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迷茫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09-20 01:02:28 字数:3314 阅读进度:4/938

宝山北郊,彻亮天际的漩涡光柱一闪而逝,方圆百里可见,面向此地者,皆膛目结舌。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但是那霞彩已烙印于心。

背对者可能会疑为错觉与眼花,实难理解那一刹那的光华、几乎赛过烈日的光度真实发生过。

风停雨息,气温逐渐回升,渐渐地告别了突如其来的低潮,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八格牙路,怪,太奇怪了!”犬养一郎惊得语无伦次,好半响才逐渐回过神来,下达指令:“你们给他照相,那边、懂!”

特高精英看了看不堪入目的女尸,瞬间领会精要,立正答道:“嗨依,请少佐放心,属下定当不辱使命!”

“喂,我警告你们,千万别乱来,否则一拍两散,谁怕谁……”韩启明浑身微颤,尿裤子了,好在全身湿漉漉遮掩了窘态。

“哟西!”犬养一郎对属下点点头,而后转身凝视韩启明道:“不合作,一根一根、剁手指的干活,你裤子冒烟了!”

韩启明再次一颤,内心懊悔不止,不该踏上不归之路,冒似被吃得死死的,就因为怕死,暗骂:“果然是犬养的畜生,一泡尿也能嗅到!”

“踏踏、沙嘶嘶……”

犬养一郎没有理会一干人,独自打着电筒寻觅耀光之地,不多久,惊骇得停留下来,浑身筛糠般抖动不止。

三十米外,一块方圆二十米的圈子焦糊一片,电光偶尔闪烁不定,炸裂声也不时爆出,十来具尸体残破不全,几乎无法辨认。

犬养一郎很清楚所见所闻,若非一路跟踪痕迹而至,他绝不会相信这是事实,太匪夷所思了。

“啪”的一声爆响,沙土爆开四溅,声音不大、波及面积不足二十公分,却吓得犬养一郎拔腿而逃,做贼心虚。

“纳尼?难道那老家伙的诅咒应验了,不,天照大神、救救我,不想死……”犬养一郎飞退,心神已惊惧欲死,很快带着剩余之人离去。

他清楚那焦糊的场景,很自然地联想绝无生还之人,甚至毁灭了一切证据,估计一丝痕迹也找不到。

纵然见证那些残尸,也会联想到惊雷炸出一座坟场,知情者唯有犬养一郎一人而已,但有怀疑也是一桩无头公案。

然而,看似表面焦糊、内在泥泽之中,一团霞光闪耀不定,约摸三米直径的圆球,电光游离,吞吐不息,使得表层偶尔爆裂。

彩团之中雾气如液,而阳关位于正当中,肚腹起伏有序,熟睡般的呼吸,陷入深度昏迷,浑身光洁溜溜,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dudu1();

伴随着呼入的霞彩液气,体内欢愉雀跃,重组,每一个细胞皆在经历生死交替涅槃,甚是诡异。

阳关呼出的废气,以及皮肤毛孔逐渐剥落的污渍,随着气泡被挤出光团,引发外在小爆裂现象,惊人眼球。

阳关正在涅槃重生,也许是机遇,或许是灵异事件,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离奇的遭遇、诡异的现象令阳关无知无觉,宛如局外人遗忘了一切。

时光飞逝,几个小时一晃而过,远在东北千里之外的北平、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事件,七七事变。

一九三七年七月八日凌晨,日军向宛平县城和卢沟桥发动进攻,正式拉开全面浸华战争序幕。

硝烟起,高层无眠、全国哗然。

惊天的阴谋网络正在紧锣密布,两线作战、南北夹击,更甚者、日本内阁狂言三月内吞并中华。

至此时局动荡、民族危机的时刻,国人纸醉金迷、穷极奢华、民哲保身、生存挣扎不乏有之,更甚者投敌变节,几人忧国忧民奋而抗之?

泱泱中华五千年,曾今无畏、开阔、不拘一格、包容世界,有着璀璨辉煌的历程,岂容弹丸之地嚣张跋扈?!

短短三天时间,学生投笔从戎,热血儿女激奋、呐喊、游行,爱国人士资助,汇入洪流,历史变革悄然的进行,但雄狮何日真正苏醒?

如此同时,阳关在泥泽中沉睡了三天三夜,彩色光团消耗殆尽,令他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发生了质变。

“噗、咳咳……”阳关钻出水面,剧烈地咳出鼻腔中的污泥,迷迷糊糊的游向岸边。

“嗷呜……”紫灵犬欢叫,灵动的眼睛闪闪生辉,不停地跳跃翻滚。

“哗啦啦…”阳关拉扯水草爬上岸,大口大口地喘息,思绪也开始运转起来。

他目无表情,呆滞般凝视着欢叫的紫灵犬,记忆纷乱不堪,且寥寥无几,不过,正在复苏。

“阳关、宝藏、日本人、背叛……”记忆逐渐清晰明朗,脸色也跟着变幻不定。<>dudu2();

阳关呆坐于水岸,努力地回忆过往,一点一滴,千头万绪有条不紊的梳理,疼痛逐渐加剧,却被满腔的恨意抵消得干干净净。

紫灵犬善解人意,没有打扰主人,也没有闲置,来来回回地奔跑,不一会儿、叼来一堆物件。

“咦,地图、坐标,毛瑟手枪,望远镜与匕首,什么情况?”阳关惊异不定。

所见所闻令记忆再度翻涌,心神紧跟着酸溜溜,伤心地泪水不经意的滑落,思念那已逝的温馨!

“先生没了、师娘也没了,唯独剩下师姐、可是你又在何方?”

阳关迷茫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路在何方?不经意地折断一片草叶,吹奏起久违的牧羊曲:“日暮朝露妙,碧水草漫坳,羊儿咩咩笑……”

旭日东升,金灿灿,沐浴其中暖洋洋。

遥望蔚蓝的天空,纯净清澈,一望无际,镶上金辉,别有一番风味。

碧草葱葱,清香泌人心脾,江水粼粼,渔船杨帆、渔人撒网,和谐而又无暇。

此情此景宛如一副完美的画卷,只可惜汇入一首悲情的牧曲,大煞风景,令人神伤而又心碎。

曲终人未散,阳关心情沉痛,哀伤溢满身心,不停地回顾那一幕幕温馨的画面,沉浸其中不愿醒来。

“咕,咕噜噜……”腹肠辘辘,翻涌不宁,不停地呐喊,搅扰了追忆的人儿。

“紫灵,带路,找到先生与师娘的遗体,快!”阳关迅速醒转了心神,意识到绝不能回到痴傻状态。

原本与敌人同归于尽,此刻诡异的活了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阳关一概不知道,地面上已没有任何痕迹显现。

不过,他没有纠结,活着、就要宰杀日本人,一股报仇雪恨的念头立上眉梢。

他迅速地收起零碎,用草绳串连捆绑,打包带走,不能辜负紫灵犬的劳动成果,那是长期训练积累的良好习性。

“沙沙……”阳关疾步跟随紫灵犬,踩踏着松软的沙地,迫切见到那熟悉而又尊敬之人。<>dudu3();

阳关大难不死涅槃重生,体内的变化并不大,气力略微增进了一些,童年损伤的大脑病根清除,耳、鼻与眼力大有进益,以及体能耐力倍增。

相当于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或是灵异事件,拯救了一条垂死的性命,不足为道。

“紫灵,谢谢!”阳关随着紫灵犬来到地头,沙沙地用手刨土,一股酸楚与愤恨交织的情绪溢满身心。

随着王宏杰夫妇的遗体逐渐显露,一股杀意渐起,弥漫于周边空气之中,几乎逼开微风的吹拂,那是一股冲霄煞气,成就了一份心志!

“犬养畜生,启明败类,我要你们不得好死!”阳关仰天呐喊,恨意与此刻凝固、杀心堪比天高。

日本人惨绝人寰,畜生行径,万死也难以赎罪,作恶多端,必将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然而,韩启明更为可恶,对嫡亲的姑父姑母,就这么草草掩埋,丧心病狂,令人不齿。

阳关恨意滔天,却不及悲痛与思念的万一,十数年如一日的护佑与教诲,没有一丝轻视的言行,比那己出的雅婷犹有过之,使他无比的痛心疾首!

怀着沉痛的心情,收集草漫秸秆,手把手地编制草席。

“沙沙……”阳关用手刨土,一下一行泪,酸楚得身心俱疲。

此地是湿地中最高坡,安葬先生与师娘、高瞻远瞩,看着他如何报仇雪恨。

良久之后,沙沙声再次扬起。

阳关一捧土、一捧土的洒下,一幅幅慈祥可亲的笑颜依稀可见,一幕一幕……

孤单的身影于高坡长跪不起。

“咕、咕噜……”腹肠辘辘,不知叫过多少遍,阳关一直压抑着,直愣愣的跪在坟前。

“嗷呜!”紫灵犬忧郁的警示主人,围着阳关厮磨,试图起到一丝安慰。

“紫灵,别闹了,好吧、好吧,去收拢羊群,该回家了!”阳关终于走出悲伤的心灵枷锁。

夕暮美艳,碧草金辉,一道瘦弱的身影漫步,一脸深思,不急不缓的移动。

“咩咩”声不息,百来只羊群尾随,紫灵犬押后,怪异的组合沐浴佛光般的夕韵,向着希望迈进。..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手游发布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进行下载安装 ( 手游开服大全 搜索 sykfd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