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纠葛(求收藏)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10-04 09:13:29 字数:3021 阅读进度:83/938

“咻咻…”小鬼子的迫击炮咆哮不止,但因炮弹弧线度过大,无法对废楼另一侧的坦克造成伤害,炮弹全都命中废楼,但有彻底摧毁的趋势。

迫击炮阵地上的小鬼子哇哇大叫,炮弹不要钱的塞入炮筒,伴随着一阵阵的轰鸣声,呼啸裂空、直奔废楼,掀起一阵阵硝烟冲天而起。

废楼空荡荡,砖墙早已不翼而飞,仅剩下一个空框架,炮弹的威力确实巨大,但水泥楼房的顶梁柱完善,没有大量的炮弹轰炸难以崩塌。

“小迟君,阳关已经逃逸,你有什么高见?”吉野次郎紧握双手,浑身青筋暴突,面部阴狠而狰狞。小迟义男铁青着脸摇头:“没用,重火力匮乏,迫击炮够不上,援兵未到达,飞机…”

“八格,援军都没有,哪有飞机?该死,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脱?”吉野次郎咆哮不止,愤怒已达极致,一副噬人的模样。小迟义男无奈的摇头:“或许内线可以实施暗杀,挑起内斗…”

“哟西,小迟君不愧是高材生,好,就这么办,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等着受死吧!”吉野次郎愤恨的劈砍着指挥刀,宣泄暴戾的仇恨。

一场阴谋步入正轨,仅仅为了一人而启动谍报人员,可谓是大动干戈,却又势在必行。

阳关对阴谋一无所知,此刻利用废楼做掩体,用57炮轰炸追击而来的小鬼子,不过效果不佳,小鬼子贼精得很,仅仅挨了三发炮弹就全部散开。

小鬼子散于无形,彼此之间相隔五米以上,颓垣断壁之中更多,依托掩体逐渐接近,依旧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气焰汹汹,且速度飞快。

“尼玛,撤退,散兵游勇没意思,该休整一下了!”阳关忽然间惆怅起来,心底里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徐才感觉到情绪不对,瞥了一眼:“小东家,咋地了,不会真有二奶…呃…”

徐才感知到一双吃人的眼眸瞬间息声,不过偷偷的奸笑不止,驾驭着坦克迅速后撤。慕容嫣愤怒的眼眸转向小男人,一股委屈弥漫,酸酸的。

“呃,劈材的德性你还不知道,欠揍,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收拾他!”阳关咬牙切齿,女人的醋劲也敢招惹出来?慕容嫣泪眼朦胧:“真没有?嘴里花花、没有才怪,老实说、到底有没有?”<>dudu1();

她不放心了,小男人太优秀了,现在几乎是家喻户晓,那啥、就差最后一哆嗦,还有退路吗?

“天地良心,就算有也做不得数…啊…停,恩师的女儿、她看不上我,明白了?”阳关无奈的抖出实情,不知道为什么、不想欺骗俏佳人。

慕容嫣轻咬薄唇,泪痕滑出两条水痕,黑乎乎的俏脸变为大花脸,小手松紧了好几次,始终无法稳定情绪:“她真的不喜欢你,那,那…”

她说不出口,气恼为什么突然变得笨拙起来,娇爹的直跺莲足,泪珠儿止不住的往下流。阳关看着心疼不已:“天地良心,那时候我就一傻子!”

“啐,骗人,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哼!”慕容嫣嘴上不饶人,心里比蜜儿甜百倍,小手不停地敲打小男人的胸膛,娇媚得融化了一切。

坦克轰隆隆跨过阵地,退至掩体之后,国*军士兵迅速堵上缺口,荷枪实弹以待小鬼子接近,可惜小鬼子习习撤退,嘴里不停的咒骂。

“嗷、英雄……”国*军士兵山呼海跃,高呼呐喊久久不息。阳关知道躲不过去,钻出凹陷多处的坦克,双手下压止住喧闹,掏出金笛吹奏。

“我本牧羊,日寇逞强,兽性增长,凶残羔狼,吸血蚂蝗,血成行、泪奔汤…男儿堂堂、国耻不忘,勿要彷徨,磨刀屠羊,雪耻呈祥,再做牧朗,奶饱尝、温香藏……”

一曲牧羊,道尽惨景凄凉,诉说血泪一行行,悲调寸断了心肠,婉转激昂奔趟,血性疯涨,燃我辈国耻不忘,心中亮堂堂,灭寇还家温乡堂。

国殇泣血与斗志燃魂相结合,道尽了时局变迁,家难国危,燃斗志昂扬,生抗战之魂。

悲调令人泪奔,亲临那一幕幕的惨况,血泪史历历在目。转ji情调,激人热血澎湃,倭寇如羊,唯有灭尽狼羔方能安乐太平,美满还乡。<>dudu2();

一首唤心救国曲诞生了,响彻云霄,激荡在天地之间,催动着在场的所有人、国耻不忘!

众人的情绪随着曲调几度变换,词不明不白、意已进入心田,燃起一股抗战的ji情,斗志昂扬!

阳关独奏一曲,身临其境,悠闲的牧羊日子,畅享天地自然,无忧无虑的美满生活;突然倭寇入浸,烧杀抢掠,惨无人道,无恶不作,血液成汤,国破家亡,血泪史在中华大地上蔓延;国人却自扫门前雪,倭寇只是披着羊皮的狼,有何惧、如牧羊,唯有团结抗敌灭尽狼羔方可安泰呈祥。

他自己陷入其中,悠闲、自然、畅享,泪奔、血淌、仇视,奋起、勃发、图强方能自保、安泰!

“啪啪…”王雅婷拍手走来,一脸异色,有些不敢认、惊疑与愤怒混杂:“想不到一年不见、你的笛艺见涨,救心救国曲,不错,我父母呢?”

王雅婷,女,18岁,身高1.75米,鹅蛋脸,新月眉,单眼皮、杏桃眼,瑶鼻高挺,樱桃小嘴,冷冰冰的脸颊,肤色较好,短发齐肩,身段婀娜多姿,倔犟,叛逆,且独断专行。

“被你所谓的表哥杀死了,瞪我干什么,老子找到他点天灯!”阳关咬牙切齿,深邃的眸子中怒火澎湃,凝视着叛逆偏激的冷罗刹。

“不傻了是好事,可为什么变得如此狭隘,未遂不成激发成私仇,至于吗?”王雅婷冷着脸直视厌恶之人,恨得牙痒痒,又不得不接受军令。

阳关感知到俏佳人情绪不对,轻挽其手臂,回转身形:“你不配,真可笑,明知道真相、反而想栽赃于我,贱骨头,恩师与师娘死不瞑目!”

“你闭嘴,就算那次的事情是个误会,但我表哥会杀死亲姑母吗?”王雅婷异常激动,叛逆、那是不及野孩子、还是傻子的宠爱,为什么?

她愤恨的瞪视着厌恶的男人,恨不得掏枪杀人,杀亲姑母之事也敢胡侃,滑天下之大稽。<>dudu3();

“信不信由你,记住,RB人惦记那吊坠,你可以滚了!”阳关颦蹙,原本想看在恩师与师娘的份上照顾她,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我滚、你叫我滚?呵,本小姐若不是奉命而来与你成婚,你以为谁想看见你?”王雅婷不得不当众宣布命令,傻子就是玩物,谁也别想争。

慕容嫣娇躯一颤,险些摔倒,阳关紧了紧手臂,轻轻地捏了捏:“军令,滚蛋,老子是唯一,谁敢对老子指手画脚,不知廉耻,辱没家风!”

他很生气,几乎想一把掐死眼前的女人,忘却了父母教诲的一切,心里极度厌恶却信奉什么狗屁军令,令他愤恨得扬手指责、毫不留情。

“委座的手令、你敢违抗?身为国民…”王雅婷气急败坏,杀人的冲动在滋长蕴量,冷眼凝视可恶之人,右手食指在轻微的抖动。

“白痴,你滚回去复命吧,老子宰杀小鬼子就对得起生我养我的土地,管老子、谁配?”阳关豪胆倡言,言明立场以免后患无穷,眼眸始终逼视无知的女人,自以为是,刁蛮枉为之女。

杜娟心里很痛很痛,但没有声张,也没有悲泣,只是默默地看着,心里反而宁静了。严亮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她回眸一笑了之。

“嗷呜!”紫灵早就嗅到主人的气息,只是变化太大有些不敢认,此刻脱离了香美人的怀抱。

“哈哈、哈哈哈!好、没想到咱们哥俩还能见面,怎么样,咦,你胖了、不行,你要减肥知道吗?”阳关一语惊倒所有人,这就是英雄?

一人一狗嬉闹,把一切甩在九霄云外,那是一份真挚的情义,一份孤独的守候,心灵的寄托!

“劈材,把坦克开走,内在的东西处理掉,三天之内找到我,否则老子阉了你!”阳关突然起身吩咐。徐才一愣神:“靠,我不是奴才…”

“滚,老子休息、吃饭、养病、睡女…啊!”—南开大学美女校花艾丽可爱护士装 请关注在线看美女(美女岛 搜索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