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牧羊术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09-20 04:25:50 字数:2728 阅读进度:25/938

“羊吃草一定很专注,在它们群里仍一枚石子会怎么样?”阳关目视夕韵,心神淡漠,不急不缓的抛出话题。

夕阳无限美,但参杂了血腥硝烟,就变得无比的狰狞而又妖异,一片萧瑟。

“可小日本不是羊,一发子弹夺命,必定引来怒潮招抚,不用五秒就可以找到狙击位置!”殷志不信邪。

他挪了挪身子,换了一块冰凉地、坐论不解之处,对战场上的一切抱有浓郁的兴趣。

而杜娟不再神伤,不经意间被交流吸引,一边修理头发,一边悉心铭听,对知识的渴望尤胜殷志,充满无限的憧憬与向往、女儿家当自强!

“切,在我眼里小日本就是羊,最多也就是只野羊,虽有那么几个狼羔领导,但也没什么稀奇之处!”阳关鄙夷小日本。

他的心态很好,藐视敌人的存在,谨慎他们的奸诈,因利势导,当为抗战必备之资态。

“你的意思是射杀重要目标,像旗语兵、瞭望哨、轻重机枪手与指挥官,使小日本自乱阵脚,不失为上上策,可是……”殷志若有所悟,但难以实施。

他对别的军队不了解,但国*军队伍内难以实施,拿饷兵、镀金兵与孬兵比比皆是,甚至各连队内安插中统人员,没有多少杀身成仁之兵!

说白了就是没有那份觉悟与心态,同样都怕死,为信仰牺牲者寥寥无几,谈何容易。

“当时,你们营借助小日本趴窝的时机进攻,你觉得会怎么样?”阳关不咸不淡的说道,双眼始终凝望夕韵,心思飘忽。

“那自然是一场胜战,打好了,你也不会遭遇炮击,至少会推迟炮击的时间!”殷志懊恼不已,李涛不同意奈何。

“战争与牧曲类似,柔和、婉转、清扬、激流、澎湃与高昂皆由人来控制,汇入情感将引人入胜!”阳关见解精辟,除了牧羊就是牧曲。<>dudu1();

“情感为策略,掌控每一个音符,巧妙链接则为佳作,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绝妙的比喻、战争的艺术!”杜娟秀目神采飞扬,不经意地神往陶醉。

“你说得都在理,但与你的牧羊术不相干,也绝不能混为一谈,办不到!”殷志郁郁不乐,一直被打压就是最好的例子。

“笨蛋,曲子讲究什么?那需要全身心里里外外的熏陶,把一身心血融汇其中,方能吹奏出天籁之音,战争需要什么?”杜娟听出弦外之音。

“上下一心、同心协力,再配一位精明的指挥官,必将所向披靡,谁都知道,但不现实,那不可能,中央军都办不到。”殷志一点即透,但大摇其头否决。

“魂,一颗令中华苍龙苏醒的战魂,需要共同的信念,齐心协力凝聚战力,铸就无坚不摧的意志,无私的投入,宁为战而得魂!”阳关正襟危坐,心里没底,但不失浩然之气。

“轰、轰轰……”炮火零星轰炸,朵朵焦烟翻涌,于夕暮中肆意龇牙。

日本人休战了,也许是伤亡太大,或是等待援军抵达,偶尔炮击侦查,扰人心神,时刻告诉所有人,战争没有远离,随时会发生。

“不谈这个,不现实,炮火喧天之下别奢望了,讲讲是怎么把小日本集体干死的,这才是令人兴奋之事。”殷志很实在,也许失望得次数太多了,不再报有任何非份之想。

“趴窝的羊随意宰杀,硝烟与烟尘弥漫之下,很难吗?”阳关轻描淡写,双眉一扬,心血泛起潮浪。

他不知道为什么不害怕,那一刻就一个念头,悄悄地干活、打枪的不要,只为报仇、泄愤与驱逐倭寇。

“说重点,小日本不是傻子,加上时间有限,绝对宰杀不了几个。”殷志不糊涂。

当时东北风4级左右,沙尘与烟雾卷入巷道,直接延长了硝烟弥漫的时间,可谓是天时地利。<>dudu2();

阳关可没在意风向,那一刻气愤填膺,算是一是的冲动,不过心有算计,并非盲目而行动。

“是啊,宰杀十来个就被发现了,那该死的羊羔蹲腿闹出了响动,小日本中队长发现了,但没有声张,奇怪吧?”阳关心有余悸。

“后来呢?那时我刚到边角,正好摸到一杆三八大盖。”杜娟的小心肝怦怦直跳,经历过也紧张兮兮,俏脸泛红,妙目神彩飞扬。

“当时啊,轰……”

“啊……”

杜娟惊叫出声,理发的剪刀险些划伤阳关的头皮,殷志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想到阳关还会说书,搞得人神经兮兮的。

“没啥事,说时迟那时快,抓住机会,一个健步迂回到小日本的侧面,匕首精准击杀,而后就牧羊咯!”阳关眉飞色舞,不经意地燃起童心。

杜娟连翻白眼,不过巧笑嫣然伴随,小手轻揉地为阳关修剪头发,很仔细、认真,好像要修剪一辈子,芳心萌动,一发不可收拾!

殷志眨巴眨巴眼,露出不怀好意的面色,心里却怪怪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样,忍不住道:“你还牧羊……”

“当然,本少爷灵机一动,假扮小野命令集合,再实施香瓜手雷轰炸,那场景,轰轰不绝,甭提多爽了!”阳关回味不已。

“牧羊集结完毕,轰炸也很成功,可惜日本人卧倒了,也发现上当了!”杜娟补充,展露出如沐春风的爽朗,体香迷人。

“呼呼,哇,好香……啊!”阳关得意忘形,不经意的说露了嘴,道出女儿家的私密。<>dudu3();

“坏蛋!”杜娟直接赏了几拳,只不过与按摩差不多,引来装模作样的怪叫。

“喂、喂,注意影响,当我不存在,快讲后来怎么样了?”殷志不爽,多大点年纪不学好,难怪是放羊的出身。

“小日本卧倒的速度很快,军事素养真是没得说,第三次扔手雷就被洞悉了,全体趴窝,我就一边引导一边轰炸,不过效果真不怎么样!”阳关回归忧虑面颊,小日本确有过人之处。

“那是,人家卧倒了,香瓜手雷作用就不大了,一枚下去顶多炸三人,但还是被你杀光了,解气,干得漂亮!”殷志双眼放光。

“最先的四枚手雷炸倒一大片,得有三分之一,随后二十多枚也不过如此,但震散了小日本,手里还有枪的人极少数,被匣子炮挨个点名。”

“丢盔卸甲一败涂地,瞬间沦为待宰羔羊,集合在一起就是灭亡的开始,不可思议,胆肥!”

“什么胆肥,牧羊术懂不懂,狙杀震敌胆、乃是驱羊吃草,借助烟尘袭杀、为收拾迷途羔羊,集合、那是清晨出发的信号,轰炸、驱羊……”

“靠,合着真是在牧羊,你就不怕哪一环节出现差错?”

“噗嗤,咯咯咯…笨蛋,本来就出差错了,两次被日本人发现了!”

“是啊,小野狼羔不简单,不知道怎么的就发现了我,幸好本少爷不弱,直接来了一个制服头羊的行动,问题迎刃而解。”

“那是小日本太蠢,要是我带一个中队,你想放羊门都没有!”

“死鸭子嘴硬,日本人比你们国*军强太多了,无数平民间接被你们害死,还有脸大言不惭!”

“你们还真别不信,我真是在牧羊!”阳关正名一切为真,也没有必要说瞎话。

“可惜了,有人射术太次,却找不到原因!”\\复旦校花龚叶轩最新爆乳自拍福利 请关注在线看美女( 美女家 搜索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