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章 第几层

小说: 开局百万次磨刀 作者: 三月花 更新时间:2020-10-16 23:28:02 字数:2293 阅读进度:54/64

赵府座落在金陵东城。

这里住的都是豪门望族、达官贵人,城南是秦淮河畔,平民百姓则都聚在了城西,所以相对而言要安静很多。

大街上完全看不到摊贩,街道两旁的店堂来往也都是贵客,每隔一段距离便能看到一座气派奢华的大宅院。

而赵府就在东城最东,最安静,也最没有烟火气的地方。

苏陌看着赵府门外蹲着的那对石狮子,心中没来由冒出这么个想法,整天蹲在门口干瞪着双眼对着空气,就是石狮也会无聊吧。

原来赵东是准备秘密将苏陌带回府里,自是不可能走正门,只是如今发生了当街刺杀这种事情,消息早已传开,也就没了遮掩的必要。

咯吱一声,大门打开。

里头的下人看见赵东的脸,立马迎了出来,躬身行礼道。

“大管家,您回来了。”

赵东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个时间点,老爷是在书房吗?”

伺候了赵无极二十多年,赵东早已将主子的习性摸得一清二楚。

“是。”

“好,没你们什么事情了,都下去吧。”

听了赵东的话,下人们都是松了口气,四下散了。

可以看得出来,赵东在府里这些下人面前很有威信。

事关紧要,赵东并没有去更换衣裳,而是直接引着苏陌往赵府里走去。一路往里,只见庭院渐深,两旁树影斑驳,更有假山碧湖,景致美不胜收,而沿路遇着的婆子小厮,见着赵东,均是停在道路两旁行礼,一点不见纷乱。

能在金陵城寸土寸金之地,拥有如此大的府邸,足以可见赵家的实力,而府里下人的表现则是可见其底蕴。

再往里走,苏陌更是看到了一些藏身于暗处的护卫,一个个气息悠长,实力不俗。

若是换做一般人,初入这等豪宅高门,心中难免有些紧张。

要知道他接下来要去见的人不仅是整个金陵城最有权势的几人之一,更是他的父亲。

但苏陌不是常人,他这个私生子的身份也是假的,一路走来,他脸上面带微笑,显得十分随意,暗地里则是将府里格局,每个暗位的位置记得一清二楚。

同时他也在留意有没有妖鬼的痕迹,只是到目前为止,并未闻到那种恶臭的气味。

赵东领着苏陌一直到了内院,然后在一间屋子前停了下来,小声提醒道:“少爷,老爷就在里面,他吩咐过,你到府时第一时间带你去见他。”

二人随行时间虽然不过短短两日,可赵东已然有些被苏陌折服,不论是他的身手,抑或是宠辱不惊的气度,这声少爷喊得没有一丝不情愿。

苏陌点了点头,推门走了进去。

.......

“那年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面善心狠,戒备心很强,码头上的刺客应该是二夫人那边人,请的是千杀门的凶名在外的无声无影箭俩兄弟,可非但没有得手,还被对方给当场击毙。即便是我,如果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面对无声无影箭俩兄弟偷袭,也极有可能会死。因此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从下渡船开始神经便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时刻观察着周遭的一切。”

“修为怎么样?”

“起码筑灵境中期的修为,在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得,正面击败小文用的是鞭子。”

“看来老爷这些年没有少给这个私生子资源......多大了。”

“二十出头。”

“如果真是当年那个贱人所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我也真是瞎了眼,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二房那边不是也没发现吗,这只能说老爷手段太过高明。”

“二房?呵,你不提我还忘记问了,他们现在是什么反应?”

“据下人回报,听到消息后二夫人气炸了,直接把她心爱的八宝琉璃盏都给摔碎了。”愉悦的笑骤然而至,犹豫了片刻,阴影中那人还是开口道,“只是,我们这么做,栽赃得是不是太过明显了。”

“不,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越是这样,老爷反而越会相信。”

“大房那边没有任何动静。”

“那老女人只知道整日吃斋念佛,对她而言谁继承这个赵家根本没有所谓,不用管她。”

......

内院,书房。

苏陌见到这次任务的委托人,赵无极。

这个从小人物一步一步成长到叱咤整个金陵府黑白两道的巨擘,此时就站在苏陌面前,背对着他,身子有些伛偻,头发两鬓斑白,更像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

赵无极听到声响,转过头看着苏陌,在看过苏陌信物后,他并没有去质疑苏陌癸级灭鬼士的实力,武院后山竟然会派他出来,代表武院后山相信他。

那么他赵无极也可以相信。

“你怎么看之前发生的那两场刺杀。”赵无极开口问道,这时赵东显然还没来得及将事情告诉他,这说明他在金陵城中有眼线帮着他盯着任何风吹草动。

“码头那场刺杀,刺客显然是职业杀手,相比较起来城中那个刺客就要显得业余很多,虽然他伪装成包子铺小贩,可还是有不少破绽。”苏陌回想了一下两场刺杀的经过,开口道。

“听说那个刺客用的是一字剑门的剑法。”

苏陌点了点,开口道:“我并未见过一字剑门的武功,只是当时赵老是这么说的,而且那人手中拿的也是一字剑门的佩剑。”

“看你的样子,并不相信他是一字剑门的人。”赵无极看着苏陌,开口道。

苏陌轻轻摇了摇头。

“他是不是一字剑门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无法证明他不是,无论如何,怀疑的种子已然种下。”

苏陌看过赵府众人的详细介绍,知道二夫人吴敏儿出身一字剑门,是个性子直脾气暴的人,可性子直脾气爆不代表傻。

当然反过来,二房也无法完全洗脱自己的嫌疑,即便这种可能性很小。

小,不代表没有。

而且聪明人如赵无极总是会多想一层,要是换做他,肯定就会故意利用这一点派出杀手,洗白自己的同时还能污蔑其他人。

所有人都认为二房的人没这么傻的时候,正是二房去做这件事做好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