胜,“自然不是!”

话音落地的瞬间,躺在她掌心中软绵无力的琴弦忽然之间变硬,绷紧如钢线,而就在这琴弦变硬绷直弹跳而起的瞬间,红衣男子清晰的看见琴弦的一端在顾清惜的手中,而另一端则是从她手中延长,一直延长在了他的脸上!

是的!

那琴弦的另一端扎在他的面具之上!

红衣男子用眼角的余光可以看见那绷紧的琴弦被面带狡笑的顾清惜掌控,下一刻见她手指轻轻一动,他便是感觉到了脸上面具被拉扯的轻动!

红衣男子心中惊恐,惊恐自己着了顾清惜的魔道却是毫无知觉!她是什么时候将那琴弦刺入他的面具之上的!

“依着我看,这面具戴着就是个累赘,现在我好心为你除了它!”顾清惜眉目间洋溢着骄纵的笑,掌心发力,琴弦猛拽!

“不!”

红衣男子如同惊吓般大喝一声。

“晚了!”顾清惜笑的阴森。

她的琴弦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法早在之前刺向他命门时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穿透了他脸上的面具,现在只需要这样用力一拉,那面具之下的眉目就要显现出来,她倒是要看一看这人是不是熟悉之人。

空气中只听的一声被剥离的声响,红衣人脸上的琉璃面具被扯落!

顾清惜欣喜之下忙是去一看究竟,然而,她快,那红衣人速度更是快!不过是眨眼的瞬间,他在面具被扯落的同时迅速用衣袖遮挡,居是将五官遮掩的一丝不露!

可恶!

顾清惜在心中咒骂一声!

这时的龙玉痕与夜宸也都是擦亮了眼睛一看究竟,可是没想到居还是没看见脸,两人将这红衣男子的祖宗问候了十八遍!

“我的容貌,等到时机一到,我自然会给你看!”红衣男轻蔑一笑,将抬高用来遮挡容颜的手臂放下,露出一张画了油彩的脸来,那脸上的油彩画的如同坊间门板上贴的红脸关公,压根是瞧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顾清惜气极,“你还要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

“这个你无需多管,你只要记住,终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女人,这就足够了!”红衣男子薄唇翕合,口气十分的狂傲。

“你的女人?呵,这是我听到的最为可笑的笑话了!”顾清惜不屑一顾,这个红衣男子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个疯子一样的存在!

“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拭目以待了。”红衣男笑笑:“以音御敌,你现在已经完全掌握,很好,没让我失望!我相信以后你会将它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顾清惜翻了个白眼,“你这些废话还是留着说给自己听吧!对你,本姑娘没丝毫的兴趣!”

...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