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涅槃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09-20 01:02:27 字数:3155 阅读进度:3/938

夜幕渐深,西风突起,风云际会汇聚于顶,温度立降几近冰凌,恶劣天气罕见至极,今古未闻。

“八格牙路,鬼天气,操蛋,看来是该表演了,老不死的,你耗干了我所有的耐心,那就让你长长见识!”犬养一郎淫邪无比,狼性毕露。

一语宛如石破天惊,震得所有人瞩目以待,窃喜、期待、不忍、愤恨与惊恐不一而足。

特高精英邪性毕露,淫目闪闪,浑身躁动,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本性面目。

韩启明露出一丝不忍,几次试图阻止,但利益与性命占据上风,顿时別头他处,假装没看见,内心甚至还愤愤不平:“顽固不化、罪有应得,怨不得人!”

阳关不明就里,体力也所剩寥寥,除却双脚偶尔反抗几下,就剩下一双怒目而视,从未严肃的面颊已布满泪痕!

“革新不得法,反为贼所逞,国力积弱日渐衰退,倭寇横行何以御?宝藏为国本、岂有强寇之理,舍小我、只待今朝,英妹、对不起!”王宏杰咬牙切齿,嘴角血丝成线,内心如刀绞。

大清宝藏确有其事,并非子虚乌有之事,空穴来风致人命,此等机密竟被小日本窥伺,实乃国之不幸、家贼难防!

当年鳌拜执掌兵权,目空一切,把执朝政、肆无忌惮,搜刮民财、扩充野心王朝,绝大部分国宝藏于故里,知情者皆被灭口。

后来,随着鳌拜身死,宝藏也就成为永久的谜,虽被帝王掌控三枚勾玉密钥,但尚缺指引罗盘,也就成为君王口口相传的遗宝,经年访查,从未间断过。

据传,密钥开启罗盘指引路径,到达宝藏处则为启动之钥,缺一不可,环环相扣,知情者寥寥无几,多为死忠密探获悉。

想当年,鳌拜权倾朝野,势力几乎遍及天下,搜罗之丰、富可敌国,改朝换代旨在一声令下而已,可惜处事不密,导致功败垂成。

王宏杰对宝藏的信息一清二楚,不曾想寻获罗盘无果,却引来杀身之祸,两相败露于倭寇,令他心如死灰,但绝不为瓦全,虽死犹荣!

“嘶、撕拉……”

犬养一郎色相毕露,上下其手撕扯衣物,喘息声三里可闻:“花姑娘,大大的好,嘿嘿……”<>dudu1();

“唔,呜呜……”韩秀英惊恐挣扎,脸色煞白,浑身颤抖不止,头撞脚踢,誓死不从。

“嘭,嘭嘭!”声声不息,寻死也不得法,松软的沙地使其徒劳无功。

“啪”的一声脆响,犬养一郎未曾遇到如此烈性之女,狠狠地抽打了一耳光,堵嘴之物被抽打于一边,警告:“不从、死啦死啦的,哈哈!”

“呸”的一声响,满口污血与唾沫喷吐于犬养一郎一脸一身。

“八格牙路,我要你生不如死!”犬养一郎暴起身形,开始快速脱衣服,恨意令其邪念更加疯狂。

“夫君,来生再见,噗、嗯!”韩秀英当机立断,为保清白之身、咬舌自尽,秀目中流露出解脱与不舍,含含糊糊道:“婷、儿,娘、走……”

“八格!”犬养一郎震惊,首次遇到此等刚烈之女,令身心怪异,刺激得颜面扫地,大吼:“死、也休想解脱,轮番上,哈哈哈!”

豺狗之人,邪恶无端,尽然施以丧心病狂的暴行,当众发泄,责令集体施为,卑劣如斯。

“畜生,不为人子……”王宏杰撕心裂肺的辱骂,宣泄满腔的恨意,堪比天高、似海深!

“轰、轰轰……”电闪雷鸣,地动山摇,少时,暴雨滂沱而下,哗啦啦天地一声,试图掩盖一切。

然而,暴雨下,罪恶的行径没有停止,那兽性的一面显现的淋漓尽致,令人不堪入目。

“啊,老天,你开开眼、劈死这帮畜生吧!”王宏杰诅咒不息,沙哑嘶吼,直至几近不闻,末了暴吼:“英妹慢走、等等我,二弟、对不起,关儿、我先走一步,噗!”

王宏杰紧随爱妻之后、咬舌自尽,迟迟未付之于行动并非怕死,而是多诅咒一次是一次,烙印下兽行、也好上阎罗殿告上一状,否则死不瞑目!

“啊…八格牙路,呼哧……”犬养一郎震惊莫名,自以为是,满以为老书生畏死、绝对不会寻死,此时才意识到大错特错,可惜为时晚矣。<>dudu2();

“完了,全完了,那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就这么没了,哈哈哈!”韩启明饱受愧疚之苦,虽不会影响未来,但至少经历了自我谴责,直至状若疯癫。

“八格,讲、消息来源,以及你所谓的表妹,否则、死!”犬养一郎恼羞成怒,杀意凌然。

“哦,老家伙酒醉吐真言,仅此而已,说什么勾玉、罗盘之类,就这些!”韩启明瞬间回神,言辞诚恳不似作假。

“不想死、就给我老实交代,你应该怕死得要命,别逼我用刑,你姑母都不知道,骗鬼呀?”犬养一郎目光如电。

韩启明浑身一颤,死穴被人拿捏,不交代唯有死路一条,不由得道明真相:“年前吧,意图迷昏表妹、你懂的,不小心被这傻子撞破,死活不让、还差点被他打死,直到表妹醒来被我嫁祸于他,才得以脱身,因而得到一丝好感,不多久流露出一丝信息,就这么多了。”

“索格,如果我没有猜错,这老家伙不相信你,把你表妹送往外地就学,你孤掌难鸣毫无办法,于醉仙楼喝酒解闷,碰巧遇到了我!”犬养一郎慢条斯理的分析。

“对,没错,老两口太顽固,也骗不到,真他娘的晦气!”韩启明愤愤不平。

“你表妹的名字、长相以及特征……”犬养一郎追问。

“去你大爷的,当我是傻子?都告诉你们、死得更快吧?”韩启明硬气起来。

“八格,你以为帝国特高科是吃素的吗?”犬养一郎异常愤怒,杀机隐现。

“切,动我一根手指头,买卖不用谈了,我是怕死,但你们更需要宝藏,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比你懂!”韩启明回敬。

“八格!”犬养一郎阴郁着三角眼,于雷雨中寒光闪烁,凝视片刻转身道:“小娃娃,勾玉知道不?”

“饿,吃肉!”阳关简洁明了,先生与师娘之死对身心打击很大,但没有悲痛、唯有恨意冲霄。

恶人做的很多事情、他都不懂,但明白一个道理,出血了、就有肉吃,同时也将消失、永远也见不着了!<>dudu3();

更知道羊没了可以再养,但先生与师娘是唯一,绝不可能再有了,阳关不痛心,就是想得慌,酸溜溜的,泪水合着暴雨横流,天塌了!

“喂他吃,快!”犬养一郎内心狂喜,觉得傻子的话更为可靠。

“嘶,吧唧吧唧……”阳关毫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嚼食羊肉,长这么大第一次海吃,但没有一丝喜悦。

断头饭、饱死鬼,冒似先生与师娘都没有吃过,阳关觉得应该多吃,一为自己,二为敬重的长辈,一定要吃得饱饱的再上路。

暴雨不停,纷乱而下,仿若旋流倾泄,伴随近冰凌的寒意,滂沱不止,诡异莫名。

“娃娃,吃饱了?说说宝藏、勾玉以及美女,说吧,表现好、每天都有肉吃!”犬养一郎连哄带骗。

阳关嚼食了近半小时,硬生生的吃下一只烤全羊,还意欲未尽,砸吧砸吧嘴,惹来犬养一郎的靠近,而后猛然顶撞相向,嘭的一声撞飞恶人,立身转向奔跑而去。

“啊,八格牙路,追,用匕首宰了他,快,他生你们就死!”犬养一郎痛呼般的下达指令。

阳关奔行,特高精英猛追,彼此咬得很紧,始终保持在五米左右的距离。

湿地形貌、阳关最为熟悉,可以说闭着眼也能走完全境,吊着几人奔行、旨在报仇雪恨,绝不能轻易饶过恶人。

“哗啦啦!”阳关纵身跳入泥泽,自投死亡陷坑,根本就没有打算活命。

“噗通,哗哗!”五名特高精英紧随其后,并迅速捉捕到阳关,只是身躯渐渐下陷,吓得岸边之人倒退连连。

“啊,我杀了你!”五名精英惊惧欲死,匕首在握、迅猛地扎向阳关。

突然,“轰、轰隆隆!”一道宛如漩涡般的光束,霞彩闪烁,伴随惊天爆响,直落泥泽,无波、气浪瞬间掀翻岸边之人,顿时触电焦糊而亡。

而泥泽中除却阳关抽颤不止,其余人焦烟如柱,链带水面哗哗地冒泡,甚为诡秘。

如此同时,雷电止息,暴雨迅猛退却,前后不到十秒,诡异莫测,耐人寻味!--看门事件,看性感车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写真请关注( 美女岛 搜索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