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让我数?

小说: 狂妃天下:夫君溺宠无双 作者: 暖拜拜 更新时间:2019-09-11 06:10:30 字数:4552 阅读进度:257/339

而滇木恪抿了薄唇,笑,手也不禁更加紧握了一下颜竹意的手臂。

“哎,竹意表妹,你还没回去?我正好找你有事儿。”这时候,他们身后魏金盛喊道。

颜竹意赶紧脱开了一下滇木恪的搀扶,转身,“盛表哥,何事?”

魏金盛看着颜竹意询问自己,心中有些欣喜,快步上前,“竹意表妹,”但想想还是有些迟疑,“竹意表妹,二妹她……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去帮忙看看。毕竟你的医术,比那些府医好得多了。那些府医,真的是酒囊饭袋,说的什么狗屁东西治不好二妹!”

颜竹意听着黛眉微蹙,她抬头看向魏金盛,但是没有说话。

魏金盛看她没由说话,又赶紧道,“竹意表妹,二妹她……我知道二妹是不对,而且还有曾姨娘她……但是,”魏金盛欲言又止,摊开了自己的手臂,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竹意表妹,我希望真的,一家人没有隔夜仇,你身为医者,而且你们两是表姐妹的关系,能不能就再给她一次机会?”

颜竹意听着他的话,倒是嘴角扬起一笑了,“盛表哥,你先莫要问我给不给机会或者是什么。你先回去问一下星香表姐,将我们的角色位置调换一下,她愿不愿意给我一次所谓的机会,愿不愿意救我。”

魏金盛听着整个人怔愕了一下,他看着颜竹意,哑口无言。

他摊开的两手放了下来,然后搔了搔脑袋,他有些不自然地看了一下周围,然后又重新看向颜竹意,“这个,这个我不太清楚。”

颜竹意好笑地看着他,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瓶药,递给他,“这是缓痛的药,你给她之前,你问问我方才的那些话。至于怎么样问,盛表哥应该心中有数的。”

魏金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接过颜竹意手中的那瓶药,放在手心,黑瞳盯着颜竹意,“竹意表妹,你的心底真的好。”

颜竹意轻笑,“盛表哥,什么机会不机会的,其实不是我说了算,我也没有给什么人什么机会过,别人也没有给我什么机会过。我只知道的是,我欲与人为善,可他人却要将我推到万劫不复之地!对此,我怎可妥协!”

“这,我,竹意表妹,我知道你这些天你都受委屈了……只是,这,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魏金盛颇为歉意地看着颜竹意,他看了一下周围,却才注意到站在颜竹意身后的那个“大丫鬟”滇木恪。

魏金盛认真的看了一下,“这是你的丫鬟?”

“嗯。”颜竹意心中一惊,但很快就隐藏好自己的情绪,立即转移话题,“盛表哥,夜色已晚,你赶紧带着药回去看看星香表姐吧!若是晚了,恐怕星香表姐是会更加疼的。待我研究好药材之后,我再去看看她吧!”颜竹意着实怕魏金盛会注意到身后的滇木恪。

“这个,太好了!”魏金盛听着立即激动起来,“我就知道竹意表妹是个慈心人。”

“盛表哥还是莫要高兴太早,她给我下的毒,我自己都没有解开,还有,她自己下的毒,难倒没有解药吗?呵呵,你仔细观察她到底吃过什么药吧!”颜竹意惊讶于自己因为滇木恪随口就答应了要研究出药来,赶紧补充。

魏金盛听着知道颜竹意对魏星香给她下毒的事情依旧气愤,想到即使颜竹意要原谅魏星香,也要点时间,遂不再多说,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了。”

颜竹意点头。

魏金盛看了颜竹意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颜竹意见此,舒了一口气,刚想转身喊滇木恪的时候,却听得魏金盛一声喊道,“话说,你这丫鬟怎么这么高,我不曾记得有这么高的丫鬟进府。”

颜竹意心中一惊,扭头看了一眼已经满脸黑线、满身不耐烦要爆发的滇木恪,赶紧将他一把就拉了在自己的身后。

她面上没有过多表情地看着魏金盛,清冷道,“盛表哥有所不知,这是我从府上带来的丫鬟,他平日里都不出我风华园的。我近日也是刚注意他,看他个子挺高大的,夜里能够帮我吓一吓人,保护我。”

“这……”魏金盛听着倒是走到滇木恪的面前,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滇木恪,开口,“抬……”

“盛表哥!”颜竹意一把打断了他的话,然后走到滇木恪面前,挡住魏金盛的视线,“他是我的丫鬟!我的人!盛表哥若是有需要,还请要别的丫鬟可不可以?我习惯了这丫鬟的服侍了。”颜竹意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貌似说得有些过。

这个魏金盛该不会是跟自己所说的想要滇木恪回去服侍他吧?但是自己不方才那般说,恐怕还真无法快速直接地打发魏金盛。

“这个。竹意表妹怎么想到那个呢……”魏金盛面上一红,立即不好意思来,自己还没有想过那一个……怎么就被颜竹意误会了?自己只是看着她这丫鬟高得离谱而已,自己才多问的。

他躲闪了一下眸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夜深了,我先回去。你也早点回风华园休息。”

“是。”颜竹意低头欠身当做行礼,然后抬头看着魏金盛,见他真的走远了,才长舒一口气。

滇木恪上前一步,犀利的眸也看向周围,确认无人之后,大手牵上颜竹意的小手,暖了一下,道,“好了,跟我回去。”

他看颜竹意还在警惕看周围,便直接将她拉扯着往风华园走去,“有我在,还担心这周围的?”

“你受伤了,警惕能力什么的,肯定下降!”颜竹意反驳一句,“注意了,别拉拉扯扯。”

滇木恪听着眼神溜溜地看了一下周围,低沉认真一句,“还真是有人。”他立即放开颜竹意的手,然后规规矩矩地跟在颜竹意身后。

颜竹意见他如此,也赶紧严肃起来,规规矩矩地往前面走,还不忘低声小心翼翼道,“赶紧回院子里,我累极了!”

“是,小姐。”滇木恪急急应了一下追上她。

等到颜竹意认认真真地回到院子里、进了屋里、关上门的时候,颜竹意才转身赶紧看向滇木恪,颇为紧张地问道,“怎么样?那个人有追上来吗?他有没有发现你,还是什么?”

滇木恪看着她紧张的模样,抿了抿薄唇,重瞳幽深,却不语。

“怎么了?”颜竹意看着他,眯起眼睛,盯着滇木恪看,然后又抓了一下他的手臂,“到底怎么了?”

滇木恪将那小红元宝嘴嘟起,下一瞬,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

颜竹意怔愕,“怎么了?”她一把就要推开他。

滇木恪倒是将她抱得更加紧了一些,“方才是骗你的,笨女人。”

“什么!”颜竹意吃了一惊,他竟然骗她!颜竹意一把推开他,然后一手拧了他手臂上的肉,“你这个烂人,竟染敢骗我!”

滇木恪一笑,却不肯放开她。

颜竹意一个手关肘击向滇木恪的下颌,滇木恪“哦”的一声,赶紧捂着自己的下颌,“你这丫头……”

颜竹意气嘟嘟,想着要佯怒继续与他打闹的时候,却发现他的面色似是不对,嘴角竟然有血!

颜竹意大大吃了一惊,赶紧扶着滇木恪,然后一同坐在美人榻上,“恪?你……”

“我没事。”滇木恪淡定地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冲着颜竹意嬉皮笑脸一下,“逗你玩的。”

颜竹意心中咯噔了一下,盯着他看,有些不信。

滇木恪眸色微敛,伸手从自己的怀中取出一瓶透明的瓶子来,给颜竹意看,颜竹意看到那透明瓶子里面是红色的液体,颇为不解,看向他,“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还不明白?”滇木恪拿着那红色液体靠近自己的嘴角,“骗人的东西,懂不懂?”

颜竹意听着怔愕了一下,她靠前一些,认真地看他手中的红色液体瓶子,见似是真的什么道具。

她还不是很相信,立即伸手摸向他的脸皮。

“阿华,你做什么?”他惊呼一问。

“把面具都摘掉,我要看你的真脸!”颜竹意立即道,只有看他真正的脸色,才看出个问题所在。

滇木恪听着倒是一笑,拂了一下,换回自己原本的脸,他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却另外一边将内心的所有不适都通通压下。

颜竹意看他的脸色没有什么异样,才放了放心。

“放心,我就是逗你的。”滇木恪笑了,亲昵地蹭了一下颜竹意的鼻子,然后将红色液体放回到自己的怀中,抱着她入怀,低沉了声音在她耳边道,“就是逗你到底关不关心我,关心的程度如何。”

“你!”颜竹意听着立即推开他,“谁关心你呢!还关心程度如何!哼!”颜竹意白了他一眼,又嘟起红唇,“你只会故弄玄虚吓唬我!若有下次,我就不信你了!”

滇木恪听着嘴角淡淡一笑,继续拥着她,“怎么样,夜色如此之美,我们要不要到外面赏赏月色?方才的夕阳如此之美,却不曾赏得,实在可惜。”

“你倒是很有心情呢!”颜竹意嗤笑道,推了推他的胸膛,眸色也不禁抬头看向他,瞬时两人四目对望。

滇木恪看着她的眸色,心中的涟漪也不禁荡漾开去。

“但还是不了,别出去,现在是非常时期。”颜竹意收回了自己的思绪,然后推了一下他,“不是说让你离开的么?怎么又返回来了?”

“担心你。”三个字,淡淡的语气,却足以暖了颜竹意的心。

颜竹意眸光闪了闪,低声笑了。

“更何况,这里这么精彩好玩,我若是就此离开,多无趣啊!”滇木恪说着又是一笑。

“玩玩玩,就知道玩!”颜竹意嘟嘴,然后起身不理他。他的脑子里想什么,之前是多么紧张和惊险,他陪着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多么感动,可是现如今他倒是又有些不正经了。这人呢,太多面了。

“来,我们窗口下赏月。”滇木恪看了一下周围,倒是想起那之前的夕阳来。

他没有注意到颜竹意的脸色似的,拉着颜竹意的手到了窗口处,“来,我们赏月。”

颜竹意惊了一下,人已经被他扯着到了窗口下。

滇木恪一手打开了那窗口,另外一手已经抱着颜竹意上了那窗口下的美人榻,他抱着她一同坐着,也不多管,就指着外面的夜色,“看,多美的夜色。”

颜竹意心中怔了,她一时间也忘了要抗拒他,而是听着他看向外面的夜色。

可是外面的夜色根本没什么可看的,没有任何星辰,更没有月亮。

颜竹意不禁扭头看向滇木恪,滇木恪此时看着那夜色颇为出神,他一手抱着颜竹意的柳腰,一手指着外面窗口的夜空,然后慢慢缩回他的手,他那嘴角却不禁浮出一笑。

见他如此痴醉,颜竹意也不好说没有星星月亮看什么之类的东西,只好看着他。

“难得没有星辰皎月。”他低沉一声,眸色有些落寞地看着她,“我可喜欢极了。”

颜竹意怔了一下,万分多人看夜色看的就是星辰和皎月,他倒是说没有的比较好。

“滇西夜色里,很多很多的星辰,小时候我可喜欢极了,但是为什么偏要我数出来……弄得我慢慢就不喜欢满天星辰了。”滇木恪说到这里,然后又扭头看向颜竹意,“阿华,你数的出来吗?”

“啊?”颜竹意惊了一下,搔搔头,“这个,我当然数不出来。”

“可是为何父王却偏偏让我数出来呢?”滇木恪说着托着腮帮看着外面,“如果是一片黑夜,那就不用数了不是么?我实在是不明白。”

颜竹意搔了搔头,“你这个意思是?”

“没事。”滇木恪摇头,对着颜竹意一笑。

颜竹意看着他,想了一下,还是捏了捏他的高鼻梁,“你应该不会数数是不是?”

“谁说的。”滇木恪瞪了她一眼。

“你……小时候是不是被逼着做了很多事情,其中,包括数星星?”颜竹意看向他,“你的心里面,有些不平哦!”

“谁说的。”滇木恪一笑。

“那你数一数我的头发到底有多少根。”颜竹意狡黠一笑,她说着将自己的发髻上的簪子什么的取了下来放到一边,然后披头散发就在他面前。她掬起一手墨发直接塞到滇木恪的手中,”给,你数一数我的头发有多少根。”

滇木恪惊了惊,“你,你真的让我数?”

“我可是没有开玩笑的。”颜竹意说着将自己的头发扫了一下他的下颌,然后又扫了一下他的高粱鼻子,调皮之中又带着一丝的騒意,惹得滇木恪内心只感觉躁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