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出路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09-20 01:02:28 字数:3234 阅读进度:5/938

晓月初上,繁星点点,辉映下一股阴柔之光,令山川万物披上一层淡淡的荧光。

宝山北郊,一栋砖瓦结构、占地约千平的四合院屹立于土坡上,此刻一片圣洁,冷冷清清。

院内一间厢房中一盏油灯摇曳不定,微弱的光度照亮了不大的空间,模模糊糊、但景物依稀可见。

“沙沙,咔……”阳关拆装毛瑟驳壳枪,五把组装出两支优等品。

毛瑟驳壳枪俗称匣子炮、快慢机,空枪重1.13公斤,全长288毫米,枪管140毫米,使用7.63子弹,射速425米每秒,有效杀伤100米,最大射程200米,供弹6、10、20与40发弹匣,V型刻度瞄准具。

阳关与枪械接触过两次,合共三十个小时左右,拆装与分析结构,此次为第三次。

王宏杰五十四岁,但所学均为革新流派,留学日美两国,不守旧,末代皇帝的维护者。

旧中国宛如患上沉疴绝症,顽固不化,守旧,且**不堪,令有志之士痛心疾首,王宏杰犹有过之。

阳关受其熏陶打磨,虽交流迟钝智障,但丝毫不影响一颗恒心,死记硬背十数年,完全按照王宏杰的忧虑而研习。

王宏杰,枪炮、机械博士,默默地沦丧抱负,忍辱负重,把一身所学授予阳关与女儿,一身正气不减当年,报国之志时刻警醒、革新雪国耻!

阳关承接了武器与机械理论,此刻头脑清晰,无数念头泛起,紧迫感越来越甚。

外国列强欺凌,东三省沦陷,皆是王宏杰的教导话题。他自认无力回天,把一腔抱负强加给阳关,王雅婷不堪重压而经常开小差,学艺不精。

傻人有傻福,也许正是这般道理,阳关白日自啃书本,晚间铭听教诲,早起晚睡、十数年如一日,时至此刻出师了。

“紫灵,从今以后别跟着我了,杀日本人很危险,留下来自谋生路吧!”阳关为紫灵犬谋后路。

“嗷呜!”紫灵摇头晃脑,双目流露出坚定之色。

“那可不行,到时候、打炮轰轰震天响,丧生其中如草芥,别不识好歹!”阳关不让步,试图斩断一切牵挂,一心一意猎杀日本人。

“嗷呜……”紫灵反对更为激烈。

“小东西,你不要命了?大不了给你多宰几只羊,天天泡在肉堆里,多美啊,怎么样?”阳关威逼利诱。<>dudu1();

以前舍不得杀羊,自打灵智清醒之后,国耻家恨立上心头,一腔热血奔放不息,不在乎身外的一切。

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必须马上追捕犬养一郎与韩启明,否则会错失良机。

阳关悄然的回归四合院,满以为可以揪住贼人,杀一个措手不及,不曾想扑了个空,就连往日十来个护院、全都消失无踪。

因而,阳关更为着急,吃饱喝足之后,就开始准备远行事宜,无法容忍贼人逃之夭夭。

阳关很清楚,追捕犬养一郎如大海捞针,日本特高科行踪诡秘,无疑是无迹可寻,唯有对韩启明下手,再顺藤摸瓜直捣黄龙。

“沙沙,吱嗤…”阳关于厢房砖墙顶端摸出储存物,一张证明与一枚勾玉。

王宏杰千叮呤万嘱咐,证明与勾玉关乎一家人的性命,务必小心收藏,对谁也不能说!

“行了,紫灵、走吧,你不留下来、死掉了可别怨我!”阳关嘟囔了一句。

“沙沙…咕咕…”月隐星稀,凉风习习,夜蛙此起彼伏的鸣叫,显露出夜色独有的一份和谐。

阳关头戴黑色毡帽、遮挡住一头淡褐色的头发,身着青灰色的布衣与宽松的筒裤,脚穿布鞋,与紫灵一起急速前行。

回归收拾衣物时发现头发已变色,为此,阳关懊恼了好一会儿,也找不出所以然,地道的中华国人、怎么就转变为洋人呢?

“紫灵,跟我走很危险,你的嗅觉敏锐,但杀伤力太弱,牙齿锋锐就该猎杀日本人了,听见没?”阳关打定主意,想把牧犬训为嗜血猎犬。

“嗷呜!”紫灵犬仰首挺胸,四条腿如风车般旋转,用行动回答主人。

宝山北郊距离吴淞很远,阳关星夜赶路迫于无奈,为了堵住贼人在所不惜。

此时的阳关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力,体能好得令他作舌,疑似饱食之因。

阳关随王宏杰逃难至此,常年避于宝山北郊,因儿时劲力惊人,当时韩启明也在学列,却被阳关举手投足间伤及无数次,因而怀恨在心。

自那时起,王宏杰一家的食粮受到了限制,勉强温饱而已,但对于阳关却是饥饿虐待。<>dudu2();

正所谓有一利则必有一弊,阳关力大无穷,但自小食量堪比五位壮年男子,因而虚岁十六、身躯既瘦弱又矮小,不堪入目。

阳关自小智障,且消耗巨大,累赘、饭桶与白痴的绰号不亚于羊倌,没少被鄙视与嘲哄,若非王宏杰夫妇省吃俭用,他早就夭折了!

正因所得恩惠太过,过得王雅婷也看不惯,苏醒后、情感一发不可收拾,饥肠辘辘之下,也在恩师与师娘坟前一跪不起,愧疚与悔恨令他舍弃了一切。

由于韩启明从中作梗,阳关十数年处于饥饿状态,烙下小体格子、且瘦弱不堪的面貌。

此时此刻,阳关一改常态,性情也有所变化,傻乐了十数年的面颊不见了,虽然笑意烙印隐现,但是严肃占据了上风,只不过略显白皙的皮肤显不出严厉。

“包子,刚出笼的包子……”

“卖报、卖报,小日本意图亡我中华,蒋委员长增兵……”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列强……”

“卖报、卖报,小日本巧借名目偷袭泸定桥……”

阳关按图索骥,星夜兼程一路疾驰,最终踏着晨暮进入吴淞,汗未干、却目瞪口呆看得眼花缭乱。

每一条街道人声鼎沸,抗日浪潮汹涌如涛,激奋人心,汇聚人流无数,山呼海跃久久不息。

阳关若非身怀满腔愤恨私仇,也会加入其中,成为摇旗呐喊、高宣抗战的一份子,好几次差点没忍住而冲上去!

世面人心令人称道,如此齐心合力、军民同心,何愁日本人不灭?国强民富指日可待!

他怀着激奋之心一路打听,将尽一个小时之后才摸索到门庭,悄然的来到韩永亮的别苑之外,试图探知韩启明的下落。

阳关巡视高墙大院,六名彪型护院把守门庭,一时间不好查探,直接询问肯定没戏、长得太寒酸,怎么办?

“打草惊蛇绝对不行,大白天也不能翻墙而过,不好办啊!”阳关小声地嘀咕。

“嗷呜!”紫灵犬不乐意了,隔着衣裤对阳关实施处罚。<>dudu3();

“嘶,小东西,你有发现?怎么着、把你甩进去?”阳关双眉一挑,默契交流了起来。

少顷,阳关围着院墙转圈,当发现内院一颗紧挨墙边的大树之时,毫不犹豫的把紫灵犬甩了上去。

“嗷呜!”紫灵犬轻而易举的抱住了树丫,随即下滑消失不见。

阳关拍了拍双手,优哉游哉,一摇三晃的回到门庭前,却发现紫灵犬已经出来了,令他一阵迷茫。

“嗷呜!”紫灵犬仰首低鸣,而后展开嗅觉天赋,一马当先寻觅前进。

阳关无语,韩启明不在家,一大早就不在,令他心里没底,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紧跟而上。

烈日当顶,火辣辣,沐浴行走于街道异常难受。

“嘀、嘀嘀!”一辆吉普鸣笛驱赶行人,两名美国人坐于前列,不停地吆喝,极不耐烦。

“紫灵、回来,搭便车咯!”阳关双目一亮,一头淡褐色的头发岂能浪费,当机立断阻拦于车前。

“卖糕的,天啦,迈克,他是美国人?”吉米惊呼出声。

“嗷,嗯哼,小子,报上名来,不,美国没有难民,这不可能!”迈克摊开双手,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杰克逊-布什,你们好,搭个便车怎么样?”阳关用不怎么流利的英语交流,对韩启明造成的瘦弱增加了一丝恨意。

所谓他乡一张口便知有没有,阳关轻易地坐上车,不过却被吉米女士盘根问底,职业本能、记者的天分不可避免。

阳关好不容易编出一套善意的谎言,总算蒙混过关,并且以紫灵犬为向导,享受了一把威风与宠爱,令迈克嫉妒得要命。

“嗷,谢得,租界有更近的路,小东西、你的嗅觉不怎么样,绝对不行!”迈克大加指责,一路针对紫灵犬。

“迈克,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咯咯!”吉米娇笑连连。

“仇人失踪、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看来先要进行武器改良了!”阳关不停地盘算。《道友,看门事件,看丝袜诱惑,看美女巨.乳,看美女校花真请关注( 美女家 搜索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