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姜皇现身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6-03-30 01:18:49 字数:3289 阅读进度:398/447

有这样容色上乘的男子跟随左右,他们不禁下意识的想要摸一摸自己的脸,得到的结果永远都是自己没有龙玉痕容色好看,试想一个容貌都比不过裴惜郡主身旁侍卫跟从的男子,裴惜郡主又怎么能看得上呢?

龙玉痕煞有其事的坐在那里,用自己的长处直接来秒杀其余男子的短板,看他们一个个被他的凌烈杀气所杀的自尊心全毁,他心中则是无比的高兴,心里暗自的在嘀咕,惜惜是何等人也,岂能是你们这群凡夫俗子能轻易瞻仰的?他自己都还没有排上队,更不会给任何插队的机会,在着说,惜惜也根本不会看上这群歪瓜裂枣……

故而,龙玉痕就这样当起了护花使者,对面那些男子来一个被他杀一个,来两个则是被杀一双,他玩的乐此不疲……

顾清惜也懒得去管,反正她来的目的不是为了看俊男美女……

宴会还没有开始,顾清惜却已经如同香饽饽被围了起来,不管是男还是女都对她颇感兴趣,裴宫泽坐在对面,看着顾清惜那坐怀不乱,戴着虚假面具谈笑风生的样子,就恨不得要将她撕成粉碎!

可偏偏这时候有不长眼的人凑上来,问道:“裴公子,在下司马文君,对裴惜郡主一见倾心,想请公子帮忙在郡主面前引荐引荐在下,不知可否?”

裴宫泽正是一腔怒火无法发泄,听此,他将手中的白玉杯咔嚓捏碎,冷声道:“你是不是嫌弃命活的太长了?你想死的话,本公子可以赐你一个死无全尸……”

掌中脆片哗啦一声被他丢在桌上,那司马文君看着那碎成渣渣的酒杯,顿时是吓的缩了缩脖子,赔笑道:“当我没说,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司马文君摸着自己的脖子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席面上。

“大哥何必这样动怒,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的妹妹不是么?皇叔见你态度如此恶劣,你在皇叔那里定然是讨不到什么甜果子吃的,你说是不是?”

这时,曦妃之子裴岚走来,俊逸不凡的脸上正是挂着一抹笑,忍不住的劝慰到。

“妹妹?呵!她不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罢了!”裴宫泽咒骂连连,取了酒杯来重新为自己斟满一杯,举头饮下!

皇子裴岚紧挨着裴宫泽坐下,“大哥这话就不对了,那裴惜看上去平易近人,又婉约美丽,怎么会是一只狼呢,依着我看倒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白兔。『推荐百度/href小说网*小/说/网阅读』”

裴宫泽挑起了眼尾看了一眼裴岚,讥笑一声,“你这话若是让她听见了,她肯定是要笑掉大牙的!”

“怎么?听起来大哥与裴惜的关系似乎越发的水火不容了,难道王妃现在患病不宜出门是与裴惜有关系不成?”裴岚试探的问道。

裴宫泽斜睨了他一眼,“王府的事情你少打听,今天着宴会可是为你挑选中意的皇妃的,你还是将注意力都放在那些个莺莺燕燕身上吧,这些女人可是比宫女强多了!”

这话听起来是在说笑,然而随便一句都是在笑里藏刀,裴宫泽对待裴岚可一向是没有什么好感,两人一个是皇子,一个是摄政王之子,将来这姜国的皇位还不一定是谁来坐,虽说是堂兄弟,可是又有几分真感情?

裴岚虽然年幼但常年在宫中生活,浸淫权术,心智早就炼就的比寻常人成熟坚硬十倍之多,又怎么会是清纯的无知少年?

裴宫泽这棉里藏刀的话他自然是能听得懂,不够聪明如他却是选择了恍若未曾听闻,面上谦卑的笑笑,恭维道:“大哥说的对,不够大哥的年纪也不小了,不如我们兄弟一块看看这些个美女?或许有中意的也不一定呢……”

“要看你自己看,我喝酒!”显然,裴宫泽不买裴岚的帐。

面对裴宫泽这样放纵的性子,裴岚心中十分的不舒服,毕竟他才是皇子,裴宫泽有什么能耐在他面前这样耀武扬威?

早晚有一天,他要狠狠的将摄政王府踩在脚下,让这狂傲不可一世的裴宫泽俯首称臣!裴岚心中这样默默的发着誓言,但面上却仍然是挂着一丝软绵听话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笑容。

裴岚出现在宴会上之后,原本围着顾清惜寒暄的少女都各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席面之上,整理妆容,摆弄裙角,努力将自己最为优秀的一面展现在这位年轻皇子的面前,期待着自己能得到裴岚的眼缘,从而入宫为妃,坐享一生富贵荣华。

然,裴岚的眸光却是在轻扫过在座的所有女子后,将视线定格在顾清惜的身上,以着他对裴宫泽的了解,裴宫泽这个人性情暴戾,阴鸷无情,倘若有人惹了他痛恨不快,那么那人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他现在明明对他这个无端冒出来的妹妹痛恨的咬牙切齿可偏偏那女子还好端端的活着,且活的是风生水起,那这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女子拥有着令裴宫泽无可奈何的本事……

想到这里,裴岚就不禁想起那日在摄政王府,这个女子设计令皇后娘娘落水的一幕,这个女子居然敢对皇后都下手,看来胆子一定是大的很……

这样的女子,放在摄政王府未免摄太可惜了,总该是要排上大用场才对……

然,相对于裴宫泽的这样大动肝火,摄政王裴弈则是面容上有一丝的欣慰与得意之色,与大臣们闲聊时不禁眸光飘来,为这样出众的女儿感到心存幸运。

不多时宴会开始,作为此次吵嚷着要办七夕宴会的公主裴语嫣一袭绯色霓裳羽衣,脚下生莲,步履款款而来。

一张瓜子脸上画着精致无比的妆容,光洁嫩滑的额头上贴着一朵梅花花钿,巧目盼兮,美不胜收,语嫣公主一出场,则是瞬间吸引了不少世家公子的眼球,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大赞这语嫣公主肤白貌美好生惊艳。

公主出场后落座,随后皇上与皇后也相继出现在主位之上。

姜皇已经是许久未曾在朝堂上露面了,今日觉得身体还算有些精神,又听得皇后的劝导说是为语嫣公主挑选驸马,姜皇心中也是十分高兴,便是由着皇后搀扶陪同之下来到了御花园。

帝后同在,在场的所有人都躬身行礼参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顾清惜自也是站在众人之列,起身行礼。

姜皇常年缠绵病榻,并没有太多的精力,只是轻轻扬了扬手,有气无力的说道:“大家都免礼平身吧,不过是寻常宫宴,不必这样拘谨。”

众人又是忙是谢主隆恩后依次落座,姜皇的眸光有些涣散的扫光左右两侧的宾客,然而当眸光在扫过那道紫色身影时,姜皇涣散的眸光骤然一缩!

那是,心柔?!

他心中猛的一惊!

全身的血液仿佛在这一刻全都涌上了胸口,激烈的翻滚着,沸腾着!

血气上涌,皇上开始剧烈的咳嗽,苍白的面上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红,那咳嗽声巨大,响彻在整个宽阔的风亭中,惊的满座宾客无一不是在担忧害怕,这皇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用力板着桌角的痛苦样子,仿佛是要将他的心肺咳嗽出来才能好受一些一样……

皇上这副憔悴的模样,令在座所有人的脸色上都呈现出一种提心吊胆的惊慌与惋惜,毕竟皇上年纪轻轻却身体孱弱成这般模样,身为一国之君的确是令人感到担忧。

“皇上……”一身华美凤袍的皇后着急的为皇上捶打后背,一旁的宫女忙是递上清水漱口,所有人的心都被皇上这突如其来的猛烈咳嗽声儿揪着,大气不敢出一下。

“父皇,您没事吧!”裴语嫣与裴岚则是担忧着上前去,生怕皇上在这样的场合之下万一有个不测,那么这场宫宴可就是要变成一场泡沫了!

姜皇猛烈的咳嗽着,然而眼睛却是不曾离开顾清惜所在的位置,那一双眼睛似乎是要将顾清惜看穿一样。

而顾清惜早就料到姜皇见到自己会出现这样的惊诧之色,她的眼睛则也是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姜皇,眸光清亮如星,唇角处抿着一丝淡然而安静的笑意,就这样端坐在那里,与姜皇眸光对视!

皇上如此的异样情况,都落在了所有人的眼底,众人不知道姜皇为何会这样盯着顾清惜看,然而作为知情人却是对此了然。

皇后见姜皇一直锁定顾清惜,她心中冷笑连连,果真如此,果真这么多年过去了皇上还是忘不掉那个女人!

如今顾清惜拥有一张与她母亲相差无几的容颜,皇上见到她定然会误以为是顾心柔回来了!

呵,真是讽刺!

她是皇上的结发夫妻,明明是她认识皇上早与顾心柔,可偏偏让一个异国女人夺取了皇上的心!

皇后心中忿然,她早就料到皇上见到顾清惜会是这样的惊诧反应,她心中明明是恨的要死可是面容上却越是笑的温柔美丽,道:“皇上为何这般盯着裴惜郡主看?”

...

...(..)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