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朱雀神印 Vip

小说: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作者: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更新时间:2016-03-30 01:18:58 字数:3285 阅读进度:406/447

“依着我看,姜皇是一边被救治,一边被陷害吧……他这个皇帝当到现在也不容易,自古皇帝都多疑,姜皇虽看上去孱弱不堪,体力不支,但内心里一定是对此都洞察秋毫,知晓一切,不过就是无心去改变罢了,或许他就想这样任由着自己慢慢的死去也不一定……”

“拿自己的命既然不当命,那何不早些解脱?所谓早死早超生嘛!”龙玉痕完全是不敢苟同姜皇的这种生活方式。

顾清惜却是淡淡的抿了抿唇,“大概他还生有所恋,心中还有未曾实现的一些心愿吧……”

在乾坤宫中,姜皇在她面前流泪的那一张面孔,令她内心深处感到里苦涩的痛,这么多年过去了,姜皇还一直惦记着她的母亲庄敬公主,这份情令她动容……

她不由的想起自己,想起现在可怜又可悲的自己……

是不是,也要等着很久很久以后,将青春年少鲜明的记忆熬成黑白的沧桑回忆,然后想起某个人来还会落下滚烫的热泪……

“既是生有可恋,那姜皇不该好好的活着么?这样一幅病恹恹的身体能做什么事情?”龙玉痕完全没有察觉到顾清惜内心深处的落寞,他继续说道。

顾清惜强行从那些想起来就令自己眼睛酸胀的记忆中将自己拉出来,她叹息一口气说道,然后想起她交付给姜皇的那红色锦盒,笑了笑:“我相信以后,皇上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龙玉痕古怪的看了一眼顾清惜,而后凑过来道:“姜皇召见你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这是秘密!”顾清惜故弄玄虚的翻了个白眼!

龙玉痕则是懒洋洋的将身子撤回来,依靠在车厢壁上,同样摆出一副故弄玄虚的神色来,扬起了长长的语调,道:“哎呀!本想着惜惜告诉本少主后,本少主要送给惜惜一个惊喜的!现在可惜喽,哎呀,真是太可惜了喽……”

龙玉痕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桃花美眸眼角的虚光去瞟向顾清惜,那眼神中都写满了勾|引之色,意思仿佛在说,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惊喜呀?

顾清惜继续翻白眼,“什么惊喜?你若给看我就看,你若不给看我就不看,以为我还眼巴巴的上赶着要知道么?”

顾清惜压根是对龙玉痕的故弄玄虚不感兴趣!

龙玉痕见顾清惜如此这样的淡然,他不由有点小小的失落,暗道这惜惜也未免太不给面子太不配合他了,居然不看!但是怎么办呢,惜惜不看,他却是迫切的想要将那东西送给她的啊!

“哎呀!惜惜你猜一猜嘛!多少给本少主一点面子啊!”顾清惜淡定如山的坐在那里,只能是龙玉痕上赶着求着她猜猜惊喜是什么了……

“不猜!”顾清惜依然是不感兴趣,声线淡漠的说道。

龙玉痕见顾清惜油盐不进,没办法,只好叹息一声,将怀中藏着的宝贝在顾清惜眼前晃了一圈,然后迅速的收回!

顾清惜本来以为龙玉痕不过是弄了个什么小玩意来逗她开心罢了,然而没想到当他手中的东西在她眼前一晃,她眸光一瞥之后,瞳孔顿时骤缩,心中一阵激动欣喜!

她看见了什么?

一块洁白无瑕的玉佩,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上古神兽!

“朱雀神印!”

顾清惜难以置信的呼唤出声!

如果没有看错,那玉佩上雕刻的就是朱雀,是上四大神印之一的朱雀神印!

“怎么样?这惊喜惜惜还喜欢吧?”龙玉痕将系着红绳的玉佩在手指上晃悠来晃悠去荡着秋千,桃花美眸中荡漾着一抹邀宠的意味。

“快给我看看!”

顾清惜忍不住将玉佩抓了过来,玉佩入手光滑沁凉,上等的羊脂白玉完美无瑕,上面正是精雕细刻着上古神鸟朱雀,形象逼真,正是栩栩如生,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泛着微红而灵动的光芒,如同活物,正是如她之前所见到的玄武神印如出一辙。

“真的是朱雀!这枚神印是滇国至宝,滇国覆灭之后,为找寻这枚神印,卫国与唐国据说将滇国的皇宫都掀了个遍都不曾得手,而你又是怎么找到的?”顾清惜眸光中闪烁着一丝的欣喜,好像如同做梦一般,没想到朱雀神印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如何不令人感到惊喜与激动?

开启龙庭之门的钥匙在她手中,如今手上拥有了玄武与朱雀,只需要凑齐青龙与白虎,那么她就可以开启龙庭之门,穿梭时空,或许等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就完全置身于自己所生存的时空……

一想到这些,她的内心如何的不欢喜呢?

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的希望在这异时空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等待梦醒来,她还是好好的生活在自己的时代……

“怎么样?哈!本少主就知道惜惜见到它会高兴的!”龙玉痕见顾清惜所有的高兴与欣喜都写在脸上时,龙玉痕心中就如同吃了蜜糖一样的甜!

他俊美到妖娆的面容上绽放出惑人的笑容来,得意洋洋道:“上古神印是龙庭大陆的宝物,而作为龙庭大陆的少主,我与神印之间存在这一种感应,这朱雀神印被战火掩埋在深处,卫唐两国想要找寻它无异于是大海捞针,而本少主却是能轻易的察觉到它的所在之地,挖了一夜才好不容易的找到的呢!”

顾清惜听到这里,欣喜若狂的神情却是顿时一凝,她错愕,道:“挖了一夜?”

龙玉痕敷衍一笑,“哈!说错了,是找了一夜才找到,这玉佩藏得巧妙,怕是滇国的皇室不想自己的宝贝被窃取了去,故而下些心思。”他一边笑嘻嘻的说着话,一边下意识的在蜷缩着自己的手指。

饶是这样的小心翼翼却还是被顾清惜眼尖的看到,顾清惜将他想要躲藏的手一把从衣袖中抓过,定眼一看,这才发现他原本修长光滑堪比女子还要漂亮的手上布满了一道道细长的伤痕,指甲有的已经劈裂,掌心上居然都磨掉了一层皮,一双手虽是洗净但上面触目惊心的伤痕却无一不是在述说着一件实事,那就是这朱雀神印,是他用了一夜的时间从废墟中挖出来的……

“怎么这样傻?”

一句心疼而充满怜惜的话就这样从顾清惜口中说出,且还带着责备的意味!

方才顾清惜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是放在了突然出现的朱雀神印上根本没有过多的注意到龙玉痕的手,现在仔细一看,他的一双手上都是或轻或重的伤痕,看的她心里头止不住的酸涩。

龙玉痕手上的赏就这样被顾清惜发现,他心中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是将自己的手往回抽,笑道:“哎呀,不过是不点小伤,不小心弄得,没关系的啊,我皮糙肉厚,惜惜就不要……”

龙玉痕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是觉得手背上一阵清凉之感袭来,他垂头一看,原是顾清惜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药膏,正是小心谨慎的为他涂抹一道道的伤口,那药膏触到肌肤之上犹如雪花一样的冰凉清爽,令龙玉痕的心湖微微的起了涟漪,他望着正在小心为他上药的顾清惜,神色有些发怔……

这一刻,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时间永远的定格于此!

希望从今以后,她的喜怒哀乐,她的担心与关心都只为他一个人……

“看什么呢?两眼都发直了!”

顾清惜的一声轻笑将魂游太虚的龙玉痕唤醒过来,这一回神才发现原来手上的伤口都被涂抹上了药膏,顾清惜将手里的瓷瓶则是一甩手丢进了他的怀里,道:“一日两次,很快就要痊愈的!”

龙玉痕将手里瓷瓶当做宝贝似的摩挲了一番,笑嘻嘻的凑过来,桃花美眸眨了眨,距离之近,以至于顾清惜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他长长的眼睫毛都扫在她的面颊之上了,下一刻便是听得龙玉痕贼兮兮般的笑道:“惜惜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看在你辛苦帮我找到朱雀神印的份上而已!别想多了!”龙玉痕这厮距离她太近了让她有些不舒服,于是便一手拍在他的胸膛将他用力的推了出去,而她则是继续欣赏着手中神印。

龙玉痕被一掌推出去撞到了车厢壁上,顾清惜用的力气不小,可是他却是心里乐的嘿嘿直笑,“惜惜一向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知道的!”

顾清惜翻了个白眼给他,没搭理。

龙玉痕握着药瓶心里美滋滋的,正想要凑过去在说些什么时,耳尖忽然一动,他俊美面上的笑容顿时收敛,急声道:“趴下!”

简短的两字从口中暴出,龙玉痕的手已经是以迅雷之势拉过她的身子,将她结实的护在身下,两人的身体砸在车厢地板上发出一道沉闷的钝响,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两支羽箭从他们头顶的发丝间射过,掀起一阵的寒风呼啸,此刻,两人心知肚明,倘若在晚一步,只怕两人都是要被这突发而至的箭射成刺猬!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24/24938/)-- (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