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异客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10-22 22:55:02 字数:2291 阅读进度:113/938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阳关暖洋洋的坐在树丫上,心里生出一份急迫感,太耀眼、冒似这刺眼的阳光,必定遭人陷害!

“咔咔…”一帮人打扫战场,收获喜人,武器成堆、食物丰盛,众人笑论小鬼子全是后勤兵,天天送给养还得挨揍,爽!

十三名劳工脸面阴沉,心底里全是恐惧,背脊一阵阵的发凉,特别是对树上那位,又敬又怕、魔鬼!

杜娟气呼呼的嘟嘴站在一边生闷气,放任十三个俘虏不管、几个小时下来竟然没有人逃跑,想不通的同时又觉得很失败!

她隐隐地感觉到劳力有逃跑的倾向,但明明给予了逃跑的时机、却没有人逃走,奇了怪了?

确实如此,她想不通很正常,李浩仁心知肚明、全看在眼里,劳力不是不想逃跑,而是敏感的发现了危机,杜娟的经验不足,留下了伏击的蛛丝马迹,试想一下谁敢跑,李浩仁没有道破天机、借此机会剔除激进分子。

众人忙忙碌碌,汗流浃背,来回奔赴了好几趟,直至临近中午才算告一段落,人人埋怨:“靠,还是干仗痛快,小鬼子才是后勤兵,下次多抓点劳力!”

十三劳力差点栽倒于地:“你们以为是大白菜,做春梦没醒吧?”

阳关看得真切,气氛很怪异,从言谈举止之中可以窥视出大概:“李浩仁留下,其余人土工作业,殷志双倍的量、完不成通宵达旦!”

一句话出口,众人的脸色怪异了起来,幸灾乐祸最为明显,猜疑次之。殷志无言反驳,没有参加战斗受到惩罚理所当然,默认接受了。

阳关的用意却不在此,殷志太自私、急功近利,迟早是个祸害,不警告与处理会越演越烈,当务之急是灭其势头、以观后效,炮击的技艺确实高超,只可惜!

众人离去,也在猜测李浩仁的身份,毕竟他也没有参战,做什么去了?进行土工作业绝不可能,应该是在执行秘密任务,监视?!

人的思想极度复杂化,没有几人可以泰然处事,因而,这个奇异的组合很微妙,存在着太多地隐患。

“可能有麻烦上门,等下掌握好分寸!”阳关居高临下看得真切,国*军来人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大意不得。

“好,我会妥善处理!”李浩仁会意,阳关不想与任何外人照面,避免麻烦与纠葛冲突。

丽日临空,温度居高不下,蒸汽缭绕依稀可见,昼夜反差极大,使人备受煎熬。

一行三十余人健步而行,人人穿戴单薄、破衣烂衫,军容不整,为首之人趾高气昂,一身崭新的米尼子军服,少校军衔,大摇大摆而来。

“站住,道明来意!”李浩仁一声断喝,傲然峙立透着一股杀气,怒目而视。

“哈哈,兄弟,鄙人常文轩,曾今与阳中校有一面之缘,还望引荐有要事相商!”常文轩抱拳当胸,气焰不改丝毫。

李浩仁冷笑一声:“一派胡言,也不怕被人笑掉了大牙,有屁快放,如若不然、请回吧!”

看这模样与架势就是来者不善,或是试探口风打前站的货色,里面一定埋藏着阴谋。

“你是什么人,耽误军机大事、你担待得起吗?”常文轩蛮横起来,心里很不高兴,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也敢放肆。

“什么人、也不是你招惹得起的,官威耍错了地方,滚!”李浩仁表现得更强势,大略猜出了一些苗头。

双方剑拔弩张,怒视而立,热烘烘的温度明显再度增高,颇有一触即发的味道。

不过在气势上、常文轩弱得太多,没一会儿就败下阵来:“至此国破家亡民族为难之际,一切皆以党国利益为重,新武器的价值……”

“砰!”阳关于两百米外击发出愤怒的子弹,心中憎恨不已,这么快就来了:“滚,无根无据也敢口无遮拦,找死、你再吱一声试试!”

常文轩的钢盔边沿被洞穿,距离脑袋不过一厘米,一缕头发被烧焦,顿时冷汗直流,差一点就吓尿了裤子,赶紧不停的鞠躬作揖。

“阳中校,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这小人物计较,这、这全是上峰的意思,至、至少给我点武器弹药,行、不行?!”

他结结巴巴、浑身冷直流,还是道明了来意,空手套白狼,且威武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心里暗骂不止:“该死,听信那参谋的屁话,混帐…”

“滚回去,让那瘦连长过来,那小子不错,赏点武器弹药还行,谁敢打歪主意、哼!”阳关丢出一句无边际的话语,其实心怀报答之意。

常文轩不情不愿的掉头离开,心里咒骂不止,差一点就死了,阳关挂着中校的牌子,实质上与党国毫无关系,四大声明就是证据,独立的个体杀谁都皱眉,且没有人敢动他!

“秃子,龟儿子的,瓜兮兮的怎么不说话,这事咋整?”常文轩心有不甘,瘦猴子算个球,隔着一条长江,不如…

“团座,你都扛不住,何况我这小虾米,不过,最好成全那瘦猴子……”秃子不停的讨好。

“什么,龟儿子,好算瘦猴子,你找死啊!”常文轩瞬间火冒三丈,扬手就要揍人。

“停,我的团座大人,也不想想,有枪就让他抗雷呗!”秃子一脸诌媚。

常文轩双目一亮,扬起的右手改为抓头了,内心乐开了花,心里不停的盘算起来……

丽日西斜,夕韵渐浓,一行人逐渐靠近,阳关对李浩仁点了点头,随即坐了下来,李浩仁会意,迎上前去带走了队伍。

“你好,没想到还能见上一面,向英雄敬礼!”戚振邦标准的敬礼,打心眼里激动不已。

阳关点了点头:“坐,武器弹药不多,最好掩藏一部分备用,那常文轩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心点!”

两人彼此交流,畅所欲言,宛如多年未见的好友,相谈甚欢,直至夜幕降临才依依不舍的分离。

“出来吧,偷听搞不好会死人!”阳关早有察觉,没有感触到杀气才隐忍了下来。

“哈哈,不好意思,我们见过,不知道…”

“有事说事,客套的话就免了!”

“组织上安排人请你指导训练,你看…”

“你回吧,时机不对,斩断威胁,敬候佳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