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涅龙

小说: 抗日之特种战将 作者: 圣灵火 更新时间:2016-10-22 22:55:12 字数:3186 阅读进度:135/938

卧龙山危峰兀立,层峦叠嶂拱卫,烟波浩渺萦绕不绝,其间山高水长,林木苍翠欲滴,宛如仙幻之境美轮美奂,却又危机四伏。

千岩万壑间瘴气肆虐,毒物暗伏捕猎,草长莺飞皆含毒性,涓涓细流亦可致命,美则美矣却令绝大多数生灵望而生畏。

然而,卧龙山内驻扎一支极端特殊化的部队,常年奔走磨砺于山涧,生存于美景环绕却遍地毒物的山峦之中。

“腾龙”乃是华国最为隐秘组织的代号,鲜为人知,以祖国的稳定昌盛为己任,铲除一切危险分子,常年执行最为隐秘的任务。

绝密,身份、年龄、籍贯乃至性别都是隐秘,自进入的那一刻起,几乎消失于安宁祥和的俗世,告别一切纠葛与纷扰。

“为什么?队长,四十岁隐退,尚有十余年、你让我走?”

王梦凡的情绪异常激动,双目惊瞪老领导、渐渐赤红,身躯因激奋而颤抖不止,无视白虹贯日、水木清华的景致,唯有一颗澎湃不甘之心。

“梦凡,和平时期、和平时期,你的仇恨太深,还是回原籍过正常人的生活,注意保密!”

萧飞压抑着伤感,安抚梦凡的双肩,丢下一句语重心长的话转身就走,再也没有回头。

为什么?王梦凡很想知道,其实心如明镜,只是不敢接受现实而已,也无法接受。

他目视老领导离去的背影,心神之中无比惆怅:“再见了,对不起,仇恨已深入骨髓,梦寐不忘的血海深仇……”

王梦凡是渔民家的后生,父母以下海捕鱼养家糊口,辛劳与危机伴随的职业,长年累月奔行在海面之上,在他七岁那年迎来一场灾难性的噩耗。

“梦凡,从今往后就来叔叔家里吃饭,知道吗?”

“对,全村人护着你,那家饭菜香……”

那一天彤云密布,天空阴沉的可怕,闷雷声滚滚不息,王梦凡的心情也一样,被村民关爱的眼神与话语惊颤了心神,宛如一场噩梦!

他哭喊着追问父母的下落,撕心裂肺,天塌地陷,迎接而来的是噩耗、亦是血海深仇!

村民组织三艘渔船联袂出海,如往日一样网捕******一线,行驶在华国自己的海域之内,却迎来了倭寇的炮击。

事发突然的袭击,三艘渔船沦为活靶子,瞬间被炸得粉碎,而倭寇迅速撤离,消失于海岸线上。

所幸海军及时赶到,侥幸存活下来的三人被救,成为一桩公案、血淋淋,**裸的挑衅,却又毫无把柄拿捏。

自噩耗传来的那一刻起,王梦凡立志参军报效祖国,勤学苦练从无懈怠,十八岁军校毕业,毅然的选择了特种精英选拔赛,最后以优异的军事才能被腾龙相中。

腾龙的岁月苦不堪言,王梦凡从不皱眉叫苦,各项技能拔尖,八年如一日磨砺于卧龙山峦之间,其间数十次执行绝密任务,皆圆满完成。

只不过,王梦凡因愤恨倭寇而屡屡出言无状,特别是听到倭寇挑衅的事件,仇恨汹涌如潮,言语异常过激,杀光、灭种与指责等等口无遮拦。

此时此刻,王梦凡孤零零的下山,往事如潮水般绽放于脑海,为何而活?报效祖国责无旁贷,然而血仇就这么沦丧于和平之下?

山川米聚无阻,千重楼阁无遮,不一日,王梦凡以无比萎颓的面孔出现于故土乡村,浓郁的乡情也未曾使心情好转,反而愧疚不安。

“轰隆隆…”春雷滚滚,细雨如丝飞洒而下,王梦凡恍若未闻,脚步蹒跚向前迈进,茫然了思绪……

“呜呜……”

突然,一阵凄惨的啼哭迎风传来,王梦凡剑眉紧皱,深邃的眸子中寒光闪烁,敏锐的嗅到一股血腥气息,随即奔行向前。

血迹染红大片的泥地,腥气随风飘洒,刺激着王梦凡每一根神经,双手紧攒而发白,浑身颤抖不止,毛发倒竖怒气勃发。

入眼处,一队海军身着深蓝色军装肃然而立,左手平托军帽,无视风雨笔挺而立、默哀!

草地上四副担架,血迹斑斑流淌一地,外观其内肢体不全、白布覆盖凸平不齐,仅剩血肉模糊的头部展露在外。

村民抽泣于雨中,几位亲属附身悲哭,一声声撕裂人心,催人泪下!

“年长者临死前交代,疑似潜艇所为,你们节哀吧!”

“放心,我们海军已经展开追捕,一定……”

…………

王梦凡赫然止步,迎风听出事发始末,顿时须发皆张,双目赤红,随即跪地遥遥九叩首,扔下背囊直奔出海口岸,没有回头、也无脸见人……

“嘟嘟……”王梦凡驾驭快艇满载油料而去,仅在海军舰艇上下四字:“血债血偿!”

乌云蔽日,雷声滚滚,海面上劲风肆虐浪涛汹涌,一艘快艇迎浪疾驰,飘摇不定险象环生,却一往无前势如破竹。

王梦凡逐渐被浪花浇醒,赤红的眼眸渐渐平复如初,专注的驾驭快艇驶向寇岛……

岛国资源匮乏、日渐衰退,野心私欲逐渐膨胀,屡次挑亵周边列国的海域,浸吞之意昭然若揭,执政当权默认右翼分子、不厌其烦的逆反和平盛世。

袭击事件偶发不禁,经年下来白骨累累,血债已经成为无数人心灵之中的魔怔。

王梦凡犹有过之,参军前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以至于出言无状被就地革职,不曾想、再见凄惨的血泪画面,亲人再度蒙难,心灵备受谴责、多年的努力所为何来?

旧愁新恨,还有何颜面回归故里,不如随风而去……

三日后,王梦凡化妆为商贩、大亨、右翼激进党,游走打探消息,其间宰杀了一位头目,获取了大量的财物购买军火。

第九日凌晨,京都神社,倭寇高层汇聚一堂,警卫布控三里余,场面浩大,祭拜仪式步入正轨,言词异常激进露骨,妄想搅动风云。

“哒哒…”王梦凡早就按耐不住,监视埋伏一日夜,再经狂妄的言词刺激,随即冲出、左右两把冲锋枪同时开火。

“八嘎呀路,有刺客,保护……”倭寇高层魂飞天外,眼泪鼻涕横流,上喷下泄,瞬间遗忘了狂傲的一切。

“啊、八嘎……”四周围的警卫闻风而动,以手枪展开反击,在没有依托的情况下死伤殆尽。

“轰轰……”警卫蜂拥而入,王梦凡依托顶梁柱实施手雷轮炸,而后洞穿后窗、延着预定的路线撤离。

他扔掉一切负累,边走边撤换衣服,刚换好一身休闲服,扬手拦截一辆的士直奔倭寇首相办公楼。

由于事先做足了准备,王梦凡畅通无阻的进入防卫森严的办公楼,新型软体炸药未被发现,随即直奔主要目标,心神无比沉寂。

“站住…啊…”警卫直接拔枪拦阻,王梦凡窥视出行迹败露,随即甩出右手上的钢笔,直接洞穿其咽喉而死。

他不敢怠慢,麻利的收缴枪械与磁卡,楼道之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监视录像与神社预警促使行迹彻底败露。

“咔…”王梦凡冷哼一声,瞬间开启密室之门,果决的钻入,门扉刚刚关上便传来叮叮当当之音。

“我们可以谈谈,金钱、女人,只要你……”倭寇首相很蛋定,内心实则如惊涛,脸部抽颤暴露了一切。

“啪啪…”、“谈个懒蛋,叫你破坏和平、野心不死、嚣张跋扈、猪狗不如……”

王梦凡暴揍倭寇首相,以非人的手段虐待,严惩沉沦于疯狂的猪头,敲断十指……

“咔…”防弹门开启,大批倭寇警卫持枪涌入:“放开首相,你已经没有了退路,三秒时间,大不了换一位首相,一……”

“一、哈哈,一起死吧!”王梦凡未曾打算同归于尽,但早有预备,软体炸药瞬间拉响,带着解脱仇恨的愉悦大笑不止:“轰轰……”

惊雷乍现消弭了一切,正中炸点晶亮耀目,璀璨如日,一团若有若无的彩色气体悬浮其间,飘摇远离而去。

“痴儿醒来,涅轮现,九九归一,阿弥陀佛!”如来宝光庄严高悬佛号。

“虾米,不是死了吗?靠、如来佛祖……”王梦凡惊骇莫名,顿时膛目结舌,不过只是一团气体而已。

“涅龙命格,好生体悟不可懈怠,前途无量!”玉帝金光环绕,彩云伴驾而至。

“我勒个去,不是在做梦?你、你是玉帝……”王梦凡心神被彻底惊颤了,思绪内一时间转不过弯来。

“去吧,红尘涅龙,九世轮回启……”女蜗随手一挥,霞彩斑斓艳丽四射飞袭王梦凡。

“哇、女…啊……”王梦凡本想高呼,女蜗好美、上身雄伟、下身蛇尾,却被彩气团吹得不人不鬼,也不知降临于那嘎达去试水?!

…………