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主职医生兼职算命

小说: 氪金恋爱法则 作者: 卷寒酥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4210 阅读进度:16/26

枝头有麻雀飞过,叫了两声,桑暮站在楼上,朝下问道:“李秘书,来都来了,让你们老板上来坐坐嘛。”

这都十分钟过去了,他的时间可是按秒收费的,陆大少有钱也不是这么个玩法。

李衡和司机在一旁苦着脸,不是他们不想叫,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叫。

隔着一扇车门,江绵缩在角落,一边排斥着陆昀修的靠近一边捂着耳朵崩溃抗议。

“我真的不想再听财务报表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知道你很有钱无敌有钱比任何人都有钱了!”

陆昀修将手中的电脑啪一声合上。

“以上是陆氏近五年的财报总结,各项数据我已经给你分析清楚,而楼上的那个人,一年赚得钱没我一天多,明白了吗?”

江绵就差哭出来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较真!不就是夸了一句别人有钱,至于这么搞他吗?

“……你完了,今晚我就要去敲你家窗户。”江小飘小小声的威胁。

陆昀修的耳朵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声音这么低他都能听见。

“走窗太危险,你来的时候记得走门。”

江绵:“……”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哼!

陆昀修看他一眼:“下车?”

江绵疯狂点头。

赶紧下车,再不下车他就要魂飞魄散了。

桑暮看着那扇车门动了动,熟悉的高端皮鞋迈了下来,一个呼吸过后,一个瘦小的身影连滚带爬的从里座跟着出来。

江绵座位靠近马路,陆昀修早就将那边车门锁死了。

桑暮倏的站直身体,看见那位不染红尘的陆大少戴着一双白手套,看样子是想扶一把那个白头发的少年。

后者还不情不愿的闪躲,让那尊贵的手掌落了个空。

两个陆氏的人看天看地不看老板,桑暮捏了捏鼻梁,确信自己眼前的是事实。

江绵抗议:“我身体不好,易碎物品请轻拿轻放。”

陆昀修一本正经:“我已经很轻拿轻放,就差把你关在家里了。”

江绵大手一挥:“走走走,赶紧给你治病!你还有救!”

陆昀修:“……”哦。

李衡上前为江绵按开电梯,又看着陆昀修走进去才合上了梯门。

“等等,他们不上去?”江绵突然警觉。

陆昀修张口就道:“只有预约的人才能上去,而且你刚打听的这个医生也有病,私人区域踏进去连鞋底都要消毒。”

江绵皱起眉头。

陆昀修接着道:“并且绝不会允许家里出现龙虾拌面的味道。哦对了,他家里的健身室改装成了微型手术室,门打开,里面全是标本脏器骨架。”

江绵眉头几乎打成了一个结。

陆昀修侧目看了他一眼,“他还很爱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家里和某些玄学场所有关系。”

陆昀修点到即止,电梯门一到,他迈步走了出去,徒留江绵在背后抓着脑袋头脑风暴。

等桑暮从里面将门打开,江绵才小跑到了陆昀修的身边,他下意识躲在男人宽阔的肩膀后,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从肩线处冒出来。

受惊小羊一样。

桑医生笑出标准的八颗牙齿:“你好啊?”全然陌生人初次见面的模样。

江绵狠狠的抖了一下。

不是不是不是。

要死要死要死。

陆昀修淡淡道:“进去说。”

桑暮将门开大:“消个毒。”

陆昀修轻车熟路,江绵却几乎被酒精味熏晕过去。

等好容易适应,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冒着热气的杯子。

桑暮:“喝点水,别害怕,我不给你打针。”

江绵:“……”

他抗议道:“我不是小孩子了!”

桑暮眼底闪过笑意:“你看起来永远都是小孩子。”

江绵心底一震,接过水杯嗖的收回了视线。

陆昀修说这个医生家里搞玄学,该不会是真的吧……

“他是家里唯一的半桶水。”旁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江绵恍惚看过去,就见陆昀修正盯着他,“有我在,你怕什么。”

行刑者的眼神比这个桑医生更能看透他,江绵以毒攻毒莫名的冷静了下来。

对啊,陆昀修是大气运者。

他都不能拿他怎么样,何况一个这个初次见面的年轻医生。

桑暮早坐回了沙发一边,他手中翻看着病例,看一会喝口茶,间或将眼神从陆昀修扫到江绵。

而江绵完全被罩在了行刑者的身影之下。

他没有影子,陆昀修悄悄将自己的影子匀给他用了一下。但江绵没发现,只咕嘟嘟的喝着热茶。

过了不久,桑暮才开口。

“听李秘书说,你以后都不打算再来了?”

陆昀修淡漠道:“本来就没什么来的必要,是我母亲联系的你。”

桑暮:“按照徐女士当初的说法,你和飞升就差一颗仙丹了。”

江绵探头探脑,桑暮对他笑了笑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眼前这个人,远比你想象的更无情。”

陆昀修皱眉。

但他还没开口江绵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带着点几不可查的护短:“他也不是全无药可救嘛,无情的他还给我买面条吃,面条啊,还有那么大颗的龙虾,多么平民又温馨的日常。”

卷发医生更像是自来卷,发梢弧度不大,但有着与医生执业不相称的浓密,看起来不应该当什么医生,倒应该当明星。

江绵放下水杯:“光说不起作用,你看看怎么能治一治他,他现在缠着我不放,非说我是他的药,我特别忙还要打工呢!”

陆昀修截住话题:“没说你是药,只说你对我很重要。”

江绵:“你别说话,听人家医生怎么说。”

陆昀修:“哦。”

桑暮脸色微妙,“要不你们先聊?我去车底待一会。”

江绵:“……”

陆昀修:“???”

桑暮:“我总算是明白了你为什么带他来。”

桑医生道:“你们认识多久了?”

这题他会!江绵抢答:“两三天。”

陆昀修默默咽下两三个月。

桑暮的表情更奇怪:“两三天?我以为两三年了。”

三个人的观念不能说一模一样,简直是毫不相干。

“人工干预或许比药物干预更有效,他不是我的药,但和他在一起,会让我感觉很舒服,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必要在治病上面浪费时间了。”陆昀修冷酷总结。有这么点时间不如想想怎么种花养菜,好让这个小鬼别见个人就当玩家。

江绵小声嘟嘟:“你倒是舒服了,我得时刻把小命拴在裤腰带上。”

桑暮看看陆昀修,又看看江绵,问出了一个猜测了半天的问题。

“你们,在一起?”

江绵觉得这医生看起来不怎么行:“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是什么?难道我要坐在他脖子上?”

陆昀修:“…………”

桑暮差点一口呛住:“我说的是,你们那个,在谈恋爱?”

江绵受到刺激,倏的睁大眼睛坐直身子:“我和他?你看我像是想死的样子吗?”

这还是江绵第一次在陆昀修面前透露鬼怪和行刑者的关系,但听在不知情者的耳朵中就是他很不喜欢陆昀修,更甚至是十分排斥。

最起码现在是。

桑暮看了一眼陆大少,不由得开始担心自己这个小办公室能不能装的住这位的暗火。

他光速转移话题:“陆总不想来看病可以,反正您一直都比较幸运,自愈功能强大,但您需要亲自去和徐女士说明,不然我这边没法交代。”

过了几秒,陆昀修才冷冷开口:“这些事情不用你管。”

得,真生气了。

以前明明对什么事儿都不在乎,却因为身边人的一句话气个半死,偏偏暗自压制着不能发作出来。

桑暮认认真真的瞧了一眼江绵,想看看这是何方神圣。

江绵恰好对上他的视线,两人在空中交了一两秒,江绵就往陆昀修背后缩去。

“等等……”桑暮皱眉,“我怎么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江绵下意识抓住了陆昀修的衣摆,紧紧的攥作了一团。

后者瞥了一眼那瘦长的手指,抬起视线看向桑暮,语气依旧很冷但不忘回护:“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桑暮还看着江绵,“哦……这样吗?”

陆昀修突然压低声音:“桑暮。”

桑暮蓦的回神:“——嗯?”

他笑了笑:“差点忘了您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盯着看,抱歉抱歉。”

“不过……这位小先生的命格看着有些奇怪……”

陆昀修:“等你算出我的命再说他吧。”

桑暮又笑了一声:“您看我是不是也是想死的样子?第一次看了你一眼,回家被老子训了半个月,说我看的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全南城的玄学组织都拿您这个特殊案例没办法。”

陆昀修淡淡道:“你现在是唯物主义的医生,不是唯心主义的道士。”

江绵身前有大佬罩着,忍不住惊叹:“哇……现在道士门槛都这么高了吗?”

陆昀修看了他一眼,江绵知道自己刚才一时情急惹了他,缩了缩脖子:“别生气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留他一条小鬼命嘛。

“他不是,他父亲是,他爷爷也是。”陆昀修没再看他,但话是对江绵说的,“三代单传,他是唯一一个叛出来学唯物史观的。”

江绵崇敬的目光看向桑暮,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你玩游戏吗?就是那种氪金游戏——诶!”

陆昀修突然起身,带的江绵也站了起来。

他只能收回手,跟个大号挂件一样贴在陆昀修身后。

桑暮跟着起身,他摊了摊手:“我哪有时间玩什么游戏,书都背不完,医生不好当啊,一不小心就要回家继承道观。”

江绵眨眨眼睛:“还真有道观啊。”

陆昀修忍无可忍,独自往出走了两步,想到什么还是按下心里的烦躁,从一旁摸出手套,转身捏着江绵的后脖颈带着他一起往出走。

江绵叫道:“疼疼疼——”

陆昀修:“疼才长记性。”

桑暮看着那位大佬一边面无表情的训人一边悄无声息的收了劲,尽管会面短暂,但陆昀修对这个神秘人的忍耐底线……嘶,基本可以说是毫无底线了。

怪不得会带来给他看,这个年轻人身边的陆昀修,哪里像寒冬冰雪,分明是春暖花开啊!

“嘶,如果这都不是爱……天机搞对象,无情者生情,铁树要开花啊,还戴手套,玩的不是一般的大,我看这冷漠病不日就要被爱治愈了……”他嘀咕了两句,转念想起自己别的不行,看姻缘是家族里一等一的好,于是趁着出门送客,悄然换了唯心知识体系看了一看。

但就是这一眼,让他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陆昀修是惯常的高贵冷艳当然不会理他,那个漂亮小孩还在呲牙威胁着陆大少什么,大佬的视线始终缠在对方身上。电梯门在桑暮面前关闭,他一双眼睛逐渐往下看,视线缝隙中,一圈又一圈的红线从陆昀修的手腕延伸而出,紧的像是要勒出淤血,而另一头明明近在眼前,却空空如也。

和想象中的稳固牢靠一线到底完全不一样,蓬勃的生机和惊人的气运硬生生拦腰而断,瞬间让人心脏提在了钢丝绳上。

桑暮难得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这是陆昀修这种人的线。

陆大少不是出了名的气运人吗?怎么偏偏在这件事上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还是说他学术不精?

他猛地掏出手机,哒哒哒打了一串字:“桑大道长!姻缘线断掉是什么情况!”

没几秒,对面的人悠悠然回了条语音。

“哪个倒霉鬼被你看到了?断掉就断掉喽,如你所见,不是缘尽,就是丧偶,劝他洗洗睡别挣扎了。”

s..book32724187211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氪金恋爱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