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伤处

小说: 氪金恋爱法则 作者: 卷寒酥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5177 阅读进度:13/26

这个豪华公寓十分精简,但每一处都装修的分外细致,看不出主人的品味如何,倒是看出了主人的无趣冷漠。

“看在一碗龙虾拌面的份上,”江绵上床躺平,“就不怪你总是凶我了。”

他闭上眼睛等了好一会,不死心的换了一个侧躺的姿势,又哪哪都不对的平了回来。

江绵一把掀下被子,一时间觉得自己真是被迷了心窍,贪图那一丝光亮跟着行刑者回了他的领地,这会儿不上不下硌的难受。

主要是……陆昀修看起来并不喜欢他,只是看自己可怜,才收留了他一个晚上。

……说起来陆昀修竟然有怜悯心这种东西吗?

江绵闭紧了呼吸,这里变数实在太大了,换谁面对一个随时都可能做掉自己的人还能淡定?……还是半夜找个机会就溜出去,这样等天亮的时候还可以为室友捎两个最新出笼的包子,等他修养过这一阵,就可以再攒足劲儿来找玩家了。

而且陆昀修还不知道自己是鬼,要是知道的话,指不定早就把他扔出去了——鬼生艰难无依无靠啊!

江绵动了动身体,肩侧传来一阵酸痛,他伸手摸了摸,又用被子将自己裹严实,才困累交加的睡了过去。

隔壁,陆昀修从主卧洗漱间出来,接了杯水唤醒了智能服务。

“侧卧。他睡了吗?”

隔了三五秒的时间,小音箱处传来机械音:“警告!未检测到侧卧生命体征!”

陆昀修:“……”

他放下杯子径直朝隔壁走去,打开门一看,才发现对方好好的睡在床上,睡姿堪称乖巧……和诡异。

诡异到陆昀修以为自己的侧卧是墓地。

他走上前,江绵早睡的不知南北,清醒时候的灵动脸色这会全然沉寂了下来,唇色也由红润变得苍白,小小一个深埋在柔软被子里,无端让人觉出了随风而逝的脆弱感。

可他已经是个鬼了。

这只鬼现在在尽可能的适应人间生活,扎根于干旱和炽热中,寻找着海市蜃楼一样的“玩家”,像朵垂死挣扎的白玫瑰。

陆昀修盯着江绵看了许久,像是在确认他真的是死亡状态,半晌伸手想去触碰这个诡异存在,又想起江绵接触自己会排异,于是那只手僵硬的拐了个弯,替少年熄灭床头灯,才悄无声息的关上门离开了房间。

江绵想的很美好,他想要半夜溜号,结果行刑者家的床又大又软又舒服,他睡的安详无比,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中天。

太阳从窗帘透过,江绵猛地坐起身,又不自主的倒吸一口气,才算是完全启动了活人模式。

也因此触发了房内的智能监测。

“早上好。”

江绵:“???”找了一圈,才发现是床头镶嵌的音箱在说话,他含糊回了一句,下床穿了鞋,侧卧没洗漱间,又去一楼洗了把脸,才算是完全清醒了过来。

“您的早餐在餐厅。今日供应:牛奶、肉粥、面包、煎饺。”不知哪里又传来声音。

江绵一个激灵:“能把家搞的这么古怪渗人的也只有那个男人了……”

他坐在餐桌旁,刚抬起手臂准备喝粥,却察觉胳膊这会还软的抬不起来。

行刑者的威力可见一斑,江绵只好笨拙的换了另一边手臂,只是还没喝几口,背后就传来了一道动静。

陆昀修从健身室出来,黑发上带着一点湿气,看起来是运动完冲了澡,比起射击室的全副武装,这会衣物简单更能看出他身姿挺拔比例完美。

还真把他当自己人了,大早上就提供洗眼睛服务。

江绵来到这个世界,还从未与人有如此亲密接触,一想到那个浴室里的东西他们俩共用过,心里就一阵古怪。

……还有些许不好意思。

“你怎么还在这里?”

陆昀修看了他一眼,“这是我家。”

江绵:“……”靠。又睡蒙了。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没去上班?”

陆昀修将一团白色的东西扔在餐桌上,“今天周日。”

江绵:“……你不是忙到飞起的大老板吗?难道周日不加班?”

男人抹完面包片,这才抬眼正正看向他:“我不是神仙,我需要休息。”

江绵:“……哦。”

“还有问题吗?”陆昀修问。

“没了没了您用餐吧!”江绵又喝了两口粥。

陆昀修果真没再说话,只是那片果酱面包还没吃完,又站起身不知道去哪儿了。

和陆昀修在一起的画风怎么神出鬼没的。

江绵也没管,他们萍水相逢,吃过这顿饭就各奔东西,他做他的总裁我做我的打工人,平平淡淡才是真。

谁知没过一会,身边突然坐了一个人,江绵嘴里还咬着煎饺,转头一看就见陆昀修拎着药箱看向他。

“胳膊,我看看。”

江绵几下吞完饺子,下意识推拒:“不了吧,脱衣服多麻烦,我没事。”

陆昀修:“你吃你的,我给你脱。”

江绵:“???”

大哥你不是冷漠无情莫挨老子吗?突然这样让他很慌!

而且本来就是因为被你碰到才伤到,这上药还不跟上刑一样?

江绵不好直接说出来,只含糊道:“我、我用不上,你别给我浪费了,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陆昀修直直看着他,用了最高阈值的耐心:“我说用得上就用得上,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江绵今天没穿被雨淋湿的卫衣,陆昀修倒算是体贴,将换洗的衣物都给他放在了床角,这会又在家里,所以就是一件画着小太阳的白色薄t。

江绵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他是鬼不是人,这种伤怎么能用治人的方法弄,但他心中清楚,陆昀修不知道啊。

人家完全一片好心。

正想着,就听见陆昀修开口,语气中竟能听出些许诱哄:“试一试。我暂时没想到别的办法。”

您还想要什么办法?给他请个大师来吗?

只是一顿早餐的时间,江绵就发现了眼前人的强势执拗,想到关于陆昀修的传闻,他一边主动扒领口一边道:“你对别人都这样吗?”

陆昀修默了默,“我和你一早上说的话,赶得上和别人一星期的交流。”

江绵没觉得自己有多特殊,倒是怪不好意思:“我、我这么能唠啊?”

陆昀修这下没说话了,他只看着雪白肩头上那个乌青的指印,卫衣领口大,这个位置是他昨晚直接接触皮肤的地方。

他抬头深深的看了江绵一眼,传说中鬼碰人才会留下可怖指印,到了他们这里,倒成了人碰鬼。

越来越有意思了。

江绵以为他要直接上手,没想到陆昀修摸过桌上那雪白一团,慢条斯理严丝合缝的从手指戴了上去。

是昨晚的手套。

陆昀修竟然已经开始随身携带了。

紧接着江绵见他取出了一管淡绿色的药膏。

“别动。”

就算他不说,江绵也不敢动,他僵硬的举着筷子,只感觉一边肩膀被一个冰凉的指节按住,滚烫呼吸就在耳旁,丝质接触皮肤的触感有些滑,有些痒,但更多的是升腾而起的怪异。

太奇怪了。

鬼见愁的行刑者,貌似在努力学习照顾一只鬼。

还有敏-感处被触碰的微妙……他们这到底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组合啊!

陆昀修几乎是刚抹匀药膏贴上医用布,江绵就嗖的拉上了衣领。

“你你你、你赶紧坐过去吃饭!你是老板不用上班我的打工魂还在燃烧,我一会要去上班的!”

陆昀修果真起身,他哦了一声:“在灵安路?”

江绵:“……嗯。”

刚见面不能太拘着他……以免触底反弹。

“好,你要去吃完我送你。”

江绵:“……嗯?”

陆昀修解下手套,稍作清理就去对面拿起剩下的半片面包:“看见你的伤势让我很抱歉,所以我送你,下班告诉我,我没时间会让司机去接。”

一句话中明明掺杂了道歉的话,却见主人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

不了解陆昀修的人一定会觉得有被敷衍到,只是江绵却敏锐的察觉到这句话中的认真。

江绵:“大哥。”

陆昀修:“叫先生。”

江绵胸口起伏:“陆先生,我对您很特殊吗?”

陆昀修点头,“一见如故。”

“你要让我以后都住在这里?”

“你可以当我在诚挚邀请,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更优越的环境。”陆先生的嘴角开始平直。

江绵却完全不怕他了,“我有宿舍的,在——”

“在射击馆。那个地方我没记错最少是两人宿,你习惯吗?”

江绵无可奈何放下筷子:“我挺习惯的,你吃吧,我快迟到先走了。”

在这里待的越久,就越会让他产生一种被仔细照顾着的错觉。

但陆昀修不是陆陆羞,反倒是鬼见愁,在他身边不是保命,而是时刻要提防着小命。

他不想死,也不想看他人无效付出。

“江绵。”

江绵顿住动作。车祸鬼早就看出来,这只小鬼骨子里透着傲和独,有时候还冒出一两句不符合年龄的大道理,整只小鬼佬都透着一股小祖宗的味道。

还不能来硬的,小羊毛本来就挺硬,所以得软硬兼施顺毛捋。

陆昀修很聪明,从刚才上药就参透一二。

“稍等。”

说着他拿过衣服,吃了一半的早餐放在桌子上,走到门边:“走吧,送你。”

江绵看了一眼餐桌,又看了看从昨晚见面就与传闻截然不同的陆昀修,咬咬牙直接出了门。

陆昀修与他,就是两条不该相交的平行线,朋友也做不了,交在一起只会打做一团,到时候抽丝剥茧,少不了断胳膊卸腿,对谁都是痛苦。

出了绿都馆的大门,天光从云层中倾泻下来,今天早晨空气清新,万物都被洗刷一净,不难看出会是个好天气。

“其实我也在找人。”

江绵一边欣赏路边风景一边心烦意乱道:“嗷,那你找到了吗?”

“算是找到了。”

算是?那可真是幸运。

不过陆昀修好像一直都很幸运。

江绵看了旁边一眼,男人开车没有戴手套,手指骨节分明,让他想起了那天在射击馆看到的场面。

那个时候,明明就是十足漠然,压根不像是能主动挑起话题的人。

而且他还被“世界”怎么提示来着?说他的玩家就是一个冷漠怪,看起来就是陆昀修这一款。

笑死怎么可能。

连接触都要戴手套绝缘,天生排斥敌对,怎么可能是与他关系千丝万缕的玩家选手。

他还对他这么高冷。

江绵收回不切实际的幻想,看着熟悉的路口越来越近。

“你记得一会回去把早餐吃完啊。”到底良心不安,江绵开口嘱咐道,“你长这个大个子,吃那么点能吃饱吗?”

陆昀修看他一眼,视线没有转移:“一会去公司,不回家。”

江绵倏的坐直身体:“周日不是休假?”

“看到你昨晚淋雨今天还坚持打工,让我内心难得产生了工作的冲动。”

江绵:“……”

他凶巴巴的盯着男人:“你在开我玩笑吗?”

陆昀修抿了抿唇:“没有。”只是看见江绵,不论是游戏还是现实,总能成功打乱他原本的计划。

这只小鬼在这里沉迷上班不理他,一直等着基本是无效操作,还不如回去多赚点钱,好好对照文献思考一下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什么。

然后再买给他,收获最简单的快乐。

陆总的传统氪金艺能正在逐渐苏醒。

江绵下车,走到驾驶座旁:“你等一下。”

陆昀修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也难得没有掉头就走的意思。

江绵回到奶茶店,不一会拎了个盒装蛋糕出来。

“这可都是晴姐自己做的,只供店内的熟客,你今天又走运了,这是早上的最后一块。”

他说着从车窗笨拙的给陆昀修递过去,干了件从没有人敢干的事情。

“喏,拿好了,昨晚真的很谢谢你,刚才害你没吃好早饭,这个你带到公司去,一定记得吃!”

江绵不知道,陆氏的餐厅占了整整三层楼,陆昀修要是想吃什么,山珍海味八大菜系十分钟就能被服务到位。

但陆昀修什么都没说,只接过来,并回递了药膏出去,动作也有些生疏但看得出很是配合。

“记得涂。”刚找回来准备细心栽培的白玫瑰,可不能两天就蔫吧了。

江绵以为他妥协了,没推辞就收了过来,“行了你走吧,龙虾拌面也谢谢了。”

陆昀修第一次感受到“公事公办”带给人的不满,但面对谈起玩家满怀期待的江绵,他也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说明。

他不会养花不会笑更不会生活,多数问候语都是系统自带一键发送,他真正敲打的没几条。

如果被这只小鬼知道,恐怕不止不理他那么简单了。

陆昀修看着江绵走进店铺,过了会才从一旁取出蓝牙耳机,将车子开出了灵安路。

“是我,”陆昀修眼睛瞥过一边的白色手套,“准备会议室。”

有些事情暂时做不到,但有的事情他可以做。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能直接接触,但他知道曾经游戏中那些微妙又奇特的情感倾注,伴随着江绵出现在现实,也一并带了出来,并且势不可挡愈演愈烈,好像让他从这个乏味的世界终于等来了久违的回甘。

专属于一个人的奇迹,所以用尽手段也要抓紧。

比起陆昀修临阵的波澜不惊,陆氏集团接到电话一阵兵荒马乱。

“老板今天不是休假?”

“所以是又要来公司了吗!”

“苍了个天,还真有人放假主动加班的……”

“人家是神仙,我们是凡人,哪里有可比性——说起神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我也是……”

一个姑娘三两下打开手机,操作了几下果然看到了“小绵羊”正在营业中。

旁边几个人跟着瞧过来,愣了愣纷纷露出不可描述的笑容:“妙啊……”

“奶茶召唤术!”

“直接送到会议室的话……老板会不会生气?”

“在陆总身边工作,不就是搏一个单车变摩托,如果这位看见另一张盛世美颜,不但不生气,反而惺惺相惜呢?”

“确实啊,陆总心情一好那可是万事大吉,而且……有什么比看帅哥谈恋爱更刺激的呢?”

“当然是看帅哥与帅哥谈恋爱啊!情网恢恢疏而不漏!下单立送小绵羊!”

s..book327241872112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氪金恋爱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