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俘心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10-22 22:55:03 字数:2264 阅读进度:114/938

晓月初上,江雾朦胧,皎洁映雾帐,微风送寒涌动如幻,宛如时局一般变幻不定、暗流涌动。

“亚伯汗的女儿在日本人手里,你怎么看?”

“抓人、救人钳制,不成就抹杀吧!”

“约翰逊躲于大使馆无法下手,两人……”

“干系重大,不成就灭口,战争没有仁慈!”

“你确定?”

“捕与杀!”

神秘人走了,来得蹊跷、去得诡异,转瞬间消失于江雾之中,像风一样逗遛了一瞬,随后汇入天地潮流。

阳关凝望了良久,内心始终无法平静,心里唯有一句:“那两人都有问题,为什么?”

约翰逊为什么刻意躲避?中国动乱不宁、有谁可以威胁到他?亚伯汗的女儿被小鬼子扣押,仅仅只是为了交换营救,或是另有玄机?

神秘人简洁的言谈透着一份诡秘,其中定有文章,阳关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触,不过只能望而心叹、顾不上了。

蒋某人出牌了,锁定了新式武器,其余势力显然不会放过,特别是小鬼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阳关面临重大危机,多方施压下求生存、无疑是火中取栗,稍有不慎将尸骨无存。

常文轩只是探路石,接下来采取的行动一定非比寻常,暗流涌动危机四伏。

值此关键时刻,阳关不可能增加人员刺激蒋某人,适得其反的事情决不能做,至少目前条件不成熟。

最主要的是没有系统化的训练模式,一切皆在试验阶段,有待探索,唯有敲定一套可行性方案,才可以大刀阔斧的展开规模化训练。

“三方角逐、我做渔人吧!”阳关喃喃自语,只能无奈的自我安慰,处身于外见机行事。

他给小鬼子造成了重大损失,而且影响士气,已经被列为特级狙杀目标,恨之入骨,生食其肉也不为过。

小鬼子野心膨胀,不在意一个小人物的蹦跶,战局策略正在紧锣密鼓的展开。不过,重要任务全都避开双山沙,宁愿绕行装孙子、也不在触碰虎须。

但没有停止围剿双山沙,只是改变了策略,竟然派出日伪军袭扰性围剿,上午十点登陆,无论战果如何、日落必定退走。

如此一来,双山沙上几乎没有死角,除却密林作掩护别无遮拦,山峦土坑都不足以掩藏身形,因为日伪军从四面八方登陆围攻,所以在四面受敌下生存艰难。

只不过,日伪军的素养太次,除却领队与指导作战的小鬼子以外,其余的伪军不堪一击。主因阳关的威慑力太大,扼制了一部分士气,战斗之中占据一定的优势。

阳关越玩越新鲜,带领众人抓俘虏,再经历行为意志的剔除,层层考验,发现有二心之人及时根除,方法很简单,让归降之人当众宰杀。

方法很血腥,但是为了唤醒更多伪军的良知、从中精选出一批人才,实施残酷的方式在所不惜。

伪军大多是台湾人,沦陷之后被鼓噪、为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效命,无论如何、拯救强过掠杀。

阳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唯有利用威信俘获人心,尽最大努力拉起一支小分队。不过,连日来已经超出了预算,队伍壮大到一百七十三人。

短短五天的时间,俘虏不下五百余人,经历战斗与逐一剔除、留下纯良之人,不经意间建立起一支队伍,众人也被熬炼得像做梦一般,太假了?

期间发生了不少事端,严亮沉稳了很多、几乎像是换了一个人,阳关的理解是得到了神秘人的指示,几次休息的时候感觉到被人暗护,心里冥冥之中安心了一丝。

最主要的是笼络人心,以祖宗根基为本,诉苦、道尽了穷苦人的心声,揭露、列举小鬼子种种惨无人道的罪行,杨威、神化阳关的威慑力,层层俘获伪军的心神,居功至伟。

阳关心里很清楚,自身威慑力足够,但不适合做思想工作,这一点非常重要,严亮的成功的做到了。

李涛最为痛苦,时时刻刻处在煎熬之中,阳关大概理解为受到蒋某人的指示、迷茫无措难以抉择,好在没有犯规,否则后果难料。

为了内部人员的安定,阳关加强了防卫,对不明人员实施狙杀,无论是谁、打什么旗号都得死,夜晚为死亡禁区。

前前后后潜进二十余人,目的不明朗,阳关可以排除共党之人,基本上与神秘人达成了默契,因而不在乎杀一儆百的做法。

主要是太危险了,小鬼子的特务占据多数,狙杀之后搜出了不少证据。不过,李涛看到军统身份证明时脸色巨变,对阳关的绝杀手段心惊肉跳。

震慑力不足就杀到怕为止,抗战如火如茶,挖墙脚也如此放肆,不采取狠厉手段、不足以杨威正视听。

阳关以杀止戈的手段不胫而走,再加上共党暗中相护,连日来虽然不消停,但是逐日递减。

值得一说的殷志,以小聪明与自傲的炮击技巧为荣,阳关在心里暗呼:“命真硬,次次躲过危机,还能躲过几次?!”

阳关心里有种感触,这等功利心极重、又不会遮掩求全,且暗藏妒心之人,蒋某人的高层为什么不枪决他,耐人寻味。

田大壮与浩杰两人的要求不高,一门心思的苦练本领,唯求痛宰小鬼子,其余的一切无所谓,单纯而又痛苦的熬炼着青春。

杜娟进步最快,电讯班已经建立,皆在她的领导之下完成一系列的监听任务,李浩仁暗中辅助,一切稳步发展,逐渐健全壮大。

时光消磨着一切,怪异的集训队队员皆憋着一股子火气,小鬼子不来送死、却让伪军来挡枪子,所有人提不起神来、郁闷!

“教官,看看这份电报,刚刚破译!”李浩仁急奔而至,递上一份加急破译的密电。阳关剑眉一跳,敏锐的嗅觉到战火的味道,迅速接过电文细观。

夕阳余韵犹存,霞云轻荡映天边,景致优美醉人心。然而,一份电报改变了心境,一股无匹的杀意迅猛散发,李浩仁赫然色变,连连后退。

他惊骇莫名,从未见过阳关如此暴戾,杀意几乎凝为实体,使空间为之颤兢,参杂着一股酸楚、凄凉的酸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